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歌是深邃的母亲,为何生下了这俩轻浮的女儿?

◎心地荒凉



盛兴来了


今天,盛兴来了
以后我赞美他的作品
他也能看到了
我决定无条件赞美他
他是我想要达到的
一种高度
我曾在落寞的寂寥的
黑暗的空阔的小区里
边行走边划拉他的诗
居然能给我要死的心
带来一股强烈的电流
那种感觉好极了
我停下来,扶着树
慢慢蹲下去笑
眼泪都笑出来了
2020.10.20
 

与民同乐


啪啪哥受不了你们
侮辱他的诗
愤而退群
啪啪哥骨子里
还是个传统诗人
拒绝调侃
这就是他退出
沿途的原因
说白了盛兴骨子里
还是有精英意识
沈浩波啊
伊沙啊
都有
就是非要把自己
当回事
马勒说像我们一样
嘻嘻哈哈与民同乐
可能就攻破了
这样也挺好
我说其实大可不必
要说精英意识
谭克修更有
但谭克修就没退群
宁愿做僵尸粉
马勒说诗人写诗
风趣荒诞
但在现实中又
正儿八经
有时想想也挺可爱
我说是。主要还是
没有合一
还有面具
我认为我做到了
诗人合一
在这点上
自觉比盛兴牛逼
总之。有些人啊
只适合读他的诗
不适合与民同乐
2020.10.20
 

留言


我将发在诗生活的
一组新诗链接
发到了沿途
花儿艾特我说
读了不能留言
我说我的诗不需要留言
花儿说我想留言
我需要
自以为是的家伙!欠操!
我说留在这嘛
要是给你一根鸡巴
你能把它给操爆了
是不是?
花儿说嗯嗯
2020.10.20
 

诗歌是深邃的母亲,为何生下了这俩轻浮的女儿?


情花花和花儿
不知为何
突然在沿途里
相互辱骂了起来
情花花说
我脱的是自己的
我裸的是我自己
碍你逼疼吗
花儿说我逼不疼
情花花说不疼就好
我脱衣服
你想脱而不敢脱
你眼红的逼痒吗
拍裸照,拍艺术写真的
艺术家
男的女的多了
你为何非要盯着我看呢
你眼界小,心眼小
这是因为你的格局小
但请你不要让心
也一并烂透了好吗
花儿说我没有盯住你
无非我拉黑你了
至于发火吗?
我拉黑你是有原因的
没有时间听你啰嗦!
情花花说我避开你
不是因害怕你
而是不想与一个
恶女纠缠不休
毫无意义
你特别恶毒
我这双眼睛不会看错
这也是我从来不想跟你
多说话的原因
今天已经是最多一次了
你可以写诗骂我了
写诗骂我的人多了
不缺你这一首半首
午安吧
花儿说你以为我喜欢
和你说话!
你啰嗦那么多
我把你拉黑了
你跑群里来骂!
真丢人现眼!
情花花说是我先
删除你好友的
你大概忘了
你和三朵在各群
或北京评论吵架
想拉盟友
才加的我
我不怕丢人
事实在这里
我不愿意和你们一样
几只母鸡一样
天天咯咯哒吵架
不烦吗
吵几天玩玩可以
一年四季吵,自己不累吗
花儿说让我写诗骂的人多了!
你不在我的眼里
更不在我的逼尖上!
别丢人了!
今天是谁先拉黑谁的
我拉你当盟友
你就别蹭我热度了!
情花花说你有什么热度
是你自以为有了点热度吧
花儿说恶心!
情花花说你吐啊
反正你是被别人操流产的
可以继续多流产几次
怀孕了逼痒
还等不及让男人操
你不就是靠拉拢跪舔皮旦
才有了点热度吗
对男诗人各种贱
对女诗人各种恶
逆风说你们都不要说自己
是写诗的人了
污了“诗歌”这两个字
女人做到你们这样子
也真是够了!
退了,你们继续
情花花说恨不得
捏死一个是一个
除了和你一起作恶的
那几个货
谁还愿意搭理你们
然而你们几个
也不过是相互利用而已
花儿说你也费了好几年的劲
跪舔皮旦
可惜皮旦眼里没有你!!
情花花说我跪舔皮旦
那我的诗歌怎么
没有上北京评论
请说
我跪舔皮旦
花儿说是的
赵俊杰都说你跪舔皮旦
皮旦不看你
情花花说皮旦让我入了垃圾派
没几天,我就声明
退出垃圾派
我认为这些毫无意义
花儿说你的诗歌皮旦要吗
你怎么不问问?
皮旦用眼角的余光看过你吗?
情花花说我写诗不是为了
某个公众号要不要
这不能证明什么
花儿说你再问问荒凉
他想不想操你?
情花花说我从来都不会觉得
自己的诗被选进几个公众号
就能证明什么
有时候我觉得出诗集
都证明不了什么
如果写诗是为了上公众号
出诗集,也毫无意义
花儿说你去问问荒凉
问问悟空,他们想不想操你?
你再问问我师父大树
他看见你硬不硬?
情花花说我不问
你不要以为你拉拢来的都是大树
你靠着他们好乘凉
没有
我的逼没有男人想操了
我希望她们都去操你
完全赞成
这样你觉得你胜利了吗
润生说其实皮旦又算得上什么呢
花儿说还纹身啊
你在你的逼上绣一朵莲花
也没男人操了啊啊啊啊
情花花说本来就是
我全身纹满是我的自由
碍你逼痒吗
花儿说皮旦就是皮旦
情花花说皮旦是狗屁
偶像得砸碎
我写诗从来不会去
拜一个师傅
你看我叫过哪一个诗人老师
喊过哪一个诗人师傅
花儿说当然!你让你逼里逼外
爬满蛆虫也是你的自由
余无病说这么大个诗社会
不必盯着皮旦的小社团
你们别撕了
情花花说到处磕头拜山头拜师傅
你认为你有了热度
然后来欺我吗
你想欺世盗名发你的淫威吗
谁吃你那一套
掩耳盗铃的把戏
我先去洗衣服
回来再骂你这个恶逼
我也好久没骂过人了
不要以为我不会骂人
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
在你们这几个臭恶逼身上
润生说你给何路日
感觉还是不好玩
情花花说我的自由
润生说他都不硬了
情花花说我和何路愿意
在一起还是分开
碍别人鸡巴痒还是逼疼
我找个比何路更老的
也是我的自由
碍别人什么事
润生说不碍
情花花说我逼逼过
别人的私生活吗
润生说没有
情花花说亏你还是画家诗人
思路格局如此腐朽
我今天在这里和花儿理论
是这个逼太得意忘形了
润生说你是对的
只是觉得找一个猛男
会更安逸一些
比如找一个像群主一样的猛男
情花花说整天鸡婆吵架
你看我天天盯住骂她了吗
润生说像大树一样的猛男
加猛兽
情花花说我不喜欢猛男
我的喜好
这个狗逼,到处私下
耍贱卖萌卖骚
以为拉拢到一大批男诗人了
幸亏这个狗逼没能生成妲己
倾国倾城的容貌
要不还不知道怎么
到处祸害呢
这个狗逼从来没有语音过
莫测群听过一次语音
声音好像六七十岁的老人
这我当时没想也没议论
更没多想
听说偷人家分享的照片视频
到处骗人
你到处忽悠人,也就算了
这个狗逼还越玩越猖狂
好像她已经美的天上无有
地上缺了
好像每个男诗人都想操她
真他妈滑稽
光他妈异想天开
做春秋大梦呢
我看你用你的逼
你用你的裙带关系
最终能不能够获得
国际诗歌大奖
和我诗友多年的男诗人多了
你看我私下跟哪一个
说过一句不当言语
这个狗逼私底下却
不知道跟多少男诗人
勾勾搭搭过
别人都截屏给我看了
莫测看了她的私下耍贱
都拉黑了她
这个狗逼就马上翻脸
到处骂人家莫测
看我今天不撕了你的鬼皮
惹我
不掂量掂量
这个狗逼到处暗中勾搭
然后心想这样
人家就能捧她
润生说莫测也是一个傻逼
自认为天下无敌
情花花说现在跑我跟前
得意猖狂
皮旦长皮旦短
跟你们说
有人花钱出力要给我出诗集
我感觉别人对我有想法
我都不鸟
我宁愿这辈子诗都烂在那
我自己老了自己抄抄看看
无所谓
这个狗逼沽名钓誉,急功近利
自认为在诗坛有点靠
骂这个,骂那个
和那个在QQ群一年四季
跟人吵架的三朵联合
刚开始这两个狗逼
因为相互吃醋,都是敌人
但是她们很快发现
她们力量不够大
一起又联合起来
尼玛币
两个人一会好,一会恶
不过是相互利用
根本不是诚心实意好姐妹
整天写一些恶毒的骂人诗歌
以为诗坛从此就可以
被她们随意践踏了
真是天天当小丑
太滑稽了
不是写一窝男人
追着想操她
就是写恶毒谩骂诗歌
曹尼玛
不累吗
还有和那个义肢狗逼联盟
真是自己蠢,不自知
还想在我面前再撒泼
攻击别人用的都是
最下流最下三滥的手段
目光短浅,鼠目寸光
格局针眼大
想欺天呢
说不过别人
就不停复制刷屏
内心慌的跟鬼一样
骨子里恶臭的贱东西
和贱狗一样
就知道到处汪汪汪
以为把别的女诗人
用她的贱手段打压下去
她就能升天了
真正贱狗逼
她没想到
老子根本不在乎这些
问题是,她以为用她那点雾霾
就能遮住别人照不到太阳了啊
想用贱逼在诗坛一手遮天啊
做梦吧
不要说她根本没有几分
才华姿色
这种狗逼心态就让人笑掉大牙
还在我跟前演画皮
真正的有才华
应该虚怀若谷
常常觉得自己还可以再发掘自己
继续探索诗歌
这个狗逼
刚写了没几句分行
就他妈想在诗坛纵横驰骋了
不要忘了
山外有山
天外有天
今天记住
如果记不住
你永远都是那个
躺在地上吃屎的狗逼
润生说别说了,差不多了
情花花说可以
我这话都集中一年多
没跟狗逼说了
我一直都在回避
和她多说话
可这狗逼却当我惧怕她
隔三差五挑衅我
半小时后
花儿突然在群里
贴了一首辱骂情花花的诗
《致西北母猪情花花》
因为写得又臭又长
在此就不再录入
我说女人何必为难女人
只要是洞
都是水帘洞
润生说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就是
我说都可以收留几只
可怜的猴子
要相互尊重
懂得感恩
情花花说继续写
我怕死了
继续
不要停
好好臭我
我说打住。
你别理她啦
让她一个人继续骂
我看你能不能掉根毛
情花花说我怕的立刻因为
你这个狗逼上吊跳河了
把你一年四季骂人的诗歌
都贴出来
把你的恶臭都贴出来
来吧
看看这个狗逼
天天都是写的什么
这才是她真正爱写的
我说打住。
沉默一天
你们吵掉了我两个粉
赔我
情花花说我不在乎粉
无意义的
我说问题是群里都是好朋友啊
你们私下里骂吧
我们真的没有兴趣看你们骂架
情花花说今天最后一次
骂这个狗逼
以后懒得理她
让她疯狂自己灭亡吧
我退了
继续让狗逼天天
在这拉屎吧
我说好
再见
好,清静了
真是一桩难容二驴啊
何路也跟着走了
太逗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他们不适合这里
绿鱼说何路不走
没逼日
2020.10.20
 

@幸运相随【拒私聊】


放心。
我会关照你的
只要是女人
我都爱
幸运说谢谢(捂嘴笑)
我说头像是你吗
蛮漂亮
幸运说是我
谢谢
我说美
想要
(色色色)
2020.10.20
 

骚货


范辰律师
将我的一张照片
发在群里评价说
有西门庆之貌
比西门庆有才
丁一艾特范律师
还有比西门庆
床上功夫好
绿鱼说
西门比他弱三分
好好好
悟空艾特褐菊长
可以改造成女人
你变女人
我第一个搞你
余刃说日
叫哥你真骚
说了好几回了
叫孤独的老褐
去变性
悟空说哈哈
群主是个骚货
我喜欢骚娘们
余刃说他的骚
绝无仅有
冠盖寰宇
悟空说嗯嗯
我也佩服我自己
余刃说本群哪个
娘们骚得过他
请举手
逆风说我觉得
你比他更骚@马勒
暗物质说逆风
喜欢马勒
逆风说我没说
暗物质说谁更骚
你更爱谁
晋晋说
一个外骚
一个闷骚
2020.10.20
 

阴蒂


2019年11月27日
0点23分
我再次将张帅
拉进了沿途
我说欢迎帅哥
张帅说我很孤独
像个阴蒂
听说艺术家们
都喜欢阴蒂
我就恬不知耻地
来了
艺术家们
你们好啊
我是阴蒂
来吧
抚摸我
让我高潮
我说我是舌头
我愿舔你
张帅说群主
是我的兄弟
也是中国
最好的诗人
当然是受我
影响的
我说谢谢
老哥认可
张帅说
你见屄就上
屄也让你上
那是你们
之间的事
好不好
不知道
反正别伤害
其他人就中
群主不是坏人
挺善良
挺重情义的
年轻时代自己没钱
还递钱给乞丐
希望大家不要因为
我的话对他
有啥看法
当然
有啥看法也正常
他内心很强大
是个开宝马
开饭店的
有身份的人
很社会
2020.10.20
 

格言


人都会在各自的河流里
慢慢沉没
谁都无法拯救谁
2020.10.20
 

沿途


沿途的伟大在于
谁都可以骂群主
这话是大树说的
2020.10.20
 

抑郁症


事事放大。
就是抑郁症的
典型症状
犹如拿着
放大镜
看世界
2020.10.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