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非亚近作12首

◎非亚




 




失物招领



办公大楼的门卫室有人在喊失物招领
一首诗!丢在这里的一首诗!
谁是粗心的
作者。

火车站的候车室。出口旁边小卖部的一间房
有人把掉在地上的一把伞和一首诗
捡起来,放到箱子里
失物招领,失物
招领

人来人往的客运站,一个穿制服的中年妇女
把拉在椅子上的一首诗,一件衣服
举起来,向四周摇摆
失物招领

我一直不敢承认那些失败的诗是我写的
我悄悄地
扔掉了它们,在房间,垃圾桶,屋后的花园
在各种隐秘的场所

也有一些极其有趣的诗,让我干出了一些
莫名其妙的行为
为了让椅子。天空。云朵。树木
像接受鲜花一样接受它们
我悄悄地把它们
放在人流密集的地方,然后离去

我躲在人群中间偷看
想看到这首诗或那首诗被人捡起,交到值班室
在他们广播或放到箱子时
我溜了出去,到草地翻跟头——
失物招领,失物
招领


 

番茄饼


晚上整理枕头时感觉到了秋天的凉意
天空渐渐明亮的早晨
下起了小雨
我的儿子在北方一座城市穿上了
白色的长袖外套
我的妻子在南方,和妹妹一起
照顾骨折的妈妈
一大早我在厨房忙碌早餐和中午的一份便当
电唱机在冰箱上不停播放音乐
节奏鲜明
应和着雨滴撞击石棉瓦的声音
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
物体散落于各处
孤独其实
并非一无是处
翻看朋友的诗集时
我在桌前
在早上的晨光中静静地
享用玉米,包子,鸡蛋,番茄饼
和外面的一幅天空


 

自我


他拿手机拍灯光下自己的影子
那是如影随形的另一个
自我

在寂静的,四面围合的群山
他观察夜空。浩瀚的宇宙,闪烁的群星
连结成魔蝎白羊与金牛
明亮的北斗
无法命名的星光
其中的一颗
是沉思时间,生命,意义的自我

田野上的一阵风,秋天金黄的稻田
农夫们开始另一次收割
汗水落入泥土,蛙声变远
谷穗上每一颗种子
是痛苦长时间凝结的自我

城市里的某一条街道,梧桐树
桂花的香气在四周弥漫
围墙内的一幢房子,安静的窗口
正透出灯光
有人窗后在阅读,写作,思考
星球在旋转,阳光会在早晨
再次来临,站在窗前
久久凝视外面花园的那个人
是我的另一个自我

到了最后。
狗冲出门口。
猫迅速隐入灌木丛。
花悄然开放。
鱼池里的鱼沉入池底。
哦,那是无所不在的自我




 
 

孤独


孤独有时是一枚很小的
回形针
有时是大得惊人的一块巨石
那枚回形针靠近我的
时候,我几乎像忽略一只蚂蚁一样
忽略了它
而当它像一块巨石
离我越来越近
在傍晚
慢慢地充满整个房间
我本能地跳开,想逃离这块巨石渐渐压迫过来的阴影
并迅速地拿起桌上的手机
拨打了河对面
某一个
距离遥远的朋友的电话


 

三个以后的我


一个我退休后居住到了小镇
过简朴的生活
早晚出门散步,去菜市场买新鲜的肉与蔬菜
白天大部分时间
喝茶,看书
整理以前的文字
在院子和露台种花,浇水
把阳光请进房间,偶尔给朋友电话
朝灯光飞进来的虫子
好奇这个老家伙

另一个我,在工作室做着设计
和助手一起
做一个旅馆,住宅
或民宿
奇妙的空间,花园,引入时间的路径
经常出现在工地,戴一顶安全帽
和绑扎钢筋的民工打招呼,对糟糕的施工细节
大发脾气

还有一个我,四处旅行
到一个海边城市,或者山区
在街头咖啡馆
要一杯咖啡或啤酒
看随身带去的书,偶尔抬头
观察街上走过的女人
以及跳落墙头的一只鸟
太阳像一位老友,出现在大街
晚餐之后的一阵风,又把月亮,星光
送进窗口,一个人
在午夜的房间
想起从前
想起手上消失的日子,被浪费的粮食,生命
沉默如同一只盛满
茶水的杯子
在大喝一口后,又放回桌子


 

重量


对于一只爬虫来讲。脚和皮鞋
是一种重量

对于我骨折的妈妈来讲。行走。
移动。和疼痛。是一种
重量

对于一名酒馆的。郁抑症患者来讲。夜晚
房间。手机。床。是
一种重量

对于无处不在。四处行走的时间来讲。
影子。树叶。星群。宇宙。
以及银河系
是一种
重量

对于我。蜗牛般敏感的内心来讲
风。玻璃。碎裂的
尖角。神秘的
猫。以及花
朵。

是一种重量




 
 

我们最近


我儿子在北大,开始他的二年级生活
他最近,给药学新生传授
自己的学习体会

(北方。平原。天空。燕山。黄昏的流云)

我在上海上班,做设计,周末
去江边骑行。在局门路的出租屋。
光着膀子阅读
写作

(夏天结束了。秋天的银杏树。蓝色天空。知了,鹧鸪的叫声,开始渐渐远去)

我的妻子。在南宁,开着车去公司。
她练瑜伽。
或者到对面小区和江边散步。周末在超市
买回淮山。猪肉。骨头。
与蔬菜。

(裙子。月亮。一阵风。三角梅。吊兰。太阳花)

我的妈妈。此刻正躺在病床。
她在阳台摔倒。骨折。动了手术。疼痛。伤口。与低烧
折磨着她的
肉体。

(瘦弱。衰老。噩梦。胡言乱语。她说起离去的姨妈和我的爸爸)

在广阔的北方。南方。与东部的三座城市
我们分散为三个点
思念的那条细线,在夜晚和梦中
相互拉扯。

(我有时站在窗口。凝视外面的夜空。哦,微风。月亮。花草。晚间的株玉兰树)

我的妹妹。从梧州,来到南宁。
送饭去医院和晚上返回家里的路上。月亮。星光。
愿你们微弱与持久的光芒
照耀着她的头发,面孔
与肩膀


 

波浪线


一本诗集通过快递
在邮路上传递
书页里密集在一起的诗句
有点不安地想
自己将要抵达的终点
是一个三口之家的家庭,还是一个
正在上班的单身汉
收到这本诗集的主人
是欣喜地打开,在灯下认真地阅读
还是随便地翻一翻
然后扔到床上
哪一些隐藏在里面的诗句会打动他
让他发自内心地
去赞美月亮
这些诗句,当然也有可能像几只酒杯
在孤独的深夜
碰撞出声音
然后一只酒杯的闪光,呼应着另一只
酒杯的闪光——
“写得真是太好了”,诗集被主人赞美
合上的瞬间,诗句自己
也惊叫起来
在一些句子的下面
那个在早晨或者晚上读诗的青年
正用铅笔,缓缓地在书页上
划出了一些
波浪线


 

写我的脸


在子宫的十个月,爸爸妈妈的基因。
愿望。羊水。隔着血管,皮肤,骨骼的黑暗
写我的脸

产妇。哭叫。剪刀。血的喷涌
撞开窗口的光线
母乳。拥抱。亲吻。爱
写我的脸

时间。飞速的螺旋桨。爬过天空的
蜥蜴。怪兽。
路上的现实主义大楼。书本。
田野上的植物。猪
牛。其他动物
写我的脸。

尖叫。幻想。海洋上
歇斯底里的船。超越想象的
鲸鱼。
以及艺术。诗歌。生活。铁锤。凳子。带铁枝的窗户
写我的脸

我搂着我的身体。感觉缓缓升起在一个
秋天的有阳光的早晨
洗衣机在转动。高架桥噪音隐隐传来
互联网上的疯子太多。肉铺里的
傻子不够用。
枯萎的玫瑰依然是玫瑰。脚向上倒挂。
头颅向下
花岗岩内部的裂缝。白内障眼球。
堵上石膏的耳朵。
一路小跑的岁月。年代。
从远处刮过来的风。该死的狗熊
写我的脸



 
 

坐东方航空飞去另一座城市


佩戴口罩。扎好安全带
关闭手机
坐在舷窗一侧
起飞的瞬间
在胸口划十字,抚摸挂在胸口的一块玉
巨大的飞机,犹如一只大鸟
轰鸣着穿过云层
在巡航高度,服务员开始
分发午餐
一块三明治,一个圆形面包
一盒果汁,一包湿餐巾纸,一根香蕉
我在夏天
告别母亲,妻子,和孩子
独自飞往另一个城市
在哪里工作,生活,写作,阅读
接受孤独的挑战
在另一个时空,审视自己的心灵
我知道,真实就像一颗核桃
敲碎它的壳
就能吃到它的肉
我在两个半小时之后,随飞机降落到虹桥机场
步出机舱的瞬间
从地平线刮来的风,猛烈,广阔
又一次涌过来
吞没了我


 

万花筒


我把眼睛靠近万花筒
眯起另一只眼睛往里面观看
手慢慢地旋转
彩色的图案在一个封闭的纸筒里
也随之不断变幻
我想象那图案,转瞬即逝代表着一种死亡
新的裂变又代表着太阳,月亮
和星光的诞生
一整个夜晚,我坐在椅子上
沉迷于这种游戏
在眼睛离开万花筒之后
手,脚,躯体和头颅,也仿佛彼此调换了位置
某种想象的幸福
比如圆形,方形,三角形的碎片
正一块一块
相互拼贴到了我的脸上
 

 

在瑞士库尔山区


我记忆中的一片山脉,高耸
巨大,威严沉默
如同对土地的一种承诺
青灰色的山体,有大块的裸露岩石,灌木,和针叶松
天空紧紧地贴着山顶,云撕开了
一些缝隙,潮湿的
雨后的早晨,我一个人
从旅馆出来
沿小镇的路一直走向一座村子
一个来自东方的诗人
建筑师,有什么能够启发并打开
他的心灵
我越过一座桥
在奔涌的流水中,体会周围景物带给我的平静
辗转于山脚下的碎石小路
渴望在花园的篱笆上遇到一只意外的蜗牛
在某个钟点开始
原路返回
若干年之后,我和你
突然置身于一个动荡的世界
愤怒于谎言,却又在涌过来的波浪中
没有东西可以抓住
而在遥远的另一个世界
我瞭望过的群山
在早晨,依然泛着钢蓝和黛绿的颜色
忘记了我曾经是谁
忘记了我在那里漫步的那段时间
是的,那山脉本就沉默
那山脉本就没有记忆
不需要记忆
而我需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