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英在野 ⊙ 息夫人之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3年诗歌:六行体

◎老英在野



《雪》


下雪了,孩子们围在窗前
我不忍说破

季节是一篇无聊小说
我想读慢些

正像对你的爱,能忍上一生该多好
白白地,烧在骨灰里


《群英路》

它荒僻的灯光仅够照到我们的谈话
另一座被抛弃的城
大蛇出没的城门,埋在几个朝代的河泥之下
血统过份单调,不利变异
所以短,像我们的相会
尽管有另外两人正穿过夜色赶来


《城》

很好看,很难说
厨窗里拴老了彩色鹦鹉,没面孔的人
来来去去
雕像站在街心,挥手,喊叫

在这里,要特别留神人多之地
报纸的分类,各种代表


《静夜》
 
是铁磨擦铁,是空气喊着空气
把夜晚碾成一段段呼啸的,可是
穿过太阳穴的暗痛
 
安静,像句潦草的谎话
一遍遍被黑暗重复。火车
串着虚无的明亮,从明天,到昨天
 
《写作》
 
像一头金黄的狮子
守护它看不见的星辰
 
大漠有沙子,混沌里会凝出露珠
像每一天都有的黎明
 
我把你深埋在言语中
像到过这里,没留下痕迹的人那样
 

《等待》
 
我等着
忍着
用苦恼兑换微笑,用眼泪兑换云
 
我走着自己的那条路
一个人
一个疑问,去找它想象之外的答语




 
《家当》
 
我不需要仰望冬日的天空
也不惧怕来自那里的霜雪
 
尘世稀薄
大地辽远而又空旷
 
一辆马车正沿着童年赶来
车上有你,有妈妈,有能带走的所有家当
 
《写作》
 
我们写下的文字
像在沙地上种东西
 
它们葱绿一时
又在风中萎去
 
只有极少极少的,能开花,结籽
它们最终覆盖了风能带到的所有的土地


《呼应》

稻茬在暮色里灰着,与晚归的翅膀呼应
我在梦的缝隙里醒着,跟一处废墟呼应

沙漠也在风暴的抚摸中沉睡吧
星辰也在星辰的背后闪烁

如果它们一直都埋在我心底,生灭,轮回
是否还有另一个世界,和我呼应


《宿命》
 (2013-02-26 23:54:30)


我没成为另一个人,投身于另一场悲剧
……与我现在,并无不同

有人等着出卖我
有人爱我,在劫难之后,等我,准备抱我

我总是另一个我,赤身裸体,在虚空中自慰
一次次逃离,一次次否定自己

《这一代》
就算春天来了,是否允许雨水的过渡
给票友留下,够换戏装的时间

渐进的,对季节的照顾
可能会妨碍,兰花的开放,斧头的重量

春天,更多的人,需要栽下
春天,太多的根,需要斩斫

《一族》
 (2013-03-17 15:39:10
 
你们这褴缕的一群,要在旷野里游荡到何时
一个梦?一片有夜莺的绿洲?或者
只是用脚印去收复那经卷里许诺的土地
 
 
——我们无家可归,无梦可梦,更无记忆
本能驱动双脚,一代跟从一代
活着,就走着;受尽苦难,就是我们的伊甸

《死猪》
 (2013-03-21 20:01:59)
   

刚刚发现你是对的,活不下去了
就先扮成一群猪,浩浩荡荡
去投江,假装为某一种信仰,等着被发现
等着膨胀

没有左和右,也无关善与恶
一万头死猪,原本是想到上海滩,混个人模样


《家乡》
 (2013-03-24 07:52:17)


是清晨的斑鸠报怨湿润的坡地
是油菜花受精时的一阵颤栗

是暮色四合,佝偻在偏房前吞咽的老人
是一阵雨,赶上了春分

是大水漫滩,羊牛哀戚
是白垩纪岩石,被刻上标语


《今夜》
 (2013-04-21 05:38:07)

今夜,我没被大地摇醒,今夜
至爱之人在四周安睡,今夜
房屋还给我荫蔽——热水,食物,棉被,我需要的
伸手可及
今夜,我醒了,却像躺在瓦砾之下
痛苦,无助,等待救援

*四川雅安地震,发生于201342082分,震中位于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震级为7.0级,震源深度13公里。


《在山里》
 (2013-05-04 00:15:51)

好像我们始终在山里,大雾一阵接一阵
你假装采花,摆姿势

因为这是在山里,我们虚虚地走路
说说人生,风景什么的

一些人忽前忽后,笑着,闹着,不见了
天黑下来,远远近近的爪子伸展开,你挣扎着,想醒


《模拟游戏》
 (2013-05-05 08:58:48)


先有男,有女,掘井而饮。然后有耕牛,有鸡鸭
有驴,场院高叫,谷堆流金
因此有了夜晚,有猫的约会。有邻村,有静女
这样就有泪水,有歌唱,有文字
土地供养生灵:人相爱,人相残
最后有了契约,一次次打破,一步步退让,一遍遍续订


《四十岁》
 (2013-05-05 15:28:01)


你寻春,发现走到山的背面
微胖,气紧,你开始反对自己,越来越频繁
深夜即醒,月色哀悯,叶喧如在枕侧
写字,吟哦,毛发亦渐渐向内弯曲
酒后偶尔,见到另一个自己,于溪畔饮牛
微笑,招手,叫你过去


《雨》
 (2013-05-25 07:48:25)

雨一直在往下落,这时节,我
没法把你当雪一样欣赏

其实,我只是听说过雪的美
……雨落在脏衣服上,落在灰土里

这就是我的一世
不算好,但我已习惯,不想跟任何人交换


《一瞬》
 (2013-05-27 06:07:39)


穿过马路,你
就被一阵大风裹住,天明云暗
人影匆匆——村庄?水田?布谷呢

……炊烟,豆面,老房子呢

一阵,又一阵风
一地,又一地,合欢花

《那里》
 (2013-05-29 07:10:30)

那地方,摆满了你得不到的东西
你时常梦见,在某些雨夜
听到她们低低的笑声,窸窸窣窣的衣裙

可你在这里,你在清醒时,知道
你到不了那里

——那里的人,也同样,到不了你这里

《考》
 (2013-06-05 23:37:36)

毕业后,我们都在长胖
有了房子,孩子,职称,虚虚实实的帽子
 
都为脱发,惶惑
——我选择酗酒,你选择别的
 
我们都是考过来的人
也还在用余下的半生,备考


《螺丝》
 (2013-06-11 21:08:44)


高杆灯北的修车人,怎就跟我
说起了八十五军,独立团,“八百人啊
只剩二十……”他
让我自己打气,不收螺丝钱

那枚螺丝,让我一路不想说话
女儿问:他为国家做了什么贡献?你那么夸他

《酒》
 (2013-06-12 01:05:26)
 

酒,是飘忽的知己
在这虚无的帝国
 
一支箭,击中靶心
我们遇见她,在暗店街,鸡毛小店
 
在满地开放的卫生纸中间
我们吻着她,在又苦又香的田野里


《父亲节》
 (2013-06-16 22:53:36)


有八年,没跟你说话了
我也开始认命,在河原上踯躅

远处,更远处,还有陌生的鸟,在诱惑
也有野蔷薇,开在荆棘中心

与你不同的是:我还有美酒
有黄昏,有游戏,还未成灰的皮囊

《幻想曲》
 (2013-08-20 23:54:25)
如果,我死于梦中的暴打,我想,月光也会把这冷汗晾干,只是
——我不会再坐起,喝吗丁啉
不会把坏运气归结于遗传的胃病,也不会
在黑暗中找到长刀,置于兰花之侧
 
不会写下这些句子
 
我会飞向月亮吗?还是进入“复仇”的梦里?在荒山野塘边,流连……

突然感觉到灰尘,眩晕,死亡从不曾如此切近


《河回旋》
 (2013-08-30 06:07:45)
 
在河边住过的人,终生都在河上
 
河,只是大地的凹陷:是雨水临时的欢床
波光,远风,客棹,渔火,琵琶流萤
——凡人所爱,尽在水中央
 
没有水的河,也在流,无可阻挡
 
穿过我的河,也穿过你的喉咙,到血管,到眼角的余光



《秋雨赋》
 (2013-09-12 04:50:40)
 
谁会如此长久地被雨纠缠着,谁
就是幸福的人
 
谁如此长久地听着时针的咋舌
仿佛起爆的引信
 
——你埋下的
大地收容不了,由天空收留

《暮色中》
 (2013-09-22 19:57:43)

暮色蚀了大地,蚀着村子,白灰路和树
蚀掉开三轮远去的人
 
它留下了炊烟,紧闭的红铁门,路坝上
干瘪的母亲,和拐角处的灯
 
它还漏掉了秋风,烟火
窗缝里透过的细雨,和我颠簸中越来越近的家门

《霜降后》
 (2013-10-26 13:48:11)
 
拳没打到命门,打到嗓子里
血没喷出来,洇在锦被上
 
一群人,踟蹰在灰土地上,唢呐越过虚空
失败撒满天宇
 
文字,不再可信
一堆堆被宰割后的内脏,要美


《深深》
 (2013-10-27 07:38:34)
深秋的灰鹊早已精通遁形,她们掠食的优雅
感染了我们
 
水田强硬地反射天光,雨
刚刚下过,小叶杨应和着风的判决
 
你说,何必要去湖心岛?那里,树荫围着另一个政权
一样地平静,美好,一样的适合远看

《到达》
 (2013-10-29 06:41:25)


我们到了,秋叶飘飘,山形如剪
风,一阵又一阵地招待,一阵比一阵凉薄

好了,我们到了,终于
无处可去

像多年前的那个梦:突然,就到了
突然发现,我们一直在这里


《像》
 (2013-10-30 07:21:02)


像一颗桂花树默想时感觉到雨
像一只麻雀隔着窗子与你对望
像一簇野菊在耳侧随阳光摇曳

我想你,总能想起你

——当重型车长久的震撼着我的床榻
当我独自从梦魇中醒来,又被自己所挂起的衣物惊吓



《梦回》
 (2013-11-04 06:39:14)

他们一点都没变:父亲还那么严肃,母亲总爱抹眼角
他们还住在东城,住在还没翻盖的老院子里
他们坐在小屋里说话,看见我出门
一点也不惊讶
唉,我走的太急
——出门没多远,就醒了,再也回不去

《考场里》
 (2013-11-04 17:16:24)

少妇样乜斜的,是八点钟的阳光
她打量着这些孩子
——这些教室里考试的孩子
 
现在,她看中靠窗的几个,悄悄用手
抚他们的肩,他们小小的肩
浑然不觉

《旗帜》
 (2013-11-04 17:39:34)

在两幢家属楼后,一排水杉前面
她兀自翻飞,兀自歇息
 
是阳光一次次把她唤醒?是风为她配音?在这银子般的
秋日的正午
 
她舞动,不为人知
像个失忆者,像镜子前快乐的少女

《致造物》
 (2013-11-05 10:55:17)
 
造物啊,你让那么多人惊惧于你删减的酷苛
——从一阵阵树叶,一声声鸟啼,到一条条生命
我却在私下摹习你的技艺:多,令人倦怠
少,才弥足珍贵
 
像你一样,我也常常过份……偶有作品,也只存一瞬
彼时山河普照,四寂无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