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英在野 ⊙ 息夫人之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冠状春天》

◎老英在野




*之一:言说

在梦里我突然意识到那些人
是一直在对我言说

他,或者她,用各自惯用的
梦的语言,比如

一个场景,另一个场景
或许一小片记忆,一小段幻影

那些人,一个接着一个
忘情言说

他们都忘了自己
早已逝去多年

——他们,或者她们
我生命的过往,昨天的月光

我突然明白:这是梦,是梦
我挣扎着醒来。把他们留在梦中
我突然意识到,他们一直在对我说话
早就开始,至死方休

*之二:有人

日子越来越短,因为精神上的
无聊。只是很少有人觉得

我们度过的每一天,像雪片
滑过窗子的一瞬

总会有人想起死亡的邀约
在夜色降临之前,当然

也有人发自内心地藐视它,有人
拥抱它,把它当作亲人

既害怕,又嘲笑
正如被屠宰之肉,不会信任利刃

岁月流动,或快或慢
我们认为我们活过,这样很好

假如有人突然被命运击倒
我们之中,会不会有人突然松下一口气

这次轮到他了,唉……”转过脸
在篝火的暗影里,再喝下一杯

*之三:封

404
404
404
404


*之四:捐

山峦捐出骨骸
天空捐出泪水

傍晚捐出鸡鸣
大地捐出了坟茔

楼群捐出哨音
黑夜捐出眼睛

我捐出了孩子,命运
以及耐心

谁捐出的病菌
谁捐出尸体

谁捐出的军队
谁捐出新闻

谁捐出的噩梦
谁又被噩梦捐出

……鸟声啁啾,催我上路

*之五:崩塌

而崩塌在漫延……
一座城,又一座城

乌鸦是唯一的访客
命如草芥

没有葬礼,没有遗嘱
没有脸

*之六:为什么

最先,你骗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附和你
你一定看穿了我

你嘲笑我,羞辱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选择容忍

我是你认为的那种人吗

当你举起屠刀
我唯有惨笑,不知道为什么

*之七:雨夜梦示

像婴儿那样说话
只说真话

有时候,天降瘟疫
像一场大雨,浇灌人类

——刚刚开口的婴儿,那么勇敢
初来人世啊,善良,而且谦卑

全人类都要思考,在这雨夜
不要相互指责

一场瘟疫课,一间解剖室
刀刃划肉声,在梦里,回旋,回旋……

世间肮脏,需要清洗
从我的肉身,从我内部

像婴儿那样说话,但
像老人那样思考

含住眼泪,也含住悲戚
像饱经沧桑的老人

像智者那样
像一个真正活过五千年的民族那样

在大河之源
重学思考

*之八:黄昏

看哪,一块大陆辉煌地沦陷
亡灵缓缓聚集

……一只猫
守护着檐下的光影

*之九:活着

肉记得刀子
正如野草记得火

落羽记得箭翎
正如尸骨记得死因

天空记得呐喊
正如暗夜记得星辰

水,困在瓶里
也记得前生的奔涌

我们活着——愤怒,无助
活成证据

*之十:春天解封

春天解封
一场更大的劫难

花香蒸腾
山河醉浮

我们熟悉这气息
这来自大地发囊的瘙痒

万物盛开
仿佛亡灵静静嘶吼

仿佛春天肥沃
染黄了我们

我们的襁褓和摇篮,我们童年屋梁上
守护神的黄眼睛


 2020-03-23 12:02:3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