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河 ⊙ 羊在山顶小憩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3首:凉亭里的老人们/语言的秘密伤害/等待收割的季节

◎楼河



凉亭里的老人们
 
因为不信上帝,
他们有很多时间。
在离患病、死亡
还有那么一段时间的日子,
他们几乎每天都聚集在这里,
把时间安排得井井有条——
下午三点拉二胡,
一个小时后轮流唱歌。
他们当然在意别人的眼光,
彼此鼓掌喝彩,
如果有年轻人驻足,
他们便会表演得更加起劲。
也许,他们的热情
不是因为无聊,
而是闲暇终于让他们
开始思考自己的生命。
虽然命如蝼蚁。
 
2018.8.30
 
语言的秘密伤害
 
女医生,后来的女诗人,
生于革命年代,是个热情洋溢的人,
在介绍她发起的一家艺术馆的
建设过程时说——
“很复杂”,
“艺术家都是自由主义”,
“所以要和他们斗争”。
她兴致高昂,
仿佛准备系紧脚上的草鞋。
我的母亲,
一个不识字的老妇,学校食堂的帮工,
羡慕读过书的人,
总是在语录中努力学习,
喜欢用“打倒反动派”鼓励我早起,
也常常叹息
我和哥哥打架狠得像阶级敌人。
但事实是,
这不是斗争,也不是阶级,
这是语言悲哀的烙印。
 
2018.8.30
 
 
等待收割的季节
 
等待收割的季节,
其实这并不准确,
准确的表述是:
这是一个收割的季节,
而我们在等待收割。
所以,这是等待收割的一周,
或者等待收割的一天,
蹲在屋檐下等待
骤雨停歇的某个下午,
闻着久旱后灰尘扬起的蒸汽,
等待收割的短暂时机。
等待是宿命的。
 
2018.8.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