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青春,在做什么

◎叶蔚然



◎天空中 那块巨大的玻璃板碎了


天有异象
奇诡而壮丽
 
而此景中
我独抱鸟头飞翔
 
(那硕大的鸟头
是欣慰中的鸟头
在氤氲 萧杀的丛林城市之上
是剔净了的 不瞑目的死鸟之头——古中国的凤凰之头)
 
在蔚蓝的渤海上空
烁火的大云
如暗红的烙铁 熨烫我的额头
那些扑面而来的——是我全部的内脏器官 它们金色的灰烬——
 
天有异象——
我独自诉说的
是宽银幕的 镀上银粉的当代中国
 
而我是它月光之下一个佯狂的歌者 带金色面具的歌者
(在圣洁的月光里
 
我是如此脆弱 不堪一击
那么容易心碎
老泪纵横)
 
我独自诉说着 关于鸟头的幻象——(这则传说
最终会语焉不详)
 
在衰变的金属之夜
在切割的放射之夜
 
(早不是什么青铜的时代了
如今——英雄已如废铜烂铁)
 
我试图花一生擦干净的天空 现在仍在汩汩地流血
鸟头也在流血啊
 
捂都捂不住




◎一幕无头无尾正在排练的诗剧献给深秋祖国的果园



 
之一,众人画外音:
 
甲:
这颗人头重
天平称不动
 
乙:
这颗人头腥
用水冲不净
 
丙:
这颗人头硬
刀子斧头砸不动
 
丁:
这颗人头抖
已经抱紧了——抱紧了啊 可是还不行
 
抖得要命
 
 
甲:
我想这颗人头
一定是饿了

饿疯了
该喂它哪种颜色的鸡精?
 
乙:
这颗人头
吃什么
都红肿
 
丙:
这颗人头脏
扔进风景
——风景就脏
 
这颗人头脏
没有用
 
无用
 
 
丁:
我该把它埋在哪儿?

甲:
我填土
 
乙:
我挖坑
 
全体:
 
这颗人头疼
就那么一直眼睁睁
 
眼睁睁


之二,一段对白:
 
“我无头
所以我无头无尾地和你说这些”
 
“你有头
可你不一定能明白
……”
 
(一颗红苹果用这样的口气和我说话
在红透了的 祖国的秋天
 
说话的时候 晚霞在西天
如病人眼底的血丝
 
一颗红苹果用中国病人的口气和我说话
在泥沼里
 
它的头那么大
他的口气那么
日渐衰微
 
一颗红苹果在烂掉之前努力地睁着
满是血丝的大眼睛
 
眼睛那么大
大得瘆人)


之三,背景:
 
幕布落
徐徐
 
采摘园是血红色
在殡仪馆以西
 
落日有血腥味
在墓地以东
 
而天空仿佛在经历一个又一个处女的阵痛——在流血啊
淌下来 沿着这刀锋般尖利的黄昏边缘
沿着幕布
下面是歪歪斜斜 乌七八糟的城市矩阵
 
还有那么那么多乌鸦掠过头顶
长着硕大的
红色头颅
长着硕大的
红色复眼
 
而天有异象
风景奇诡
 
奇诡得像必须死人的革命史
 
 
之四:故事刚开始就结束:
 
追光灯下
 
我和妻子 和我们未出世的孩子 还有我的父亲母亲
站在园中
在黄昏 我们放弃摘苹果
 
我们背对你们
我们站在泥沼中央

是大得要人绝望的泥沼中央
(大过一个国家)
 
我们什么都不做
就那么站着

(我们的投影长长的 像伸出的孱弱的黑暗之手 攀爬 那么接近你们)
 
画外音又起:
 
“那么来吧 朋友
就一起看这一万亿颗恒星爆炸如一万亿红色人头爆炸的美丽黄昏哦
就一起陷落吧”

回声——

落幕

 

 

◎夏天就要过去了

 

所有怨恨的箭簇 都消失吧
在南关岭镇的天空
 
只把苦涩的小月亮留下来
躺在发热的钢板上
如一只被锡纸包裹 惨白的鸟头
 
月光里 我肉体僵硬
在低烧
空气里的一千丈的大水
在沸腾
 
在荡漾——
肉 血 骨骼 花瓣——
汩汩的
 
月亮被什么包围——
庞大的军阵
堆积的云 金属 立方阴影的弹药库
月亮被什么撞击
一万次
 
所有的怨恨消失吧——
我在浴缸里
抱着一只白猫
像抱着我的小情人
 
抚慰它幽绿
惊恐的大眼睛
 
我也数我的腿毛
(每根腿毛上都有——眼睛)
一、二、三——
数那些飘荡的风景
 
这样也可以减少我的恐惧
夏天就要过去了

 

◎我的爱与哀伤,弓与北斗


去流浪吧
去漂泊
 
天那么大
祖国那么辽阔
(皎洁的月光都照过
是为了要我去一一走过)
 
在大水中 七天七夜
唯余马首是瞻
去月亮的A面B面
 
去国境以北——回归线云朵如花怒放七天七夜
去国境之南——爱与离别分别是两只箭 搭在我射出绝望花朵的弓上
飞了七天七夜
 
……
去爱
自己的花纹
去爱
有伤的地图——去爱
抱着婚纱躺在废墟里
醉了的新娘
 
去吻她一生的痛苦吧
守着七天七夜的篝火
 
去爱她盲目的幸福
一跃而下的悬崖
 
也去未来——去蓝得不行了的好日子
(一头有翅膀的鲸鱼在那里鸣叫)
 
去孤独的一天
去喂流泪的
悲喜交加的鸽子
去为她写诗
在有生之年
也在自己的肋骨上刻我青绿的中国
 
去吹号角吧在东方的神殿
废墟之上的
我守着
守在雪白翅膀遮住的半个的夏天的蓝里
 
去海边吧
迎着晚风在午夜
抱着马头
依偎着哭泣
去苺色的晚霞之上 守着我那无语了一千年的星座
 
我承认我是一个要抒情到死的诗人
(我再不为这个感到羞愧)
 
我要回到我的版图里
去爱去流浪——永生永世
 
我要回到我的内心里
去一路漂泊
去数——星辰啊
 
我的爱与哀伤 弓与北斗

 

 


◎我说过远方

 

我说过整个的夏天都会是血腥的
即使清水冲淡了洗手间的云朵 理石 还有苺色的革命史
(你说的爱情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我说过 我的词典合上了 像青春巨大的睫毛
像那睫毛之上的闪光的花粉
 
整个夏天 我抱着马头 流泪 看海
七毫米的海啊
是七毫米的火焰
我的瞳孔是
蓝的
(你说的被风吹灭的风景 究竟在什么地方)
 
我说过 两个人的遗迹
翌年春雪
沙滩上名字
 
都远去
都悬挂在荒野中央的枯枝上
 
亲爱的
我们各自的城市
都失血太多
太多了
 
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
叫——远方
 
(我说过风吹不灭的风景)
我说过
我说过——亲爱的远方

 

◎小丑独白


我是一个穿条纹衬衣的蓝血小丑
在揭竿而起的暴民里
 
我是优雅的剪刀手
我是有洁癖的精神战士
在鸟屎和鸦片里
(我显得
多么与众不同)
 
我玩蛇 被红五星扎伤
我抒情 在街头被砍倒七次
 
我不明白真相 所以
我骑墙
骑墙看——风景
 
(熏黑的风景)
也看美女
美女和风景同时要我——留血
 
我还有一颗与时代对应的尘肺
我可以用刀片一点点划开
——给你看
 
我的心脏余震不断 口腔呼出
烈焰——(这个我就不多说了)
 
说真的 我爱玫色的革命 一个人的革命
在一头金发狮子的爪子下
在一头六翼恐龙喷火的眼中
在向日葵盛开的悬崖
我面海
我睥睨天下
 
我爱这枚被截断的扑克牌 在我的手上它是
“v字型的回旋镖”(可以取一个浪漫诗人的性命)
 
可以劈开高头大马——有金色长鬃的马头
在夏日黄昏死不瞑目 你想想空气里的气味吧
有多血腥
 
我爱这血腥——如果这血腥可以把整个的我——淹没
这血腥 是我的气质

哎呀 挺不错的
这样真的
挺不错的
 
你想想 在浴缸里
我那么
完全失败地——飘着
 
你想想
在玫瑰花瓣中 在冰块中 我有多安静

 



◎阿非利加
 

1

我应该学会你的语言
在烈焰下 在辽阔的
大森林——大峡谷——大草原 ——
 
我应该身披兽皮
或者石灰袋缝制的 披风
手持箭弩
追逐 大得惊人的落日
 
看啊
脱缰了 飞了
羚羊在疾奔—— 雄鹰在展翅——

2
 
你傲慢的河流是我的血脉

尼罗河 刚果河
尼日尔河、赞比西河 乌班吉河
还有那么多
不知名的河流 是我的血管

连接我奔跑的心脏 这不知名的心脏 黑暗里——怦怦跳动——
 
那是黑人的心脏
奔涌着

——阿非利加
 
3
 
那夜
荆棘中
我手捂胸口 怀念着阿非利加
 
那是黑女人的乳汁
黑山羊那样的乳汁
 
是啊
我不是歌颂反叛
我只歌颂承受
黑女人的承受
 
我应该和我的黑女人在一起
在石斧劈开的矿山
在灼热的田间
劳动 (在庄重的非洲
 
种植硫磺
开采火焰
是一种坚韧的品行)
 
赤足立于天地之间
裸体美好
 
皮肤黝黑 浸着汗水
那么值得歌颂
 
4

阿非利加
在贫穷的日子里 我应该学会
云的语言
 
诉说乞力马扎罗山顶
雪的纯洁 述说草原上逡巡的
巨大的 金色的猛兽
 
抖动鬃毛
口含玫瑰和火焰
述说它们史前含铁的骨骼
 
若是晴日 天空——更辽阔
我就诉说合欢树
瘦骨伶仃的合欢树
多么孤独
在公路两边的戈壁
 
我还述说我
皮肤里的黑 在绝望的洲际
我诉说我的牙齿
诉说星辰
(那些嘴唇吻过
牙齿咬过的星辰)
诉说星辰之下
峡谷的死寂 如果有帆
我就诉说海
 
诉说海上月光做成的马匹
诉说趴在马背上熟睡的孩子
马蹄正踏过麦穗
 
阿非利加
——女神  耀眼的光里
你就是我的母亲
 
5
 
就是要说这样故事
一个被遗落于
上一个时代
的口型
 
就是要说
阿非利加
——非洲的灵魂
 
就是要
在大象的高度
在雄鹰的高度
看见悲剧的风景
 
然后落下来
变小
在蚂蚁的高度
承受这悲剧的全部
 
死与轮回
全世界都一样
 
钢板焊接的国度连着钢板焊接的国度
在大雨中生锈
 
阿非利加
在中国
有同样的一场大雨
 
在雨中
我就用这样的语言
把故乡诉说成了他乡
 
我是一个中国人
可我有一颗非洲的心

自由而又辽阔的心
它引导
苟且的头颅 在街垒里抱着枪——仰望
 
北斗倾斜
历史在改变
 
许多刀尖上
都跳动火焰
 
冲出巷道般的幽暗
是可能的

 


◎火 火 火啊 火……

 


酒精是个好东西
硫磺也是个好东西
 
蔚先生一张口啊
就是火焰喷射器
 
蔚先生在吐火
蔚先生在吞火
蔚先生紧闭嘴巴 双眼就喷火
 
水有多深 火就有多热
蔚先生的口
一直缄默缄默
 
对上个时代缄默
对这个时代缄默
对下个时代 还是缄默
 
不能说啊
除非不得不说
 
不得不说啊
火 火 火啊 火……

 



◎十字
 
 
那天 我们都并排躺在废墟上
肉体和肉体
松懈下来 摊开 像疲惫不堪的十字
 
对应着的
天空——没有雄鹰
没有屠龙英雄
没有搬动火焰的酒神——没有这些凌厉的词汇   只有
呈几何级递增的黑色素 混沌 暗淡 乱云疾飞——十年之后又十年——更久
 
我是说没什么会真正终结——身陷泥沼——肉体必须承受
这个时代
的一切赠予——与撞击!
 
可我还说——想像的死亡还不是真正的死亡
 
(和壮怀激烈没有关系)
这年月——我写诗——不纪念什么
只是记录我所看到的
 
比如骨与水泥
斧子与匕首
胶带与绳索
针管与玫瑰
真理与谎言
信封与戳记
沼泽与广场
怪兽与火焰
月亮与太阳
金属线与喉咙
烧焦的木脊
与绑缚它的铁丝
意义与无意义
 
现在
我气若游丝
坐于墓地
面对
十年和十年
死亡和死亡
这些交叉的 荒芜的十字小径
喃喃自语
 
我说
死亡真的不是什么游戏啊
十字真的不是意义和意义的加法
 
十字是
人世间
要人得永生的
 
十字是肉体上 最深的勒痕
而救赎之路
比十字的投影
 
——更无限延长
 
 

 


◎克莱因蓝的天空

 


有谁不是在绝望里写作呢那些天才
人带着孤独而来
生生死死
 
咖啡馆里的卡夫卡 麦地里的梵高
阿尔的乌鸦服了制幻剂
叫那伟大的名字
叫得好大声
 
布拉格一条小巷的拐角 昨日还很冷清
坦克碾压过 就很冷清
巷战之后
红发 超短裙回到
蜷曲的
黑白片里
焰火熄灭 灰烬里
就很冷清
 
接吻 青春在一个时代
和另一个时代
对接的一刹那——熄灭了
 
从街垒中走出来
相爱的人 蒙着眼罩 背缚着 在那里诀别
从此去了 世界的两极
去中国  去南方或者北方的两个省
 
亲爱的密伦娜 卡夫卡在一封情书里这样说
而阿尔的阳光真好 梵高丢下画笔
盖着肮脏的羊皮
头枕双手 躺在麦地
看见了纯蓝的天空
 
我也看天空 在中国 一个小省
(看克莱因蓝的天空)*
我也写作 画画
但不再写日记
我要在海边疗伤
学会忘记
 
那些从前的日子
是那些想你的日子
而今后的日子还很长啊
 
没有雨水——是一片无意义的空白
你的也是
 

 


◎我看到的风景——致约瑟夫•波伊斯


约瑟夫.波伊斯 把你的7000棵橡树种到中国去
我那个只种饥饿和冬小麦的祖国
(麦穗在雪中垂着头 如沮丧的人类史)
你说艺术在艺术的影子里 我说中国在德国的冬天里
德国啊 中国 是两块钢板焊接
金属冷却
积雪还没有融化
 
铁皮房 垃圾场
是两个拾荒的穷孩子 他们是孪生兄弟
是阴毛一样弯曲的河流 弯曲的倒影
鱼儿翻着白肚皮 在苍茫的白日下
没有别的什么了
雾霭沉沉 我在梦魇中穿越我的城市
荒诞渗入的现实 像警察和剪刀一样刺眼
 
一个粗暴的诘问“你哪里来,去向何方”
我说“中国人,去德国”
 
约瑟夫.波伊斯 这是我的路
我的路两边都是废墟
建筑语言的废墟
我在路上
 
我在公交车上 和一些乱线涂抹的人在一起
他们寂静 生活在不存在的时间里
(像大师速写本上的一页)
没有泪水 泪水在玻璃上
 
和一只迷路的候鸟 从灰暗的高空跌落的尖叫
都在玻璃上
 
约瑟夫.波伊斯
一枚铁钉划在我心头 也在划路两边的风景
我是说受虐的7000棵橡树啊 在阴郁里甩着乱发
若是晴日
 
约瑟夫.波伊斯
他们也是喜悦的
或许 是静穆的 就在太阳时代庄严的 铁蒺藜围住的黄昏里垂首
而立  像伟大的 平民的历史 迎着风雨

 

 

◎相信


我始终相信头上长角的人民
在远离这里的
什么地方劳动
男耕女织
鸡犬相闻
在田间
有我们更值得信任的语言
井水
褐衣蔬食
真理像萝卜一样
那么容易就被拔起来了
像美女的芳心一样
那么容易被捕获
我始终相信
简单的
美好的
而四周的画轴缓缓打开
管他今日还是往昔
活着
四下风景美丽,宛若天堂

 


 

◎在人间
      

在人间,要用肉体,焊一艘结结实实的船。
要用好心情,粉刷舢板。粉刷明天的好天气。
要搭救溺水的人,那些没有爱的,活下的或者死去的。
全部的苦命人啊!要驶出鱼类浩瀚的历史。(那曝光
过度的海域。死寂,如凝固的蓝血。)要穿透明雨衣。
就坐在人民大众中间。劳动、生产、恋爱,也钓鱼。
要面对凝固的蓝血,保持缄默。就是要坐北朝南、众叛亲离。
要和明天的汉语,一起——偷渡到非洲去!
或去非洲以南的地区。 要在满腹“幸福泪水” 的椰树下。
用它重建,一座闪亮的新城!(决不是我肺叶里 熏黑的那一座)
要把天空堆满纯白的婚纱,要用婚纱交换白银,用白银交换马匹。
但不要猎手!不要放牧者、征服者、胜利者。不要勋章和金币。
不要假肢。要归信上帝。可我决不因此,就把自己放到了天上去!
即使船只沉没,我也只要从容。我也只要把自己放回
这人间锈死的锁孔。月夜,安静泅渡,那锁心的海洋。

 

 

◎我的预言

 

有一只巨大的剪刀 先来了
随后是一支剪刀的军队

 

 

 

◎写给俄罗斯


1
 
世界总有死寂的片刻
比如车子在雪堆里熄火
停电了 雪扑灭时间
年轻的裸体 相拥着长眠
 
克里姆林宫 红场
倾斜的战士铜像
低垂的旗帜
 
这个伟大的 幅员辽阔的国家啊
似乎停了下来
可爱情和革命 这两个词
在我纯洁的心底
像涅瓦河的出海口
那些浪花 依旧翻腾着
依旧蔚蓝得耀眼
 
2

大雪中 年轻的阿赫玛托娃
仰起头 红色围巾托举起她年轻 芬芳的笑靥
她朝天空 挥了挥手
 
于是这个在雪地里 用树枝写名字的女人
缩小了
不见了
雪中的山河渐渐辽阔
 
俄罗斯太大 雪盖住的部分太大
蓝色的大洋更大

3
 
巨大军舰停靠在雪围住的港湾
落日里
可爱的孩子们穿上水兵服 红着脸蛋
他们应该属于 哪个年代
 
伟大的人顶着雪
青铜般孤独
 
在广场
在公园
在校园里
站了多少年
 
4
 
王和后 并排躺着 在冻土下长眠
烈士 叛国者也在下面
爱人 同志们都在下面
他们最终要
忍受孤独
 
斑鸠 麋鹿 雄狮 老虎
没力气挣扎
它们只是一口一口 喝冰水
它们没有任何可能飞出牢笼
 
这个美术馆旁的动物园
这个宁静的墓园
在韩国 在日本 在中国
或者在俄罗斯
 
不管它在哪儿吧
今夜
暴风雪将统治一切

 

 


◎一只蟾蜍的内心


1

你可以把巴黎圣母院的敲钟人
比喻成我 你可以把圣母院的废墟
比喻成我 你可以把焦土里紧紧拥抱的 掰不开的尸骨
比喻成我 一个蟾蜍的内心也就是这样了
 
你可以把抱着圣母头颅的人比喻成我
你也可以不去比喻 一只蟾蜍就是一只蟾蜍
任何国度的月光都是一样的清冷
任何生活都残酷
任何丑陋都来自心底
 
一只蟾蜍的命里注定 爱却不吭声
爱却不吭声
 

2
 
我涎着这个国家上空 小小的苦月亮
慢慢降落 慢慢降落 这里安静 这里适合怀念
 
适合吟唱 今夜 爱情如此美丽如此单薄 漫山遍野 像月光里茸茸的蒲公英
幸福的光晕 微微颤抖 无人看见
 

3
 
我啊 这个傻瓜 到哪里都孤独
很多年 这些诗都写给了自己 现在写给你
 
我啊 在地球上 在月亮上 都是那么地孤独
可我 不是眼泪做的 我是海洋做的
 
对 我是海洋做的
亲爱的 我是
 
你 全世界的海洋
做的

 

◎活死人墓

 

一具尸体在浴缸里溃烂
他如英雄一般 手臂悬垂 指骨滴水
 
一只披黑头巾的苍蝇 悲伤地萦绕
它深吸气 镜中碎裂了的空房子 就靠近
它深呼气 黑白地板革上变换的云影 就破散
 
红色帷幔被风吹起 灰色云端雷声滚滚
诸神衣着华丽 吹起铜质号角
窗外罗马 盛开在火山之上 盛开于炽烈的花蕊之上
 
整个城市陷入混乱 革命者以各种面目出现
军车上坐满持枪的肥猪 坦克上长满金发的美女
白马之上 没有五官的黑猩猩 千手千足
挥舞旗帜 而白骨和机械拥满广场
 
望远镜要人头晕
再远些 是铁蒺藜围住的旷野
再远些 是角斗士和奴隶站满了雪山
有人卸下肩头的绳索 点燃烽火和信鸽
 
再远些 一个人在无人处
用一个下午 掘出一个方正的墓穴
 
有人扛碑去那里了 去那里了
那是一个人的 活死人墓

 

 

◎撒哈拉


在撒哈拉
一只蟾蜍走三分钟就死了
一只小蛇走了五分钟
我 能走十分钟

好了 撒哈拉
你还是撒哈拉
我必须接受

我还必须接受
我仅有的十分钟

可我愿意用其中三分钟
爱蟾蜍
用其中五分钟
爱蛇

用剩余的两分钟
继续爱
奔跑

爱这继续奔跑的影子

 


 

◎写在青年节
——以此诗献给我逝去的青年时代

1

春光明媚 青年们和裸体卧于公园草坪
(甚至整个叫年代的东西里 他们都是这样不厌其烦)
堆放《反杜林论》《资本论》的图书馆里 地球仪空转——
 
千禧年 我一个人去了外省 结婚了 搂着爱人呃爱情和阳光真散漫 真好啊
一缕长发打在我裸露的胸口 在阳台之外 陌生的城市 乡村 稻田 河流森林海洋
 
我看不到的地方有一片小乌云攀上山脊更远的平原有闪电 惊雷 下雨了
 
我知道在我的版图之外 永远有更大的版图
巨鲸戏水 白马交配雄鹰高飞或者一头豹子在北极的冰川上独自流泪——
 
(那个人 在我的版图之外 她是否看到这些
坐在靠近机翼的窗口 看见北半球的月亮
会不会想起多年前的月亮)
 
就连这些 也都是多年前的事了 结婚 离婚疾病死亡
这个国度里和国度之外的悲欢离合 其实没什么新鲜
没什么新鲜 只能忘记吧或者不去忘记
 
春光明媚 我和妻子 孩子开车去郊游 或许这天
亚利桑那的尽头也是这样
沙漠与仙人掌围住的高速路 尽头是雪山
东边日出西边雨 若看见彩虹我们都会脱口而出道是无情却有情什么的
 
(都摇摇头 笑一笑?说这可真俗气然后继续开车上路——)
 
2
 
说说八十年代吧 说说像我这样的人

留长发的男人从远方归来 (你说男孩)
或者他干了件大事 明亮的眼睛像天上的星星
 
后来他们缄默无语 一壶水烧开了就开了
后来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3
 
九十年代是我的 长发 执意去西藏 或在雪山边缘度过一晚
吸烟像吸大麻 要自己穷着 写诗歌 或者裸体看月亮
 
说这些你就笑 咯咯笑 笑什么呢 只能用做爱来再次阻止你
我不能提及革命 提它做什么呢
 
我甚至没看到过枪 在我们这个国度拥有一个枪支零件都是违法的
除了我身下这把  “可能也是违法的”你说

4

“千禧年 我一个人去了外省 结婚了 搂着爱人呃爱情和阳光真好啊”
其实这不是真的 我一直在外省 我也从来没有爱过 或许我的窗口孤独
令人窒息 日夜交替 日复一日 握着铁栏大口大口呼吸 你也许明白
 
我在等什么 一个说谎的人在等什么爱和死亡的闪电?或者他想要得更多
死去又活来 写多少诗 爱多少人 就象拍电影吗
翻来覆去的 或者回到那窗口 然后乌云密布 也许孤独最好了

5

我始终都是局外人 透明人 痛苦随我的肉身在蒸发就像蒸汽列车喷云吐雾
在空朦的原野 我无限的大 也无限的小 大到虚无 小到虚无 虚无
对 虚无 这黑色的机车带着好多的人啊 在时间之外带着痛苦的肉身飞驰从虚无到虚无

6
 
青春就这样过去了 就算过去一百年 青春也过去了
没什么 在水上行舟 我的宝剑遗落 我未曾出鞘的宝剑啊
 
我什么都没有 来来回回 或者我应该成为这水
大水 平静的什么都没有的大水
 
坐拥一把不朽的宝剑 青春之剑?
不 无所谓了 事实上我一直在水上 不知多少年了

7
 
(我无情地否定自己)
我爱 不爱
 
国度还是国度 我应该在一匹马上 速度很快的马上
不去想这些
 
看森林 看高岗 攥紧缰绳 看 蔚蓝海洋 海洋

 




◎整个青春,在做什么


1

穿校服
逃学
偷自行车
尾随女人
 
在公园的荒草里
烧耗子
 
2

用黑靴子
碾死一群黑蚂蚁
 
碾死
女皇 公主
碾死
女皇的宠臣
公主的奴仆
 
3

叠一件件白衬衫
叠一个个有云朵的日子
 
把有血迹的那一件
压在箱底
 
4

盘子里
有鱼头和骨刺
 
望远镜里
有整个的夏天
和耀眼的海
 
5

大院里
一个更小的小孩儿
在玩儿手术刀
 
他妈妈
是女医生
穿白制服
很丰满
 
很美
 
6

见识很多
链起的人
 
见识
很多很多
粘在一起的肉
见识
很多很多
堆在一起的尸体
 
最后
见识很多很多
慢慢落下的骨灰
 
像时光的漏斗

7

坏孩子在烟灰缸里
走了很久
最终
爬上一截腐烂的水果
 
在黄昏的制高点
他倾斜身体
失去平衡

8

对准一些人
对准自己
 
拇指是扳机
食指是枪口
 
9

嚼烂
一个软体物
 
然后吹出巨大的
泡泡儿

 

 

 


◎情诗一束


1

爱人
当我老了 就去非洲
划一只木船
无风之夜
驶出赤道的丛林
 
在黑暗里 我就是个 小不点儿
黑黑的小不点儿
 
肩头飘着白发
飘着乞力马扎罗的雪花儿
 
爱人
这时候
我一定要
怀揣你的手帕
怀揣你手帕里的血
(怀揣你的手帕
就像怀揣 一条温暖的
只有黄昏的河流)
 
夕光是你无声地唱歌
 
我打捞
那些波光里的金子

2

落日里
合欢树金灿灿
多好啊
 
现在
我就用水
在石板上
写日记
用沙子
在树下
埋情书
 
整个下午
你就在不远处看我
 
用一只羚羊
冰雪一样 凄凉的眼睛

3

罗盘失火
一头狮子吞下孤独的月亮
风暴之夜
好望角 好安静
 
我躺在甲板上
死亡旋转成黑色漩涡
在我周围 多么缓慢 多忧伤
 
像未来的日子

多么虚空
 
十二座最安静的星座正在升起
即将照亮没有爱人的旅程

4

我们的爱会被夜娓娓道来
一万年
 
当我头顶长满树丛
长满斑鸠 还有口含火焰的白头翁
当我在水下
抱着一截止痛的冰块
浮上来
 
当我在太阳的逆光里
看到你
 
我们的爱会被夜娓娓道来
一万年

5

云霞是你的衣裙
荆棘 野花 星星 是你的皇冠
 
风是你的乐谱
流水是你的琴弦
黑夜是你的锦袋儿
羊群是你的唱诗班
 
你赤脚立于高岗之上
立于神殿之上
立于粉色的云朵之上
立于众神之上
立于我墓碑之上
立于金盔银甲白骨之上
立于太阳之上
立于黑夜的刀口之上
歌唱
 
豹子们在河边停止饮水
鲜花静静铺满 我的墓地

 



◎浴缸里有什么


有阳光灿烂的墨西哥
有新婚的外祖母和她的水桶腰
有外祖父马格利特 长翅膀的黑礼帽
(比芝加哥电视塔还高)
有他们葬礼上的黑伞
有黑寡妇的皮革钱夹 或者网纹手套
 
有爵士乐 旧剪报
滋啦啦的黑白电视 
有蜘蛛网上的吸尘器 电饭煲
有晃肩膀走路 竖中指的小黑人儿
 
有红嘴唇红指甲 飞翔的皂泡儿
有烂的草莓 腻的蛋糕
有下半身赤裸的 卓别林情人
有她缠在高压线上 黑色的睫毛
 
有钢丝上晕厥的花衣小丑
有敲响末日之鼓的 红鼻子骨头
还有我年轻肉体里 不停喷出的 一个个小火山
 
还有美国美国 自由女神 好吃的饼干
蕾丝花边 领带丝袜 发黄的英文字母
还有我爱的美元 我爱的梦露
我爱的黑猩猩和帝国大厦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