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树照 ⊙ 关东大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鸟,什么鸟

◎陈树照



评论家老X对我说
小说看《围城》

诗歌读《空城》
这不仅仅是书名起得独特

假设世界要是停下来
人类会是什么样?

突然有一天,空荡荡的街道
空洞洞的夜晚,一座座恐怖的城
世界真的暂停了

《空城》就成了一道咒语

惊闻川普夫妇不幸中毒
还有曾染病的鲍理斯
老X又翻出2月3日
我在《病毒》短诗里写的——
“这个时候总统和乞丐
也都是被通辑的人”
他戏称我是乌鸦嘴

总统被空军一号接走了
但他仍要坚持发推特
美国人已感染800多万
死亡超过21万,死人还在天天增加
总统自称染毒后很有活力
并强调不用戴口罩,新冠和流感差不多

“他们在通往春天的路上死去
群体免疫无异于屠杀

丧钟为谁而鸣……
当初我写下这些诗句
有人质疑我的动机
如今全球感染近4000万
死亡100多万,仍然看不见尽头

复工,投票,复工
总统说他们做的很好
要让美国再次伟大
90岁的老岳母,耳朵有点背
她把好听成了鸟
并一个劲地问我
“鸟,什么鸟?”

2020、10、2

注:《围城》为钱钟书的小说集,《空城》为陈树照的诗集。


附诗:三首

病毒

无数的人在隔离
活着或死去
在防控卡点长长的名单上
在形形色色的口罩里

这个时候,总统和乞丐
也都是被通缉的人

2020、2、3


他们在通往春天的路上死去

一组组数字
对应的是一个个姓名
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他们在通往春天的路上死去
抛下妻儿家小,抛下父母亲朋
甚至灭门。在同一片天
同一块土地,他们被魔鬼带走
留下泪水、渴望、恐惧和愤怒……
他们被烧成灰,烧成白骨
烧成青烟,在风中
在我们的头顶飘荡
他们死了,死在这个残忍的二月
甚至不知道凶手是谁
丧钟为谁而鸣
其实我们都一样
也不知道死神何时叩门

2020、2、5


让美丽成为猎物

那一年夏天
玛丽莲·梦露来到前线
她的笑容俘掳了大兵
当看见梦露袒露的胸脯
性感的大腿和屁股
大兵们像做了错事的孩子
羞涩的手脚不知往哪里搁
羞涩本是一种美丽
但谎言若成为罪恶的工具
强盗和刽子手就会变成英雄
“罪恶被美丽动了手脚
羞涩就是罪犯的同谋”
玛丽莲·梦露用她似水的柔情
让这些大兵成为更凶猛的屠夫
但他们的总统兼总司令不用顾虑这些
直接把梦露弄到床上
让美丽成为猎物

注:素材取自网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