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平 ⊙ 章平诗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章平诗歌选》21

◎章平




《一个女人》

经过风月场所,听男人嘴说诡辩维护女人
每一个内心鬼,都渴望一次放荡
一个女人,从少女变成母亲
把一条围巾换掉摇篮,养了丰盛腰肢
她把红烧鱼烧成狮子头,开口骂人
她说,推割草机,帮你铲除身体青草
你渐渐地头顶少了头发,下巴多了胡须

《今夜睡在镜子里》

每个人一生,都喜欢用想象创造奇迹
把星星放入纸格子里闪烁
把一卷天空放进自己衣服口袋
今夜,我睡在镜子里,从谎言选编真理
有白纸想翻译风暴,吹折了森林
另外,我想发明一款新鲜感冒
明天到街上去流行,请人多打喷嚏
今夜,我睡在镜子里。睡醒了精神好
明天骑毛驴,我偷偷逃跑

《春自己会燃烧》

树林准备了嫩芽,来吧,迎接春天
春天,好样儿,准备了花草们的想象力
我想我应该认识春天那张脸孔
它与我认识的某些人事也差不多
你可能猜到,她们是我邻居们的小孩
身穿着五颜六色衣裳,到河边走动
这些小家伙,嬉笑,推搡,又爱乱跑
我一喊,她们就发笑,转身则跑进树林
她们围着火堆说话,或找水打水仗
是春自己会燃烧,我袖口有了个破洞透风
时间像被一个睡醒的媚眼引领
今夜我感受到树林春心荡漾及风情万种

《街树站在街头一角》

我站街头一个角,每天看街景
脚下有根,根比天空乌云还沉重
沉重啊,我不能移动脚步
也不知,街道转角后是什么街景
日子从一只眼睛进,另一只眼睛出
生要寻求什么呢?枝叶所剩无几
也没看见白天鹅,带女性脖子飞过
哦,黑猫又从街头一角跑过
我们需要不需要一只正确黑猫呢?
我担心:黑猫不爱白猫了
时间太漫长,日子就比裤腰带还短
从高楼缝隙间,月亮漏下月光
我拥抱漏洞,月光也就漏洞百出

注:刘翔有诗句:她的脖子像飞过湖水的天鹅。

《物候春望新》

有人走进山岭白云
有人走出山岭白云
第二天山岭没有白云
有人继续在爬山岭

认识眼前的一棵树
认识树枝微凸芽蕾
把明天吹进芽蕾
明天诞生什么日子?

我来到溪边洗脚
有个天空从脚底流过
树林早晨空气中
嗅到婴儿鲜嫩体味

路上有个不舒服的一月
走在路上就离开二月
路上有个看不见的未来
在拍你肩膀
好使你获得安心

《井蛙的眼睛:一口深井》

她亭亭玉立十六岁,横竖皆灰冷骨头
半个城镇男人,皆暗中非议——
她的美貌,祸水、祸水、祸水、祸水

地主母亲病危,变成罪恶病毒
她被替代批斗,被传染罪行,不低头认罪
是罪大恶极
红卫兵以真理之手,撕破她胸衣

绝对真理背后,站满她的同学
他们不说窥视那对如瓷碗般奶子
她们不说嫉妒她的美貌吸引男子

两只莲藕样手臂,被许多只铁手抓死
九百号人鸦雀无声,围观她咬牙落泪
一对雪白奶子,裸露至批斗结束

整个城镇谈论如煮沸蛇的毒液
那个月夜,她把身子投入郊外深井
坚决地投入
深井;挑水人再不敢接近的饥渴——饥渴

把眼睛熬成三十年前那口深井
井蛙用手指也指证不了月光清白
在井底,他不知痛恨什么?还能痛恨什么?

《向眼前一棵柏树致敬》

不是一棵救命恩人的树
无特殊身份,也无特殊标识
没有被哪位总统抚摸过
没有人编写超越英雄意义故事
它如一个平庸人物
不阻止我——喋喋不休诉说
我被侮辱,不提交半点报复建议
不如毒蛇,有示范动作
有点儿悲凉,是虎落平川的悲凉
多点儿暮色,是恍惚困惑的暮色
孤独在深夜被月光照亮时
忽然醒悟,它陪伴我活过十五年
窗外斜角鞋店,遥遥相对
许多鞋子被人买走,走过许多路
柏树依然站原地不动
随时倾听我一个人的满腹牢骚
不砍它几刀,它都不会离开
人世间寻不到如此朋友
也算得一知己,谓之夫复何求?!
风塑造出一片奇迹早晨
霞光——被女子梳出一头金红色长发
呜乎善哉!向眼前每棵柏树致敬
我不需要更多理由!

《日子老了在敲老钟》

坐在窗口,他和她谈论清明的雨
也是眼泪。谈论清明节玫瑰花昂贵价格
忽听墙壁内响起一个模糊声音?
人生已多苦难,就别降罪人世生灵吧?!

是岁月老了,日子在敲击时间老钟
继续走动,老钟的分针与秒针
人世万物,纷纷走入他人思念的世界休息
活着追求什么?死对生如此粗暴

《夜路行》

月光啊,与树林共舞
月光返不回月亮的家
今夜停歇在树林
我与一堆蘑菇互诉
也白白喝了月光的酒
树在树林思念树林
我佯装不知身在何处?
急风扑面喝醉了
问脚下路,是以前的路
还是以后要走的路?
我的痴心上了云头
而脚在走树林月光的路
我的眼睛躲不开我的眼睛
如果不自己走路
也没有送我回家的路?!

《所谓神?!》

在太阳光里,你我只是埃尘轻浮
我们的痴心,包裹了太多疼痛
问神,是否愿意接受满身伤痛的我?
如一个病人,在弥留之际
到底也想明白,没剩多少时间了
神似乎反对解决所有问题?!
多少时代,命运一双捉摸不定的手
把落日黄昏翻乱,今夜还有星光吗?
或者,关于明天的事
神,会不会到梦里写一张纸条给我?

《梦游》

梦游者的每次梦游
都有不可预知的危险
睁着眼睛,被梦套牢眼睛
不能朝向梦外张望
对于苏醒时行走的人
梦游的人可以被嘲笑
我没有办法去嘲笑
仰望天空也如巨型帽子
也如大梦戴在各自头顶
并笼罩我们的眼睛
我们似乎从梦外走过
也都是在梦里走过
看道路,与尺一个长短
又必须承认
没哪个梦改动过树叶本色
或改变过夜空与星光
石头保持了石头固执的真诚
除两只睁着瞌睡的眼睛
有人在梦里用拳头去呼吸一生
又谁一生不是梦游冒险
或死亡等在最后一次梦游中?!

《去崂山途中说海上蜃楼》

去黄海之滨,山东半岛最南端
车经过崂山途中
听导游小于说海上蜃楼
有人惊呼,海浪中蛙蛙石不见了
好新奇啊,一次旅游经验
或到某天,在梦境里搭错船
我应该是直接找仙人们聊天去了

《微弱之光》

一个人去探望去年看过的白羊水塘
远望村镇边缘,三三两两灯火
忽吹灯;细察看月前一树袅袅红枫
红得极有妖气
路走过去,路不是穷途末路
心无所求妖也无所谓在,几只野鸭安睡
鱼在灰暗水塘游水
鱼是模仿梦游还是听懂了月光指示?
心静可以安坐,静听漏水声
水塘名白羊,有过白羊,已没有白羊
天空与大地,各自舒展各自梦身
并各自诉说,这是两张不能靠近的脸

《与一条蛇对峙的耐心》

或遇上了就开始较劲
树叶们纷纷生长小鬼脸
想起小时候与一条蛇对峙的耐心
就想起那些激越诗句

那条蛇是青翠色的蛇
也是大人口嘴里说的毒蛇
青蛇仰起它青翠脑袋
嘴里吐射紫色蛇信
你如逃跑必定遭受它攻击

我不能让蛇看不起小孩
我没有害怕敌人的理由
我保持不眨眼睛的勇气
蛇或相信蛇的正确
我相信小孩也掌握真理

我不犯蛇,蛇不应该犯我
真理应该在我这边
我用行动说服蛇没有道理
我相信小孩能够打败蛇

或者是我这股小孩傻气
我三分钟的坚持,竟获全胜
青翠漂亮的蛇
或因对手弱小倍感无聊
也可能对小孩有同情

青蛇朝左边草丛游动离去
至于那个夜晚睡觉做梦
我又多打败了一条蛇妖
衣服湿透后我醒来
我相信自己胜利打败恐惧

《蓦然回首》

心底有回忆太多,独走路来看湖水
有一只青鸟因远方而飞离
我羡慕风,玩儿就把水面雾气荡清
看不紧时间空门,人来了就去了
树活在人群深处,被岁月挪移
人生际遇,多伤别离,叹月色如钩
无法预测,谁都想逃脱,则不能逃脱
健步如飞的是时光,也是流星
可我走不到过去事物身边多躺一会?!

《豆灯一盏》

用手碗,捧一盏豆粒般灯光
在自个黑夜身体之内走动
总有人看熟悉人世狭窄
确认童年也有一种甜蜜危机
夜晚街灯,一盏一盏亮起
又寂灭。此经某竹林幽深处
知道某个人独坐并不读书
舍得之间是一叶孤舟,自浮泛海
或默坐天井,看星光屋漏
不必凝听,夜深有人敲门否?
谁留住过逝去事物最后的光
请原谅我的愚痴吧!
也不用对以后的人们去道歉?!

《八月游道家福地烂柯山》

八月来游柯烂山,看太阳光也凶猛
走在山路上,八月的炎热浩浩荡荡
有谁听到吃了仙人三枚栆核儿有落地声

歇脚时,与路边草叶说话,说三千年历史?!
有哪个人说清楚过。侧身走过一线天
我也看不透,这些隐隐约约有又没有的天机

都是超过千万岁的山,山不说话
有神仙吗?比如一老年人,手攥秘密
一直站在原先位置
我们等不到过去的人,也等不到过去的事

猜想,做神仙也可怜,为什么躲避人呢?
我该问谁?山,怎么度烦恼?水怎么参禅?
上山的路有多少条?我走的是哪一条?
山没有回答我,水也是

忽碰到路边一群白蝴蝶,我一只一只数
我不认识哪一只是庄子?!
恍惚一阵,不恍惚一阵,卷入巨大无声苍翠旋涡

路终于路,又始于路。我来到凉亭边
从古寺瓦背后极目眺望,一只灰褐色麻雀
朝天空飞去。时间真快啊!
下山之后,感觉只是晃了一晃
没有吃过啥的仙枣,一下子就去到几年后

《如围棋白子,做活今日自己》

孤独不是刻意喝的那杯酒
你把孤独喝多了,也不会闹心

安下心,静听半生喧嚣与冷热
晨,去往古井取饮,一日数杯
心底焦虑,问海水是否也饥渴?

过去是我品尝过的记忆
未来是我即将到达的时代
珍惜此刻,我看树影
随阳光移动,翠鸟入树林消失

真诚相待脚下移动的每一步
那每一步,也都是你今生的命

山脚,是我今日要到达的
坐拥凉亭,看白云往山顶飘去
如围棋白子,做活今日自己

目光穿过公路到达江河水面
目光,继续穿过江河到达天际
望着回家的路,还是在脚下
家隐在城市某街区某一座公寓

《偶尔回忆,总有漫不经心的温柔》

喝下那盏灯光,夜晚有额头
她的额头写满灯光不确定的词
想做最后喝她灯光的人
是想在时间唇上找到她的嘴

雨珠在滴落时,天空也不能阻止
忧愁不能穿过那盏灯光裸体
我们回不到过去看那些镜子
我们看见的事物,消失在看不见里

除了传说,没有凤凰看见梧桐开花
命运骰子摇出无数答案中的一个
过去安静了,自成脑海记忆
偶尔回忆,总有漫不经心的温柔

《唯你我思索,可以自由呼吸》

语言在心海挣扎,也决定了心不自由
我们追捕波涛汹涌,也在人世痴迷
过去与未来,看这一切都很遥远
也都很平静。神在引诱,也在逃离
海水,不为我们分别水的耳朵与心肺
没有思考的肺,思想怎么自由呼吸
所谓勇士,常是一些天真孩子
他们坐波涛上,搭积木,爬天梯
一次又一次,想把一条鲸鱼从梦里骑出去

《做梦者哀》

人活着就被梦送进坟墓
一生无用如一张废纸
是纸连想死都是很久以前的事

纸四个边角爬动诸多真言的虫
快乐的血,被仇恨蚊子吮吸围困
黑暗破得像挖出的煤
没有几个人能拒绝加入命运燃烧

坐嘲笑与羞辱楼梯口
仰望,把星空读一遍又一遍
一根草从做梦者鼻孔搅通醒悟
没有哪个房间是天堂
没有哪个房间不是天堂

死去的是野鬼   
活着的是孤魂
没有愚昧不想与上帝站同一高度
昨日,时间夹尾逃跑
像一条丧家狗

我怀疑,醒悟做了流放白纸
醒悟废了黑暗事物代代传承有序?!

《死是生不得不开的花》

死是生不得不开的花,也是诚实的花
它关闭声音,关闭了动,关闭事物的眼睛
是最后的笑,也是最后的哭
不是颜色,不是气味,我们不能找到它的路
这路,不是来路,也不是去路
不是春天或秋天没了,是它的春天或秋天没了
是墨水滴落河流,墨水消隐
是逝者进入睡眠,爱恨也不再深重
灵魂走出肉体,结束,也是开始
不穿衣服?行也轻松?挣脱外加的重量
我们不是鱼,灵魂总不被渔网留住?!

《每个人都将一个人老去》
-------悼念剑心兄

你一个人老去,每个人都将一个人老去
后一分钟比前一分钟减少自己
虚空在身边活着,没有多少人去看虚空
时间并没有被分裂为过去与未来
你的未死之谜,它一直挂在明亮镜子里

《说出荒凉》

当月光说出月亮的荒凉
也即吴刚说出吴刚的荒凉
当荒凉说出生活的荒凉
也即说出历史与真理的荒凉
道路何以在你脚下低头
天空何以在高处弯下身腰
那一个深夜乱敲门的孩子呢?
我想抄一本佛经送他
告诉他两只手是用血肉组成
就不要朝飞鸟射去子弹
也不必向松树递去斧头
更不要对朋友送去阴谋鬼计
坚持一下,不与雷暴闪电握手
生活教你瘦掉一个公斤肉
你就当做可以轻松走路
人世把人心放在流水镜子里
河水不断流走,镜子还在水底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