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新冠时期陈衍强诗歌事件

◎心地荒凉



新冠时期陈衍强诗歌事件


什么狗屁中国作家
就是一堆文盲
傻逼文盲们上纲上线
跟hwb无异
就是一个调侃
麻痹,一锅蠢逼
如果陈衍强受处分
那么,这就又是一个
wg事件
作为一首诗
傻逼们能引申出来
这么多仇恨
我也是醉了
悟空说特别时段
过度解释,过度联想
道德绑架
我说太可怕了
我的国
有种追责武汉官员去
“有逼操天天都是情人节”
光凭这句
陈衍强就能成为
中国当代最牛逼诗人
当什么官
这回怕了吧
还给傻逼们写致歉信
也是自取其辱
2020.10.27
 

值得深交


范律师在沿途
发了张图片
图片上文字标题是
《良知》
下面的小字内容是
易中天先生说:
“有三种人值得深交:
一是关心政治,胸怀天下
目光远大的人。
二是体恤民生,善良正直
懂得生存艰难,活得有痛感的人。
三是成熟稳重,逻辑客观
脱离了低级趣味
有独立思考的人。”
发完这张图片后
他又在沿途发了一个
长达12秒的视频
一个长腿大臀美女
穿着肉色连裤袜
上身着几块黄色的布
和几根黄色的绳子
潦草地系在背后
披散着长发
背对着镜头
轻轻地扭来扭去
我艾特范律师说
还有一种人值得深交:
一切丰乳肥臀的美女!
比如你刚发的这个
视频中的大屁股美女
她就很值得我们深交!
2020.10.27
 

还让不让人活了


真正该处理的是那帮
联名上书的傻逼
怕是他们加起来写一万年
也写不出老陈那样的好诗
联名上书
没一个我认识的
一帮渣滓
老陈也是生不逢时
这首诗要是我写的
你让他们举报我去
我现在就要操他们妈的
来呀,来举报我
大树说你给我说说哪里好
我说我不给你说
你跟我不在一个高度
大树说你是拉屎的高度
我是撒尿的高度
起码我不用蹲着
我说你快拉鸡巴倒吧
你不懂诗
懂点杂碎而已
打住,不跟你扯淡
我只为陈衍强叫屈
唉,好可怕,可怕,怕
我跟老陈不是朋友
也无交流
只是早年诗江湖诗友
还互相骂过
就诗论诗
这首无伤大雅
当为好诗
甚至写出了多数
中国人的心理
具有代表性
如果是这样
先抓全中国
农村的村长
看看他们是怎么对付
湖北人的
操他妈的
还让不让人活了
你们这些写诗的不说话
那我就说几句
我不怕
张小白艾特褐菊长
这就对了
国家的逻辑和p民们的逻辑
高度吻合
一个萝卜一个坑
他们很活塞,也很爽
我说早晚有一天
他们也会精尽人亡的
2020.10.27
 

格言


我喜欢读段子
但不喜欢读诗段子
2020.10.27
 

久别重逢


纳兰在沿途
贴了一首小诗
《久别重逢》
我艾特纳兰
你这个诗很黄啊
我要举报
纳兰说哈哈
咋个黄鸟
我说我要联名检举
撤销你党内一切职务
跟陈衍强做邻居去
纳兰说十人联名
我说这一看就是
男盗女娼啊
绝不是夫妻关系啊
接下来就要舔屁眼啦
这就是最大的传染源啊
不顾国家抗疫大局
乱舔乱搞
问题很严重啊
悟空说就是,就是
举国防疫抗疫之时
居然乱搞男女关系
纳兰说嗯,说的也是
我艾特悟空说
一起联名
搞掉纳兰寻欢
悟空说哈哈
你别吓他
寻欢是好兄弟
纳兰说哈哈
吓不到俺
俺又没有针对武汉人
我说久别重逢不隔离
居然还要打炮
你针对的是世界人民
问题更大
纳兰说荒凉巧舌如簧
会害死多少淫哪
我说看来我也有
当红卫兵的潜质
造反有理!
诗写得不错
我读了好几遍
真淫荡啊
至少可以判你坐三年牢
寻欢说还要坐牢啊
划不来
我说等你出狱后
可以趁机
再写一首
久别重逢
2020.10.27
 

ok


梅花驿在诗中写道
“只剩一根葱
今晚也要烙一张
香喷喷的葱花饼”
我说好诗
疫情过后
我拎一捆葱去见你
葱花饼就二锅头
咱哥俩走起
梅花驿说ok
2020.10.27
 

新冠肺炎期间


从乡村到城市
是个门都有人把守
圣亮说全都成了
守门员
2020.10.27
 

@纳兰寻欢


她写这样的诗
就说明她在这个阶段
一下让她明白
不可能的
慢慢来
我看好倩倩
倩倩问我在哪个阶段
我说初级阶段
给你推荐个
高级阶段的女诗人
成都,小安
一开始不会写
可以模仿
慢慢就知道
诗是怎么写的了
做任何事情
早期都需要模仿
和练习基本功的
2020.10.27
 

骚得通透


悟空说
求哥秃头
不言不语的
倒是骚得很
我说不是
陪你喝酒了吗
那晚
悟空说知道呀
猛一看很老实的样子
其实不然
我说他骚得很
闷骚
扮猪吃老虎
悟空说你是明暗都骚
骚得通透
我说我服
我不扶墙
就服你
悟空说多高的评价呀
一般人难以达到这境界
就算有三百情妇的高官
也到不了这境界
通透二字难得
我说装啥逼呀
就像不言不语的求哥
不也被你看出来骚了吗
还不如敞亮点
我就是喜欢舔美女屁眼
来抓我呀
悟空说舔屁眼无罪
宪法赋予你的权利
2020.10.27
 

@蝌蚪


你像一只愤怒的小蚂蚁
想干掉老虎
2020.10.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