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在大明宫遗址公园等我》等9个

◎边围



在大明宫遗址公园等我

那里,也已落满了我的遗迹。
秋风在捣乱,妄图去
吹散它们。
请莫要轻视每条步道上
源自千年前的
那一缕缕浩叹。
盛唐的味道,在残垣倾覆后
依然留藏在了泥土里。
每当涉足,脚尖都会沾到
桂花的芬芳,那是——
唐人赐予后世的、无比华贵的
礼品。一份别样的恩典,
在漫步中,将每寸角落踏遍,
总会找到属于自己的
那抹葱茏。但,请走捷径,
不须绕道至丹凤门
尔后折返。浮生并不很漫长,
重复的歧路只会将我们
拉得更远……
东门,东门!
我们上一次分离的垛口
已被风蚀为一道迷障,
你冲破它,需要的不止是
重重迟疑。弹跳起来,
像琴键一样上下雀跃着,
或许一切鸿沟才能隐没入草坪。
那时,你将偶遇慢跑的我
(如果足够幸运),陪伴我
环游整片废墟——
那里,再无狰狞,仅有我们
彼此交错的鼻息。

           2020.10.23.




霜降过后

大家把毛衣裹得更紧。
光腿的女人,是勇士中的
勇士。竖大拇指给她,
祝她不得关节炎。

咳嗽,更流行了,
弄得不咳嗽反而不像活人
似的。那怎么办?
这事儿还是不要从众!

各有各的活法,对不对?
躺在落叶铺就的地毯上
冥思,也是一种潇洒。
浪漫得不成样子。

其实,秋天和冬天的接力,
还有一阵子,不要急。
不用再去责备自己,
多学习爱抚,以风流之手。

           2020.10.23.




霾,两日

由此更珍视清纯。
倍加生厌于街道两旁
浊臭的弃物。阴晦之日里,
人欲解开心锁尤其犯难。
都被坏天气扼住了喉管,
发不出声响来。
何止模糊,简直是
浑噩。提不起精神,
也迈不开自娱的舞步。
是怎么了?人被黏腻住,
在昏黄天幕下无处容身,
也无处私奔。那堆思绪中
最稚陋的部分,往往,
最能予人善意的启示。
拂开迷疑的尘,
哪怕它是轻贱的,
至少能从中学会忍受窒闷,
在最无可忍受时。

        2020.10.24.




水中之月

旧日,都虚晃了一下,
不见了。你越趴近,
水草越能捉住你的鼻子。

尽是浮光。途经人间
不知要枯寒几遭,
总之不得消停。空悲切。

每有摇颤,月影就
好一阵慌乱。也顾不上
明净不明净了,只游曳。

鱼儿,各怀各的心事,
时常环绕左右,却无奈
不能唤出乳名。遗憾!

都难圆满。未遂心处
又还远多于朗耀之时。
你掌中的涟漪,仍在否?

        2020.10.24.




君问归期

何以作答?烟雾中,
谁知身在何方,
花径又何为起点?

醒目,以枸杞之红;
咋舌,以花椒之麻。

皆寄自杳杳远方,
厚土间的一份特产。
混着乡音,与离愁。

身世、来处,均不详。
徒有一身草屑和寒霜。

也在探问:泪奔何用?
秋风的勾唤,何时到?
稍稍失神,就错过了。

      2020.10.24.




写给你

总会有如此的时刻:你清高得如一束金菊。

偶尔萎顿;正如你所说,那也是在修行。

以刀,以勺,你何止是一位烹制思想的大厨喽。

更是一坛泡菜。至酸至涩,那是你饱含的深情。

但你,并不是一卷无人愿读的书。终会有人翻阅。

又是谁——将你羞红的脸一页页汇编成诗集?

你有你自己的节奏。不需要伴奏,和催迫。

你情愿被忘记。每当人类自戕于自作的聪明时。

那时,正用深山的雪,给你的灵魂做着微创手术。

真的不痛吗?你硬忍住,犟驴也都无敌于你。

所有泄去的怨怼之气,你都把它们碾为了糖末。

你的温柔救了你!蚊虫叮咬,都被你化作善缘。

而你隔空的一记远射,又击中了多少游魂的球门!

你一无所知,假作痴呆。其实落花你是有数的。

再甜美的游戏,你都肯错过。惟独不肯错过秋霞。

                             2020.10.24.




栖息地

一派净土,更是静土。
无人踩踏过的
那一片雪,皎洁而明丽。
出发的起点,
也是梦中的驿站。
没有任何气味可以替代
那一撮树皮的沉香。
是世间惟一的、
永恒存在的一份赠品,
只配孤儿来领受。
鸟儿不再是叽喳的,
而是温柔得像一串吊坠,
在风中寂寥地摇摆。
人们,总有回归之时,
无论曾遁逃,
抑或背负骂名而离乡。
总有老屋,收留孤魂,
从窗口递出信物——
让人辨认:是不是那具
滋养过自己身心的胎盘。

        2020.10.25.




重阳夜话

假设暮年都堆放在了
茶几上——并不总是芜杂的,
反而被擦拭得锃亮。
藤椅,在烛影中
继续摇晃。数不清有几把。
旧事如梦,互相交缠着,
也无从梳理。满地
都是乱发,都是银丝,
各有各的革命故事。
接着上一次的调笑,
继续调笑。也不打草稿,
只用花生和瓜子编织出
一场温馨的夜宴。
怕老的,也终会老;
不服老的,可以献歌
给伟大的祖国和老友。
听众一定沸腾!拼命地
为慈祥的笑脸鼓掌。
别不好意思了——假如
那一天到来,谁也逃不掉。

          2020.10.25.




新华书店

淘沙般淘一本书,
淘到双手已生出了老茧。
午休时间泡了汤,
街头的彩票,也打了水漂。
皆因上瘾。上完孤独的瘾,
又去上苦觅的瘾。
逡巡,在一排排书架前,
总需耐烦与窃喜,
方可发现至宝。那清净,
正好因人迹寥寥
而引人入胜境(也是圣境、
盛境!)幽谧才能使思想
更深邃,钻探入自己
最隐匿的死角。
来杯咖啡?窗外的小雨
已偷偷下了半晌了……
完全隔绝,与世间
一切的纷扰。再不胡思
与吃醋,生来仿佛只为读书。
而且像猫咪一样乖顺。

       2020.10.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