缎轻轻2020| 不惑赋(二) :平庸与含糊

◎缎轻轻







食客

 

中午吃寿司,鱼籽粒粒圆润

反射着食客张开闭合的唇舌,一个反复无常

的游戏,进餐过程中再不需要升火、用手掌把糍粑拍平

为了裹腹而操劳的祖辈,踮脚够黄杨树折最近的枝丫

烧柴,烹饪,那曾是母亲的日常

 

腹饿难耐的茅草正摆动纤维的身体为她搭避寒的屋

心不在焉的父亲,已离她和母亲而去

他上了北平。偶在午夜,他目光穿过停顿的笔尖

想到在襁褓中哭泣的女婴,而她仅是父亲的一个瞬间

这令她窒息,恨不得去他的笔下融化成一行思维推导的呓语

 

事实是:她端坐在一张纸,白的深处,为自己细心缝制一件

穿戴终生的黑色丧衣,墨汁饱满,很难判断

她到底能不能由内而外,扮演

一个现代女性,看似完满的角色。

盘中陈列新时代的战利品,一个来自皖南的食客,坐在

淮海中路的餐厅,嘴里咀嚼没有滋味的粮米

 

 

 

裂变   

 

一天二十四小时你有多久处于裂变中?女儿写下“兔子问题”(1)

经典数学,使裂变的兔子们挤在青草的洞口窥视

我们隐秘的家庭生活,是的,在平庸中秘密维持着

比如,一个主妇挽着发髻煎芹菜蛋饼时,月球正悄悄移动

女孩咬着笔梢正经历她人生中第一次思维纠缠,而她的父母

心事隐秘。男人作为丈夫和父亲,有不可说的,在高速公路上疾弛时

他忽然有发疯的欲,也有一个人寂灭的静。公路边江浙人家的坟冢

祖先们垂发躺在棺内,午夜起身轻声交谈换取这阳间信息

活人们在裂变的信号云雾中,每一个侧面从棱镜中折射

还认识彼此吗?兔唇是分裂的,画着兔子的纸从远古计算至今

猜测人心。剥离短暂的感官刺激,你承认解不开这谜题

 

(1)兔子问题,即斐波那契数列(Fibonaccisequence),因数学家莱昂纳多·斐波那契以兔子繁殖为例子而引入,故又称为“兔子数列”,指的是这样一个数列:0、1、1、2、3、5、8、13、21、34、……以递推的方法定义:F(1)=1,F(2)=1, F(n)=F(n - 1)+F(n - 2)(n ≥ 3,n ∈ N*)

 

 

平庸与含糊

 

最终。人将失去躯体,融化

于火焰、蒸汽或黄土

今日白露。时间垂直,附着在一滴露水

形体纵深处

无数消融的蠕虫

 

忆童年,浮动着父亲刚摘下的黄桃

鲜嫩而残喘……他曾经的风华投射于水面

晶体般,命运从中心向外圈旋转

 

肉体平庸,定性含糊

爱恨化解,寂灭中他看见僧侣端坐献祭

 

 

 

 

忆年幼

 

小时候,瓢虫总是贴着她的鼻翼,顺着呼吸

钻进她腹中大闹——好一个悟空

 

妈妈站在长满碧绿蔬菜的厨房里

好像她是万物之王

 

午后,托腮望天

悟空,翻着筋斗

转头,是她朝镜中吐舌的脸

 

 

 

 

察觉

 

观察一只蟾蜍,鼓腮瞪眼

他坐在石凳上吹口哨

 

受惊,它跃入矩形的公园莲池中

 

想到诸多事物

如鹅卵石摆列强硬与柔软

物象皆缥缈——他面容凝固

 

蟾蜍从水里衔来复活的灵药

莲子苦:果实油绿、入喉病除

 

 

 

 

养猫的人

 

在阳台搭猫窝,掩盖着他原本

有些做猫心虚,现实的点金术

编辑手机里的信息文本,活像

一个现实派诗人

 

女友洁癖,她每天都将话术熬成一锅浓汤汁

喂养他和那个誓言中未出世的孩子

这不是养份。不如毛球相对于

幼猫,简单的玩具激活

它脑筋。猫砂,他不断用铲子

挖掘着镜中渐松垮的面容

 

想到3万小时后人人都将迎接死亡

世事怎能如心愿?

那将丧失养猫的乐趣,它从出生后摇摇欲坠

至夏夜矫健窜上空调,偶而小病竭力

爱或者贪婪,欲望

还是寡淡,猫的选择题始终悬浮在他手背两侧

 

 

 

生活在一只南瓜里有多拥挤

 

晨起煮南瓜粥

看天气在碗口

慢慢变灰

孩子坐在地毯上哭

嘴角是南瓜的残留物

 

而挖空南瓜后,她看见

灰烬轻飘飘落在

一张鬼脸后的虚空上

 

每个家庭,背后黏着橙色阴影

逐渐放大、拥挤

缓慢撑开这些命里注定

甜的南瓜  

烂的南瓜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