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一篇受奖词:荣誉等于什么

◎伊沙



荣誉等于什么
——第二届中国口语诗奖金舌奖(成就奖)受奖词

伊沙

       深秋赴南粤,启程时乐见马非总编公告,得悉荣获第二届中国口语奖金舌奖(成就奖);归程中读到唐欣博士高屋建瓴字字珠玑的授奖词。
       没有狂喜和激动,只有平静的欣慰之感。
       或许,这不是一个获奖的好时机?
       大而言之,诺贝尔奖刚揭晓,其文学奖又一次愚弄了我的文学修养和诗感,罗伯特.勃莱、加里.斯奈德这些老大师都还活着呢,不能装作"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吧?用歌手鲍勃.迪伦侮辱全球诗人的可笑一幕还历历在目,这些偏安北欧一隅的老朽院士没准儿真的是中了艾伦.金斯堡的招,推举其"文字徒弟"鲍勃.迪伦获诺奖的组织是艾伦.金斯堡生前发起的,我想这是一腔悲愤终于绝望后的故意捣蛋,结果竟还捣成了!
        小而言之,前几天发生在家中的一幕:儿子在美国日以继夜勤奋写剧本,参加国内一项大赛,失败了,母子连心,其母在第一时间便送上安慰,隔着电脑屏幕,送上的第一句安慰语是:"瞧瞧你爸,诗坛那么多奖都不给他,影响他什么了?不是照样写得好?越写越好!"
        哦,这就是我在妻子心目中的形象,这就是妻在儿面前树立的我的形象:远奖而亲诗,写得好,越写越好-吾得此言,夫复何求?还有一点,我早说过:体育男出身的我,富有竞赛心和好胜心,但并不膜拜文艺评奖,与体育比赛相比,它是软柿子,任人随便捏。
        盖因若此,请大家理解我的平静。
       那么,具体到"这一个"奖:是不是颗软柿子呢?我想:如果没有在中国口语诗迄今38年的历史中占有上大半时区、做出过重大贡献、写出了名篇若干,这个奖你拿不走,给你了也不好意思拿!参照首届授的是中国口语诗的创始人王小龙先生,二届授我大概是授予了一位中兴者。
       我生得稍晚,用中国口语诗第一代开创者之一李亚伟先生的话说:比第三代诗人晚了半代。1988年,时读大三的我自觉步入口语诗时正值中国口语诗第一次浪潮的高峰,但是很快它被海子之死带来的麦地狂潮所淹没,渐趋式微,我在这时冲杀出来,赋之以后现代主义的文化背景和与世界潮流的专业对接,开启了后口语时代,后经盘峰论争的彰显和网络初潮的洗礼,迎来了中国口语诗的第二次浪潮,当网络从论坛升级为微博、微信,带来了口语诗的精致和经典化以及成熟收获期-这便是将近十年的《新诗典》时代。我承认,在这32年中,我用自己的文本、理论、批评、翻译、编选、活动等在其中发挥了较大的作用,做出了较大的贡献-如果这尊可爱诱人的金舌是因为这些因素而授予我,我当心安理得地欣然接受。
        我接受!
        至于荣誉意味着什么,我想到的是此次在南粤在东莞在黄江在台资企业正扬参观时,公司墙上的杜鲁门语录-并非这位美国前总统原创,而是他常年摆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一句英国谚语:book of stop  here.-问题在此解决。
      荣誉=担责!
      感谢马非、感谢唐欣、感谢《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会、感谢青海人民出版社、感谢32年来所有明里暗里支持我的人们!诗神在上,大家放心,我还有的折腾!

                   2020.10.21长安少陵塬荣誉等于什么
-第二届中国口语诗奖金舌奖(成就奖)受奖词

伊沙

       深秋赴南粤,启程时乐见马非总编公告,得悉荣获第二届中国口语奖金舌奖(成就奖);归程中读到唐欣博士高屋建瓴字字珠玑的授奖词。
       没有狂喜和激动,只有平静的欣慰之感。
       或许,这不是一个获奖的好时机?
       大而言之,诺贝尔奖刚揭晓,其文学奖又一次愚弄了我的文学修养和诗感,罗伯特.勃莱、加里.斯奈德这些老大师都还活着呢,不能装作"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吧?用歌手鲍勃.迪伦侮辱全球诗人的可笑一幕还历历在目,这些偏安北欧一隅的老朽院士没准儿真的是中了艾伦.金斯堡的招,推举其"文字徒弟"鲍勃.迪伦获诺奖的组织是艾伦.金斯堡生前发起的,我想这是一腔悲愤终于绝望后的故意捣蛋,结果竟还捣成了!
        小而言之,前几天发生在家中的一幕:儿子在美国日以继夜勤奋写剧本,参加国内一项大赛,失败了,母子连心,其母在第一时间便送上安慰,隔着电脑屏幕,送上的第一句安慰语是:"瞧瞧你爸,诗坛那么多奖都不给他,影响他什么了?不是照样写得好?越写越好!"
        哦,这就是我在妻子心目中的形象,这就是妻在儿面前树立的我的形象:远奖而亲诗,写得好,越写越好-吾得此言,夫复何求?还有一点,我早说过:体育男出身的我,富有竞赛心和好胜心,但并不膜拜文艺评奖,与体育比赛相比,它是软柿子,任人随便捏。
        盖因若此,请大家理解我的平静。
       那么,具体到"这一个"奖:是不是颗软柿子呢?我想:如果没有在中国口语诗迄今38年的历史中占有上大半时区、做出过重大贡献、写出了名篇若干,这个奖你拿不走,给你了也不好意思拿!参照首届授的是中国口语诗的创始人王小龙先生,二届授我大概是授予了一位中兴者。
       我生得稍晚,用中国口语诗第一代开创者之一李亚伟先生的话说:比第三代诗人晚了半代。1988年,时读大三的我自觉步入口语诗时正值中国口语诗第一次浪潮的高峰,但是很快它被海子之死带来的麦地狂潮所淹没,渐趋式微,我在这时冲杀出来,赋之以后现代主义的文化背景和与世界潮流的专业对接,开启了后口语时代,后经盘峰论争的彰显和网络初潮的洗礼,迎来了中国口语诗的第二次浪潮,当网络从论坛升级为微博、微信,带来了口语诗的精致和经典化以及成熟收获期-这便是将近十年的《新诗典》时代。我承认,在这32年中,我用自己的文本、理论、批评、翻译、编选、活动等在其中发挥了较大的作用,做出了较大的贡献-如果这尊可爱诱人的金舌是因为这些因素而授予我,我当心安理得地欣然接受。
        我接受!
        至于荣誉意味着什么,我想到的是此次在南粤在东莞在黄江在台资企业正扬参观时,公司墙上的杜鲁门语录-并非这位美国前总统原创,而是他常年摆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一句英国谚语:book of stop  here.-问题在此解决。
      荣誉=担责!
      感谢马非、感谢唐欣、感谢《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会、感谢青海人民出版社、感谢32年来所有明里暗里支持我的人们!诗神在上,大家放心,我还有的折腾!

                   2020.10.21长安少陵塬荣誉等于什么
-第二届中国口语诗奖金舌奖(成就奖)受奖词

伊沙

       深秋赴南粤,启程时乐见马非总编公告,得悉荣获第二届中国口语奖金舌奖(成就奖);归程中读到唐欣博士高屋建瓴字字珠玑的授奖词。
       没有狂喜和激动,只有平静的欣慰之感。
       或许,这不是一个获奖的好时机?
       大而言之,诺贝尔奖刚揭晓,其文学奖又一次愚弄了我的文学修养和诗感,罗伯特.勃莱、加里.斯奈德这些老大师都还活着呢,不能装作"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吧?用歌手鲍勃.迪伦侮辱全球诗人的可笑一幕还历历在目,这些偏安北欧一隅的老朽院士没准儿真的是中了艾伦.金斯堡的招,推举其"文字徒弟"鲍勃.迪伦获诺奖的组织是艾伦.金斯堡生前发起的,我想这是一腔悲愤终于绝望后的故意捣蛋,结果竟还捣成了!
        小而言之,前几天发生在家中的一幕:儿子在美国日以继夜勤奋写剧本,参加国内一项大赛,失败了,母子连心,其母在第一时间便送上安慰,隔着电脑屏幕,送上的第一句安慰语是:"瞧瞧你爸,诗坛那么多奖都不给他,影响他什么了?不是照样写得好?越写越好!"
        哦,这就是我在妻子心目中的形象,这就是妻在儿面前树立的我的形象:远奖而亲诗,写得好,越写越好-吾得此言,夫复何求?还有一点,我早说过:体育男出身的我,富有竞赛心和好胜心,但并不膜拜文艺评奖,与体育比赛相比,它是软柿子,任人随便捏。
        盖因若此,请大家理解我的平静。
       那么,具体到"这一个"奖:是不是颗软柿子呢?我想:如果没有在中国口语诗迄今38年的历史中占有上大半时区、做出过重大贡献、写出了名篇若干,这个奖你拿不走,给你了也不好意思拿!参照首届授的是中国口语诗的创始人王小龙先生,二届授我大概是授予了一位中兴者。
       我生得稍晚,用中国口语诗第一代开创者之一李亚伟先生的话说:比第三代诗人晚了半代。1988年,时读大三的我自觉步入口语诗时正值中国口语诗第一次浪潮的高峰,但是很快它被海子之死带来的麦地狂潮所淹没,渐趋式微,我在这时冲杀出来,赋之以后现代主义的文化背景和与世界潮流的专业对接,开启了后口语时代,后经盘峰论争的彰显和网络初潮的洗礼,迎来了中国口语诗的第二次浪潮,当网络从论坛升级为微博、微信,带来了口语诗的精致和经典化以及成熟收获期-这便是将近十年的《新诗典》时代。我承认,在这32年中,我用自己的文本、理论、批评、翻译、编选、活动等在其中发挥了较大的作用,做出了较大的贡献-如果这尊可爱诱人的金舌是因为这些因素而授予我,我当心安理得地欣然接受。
        我接受!
        至于荣誉意味着什么,我想到的是此次在南粤在东莞在黄江在台资企业正扬参观时,公司墙上的杜鲁门语录-并非这位美国前总统原创,而是他常年摆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一句英国谚语:book of stop  here.-问题在此解决。
      荣誉=担责!
      感谢马非、感谢唐欣、感谢《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会、感谢青海人民出版社、感谢32年来所有明里暗里支持我的人们!诗神在上,大家放心,我还有的折腾!

                   2020.10.21长安少陵塬荣誉等于什么
-第二届中国口语诗奖金舌奖(成就奖)受奖词

伊沙

       深秋赴南粤,启程时乐见马非总编公告,得悉荣获第二届中国口语奖金舌奖(成就奖);归程中读到唐欣博士高屋建瓴字字珠玑的授奖词。
       没有狂喜和激动,只有平静的欣慰之感。
       或许,这不是一个获奖的好时机?
       大而言之,诺贝尔奖刚揭晓,其文学奖又一次愚弄了我的文学修养和诗感,罗伯特.勃莱、加里.斯奈德这些老大师都还活着呢,不能装作"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吧?用歌手鲍勃.迪伦侮辱全球诗人的可笑一幕还历历在目,这些偏安北欧一隅的老朽院士没准儿真的是中了艾伦.金斯堡的招,推举其"文字徒弟"鲍勃.迪伦获诺奖的组织是艾伦.金斯堡生前发起的,我想这是一腔悲愤终于绝望后的故意捣蛋,结果竟还捣成了!
        小而言之,前几天发生在家中的一幕:儿子在美国日以继夜勤奋写剧本,参加国内一项大赛,失败了,母子连心,其母在第一时间便送上安慰,隔着电脑屏幕,送上的第一句安慰语是:"瞧瞧你爸,诗坛那么多奖都不给他,影响他什么了?不是照样写得好?越写越好!"
        哦,这就是我在妻子心目中的形象,这就是妻在儿面前树立的我的形象:远奖而亲诗,写得好,越写越好-吾得此言,夫复何求?还有一点,我早说过:体育男出身的我,富有竞赛心和好胜心,但并不膜拜文艺评奖,与体育比赛相比,它是软柿子,任人随便捏。
        盖因若此,请大家理解我的平静。
       那么,具体到"这一个"奖:是不是颗软柿子呢?我想:如果没有在中国口语诗迄今38年的历史中占有上大半时区、做出过重大贡献、写出了名篇若干,这个奖你拿不走,给你了也不好意思拿!参照首届授的是中国口语诗的创始人王小龙先生,二届授我大概是授予了一位中兴者。
       我生得稍晚,用中国口语诗第一代开创者之一李亚伟先生的话说:比第三代诗人晚了半代。1988年,时读大三的我自觉步入口语诗时正值中国口语诗第一次浪潮的高峰,但是很快它被海子之死带来的麦地狂潮所淹没,渐趋式微,我在这时冲杀出来,赋之以后现代主义的文化背景和与世界潮流的专业对接,开启了后口语时代,后经盘峰论争的彰显和网络初潮的洗礼,迎来了中国口语诗的第二次浪潮,当网络从论坛升级为微博、微信,带来了口语诗的精致和经典化以及成熟收获期-这便是将近十年的《新诗典》时代。我承认,在这32年中,我用自己的文本、理论、批评、翻译、编选、活动等在其中发挥了较大的作用,做出了较大的贡献-如果这尊可爱诱人的金舌是因为这些因素而授予我,我当心安理得地欣然接受。
        我接受!
        至于荣誉意味着什么,我想到的是此次在南粤在东莞在黄江在台资企业正扬参观时,公司墙上的杜鲁门语录-并非这位美国前总统原创,而是他常年摆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一句英国谚语:book of stop  here.-问题在此解决。
      荣誉=担责!
      感谢马非、感谢唐欣、感谢《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会、感谢青海人民出版社、感谢32年来所有明里暗里支持我的人们!诗神在上,大家放心,我还有的折腾!

                   2020.10.21长安少陵塬荣誉等于什么
-第二届中国口语诗奖金舌奖(成就奖)受奖词

伊沙

       深秋赴南粤,启程时乐见马非总编公告,得悉荣获第二届中国口语奖金舌奖(成就奖);归程中读到唐欣博士高屋建瓴字字珠玑的授奖词。
       没有狂喜和激动,只有平静的欣慰之感。
       或许,这不是一个获奖的好时机?
       大而言之,诺贝尔奖刚揭晓,其文学奖又一次愚弄了我的文学修养和诗感,罗伯特.勃莱、加里.斯奈德这些老大师都还活着呢,不能装作"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吧?用歌手鲍勃.迪伦侮辱全球诗人的可笑一幕还历历在目,这些偏安北欧一隅的老朽院士没准儿真的是中了艾伦.金斯堡的招,推举其"文字徒弟"鲍勃.迪伦获诺奖的组织是艾伦.金斯堡生前发起的,我想这是一腔悲愤终于绝望后的故意捣蛋,结果竟还捣成了!
        小而言之,前几天发生在家中的一幕:儿子在美国日以继夜勤奋写剧本,参加国内一项大赛,失败了,母子连心,其母在第一时间便送上安慰,隔着电脑屏幕,送上的第一句安慰语是:"瞧瞧你爸,诗坛那么多奖都不给他,影响他什么了?不是照样写得好?越写越好!"
        哦,这就是我在妻子心目中的形象,这就是妻在儿面前树立的我的形象:远奖而亲诗,写得好,越写越好-吾得此言,夫复何求?还有一点,我早说过:体育男出身的我,富有竞赛心和好胜心,但并不膜拜文艺评奖,与体育比赛相比,它是软柿子,任人随便捏。
        盖因若此,请大家理解我的平静。
       那么,具体到"这一个"奖:是不是颗软柿子呢?我想:如果没有在中国口语诗迄今38年的历史中占有上大半时区、做出过重大贡献、写出了名篇若干,这个奖你拿不走,给你了也不好意思拿!参照首届授的是中国口语诗的创始人王小龙先生,二届授我大概是授予了一位中兴者。
       我生得稍晚,用中国口语诗第一代开创者之一李亚伟先生的话说:比第三代诗人晚了半代。1988年,时读大三的我自觉步入口语诗时正值中国口语诗第一次浪潮的高峰,但是很快它被海子之死带来的麦地狂潮所淹没,渐趋式微,我在这时冲杀出来,赋之以后现代主义的文化背景和与世界潮流的专业对接,开启了后口语时代,后经盘峰论争的彰显和网络初潮的洗礼,迎来了中国口语诗的第二次浪潮,当网络从论坛升级为微博、微信,带来了口语诗的精致和经典化以及成熟收获期-这便是将近十年的《新诗典》时代。我承认,在这32年中,我用自己的文本、理论、批评、翻译、编选、活动等在其中发挥了较大的作用,做出了较大的贡献-如果这尊可爱诱人的金舌是因为这些因素而授予我,我当心安理得地欣然接受。
        我接受!
        至于荣誉意味着什么,我想到的是此次在南粤在东莞在黄江在台资企业正扬参观时,公司墙上的杜鲁门语录-并非这位美国前总统原创,而是他常年摆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一句英国谚语:book of stop  here.-问题在此解决。
      荣誉=担责!
      感谢马非、感谢唐欣、感谢《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会、感谢青海人民出版社、感谢32年来所有明里暗里支持我的人们!诗神在上,大家放心,我还有的折腾!

                   2020.10.21长安少陵塬荣誉等于什么
-第二届中国口语诗奖金舌奖(成就奖)受奖词

伊沙

       深秋赴南粤,启程时乐见马非总编公告,得悉荣获第二届中国口语奖金舌奖(成就奖);归程中读到唐欣博士高屋建瓴字字珠玑的授奖词。
       没有狂喜和激动,只有平静的欣慰之感。
       或许,这不是一个获奖的好时机?
       大而言之,诺贝尔奖刚揭晓,其文学奖又一次愚弄了我的文学修养和诗感,罗伯特.勃莱、加里.斯奈德这些老大师都还活着呢,不能装作"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吧?用歌手鲍勃.迪伦侮辱全球诗人的可笑一幕还历历在目,这些偏安北欧一隅的老朽院士没准儿真的是中了艾伦.金斯堡的招,推举其"文字徒弟"鲍勃.迪伦获诺奖的组织是艾伦.金斯堡生前发起的,我想这是一腔悲愤终于绝望后的故意捣蛋,结果竟还捣成了!
        小而言之,前几天发生在家中的一幕:儿子在美国日以继夜勤奋写剧本,参加国内一项大赛,失败了,母子连心,其母在第一时间便送上安慰,隔着电脑屏幕,送上的第一句安慰语是:"瞧瞧你爸,诗坛那么多奖都不给他,影响他什么了?不是照样写得好?越写越好!"
        哦,这就是我在妻子心目中的形象,这就是妻在儿面前树立的我的形象:远奖而亲诗,写得好,越写越好-吾得此言,夫复何求?还有一点,我早说过:体育男出身的我,富有竞赛心和好胜心,但并不膜拜文艺评奖,与体育比赛相比,它是软柿子,任人随便捏。
        盖因若此,请大家理解我的平静。
       那么,具体到"这一个"奖:是不是颗软柿子呢?我想:如果没有在中国口语诗迄今38年的历史中占有上大半时区、做出过重大贡献、写出了名篇若干,这个奖你拿不走,给你了也不好意思拿!参照首届授的是中国口语诗的创始人王小龙先生,二届授我大概是授予了一位中兴者。
       我生得稍晚,用中国口语诗第一代开创者之一李亚伟先生的话说:比第三代诗人晚了半代。1988年,时读大三的我自觉步入口语诗时正值中国口语诗第一次浪潮的高峰,但是很快它被海子之死带来的麦地狂潮所淹没,渐趋式微,我在这时冲杀出来,赋之以后现代主义的文化背景和与世界潮流的专业对接,开启了后口语时代,后经盘峰论争的彰显和网络初潮的洗礼,迎来了中国口语诗的第二次浪潮,当网络从论坛升级为微博、微信,带来了口语诗的精致和经典化以及成熟收获期-这便是将近十年的《新诗典》时代。我承认,在这32年中,我用自己的文本、理论、批评、翻译、编选、活动等在其中发挥了较大的作用,做出了较大的贡献-如果这尊可爱诱人的金舌是因为这些因素而授予我,我当心安理得地欣然接受。
        我接受!
        至于荣誉意味着什么,我想到的是此次在南粤在东莞在黄江在台资企业正扬参观时,公司墙上的杜鲁门语录-并非这位美国前总统原创,而是他常年摆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一句英国谚语:book of stop  here.-问题在此解决。
      荣誉=担责!
      感谢马非、感谢唐欣、感谢《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会、感谢青海人民出版社、感谢32年来所有明里暗里支持我的人们!诗神在上,大家放心,我还有的折腾!

                   2020.10.21长安少陵塬荣誉等于什么
-第二届中国口语诗奖金舌奖(成就奖)受奖词

伊沙

       深秋赴南粤,启程时乐见马非总编公告,得悉荣获第二届中国口语奖金舌奖(成就奖);归程中读到唐欣博士高屋建瓴字字珠玑的授奖词。
       没有狂喜和激动,只有平静的欣慰之感。
       或许,这不是一个获奖的好时机?
       大而言之,诺贝尔奖刚揭晓,其文学奖又一次愚弄了我的文学修养和诗感,罗伯特.勃莱、加里.斯奈德这些老大师都还活着呢,不能装作"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吧?用歌手鲍勃.迪伦侮辱全球诗人的可笑一幕还历历在目,这些偏安北欧一隅的老朽院士没准儿真的是中了艾伦.金斯堡的招,推举其"文字徒弟"鲍勃.迪伦获诺奖的组织是艾伦.金斯堡生前发起的,我想这是一腔悲愤终于绝望后的故意捣蛋,结果竟还捣成了!
        小而言之,前几天发生在家中的一幕:儿子在美国日以继夜勤奋写剧本,参加国内一项大赛,失败了,母子连心,其母在第一时间便送上安慰,隔着电脑屏幕,送上的第一句安慰语是:"瞧瞧你爸,诗坛那么多奖都不给他,影响他什么了?不是照样写得好?越写越好!"
        哦,这就是我在妻子心目中的形象,这就是妻在儿面前树立的我的形象:远奖而亲诗,写得好,越写越好-吾得此言,夫复何求?还有一点,我早说过:体育男出身的我,富有竞赛心和好胜心,但并不膜拜文艺评奖,与体育比赛相比,它是软柿子,任人随便捏。
        盖因若此,请大家理解我的平静。
       那么,具体到"这一个"奖:是不是颗软柿子呢?我想:如果没有在中国口语诗迄今38年的历史中占有上大半时区、做出过重大贡献、写出了名篇若干,这个奖你拿不走,给你了也不好意思拿!参照首届授的是中国口语诗的创始人王小龙先生,二届授我大概是授予了一位中兴者。
       我生得稍晚,用中国口语诗第一代开创者之一李亚伟先生的话说:比第三代诗人晚了半代。1988年,时读大三的我自觉步入口语诗时正值中国口语诗第一次浪潮的高峰,但是很快它被海子之死带来的麦地狂潮所淹没,渐趋式微,我在这时冲杀出来,赋之以后现代主义的文化背景和与世界潮流的专业对接,开启了后口语时代,后经盘峰论争的彰显和网络初潮的洗礼,迎来了中国口语诗的第二次浪潮,当网络从论坛升级为微博、微信,带来了口语诗的精致和经典化以及成熟收获期-这便是将近十年的《新诗典》时代。我承认,在这32年中,我用自己的文本、理论、批评、翻译、编选、活动等在其中发挥了较大的作用,做出了较大的贡献-如果这尊可爱诱人的金舌是因为这些因素而授予我,我当心安理得地欣然接受。
        我接受!
        至于荣誉意味着什么,我想到的是此次在南粤在东莞在黄江在台资企业正扬参观时,公司墙上的杜鲁门语录-并非这位美国前总统原创,而是他常年摆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一句英国谚语:book of stop  here.-问题在此解决。
      荣誉=担责!
      感谢马非、感谢唐欣、感谢《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会、感谢青海人民出版社、感谢32年来所有明里暗里支持我的人们!诗神在上,大家放心,我还有的折腾!

                   2020.10.21长安少陵塬荣誉等于什么
-第二届中国口语诗奖金舌奖(成就奖)受奖词

伊沙

       深秋赴南粤,启程时乐见马非总编公告,得悉荣获第二届中国口语奖金舌奖(成就奖);归程中读到唐欣博士高屋建瓴字字珠玑的授奖词。
       没有狂喜和激动,只有平静的欣慰之感。
       或许,这不是一个获奖的好时机?
       大而言之,诺贝尔奖刚揭晓,其文学奖又一次愚弄了我的文学修养和诗感,罗伯特.勃莱、加里.斯奈德这些老大师都还活着呢,不能装作"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吧?用歌手鲍勃.迪伦侮辱全球诗人的可笑一幕还历历在目,这些偏安北欧一隅的老朽院士没准儿真的是中了艾伦.金斯堡的招,推举其"文字徒弟"鲍勃.迪伦获诺奖的组织是艾伦.金斯堡生前发起的,我想这是一腔悲愤终于绝望后的故意捣蛋,结果竟还捣成了!
        小而言之,前几天发生在家中的一幕:儿子在美国日以继夜勤奋写剧本,参加国内一项大赛,失败了,母子连心,其母在第一时间便送上安慰,隔着电脑屏幕,送上的第一句安慰语是:"瞧瞧你爸,诗坛那么多奖都不给他,影响他什么了?不是照样写得好?越写越好!"
        哦,这就是我在妻子心目中的形象,这就是妻在儿面前树立的我的形象:远奖而亲诗,写得好,越写越好-吾得此言,夫复何求?还有一点,我早说过:体育男出身的我,富有竞赛心和好胜心,但并不膜拜文艺评奖,与体育比赛相比,它是软柿子,任人随便捏。
        盖因若此,请大家理解我的平静。
       那么,具体到"这一个"奖:是不是颗软柿子呢?我想:如果没有在中国口语诗迄今38年的历史中占有上大半时区、做出过重大贡献、写出了名篇若干,这个奖你拿不走,给你了也不好意思拿!参照首届授的是中国口语诗的创始人王小龙先生,二届授我大概是授予了一位中兴者。
       我生得稍晚,用中国口语诗第一代开创者之一李亚伟先生的话说:比第三代诗人晚了半代。1988年,时读大三的我自觉步入口语诗时正值中国口语诗第一次浪潮的高峰,但是很快它被海子之死带来的麦地狂潮所淹没,渐趋式微,我在这时冲杀出来,赋之以后现代主义的文化背景和与世界潮流的专业对接,开启了后口语时代,后经盘峰论争的彰显和网络初潮的洗礼,迎来了中国口语诗的第二次浪潮,当网络从论坛升级为微博、微信,带来了口语诗的精致和经典化以及成熟收获期-这便是将近十年的《新诗典》时代。我承认,在这32年中,我用自己的文本、理论、批评、翻译、编选、活动等在其中发挥了较大的作用,做出了较大的贡献-如果这尊可爱诱人的金舌是因为这些因素而授予我,我当心安理得地欣然接受。
        我接受!
        至于荣誉意味着什么,我想到的是此次在南粤在东莞在黄江在台资企业正扬参观时,公司墙上的杜鲁门语录-并非这位美国前总统原创,而是他常年摆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一句英国谚语:book of stop  here.-问题在此解决。
      荣誉=担责!
      感谢马非、感谢唐欣、感谢《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会、感谢青海人民出版社、感谢32年来所有明里暗里支持我的人们!诗神在上,大家放心,我还有的折腾!

                   2020.10.21长安少陵塬荣誉等于什么
-第二届中国口语诗奖金舌奖(成就奖)受奖词

伊沙

       深秋赴南粤,启程时乐见马非总编公告,得悉荣获第二届中国口语奖金舌奖(成就奖);归程中读到唐欣博士高屋建瓴字字珠玑的授奖词。
       没有狂喜和激动,只有平静的欣慰之感。
       或许,这不是一个获奖的好时机?
       大而言之,诺贝尔奖刚揭晓,其文学奖又一次愚弄了我的文学修养和诗感,罗伯特.勃莱、加里.斯奈德这些老大师都还活着呢,不能装作"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吧?用歌手鲍勃.迪伦侮辱全球诗人的可笑一幕还历历在目,这些偏安北欧一隅的老朽院士没准儿真的是中了艾伦.金斯堡的招,推举其"文字徒弟"鲍勃.迪伦获诺奖的组织是艾伦.金斯堡生前发起的,我想这是一腔悲愤终于绝望后的故意捣蛋,结果竟还捣成了!
        小而言之,前几天发生在家中的一幕:儿子在美国日以继夜勤奋写剧本,参加国内一项大赛,失败了,母子连心,其母在第一时间便送上安慰,隔着电脑屏幕,送上的第一句安慰语是:"瞧瞧你爸,诗坛那么多奖都不给他,影响他什么了?不是照样写得好?越写越好!"
        哦,这就是我在妻子心目中的形象,这就是妻在儿面前树立的我的形象:远奖而亲诗,写得好,越写越好-吾得此言,夫复何求?还有一点,我早说过:体育男出身的我,富有竞赛心和好胜心,但并不膜拜文艺评奖,与体育比赛相比,它是软柿子,任人随便捏。
        盖因若此,请大家理解我的平静。
       那么,具体到"这一个"奖:是不是颗软柿子呢?我想:如果没有在中国口语诗迄今38年的历史中占有上大半时区、做出过重大贡献、写出了名篇若干,这个奖你拿不走,给你了也不好意思拿!参照首届授的是中国口语诗的创始人王小龙先生,二届授我大概是授予了一位中兴者。
       我生得稍晚,用中国口语诗第一代开创者之一李亚伟先生的话说:比第三代诗人晚了半代。1988年,时读大三的我自觉步入口语诗时正值中国口语诗第一次浪潮的高峰,但是很快它被海子之死带来的麦地狂潮所淹没,渐趋式微,我在这时冲杀出来,赋之以后现代主义的文化背景和与世界潮流的专业对接,开启了后口语时代,后经盘峰论争的彰显和网络初潮的洗礼,迎来了中国口语诗的第二次浪潮,当网络从论坛升级为微博、微信,带来了口语诗的精致和经典化以及成熟收获期-这便是将近十年的《新诗典》时代。我承认,在这32年中,我用自己的文本、理论、批评、翻译、编选、活动等在其中发挥了较大的作用,做出了较大的贡献-如果这尊可爱诱人的金舌是因为这些因素而授予我,我当心安理得地欣然接受。
        我接受!
        至于荣誉意味着什么,我想到的是此次在南粤在东莞在黄江在台资企业正扬参观时,公司墙上的杜鲁门语录-并非这位美国前总统原创,而是他常年摆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一句英国谚语:book of stop  here.-问题在此解决。
      荣誉=担责!
      感谢马非、感谢唐欣、感谢《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会、感谢青海人民出版社、感谢32年来所有明里暗里支持我的人们!诗神在上,大家放心,我还有的折腾!

                   2020.10.21长安少陵塬荣誉等于什么
-第二届中国口语诗奖金舌奖(成就奖)受奖词

伊沙

       深秋赴南粤,启程时乐见马非总编公告,得悉荣获第二届中国口语奖金舌奖(成就奖);归程中读到唐欣博士高屋建瓴字字珠玑的授奖词。
       没有狂喜和激动,只有平静的欣慰之感。
       或许,这不是一个获奖的好时机?
       大而言之,诺贝尔奖刚揭晓,其文学奖又一次愚弄了我的文学修养和诗感,罗伯特.勃莱、加里.斯奈德这些老大师都还活着呢,不能装作"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吧?用歌手鲍勃.迪伦侮辱全球诗人的可笑一幕还历历在目,这些偏安北欧一隅的老朽院士没准儿真的是中了艾伦.金斯堡的招,推举其"文字徒弟"鲍勃.迪伦获诺奖的组织是艾伦.金斯堡生前发起的,我想这是一腔悲愤终于绝望后的故意捣蛋,结果竟还捣成了!
        小而言之,前几天发生在家中的一幕:儿子在美国日以继夜勤奋写剧本,参加国内一项大赛,失败了,母子连心,其母在第一时间便送上安慰,隔着电脑屏幕,送上的第一句安慰语是:"瞧瞧你爸,诗坛那么多奖都不给他,影响他什么了?不是照样写得好?越写越好!"
        哦,这就是我在妻子心目中的形象,这就是妻在儿面前树立的我的形象:远奖而亲诗,写得好,越写越好-吾得此言,夫复何求?还有一点,我早说过:体育男出身的我,富有竞赛心和好胜心,但并不膜拜文艺评奖,与体育比赛相比,它是软柿子,任人随便捏。
        盖因若此,请大家理解我的平静。
       那么,具体到"这一个"奖:是不是颗软柿子呢?我想:如果没有在中国口语诗迄今38年的历史中占有上大半时区、做出过重大贡献、写出了名篇若干,这个奖你拿不走,给你了也不好意思拿!参照首届授的是中国口语诗的创始人王小龙先生,二届授我大概是授予了一位中兴者。
       我生得稍晚,用中国口语诗第一代开创者之一李亚伟先生的话说:比第三代诗人晚了半代。1988年,时读大三的我自觉步入口语诗时正值中国口语诗第一次浪潮的高峰,但是很快它被海子之死带来的麦地狂潮所淹没,渐趋式微,我在这时冲杀出来,赋之以后现代主义的文化背景和与世界潮流的专业对接,开启了后口语时代,后经盘峰论争的彰显和网络初潮的洗礼,迎来了中国口语诗的第二次浪潮,当网络从论坛升级为微博、微信,带来了口语诗的精致和经典化以及成熟收获期-这便是将近十年的《新诗典》时代。我承认,在这32年中,我用自己的文本、理论、批评、翻译、编选、活动等在其中发挥了较大的作用,做出了较大的贡献-如果这尊可爱诱人的金舌是因为这些因素而授予我,我当心安理得地欣然接受。
        我接受!
        至于荣誉意味着什么,我想到的是此次在南粤在东莞在黄江在台资企业正扬参观时,公司墙上的杜鲁门语录-并非这位美国前总统原创,而是他常年摆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一句英国谚语:book of stop  here.-问题在此解决。
      荣誉=担责!
      感谢马非、感谢唐欣、感谢《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会、感谢青海人民出版社、感谢32年来所有明里暗里支持我的人们!诗神在上,大家放心,我还有的折腾!

                   2020.10.21长安少陵塬荣誉等于什么
-第二届中国口语诗奖金舌奖(成就奖)受奖词

伊沙

       深秋赴南粤,启程时乐见马非总编公告,得悉荣获第二届中国口语奖金舌奖(成就奖);归程中读到唐欣博士高屋建瓴字字珠玑的授奖词。
       没有狂喜和激动,只有平静的欣慰之感。
       或许,这不是一个获奖的好时机?
       大而言之,诺贝尔奖刚揭晓,其文学奖又一次愚弄了我的文学修养和诗感,罗伯特.勃莱、加里.斯奈德这些老大师都还活着呢,不能装作"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吧?用歌手鲍勃.迪伦侮辱全球诗人的可笑一幕还历历在目,这些偏安北欧一隅的老朽院士没准儿真的是中了艾伦.金斯堡的招,推举其"文字徒弟"鲍勃.迪伦获诺奖的组织是艾伦.金斯堡生前发起的,我想这是一腔悲愤终于绝望后的故意捣蛋,结果竟还捣成了!
        小而言之,前几天发生在家中的一幕:儿子在美国日以继夜勤奋写剧本,参加国内一项大赛,失败了,母子连心,其母在第一时间便送上安慰,隔着电脑屏幕,送上的第一句安慰语是:"瞧瞧你爸,诗坛那么多奖都不给他,影响他什么了?不是照样写得好?越写越好!"
        哦,这就是我在妻子心目中的形象,这就是妻在儿面前树立的我的形象:远奖而亲诗,写得好,越写越好-吾得此言,夫复何求?还有一点,我早说过:体育男出身的我,富有竞赛心和好胜心,但并不膜拜文艺评奖,与体育比赛相比,它是软柿子,任人随便捏。
        盖因若此,请大家理解我的平静。
       那么,具体到"这一个"奖:是不是颗软柿子呢?我想:如果没有在中国口语诗迄今38年的历史中占有上大半时区、做出过重大贡献、写出了名篇若干,这个奖你拿不走,给你了也不好意思拿!参照首届授的是中国口语诗的创始人王小龙先生,二届授我大概是授予了一位中兴者。
       我生得稍晚,用中国口语诗第一代开创者之一李亚伟先生的话说:比第三代诗人晚了半代。1988年,时读大三的我自觉步入口语诗时正值中国口语诗第一次浪潮的高峰,但是很快它被海子之死带来的麦地狂潮所淹没,渐趋式微,我在这时冲杀出来,赋之以后现代主义的文化背景和与世界潮流的专业对接,开启了后口语时代,后经盘峰论争的彰显和网络初潮的洗礼,迎来了中国口语诗的第二次浪潮,当网络从论坛升级为微博、微信,带来了口语诗的精致和经典化以及成熟收获期-这便是将近十年的《新诗典》时代。我承认,在这32年中,我用自己的文本、理论、批评、翻译、编选、活动等在其中发挥了较大的作用,做出了较大的贡献-如果这尊可爱诱人的金舌是因为这些因素而授予我,我当心安理得地欣然接受。
        我接受!
        至于荣誉意味着什么,我想到的是此次在南粤在东莞在黄江在台资企业正扬参观时,公司墙上的杜鲁门语录-并非这位美国前总统原创,而是他常年摆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一句英国谚语:book of stop  here.-问题在此解决。
      荣誉=担责!
      感谢马非、感谢唐欣、感谢《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会、感谢青海人民出版社、感谢32年来所有明里暗里支持我的人们!诗神在上,大家放心,我还有的折腾!

                   2020.10.21长安少陵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