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诺奖

◎心地荒凉




我说怪不得走南闯北
这么多年没在大街上
看到过屄
原来是因为
隐藏得深啊
户帮主说屄香不怕藏得深
藏得再深也要得而猛插之
2020.10.25
 

@绿鱼


因为她。咱哥俩还闹过矛盾
后来。她跟秦匹夫骂架
我没帮她说话
就无情拉黑了我
真是红颜祸水
2020.10.25
 

你的声音真好听


花儿艾特褐菊长
你的声音真好听
怎么听也不像坏人
更不像流氓土匪无赖
喜欢你的朗诵
有机会继续
我艾特花儿
你就觉得我是
土匪流氓坏蛋呗
花儿艾特褐菊长
我误以为你是坏蛋
当我看到真正的坏蛋时
才知道你是好人
2020.10.25
 

格言


牛逼的电影是没有结局的
如同无尽的凄凉的生活本身
2020.10.25
 

巨浪与高潮


梅花驿艾特褐菊长
今天翻书
在阳台上翻出《被高潮控制》
惊喜。
我艾特梅花驿
哈哈,卖废品可值1角?
梅花驿说舍不得
我说高潮。无技巧
也没太高的艺术价值
就只有那么一点点可读性吧
梅花驿说已经非常好了
青春万岁
我说模仿之作
不是模仿一个人
模仿了无数人
个人的气质少了点
巨浪。自认为是一个飞跃
自我气质浓郁
语言也渐趋成熟
我对自己是有一个
客观认识的
我从不过分贬低自己
也不盲目自我抬高
纳兰寻欢说
巨浪确实极好
感觉是当代诗的一个高潮
2020.10.25
 

秋天的屄


特特说荒凉你那首
秋天的菠颐呢
发来读读
我说好,稍等
随后我将拙作
《秋天的屄》
贴于沿途群
引起了一片
赞美之声
其中数郎毛
赞美得最过分
他艾特我说
好啊,实在是好
这首也是醉了
这么写屄
甚至使人心疼
何等的人物
才可以写出
这等的屄
仅凭它
就绝对超越
诺贝尔奖
转存客群了
特特立刻
跳出来骂道
超越个鸡巴
说这话怎么不
羞惭死你
不是我让荒凉发
你们的诺贝尔
都特么呆在
古墓派里
一首不错的诗而已
又特么开始漫无
边际的吹。
见过谁一首诗
超越诺贝尔
谁有种一首诗
超越诺贝尔?
鸡巴毛,言不由衷
蠢。或者是,坏。
郎毛艾特特特
见识太浅
庸才
服了你了
不过也不想和你怼
不值!
退了
特特艾特郎毛
我刚去喂了流浪狗
心中温暖充溢
根本不想搭理
你这种无知者
你赶紧退
你那句话
让我觉得跟你
多说一句都是傻逼
赶紧退。老舔狗
顺便让我看看
诗人圈子的无知
狭隘,互舔。
不想跟我怼
很简单
说句不值
我就说
那就是一首
不错的诗
傻逼才说超越
诺贝尔
是什么局限了
傻逼们的眼界?
答:是互舔屁眼
和猥琐人格
尼玛币。
冬麦说
他中弹了
特特说我对诗不对人
我对郎毛也是
针对他的话
大概没有谁比
我更想让荒凉
得诺贝尔吧
麻痹,那是简单的事?
当然,郎毛那样的
他的诗也鸡巴就那样
上来就是一顿吹嘘
麻痹,诗坛跟特么
官僚一样
操他妈比
吹嘘得没边没沿
自己不知道羞惭
反而说别人庸才
操你大爷
人类就是被
这种玩意
败坏的
民间派在骂学院派的时候
他们正走在学院的路上
麻痹。
松爽说有什么可骂的
咋还看不开
特特说嗯。这是我的命
对抗傻逼
松爽说你这一骂
不也显得自己很局促吗
骂傻逼的
自己更是大傻逼
特特说是啊,我就是傻逼
不是犬儒
我无所谓
我看不惯
就骂。仅此。
我不需要跟诗人们玩
我清凛凛志渺渺
我无欲无求
就骂傻逼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
是,我今晚喝酒
饮酒疏狂真诚
看不惯的平时忍
看不惯的喝酒时
不能忍。
松爽说那就骂吧
裸体喝酒
击鼓骂曹
一大快事
特特说退群牛逼?
傻逼?扪心自问
自个加入了多少群
傻逼
不是这个群
就是那个群
不是这个赞美
就是那个讴歌
还不是想混个
你麻痹脸熟!
我唯一的大群
就是沿途了
那是因为荒凉
是我好兄弟
我才不跟傻逼们
一般见识
这个群聊
那个群聊
麻痹
我随时可以退。
纳兰寻欢说
特特真特特
不是舔你哈
是我觉得你今晚
发言真不错
郎毛当时可能
觉得荒凉真牛逼
大家都没错
退了就是执
没放开辩论
特特说不要黑白不分
他就是无知。
寻欢说我真心觉得
荒凉的巨浪牛逼
特特说我真心觉得
巨浪不牛逼
我感谢荒凉高看我
我有一说一
荒凉给我的巨浪
南波完。
谁知道他是不是
又欺骗我
寻欢说能感觉你
今晚说内心话
郎毛应该也在说
内心话
他退了便显气短
而已。
特特说我一直在说
真心话啊
真到没朋友
还能咋滴
纳兰说不需要朋友
MD。
特特说是啊,麻痹。
咋滴
接着是他开始骂
陈瑶
陈瑶不说话
但陈瑶的发小
北京鬼老大
却跳出来质问他
傻逼,你喝多了吧
特特说我喝多了
鬼老大说喝多了
别艾特人名骂
特特说还问我喝多了吧
真是个傻逼
鬼老大说你妈逼别惹我
特特说我他妈逼操你全家
操你妈逼
鬼老大说
你他妈就是个傻逼
特特说操你妈逼
操你妈逼
鬼老大说你妈个臭逼
接下来呢
满屏满屏都是
操你妈逼操你妈逼
已经分不清是谁发的了
感觉他们都在用颤抖的手
往群里疯狂复制着
操你妈逼这四个字
骂到最后
鬼老大认输
不再回骂
独留特特在沿途
继续大骂了
许久许久
最后他在
2019年12月28日
凌晨1点58分时
艾特褐菊长说
我这个人呢
喝酒容易犯浑
激烈。
把郎毛拉进来吧
骂傻逼,本来是句
我自认为的亲昵的话
傻逼们理解不了
跟我叽叽歪歪
要人命。麻痹
真令人心痛
这个国家还有如此愚民
太疼了。疲倦。累。
感情这事不说了,虚妄。
好坏都不说了
大家都好。
退了。
祝你们阖家欢乐。
早晨六点四十七分
花儿艾特褐菊长说
臭男人像婆娘一样骂架!
看你这些土匪哥们!
真他妈顶级土匪!
出来就是骂架吹牛逼!
其实自己狗屁不是!
紫丁艾特花儿说
你那师傅大树
也是个宝器。(大笑)
特特见识不错
但是又自识过了点头
当然这种毛病
我们人人都有。
我艾特花儿说行了
“相爱没有那么容易
每个人有他的脾气……”
2020.10.25
 

诺奖


2019年12月28日
中午。
我再次将郎毛
拉回了沿途
郎毛说
不好意思俺又错了
不该擅自退群
沿途最好啦
最好看
只是发言须谨慎
松爽说夹着尾巴进来的
郎毛说我说荒凉那首诗
超越了诺奖
有啥不能超
好多厉害角儿不屑于诺奖
松爽说不要动不动就诺奖
没可比性。也没意思
读着舒服或者好就行
找个不明不白的参照物
何以服人
好,就说哪里触动了我
就可以啦
我说话又说回来
诺奖与诺奖也没可比性
每一种风格。
都可以玩到高潮
诺奖算鸡巴
说句诺贝尔又能咋滴嘛
2020.10.25
 

幸亏特特不在群里


我艾特梅花驿
有质感!好诗
梅花驿艾特褐菊长
评价很高(3杯咖啡)
我艾特梅花驿
从来喜欢直接
来自现实的诗意
叙事大巧若拙。高级
幸亏特特不在群里
不然我不敢夸
不知道他喜不喜欢
在他看来
他就是标准
其实我也不爽
有啥办法
好兄弟嘛
只能忍受
我艾特紫丁
丁丁也不要介意
可一笑了之
我代特特向诸位致歉
鞠躬
2020.10.25
 

@紫丁


气急败坏,语无伦次。
差极了。这篇勾兑的
劣质檄文。
还不如读黍诗舒服
像一个跟着老潘扛大旗
吹冲锋号的小喽啰
恶心死了,这个竹君
不会写文章
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嘛
满篇关键词。就是话语权
大佬。知识分子。使命
历史。官方。何教授
站台。奋战
你妈。你咋不上天呢……
诗歌像个窑子被她说的
你妈。你们家开的。
我想操诗歌,还得
去你们家消费似的
纯种傻逼。潘妇。
比潘傻一万倍。不止
这文章彻底看恶心我了
黍再差。起码比竹牛逼
被傻逼们反复洗脑
却浑然不知
最主要写文章
连语法都用不对
还毕业于上海
师范大学中文系
丢上海师范大学人
余刃说给劲!
看老褐喷人
爽哉
我说气得我手抖
麻痹。我睡会
2020.10.25
 

必需品


张小白在沿途
贴了一首
朴素的诗
那首诗的最后五行
是这么写的
“我不行
我一定会第一时间
就把他,变成我的男人
生米成熟饭
不就是吃的么”
张小白艾特朴素
好吃么
朴素艾特张小白
应该好吃吧
也不是好不好吃的问题
是必需品
张小白说yes
必需品
不好吃可以抹点巧克力
变成巧克力棒
朴素发了个图
图下方写有两行字
对方不想跟你说话
向你扔了一个共产主义
张小白说朴素走了
做米饭去了
2020.10.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