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日子应该是安宁的(组诗)

◎沙马



好日子应该是安宁的

一大早你叫我放下手里的活儿
和你一起去乡村看看
你种下的瓜果蔬菜,你新种下的玉米
我在犹疑不定。我
手里还有很多的活儿没干完
心里不那么踏实
这么多年了,我所有的物质加
起来也养不起一个
像样的灵魂。你厌倦了城市
跑到乡村过起了田园
生活,这没问题,但你不能
叫我放下手里的活儿去
观赏你干的活儿
我想,好日子
应该是安宁的,不惊动一个人
2020923


有人在梦中私设法庭

有人在我梦中私设法庭,把我的语言
变成了他们的证词来证明
我是一个善于引诱孔雀开屏的人
证明我是一个整天呆在
股市大厅幻想的人,证明我是一个
敏感于沙丁鱼之血的人

还有人亮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来证明
我是一个能够和死亡
打交道的人。一闪一闪的寒光
刺激了我的神经,我大叫
一声醒来了,打开窗子看见
一支木偶军队正向一辆灰色的火车走去
2020916


有了这样的环境

朋友们说好了今天一大早就来这儿,
帮我把门前的荒地整合好
留出一块干净的空地,这样大家就可以
宽松地坐在一起喝酒聊天
可天不凑巧,下雨了,朋友们
一个都没来。这个时候
我是不愿意独自着着窗外发呆的
为啥不打电话给他们?
想想,还是算了,这年头大家
都忙,谁在意这个
哈哈,还是不打扰他们吧
于是我带上铁锹和锄头弯下腰独自
干起活儿。到了中午
太阳就扫开了云层将我整合好
的荒地照得闪闪发光
有了这样的环境,我会好好生活的
2020920


配得上好的岁月

这个早晨和我所想像的
有差异,不是说
一定要看到太阳的升起
也不是说有了奶酪和面包才
是一个像样的早晨
如果有满满一天的活儿
等着我干,如果有一个好女人
在那个地方向我招手
如果朋友们相信了我说的话
会有一个“成熟而黄金
的日子”。这样的
早晨才配得上一天的开始
我也会努力像个人
那样,配得上好的岁月
2020921


自己留好第二扇门

你的写作并非一个观念,要有一个
好的现实作为语言
背景,来稳固其艺术形式

守夜人和敲钟人对世界的看法
不是我们看到
鳄鱼浮出水面那么简单

你说, 我们的艺术
要做到像猫
那样,为自己留好第二扇门
202099


虽然我并不在意

虽然我并不在意身后的事
但也不希望有人
在我的身后动手动脚
活着,是一个人的事,死了,也是
一个人的事,这是符合
真理。这个星期五
我才懂得这两者之间要有一个
和谐地带,但我还是
乘坐一列“未来号”火车离开了大家
如果发生的事不
令人满意,我还会回来的
2020104


从我的房间走进你的房间

从我的房间走进你的房间
是一件简单的事
从你的动作中猜想我的动作也是一件
容易的事。对于
火热的物质,得有水的形式

为什么一个刚从冰块里走出来
的人,却献身于
一场火焰。为此我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鳄鱼,有时候也
会出现鸵鸟一样的心态
2020105


现在我放心了

现在我放心了,放心了贫困
放心了孤独,放心了疾病
放心了梦里的人,放心了正在坠落
的果实此刻,对于
曾经的胜利或者失败,也
不会那么在意了
我停下来了,是的,也该
停下来了。停在闪电的后面
停在辩证法的后面
停在物质的后面,停在所有词语
的后面,仿佛
一场雪崩之后的绝对静止
2020915


当一切都玩完了

当一切都
玩完了
活着,就是个形式

天,忽然一下子
就黑下来
我倒吸一口冷气

世界,几乎
要逃出
它存在的现象

绝望中转过身,忽然
我看见父亲
拿着指南针站在门外
2020822


偶感

表面上我们在一起玩,一起喝酒
一起开心,一起
玩着说不出口的东西

但没人知道我在想这样
一个问题:螳螂
的早晨,是不是猫的早晨

后来我就离开了你们,开始
独自一人玩,也
没人知道这样干的理由

除非有人将我假设成
一个猩猩的后代
或者为一个假灵魂守夜的人
20201015


午后下起了雪

午后下起了雪我戴着父亲死后
留下的一顶小皮帽和
几个朋友到不远处的溜冰场去
溜冰。别看我们在
现实面前像个傻蛋,玩起来可疯狂着呢
正当我想大干
一场的时候,莉儿出现了,她
旋转舞姿仿佛冰上芭蕾
朋友们把她围在溜冰场中央一起狂欢
雪越下越大,莉儿的头发
全白了,我拿下脑袋上的小皮帽
戴在她的脑袋上,希望她
脑袋里东西和我一样具有相同的形式感
朋友们可不顾我的心思
他们恨不得让莉儿玩得再疯狂
一些。不一会,雪渐渐停止了,天边
露出一点花花太阳
我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他们
20201016


当我不客观地看待

当我不客观地看待
一只猫时,就
有可能不客观地看待一个人
我一生都不太相信
自己,常常与一些不切实际的
东西周旋。但我能够
想象火车开过时一只螳螂
恐惧的眼神,也能想象一个
女人被闪电穿过时的
微妙姿势。如果有人相信了
这些可别指责我
哈哈,这时代,谁那么牛气能够
获得另一个世界的礼物
活着,可不是一件
开玩笑的事,总不能拿灵魂
作抵押来赎回被
守夜人放弃了的那些夜晚
某一天,只有一次我
在人群里喊错了
父亲,房间里闹钟叫了一夜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