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何小竹

◎心地荒凉



@马勒


好诗人有个共同特征
好玩
不好玩的所谓诗人
绝逼假的
马勒艾特褐菊长
嗯。本质上
必须是好玩的
2020.10.18
 

何小竹


只有读何小竹的诗
我才不会犯困
绿鱼说何小竹不懂
催眠术
我说他早已成为这个时代
最伟大的诗人之一
很牛逼的说
如果让我杨黎何小竹
选其一
我选何小竹
绿鱼说杨黎有很多坏诗
写失败的诗
我说杨黎太沉迷自我的语感
小竹相比就要开阔一些
我读杨黎。有戾气
读小竹。就感觉可爱宽阔
绿鱼说小竹像和面的人
我说比如杨黎删除爱国人士
就极端
你写你的嘛
不管别人
我从不删好友
我给好友分类
有些傻逼永远都不能
看到我的朋友圈
加我微信也是白加
绿鱼说哈哈哈哈
一下就想到爱国人士
杰克成和无精了
我说哈哈哈哈
这两个家伙
着实讨嫌
小人得志
装逼犯
靠天分和吃苦精神
成功了
就开始装逼了
绿鱼说这些人
精明得很咧
我说那是
人精
一看发哥就没脑子
长那么帅
还把钱都捐了
绿鱼说发哥
也不是蠢蛋
我说境界不同
喜欢发哥
鱼弟要相信
我的直觉
绿鱼说我觉得发哥
是玩够了
我说也有可能
小时候看吴京的古装片
太极宗师
心想这傻逼怎么
能长这么帅
那时候是冬天
自家没电视
就跑去邻居家
冻成狗。为了看吴京
绿鱼说吴京可能是入裆了
他现在是爱国人士代言人
太极宗师,好好好
我说都是为了混饭吃
理解
鸡巴毛
生活不易
毛不易
绿鱼说不错
都是演员
人设而已
我说继续读何小竹
读得我哈哈大笑
大树说你笑点太低
如果一个相声演员
遇到你这样的观众
他很容易就发财了
我说比相声高级
总之,随你们怎么说
何小竹牛逼
读他的诗很舒服
百读不厌
古轨说何小竹的诗
实际好笑
一本正经说笑话的样子
不是嬉皮笑脸说笑话
我艾特古轨
总之,我爱何小竹的诗
子艾说我喜欢小竹的诗
古轨艾特褐菊长
我觉得你的诗好一点
何小竹收的紧
我艾特古轨
不敢当。小弟
我主要是随意
我应该是最随意的
随便你怎么评价
反正我不在乎
就是这种随意,自信
导致我的诗
成了我诗的逼样
大树说中国足球
比你自信多了
户帮主说
就是这种随意,自信
导致我的诗
成了我诗的逼样
——褐菊长
褐菊长好诗
大树说自信是好事儿
关键是效果
户帮主说何小竹写了
最细微的那部分
褐菊长写了
最琐碎的那部分
户帮主任重而道远
余刃后知后觉
说怎么争论起何小竹来了
张小白说老褐贴他诗了
马勒说他有些诗蛮喜欢的
尤其那首给牛拍照
高级幽默
悟空说那首诗很老了
张小白说他好诗真不少
好诗人
悟空说好诗人
马勒说嗯,很老了
嗯,好诗人
他诗可作为枕边书来读
悟空说还有一首记忆挺深的
贵州下雨了
马勒说何小竹诗
看着简单,很难写的
户帮主说何小竹诗
看着简单,很难写的
他写的东西太细微了
并竖了个大拇指
子艾说高级的诗
并竖了个大拇指
余刃说不信你试试
绝对跟不上他
户帮主说但直插人心
妈的
针尖似的
子艾说何小竹诗
看着简单,很难写的+1
户帮主说今晚
何小竹专场
继续贴
马勒说何小竹写诗不讲道理
比杨黎好
我选小竹
古轨艾特大树
你太偏激了
没法正面客观看待问题
户帮主艾特古轨
好久没看见你的诗了
惦记
古轨艾特户帮主说
我最近没写
户帮主说别光顾着撸啊
古轨牛逼。写的好极了
古轨艾特户帮主说
谢谢啊,写的不好
所以就没写了
户帮主说鸡巴
你就是写的太好了
你看我夸过谁
就刚夸过何小竹
古轨。90后。写的不多
好诗一箩筐
你写你爸带你打麻将那个
虎虎的
路见不平一声吼啊
古轨说我想起我爸爸年轻时
挺浪荡的
觉得挺好
比我要好
户帮主说但你爸诗没你写得好
全方位碾压
马勒说古轨是挺久没写了
一写就会有好诗
户帮主说,再不写。鸡奸之
马勒说当然谁说何小竹写得臭屁
也理解。确实太平淡无奇了
喜欢的极其喜欢
两极分化
我艾特户帮主
我说楚尘给他出过一本诗集
6个动词,或苹果
我当年买了一整套
那是个系列
出了好多个诗人的专辑
妈的
现在一本都找不到了
我有必要再买一套
明天准备推荐朱文
朱文
另一个伟大的诗人
我以前读书就像搞女人一样
读读这个觉得好
看看那个觉得棒
那些年
我读了不少好诗
户帮主说那时候
褐菊长还叫心地荒凉
王菲还叫王靖雯
户帮主还没有卖尿素
那真是一段好时光啊
鸡巴那么硬
夜深了
该做几套广播体操了
我睡会
我说好
晚安
2020.10.18
 

小树


在沿途
我赞美
老德的诗
写的好
老德艾特褐菊长
谢谢兄弟
你写的比我
更直接
(并排发俩大拇指)
我说往下
没有你的深度
往上
没有你的高度
在德哥面前
我只是一棵
小树
2020.10.18
 

诗人古河评褐菊长的诗


写的还是那么好
有时我觉得你的笔
有坦克链带的
推动力
它总是能找到
翻过去的机会
相信我没有胡说八道
晚安!
2011-12-10 01:18
子艾说古河
精神病患者
却又眼光毒辣
对伊沙的吹捧
又是败笔
2020.10.18
 

悖论


对于非口语诗
我是排斥的
不过对于
有语言功力的诗人
我又是欣赏的
真是个悖论
2020.10.18
 

余刃说


褐菊长的诗
非常适合群嗨
时不时发一首
很好的阅读体验
老褐的诗
好玩死了
2020.10.18
 

@晋晋


你离写出好诗
至少还有5000首的距离
多写
自然就能找到
诗的节奏
大树说这么打击人家
我说不是打击
是用数据激励
绿鱼说大数据
好好好
悟空说紧紧还得练习
节制一些
2020.10.18
 

有个混娱乐圈的退了


我理解
因我们诗人从来不尊重娱乐圈
他估计不爽
2020.10.18
 

交际花


我日过一个交际花
后来发现
很多人都日过她
我就觉得吃亏了

一下变成了
她日过很多人
并顺便日了我
2020.10.18
 

青年时代


青年时代,骗了一堆妞
都想去看看我的小屋
我选了几个代表
实在搞不赢
马勒说后来管庄的小屋
成了淫窝
我说所以
我得继续写
不写诗,就日不到女人
2020.10.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