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晦 ⊙ 在实验室昏迷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加百列

◎蒙晦



加百列

生命贫弱得就像一根野燕麦
在荒野的沟壑里,
在石建筑的阴影之间,
在一个象征的周边,任由狂暴的雨水

弹奏——

没有耳朵就不会有乐曲。

你一无所知既没有听见,又不发一言,
飞掠而凝望大地的寂静如病人手中的盘子。
毫无人性的鸽子们
纷纷降落叼啄那些活着的手。

任由,任由狂暴的雨水弹奏——

窗外的街道和工厂在轰鸣,来自车辆和机器
并不是真正的声音。不可摆脱的
沉默,用恐怖的叫喊占有我,
做着每日的工作,来回走动,在睡梦中遗忘。

我渴望听到一些深处的声响
就像婴儿获得啼哭,为房间带来了中心。
那么,我该对你说些什么?

你没有回应。

让我指给你,在我的视线里时而清晰又模糊
茫茫野草和石头——
我说出它们的名字治愈它们的耳聋。
但是无动于衷,既不幸福,也不感到恐惧,
仿佛没有真正的损失在发生。

我问,那是生命吗?你默不作声。
死亡告诉我不,那不是。
它们不配被称之为死者,只是按照惯例在朽烂
从没有什么属于过它们,
连死亡也终将归于庞大虚无一小部分。

任由狂暴的雨水弹奏——

究竟是什么在它们中间开辟了眼下的道路?
沿着一条先于存在的辙迹
一个人像树一样走来,痛苦如蜡烛,
我目睹因为被它照亮。

那些阴暗的日子里,祈求的呻吟
自我的头顶旋转如星普照着地狱的客厅里
灯火炫目的空无。我并不否认
地狱里也有它的快乐,树叶一样的快乐
衔接在肉身的叶柄上,
受困的房间里体验着本能的达成。

除此之外呢,还有什么?
如果我不能意识到我就是别人,如果我
不能成为整个人类。

而你并不回答我,所以我是沉默的。

我的沉默向着所有的可能开放
如一本翻开之前的乐谱。
向着所有的寂静,我知道你是一把永远跟随我的提琴。
在那提琴的寂静中,我想你并不是
一具灭的尸首在花园里培育麻木的作物。

你是一阵无中生有的摇撼
像风——让根抓紧大地。
下面就是黑暗,混合着所有的灰烬,是炭和岩层。
根须盘绕,吸食空无的汁液。
腐殖的泥土烧制成砖,房子和坟墓。

你知道每一间房号。
仿佛有人在敲门,但开门并无一人。

只有,只有狂暴的雨水在弹奏——

但那未曾弹奏的,并非一无所有。
你的沉默使开口,你的影子构成了我的语言
覆盖我,使我感到你就在眼前。

广阔的荒芜中,我知道
终有一天临,对无所依傍的人口耳相授,
靠信念度过无意义的岁月。
对自己说你的名字,加百列,已然现身。

2019-20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