诗15首(2015)

◎叶蔚然



◎诗渣

像一个红鼻头的小丑掏出心脏给你看——
我已最大程度接近了
真实

所以
可以收手了

这是胶带
这是绳索
这是镣铐
这是鞭子
这是匕首
这是枪

我选择枪
掰开
褪出四枚
只留一枚
对准
太阳穴
叩响

一下
两下
三下

第一下
我的脸
是橙色
第二下
是粉绿
第三下
玫瑰红
最后一下

诗渣和他的时代一样
一定是黑的




◎我们的确需要一种更强悍的语言




嗨 语言
嗨 叶蔚然

我们需要诗
教育整个时代
需要个体意志
绝对强悍
绝对喷薄
需要
才情
天才的才情
需要勇敢的心
浸满
黑暗的硫磺

——去爆破

我们需要
力挽狂澜的心
一条道走到黑的心 (沥青的心)

尼采说
生命就是一次燃烧
就混乱的燃烧吧

加满一箱油
猛踩油门

年轻人
——去激活你的语言!




◎想更年轻的女孩会从远方来


想她们失恋的笔记
旅程伤感
青丝拂面

想六百万人的城 好陌生
七级海风
她们的惶恐

想机场地铁
轰隆隆
终点是海

想海边有一家书店
想她读
一首黎明的诗
身畔
白帆闪亮 碧涛万顷
想诗人
是谁
想诗人在时光里变老 发胖

想他目前
吃吃喝喝
思想放空

咱们
干脆
不写诗
不做艺术了吧

想更忧郁的女孩还会从远方来
她们都爱读我的诗
都会弹吉他
在心底
唱给自己听



◎遗物 



这些发给你的信
会被海浪带走
这些大一码的鞋子 这些袜子 这些
小一码的西装 这些眼镜 黑色镜框的 我写诗的时候曾经戴它们 眼镜腿
的内侧被汗浸润过
这些睡衣也是 这些内裤
这些在洗衣机滚筒里翻转过无数次的
公文包也是
那些信在它的夹层里
钱包
银行卡
发廊的打折卡
健身中心的会员卡 一些肯德基汉堡包的优惠卡
进小区的门卡
啪嗒

门开了
你进来了
小区春光灿烂 一切在鹅黄中 暖融融的光里
这串钥匙
一个开家门
向右
扭三下
小狗妞妞就挤出门缝 围你裤脚转三圈儿
一个开我的抽屉
信札
还是信札
到后来
我已经不知道都是写给谁的了 ——(像这首诗) 还有一个钥匙
开车
请把它加满油
开上大街
那是雾霾中的一个国家 一座城
它被
写作者
剪切到一束大光的下面

——你的海滩也是这样
当你打开 一个老男人的集装箱 他的诗

会有海鸥飞出来的 盘旋于新的一天之上 呀呀叫
叫一整天

天际仍鹅黄
并不意味着什么




◎白头翁



没有爱情的生活是不可想象的
在女主人公
遇到男主人公之前
她和年轻男孩交往
狠狠亲嘴
在海边
咬破嘴唇
像暮光之城里的女主角
他们在树梢上
愚蠢地

做年轻人之间才有的事——
她以为自己
就这样了
生命不会有什么
被点亮
不信
奇迹

直到遇见
一个白胡须的老人
他那么呆板的活了几十年了——陷在皮沙发里看黑白电视——阿姆斯特朗登上月球
他有过女人
对她们
都说过爱
时间

她们分别去了
美国
和天国
——他是个诗人
他有一栋房子在海边的城市 在郊外 有点像《悲惨世界》老冉阿让在巴黎郊外的
那所
院子里
荒芜着
许多杂草
会被隔壁的小孩点燃 四月的雪啊 在空中燃尽
梨花会开
压住
海棠

女主人公慢慢走近男主人公 世界安静 天使屏住呼吸
当教堂的晚钟响起
在一个可爱的国家

——在一个慢慢的会变得可爱起来的国家啊 关于爱的故事
总似曾相识
所以
我说

没有梨花的祖国是不可想象的
没有爱情的生活是不可想象的




◎那是不可能的




谁能挡住我向我世界的深处掘进呢像
螺旋结构的
钻头
突突突
像盾构机
轰轰轰
像放礼炮
在夜空
放空炮
在白昼
谁能阻挡
我呢
骑一匹白昼的马
骑上天
再黑着
回来
谁能阻止我歌唱呢
向着
空房间
扯开它落满灰尘的红幔
啊落地窗外
我全景的生活
我的南关岭镇
我的路
路尽头
我的海

谁能阻止我飞呢
飞跃那片海
飞到
地球另一边
谁能阻止我
写诗呢
一边写
一边活

谁能告诉我怎么
写下一首呢

那是不可能的





◎世界毁灭之后



想象一个人在地下室读书
发电
让每个房间
彻夜
亮着
想象
洪水
在头顶上
咆哮
或者
火舌
舔着
天际
想着
一个个姑娘的名字
怎么都记不起来
想着
我还没有
真正
爱过
就老了
老了
就不怎么读书了
就像
年轻
也没怎么读书一样
世界毁灭之后
我胡思乱想
想姑娘
想不起来了
世界毁灭之后
还写诗
我是
太过幼稚的
一个人

写太久了
写也
没啥用
世界毁灭之后
我发电
让每个房间都亮着




◎一把好刀是怎么炼成的




与灵魂的对话 不废止
与旧世界的决绝 不废止
玫瑰般的唇语 说爱、未来 不废止
夫唯大雅 卓尔不群 不废止
诅咒 鉴证 血浓于水 不废止
词的凛冽 凌厉 淋漓 不废止 喋喋不休 废话 不废止!

信不废止
爱不废止
只废止粘黏 拖泥带水
剥离吧用一把好刀

成为一把好刀吧 用旧时代的语言锻炼出新时代的好兵刃——
绝世独立。

钢铁这样炼成
钢铁炼成血肉之心

—— 一把好刀用以废止一切的旧时代 一切的不平等 一切的不公正
——你是一把好刀

还没炼成啊
——你是一把好刀

还在炼成的路上





◎龙绝




太阳底下无新事

一个好诗人的写作仅是提供了一个样本而已 此时此地此人
这样活 这样写

好诗人的寂寂无闻也不是多么了不起的事
活下来 写下去 比什么都强
谈不上悲剧

而真正的悲剧会被刻录 就是 天空是刻录机 古人不会这么比喻 古人说
人在做 天在看
——古中国的天空叫龙
是古人放了几头怒龙在云里
为人的命运嘶吼
千年

今日中国
天空
涤荡

龙绝

铁蒺藜围住的荒原之上 天空 有了新的名字
乎格吉勒图




◎植蔚得蔚



无国可破
无乡可归
无主之地
无言以对

可我信
人这器皿
植梅
就是梅瓶
植兰
就是兰钵

枯木逢春
植蔚得蔚





◎有没有人



有没有人一辈子都没真正面对自己 有吧
有没有人一辈子都在活给别人看 有吧
有没有人活着活着就死了 自己不知道
有没有人没爱过 从未爱过 一定有 很多人啊
有没有人以为爱过 其实不是
其实不是 有没有人从未被爱 以为被爱 其实不是
其实不是 有没有人先天的
爱无能 爱匮乏
他们不爱任何人 没有国 也没有家
甚至不爱自己 一点都不爱

有没有人 他们写诗 因为除了写他们
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有没有人他们爱
死亡 为了这个 他们活着 心早死了 他们却活着



◎恶搞


天是灰色的
路是灰色的
楼是灰色的
雨是灰色的
在一片死灰之中
走过两个孩子
一个鲜红
一个淡绿

绿是兰博基尼
红是法拉利



◎在这里



诗就是一种底层形态
它为傲慢准备了一把锋利的斧子
诗一定是边缘
它为中心准备好火
诗一定是反面
反面焚毁
正面蜷曲
诗一定替穷人说话
诅咒人类的不平等
社会的
不公正
万劫不复
诗一定要用汉语朗读
朗读者
声嘶
力竭

诗人一定是以往诗人的掘墓者
历史的水泥棺封 被撬得乱七八糟
那么诗和诗人之间又是什么
是彼此的安眠药

吸附
有毒

光晕
恒星



◎南关岭十七号



死并不是多么值得恐惧的事
就在刚刚 我晕倒在洗手间
醒来

朝我吼
它可能吓坏了
栽倒的位置
正对着
马桶
踹翻了
垃圾桶
我裸身窝着
龟头蜷缩进包皮
软塌塌
趴在腹骨沟旁
右腿
湿乎乎
像是尿液
动了动
意识到自己
没受伤
就朝狗摆摆手
让它别叫
回想不起
晕厥状态
发生的
这样的事
十年前
住单身时
也有过
那次
也是坐在洗手间
有一会儿
不记得多久
出来
看见室友
在上网
没吭声
睡了
后来

当时不醒
就没后来了
今天不醒
也一样

认识你们谁是谁我操
你们谁啊



◎南关岭十八号


都滚蛋吧我生命里的人
滚回你们各自的生命
欠你的
剜出来
还你
滚蛋吧以南关岭为界东西南北的人
从电网上击落的
高铁
以外
那些人
机场
头颅

那些人
滚回你们身体
你们的魂
拒绝
拒绝水
我们口对口
相互
啐取的
拒绝火
我们肌肤对肌肤
摩擦
过的
拒绝
你摔过来

狠狠
摔回去的
——这世界这天空咋回事到处是人抓一个狠抛出去

飞来飞去啊
飞来飞去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