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有痛苦才有真相”(杂诗八首)

◎余笑忠



     写吧……


世事无常,所谓“好运”
就是与“厄运”保持距离
就是。不过是。
足够令人沮丧。也意味着
足够令人狂喜。
肉体的盾牌,显然越小越好
但再小,也逃不过
针孔摄像头。卫星定位仪。
幸运与厄运不过一步之遥
那么也就没有任何一首诗
会离题万里

2020.9.25



    日复一日


你的时间被浪费了
你的生命被贬损

你的时间被浪费了
并不意味着,希望终归到来
只是暂时被延缓

你的生命被贬损
“有痛苦才有真相”
但这只是一句俏皮话,常常
挂在作恶者的嘴边

你的时间被浪费了
也许只是自我贬抑
你太习惯于原谅自己
日复一日,花瓣纷纷掉落
只剩下光秃秃的茎秆

2020.10.4



    后遗症


山羊好斗,犄角是各自的武器
虽然都只是小打小闹,彼此伤害
还是在所难免
防患于未然,在它们还是幼崽的时候
羊角就被锯掉
牧场主轻描淡写:手术只需20
麻利,无痛,安全可靠

这背后的算计,无非是产量
羊奶是从乳头上挤出来的,但来自于
整个身体的奉献
它们的性情会不会悄悄生变?
万一因为看中同一片草甸
它们遇上了
没有去掉头角的羊群?
——这样的概率微乎其微
——是的。但若以2020年而论?
难以想象的坏消息接踵而至
但既然再也无人需要羊角号
羊角,要它又有何益

2020.10.5



    论“偏袒的母猴”


母猴有一对双胞胎
她会把喜欢的一只抱在怀里
把不喜欢的一只扛在肩上
当她被狩猎者追捕时,一旦精疲力竭
怀中的小猴子掉落地上
背上那只猴崽因为紧紧抓住母亲
反而死里逃生
寓意是:“怀中的小猴子代表世俗欢乐
越抓越抓不住
背上的猴崽代表精神美德
紧要关头不离不弃”*

但如果,母猴一胎不止两个
她偏袒的始终如一,怀里还是只有一个
她肩上会有几个幸运儿
能同时紧紧抓住它,免于沦为
笼中之物?
只要稍加怀疑,象征精神美德的
倒更像难以承受之重
自认被命运宠爱的少得可怜
被命运播弄的多如恒河之沙

2020.10.18

*见包慧怡《虚实之间的中世纪寓言集》(载《读书》2020年第9期)



    平沙落雁


河滩上数百只大雁
远看,黑压压一片
沿河岸低飞的雁阵,因为绿树映衬
它们的白尾巴,成了薄暮时分
最后的亮色
像远在他乡的游子,脱口唱出的儿歌
“天上雁,地上霜”
这些欢欣的过客,总是以君临一方之姿
回到它们来过的河谷
此刻,遍及河堤的巴茅
不再甘于罚站,不再冷眼相顾
而是怒放如花

2020.10.19



    母亲的手


母亲的手完全变形了
手掌不能平摊开来
关节处有不能愈合的裂口
十指干瘪、粗糙
食指弯曲,像一个驼背老人
我们庆幸的是
母亲背不驼,腰不弯

从母亲手中
递给我们每一样东西都郑重

2020.10.20庚子年九月初四,母亲八十岁寿辰



    水一旦沸腾


水一旦沸腾,也像有了生气

从宾馆里带回的火柴
不知道存放已有几年之久
擦亮它,有一种意外之喜
好像激情依然保存完好,一触即发

从前,“我们在夜晚喝过的水,是世界的酒”
现在,我们在夜晚喝过的酒,是自己的药
不要在深夜写诗,深夜容易走入死胡同

鸟雀在深夜都安静了
朝圣者、行脚僧,并不需要日夜兼程

2020.10.21



     痛 击


“一个男人在树下睡觉。一只核桃落在他头上
他说:幸亏落在我头上的不是南瓜,要不然
我死定了。”
我跟着影片中的阿富汗小男孩念,念。

十多年前,我的一首诗曾这样开头。

我妹妹做小工累得眼睛都快睁不开
石块垮塌,她来不及躲闪,右腿胫骨粉碎性骨折
电话中,一向嗓门洪亮的她,声音都虚弱了
我没法宽慰我妹妹,心里想的是:
幸亏石块只是砸在你腿上,要是砸在你头上呢
为此,我们是否该庆幸:
虽然时运不济,但还不至于山穷水尽?

谁愿意把这些写进诗里?我不过是
像那个在树下睡觉的人,被一只核桃砸醒了
醒来喃喃自语一番。

2020.10.22


余笑忠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tiger06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