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角 ⊙ 角的方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四首

◎阿角



 老戏台

老戏台上唱戏
老戏台下看戏
唱着唱着
看着看着
大伙都穿上了长袍马褂
都束起了长发
都拱手作揖
都磕头叩拜
都唤老爷官人
都呼千岁万岁
抬首处
一轮明月
像只老白猫
蹲在檐角
时辰不早了
我这个敲醒时光
扫人兴致的人
得点亮灯宠
到人间打更去了


处暑日见一空棋盘

或居于深宫
或隐于寺院
或困于草屋
或去向他国
楚河汉界
亦不见兵卒
唯野蝉咴咴嘶鸣
苍穹之下
疆域辽阔
就这般空着
整个江山
正待摆放


无聊话

针尖对麦芒。白雪压青松
柳叶飞刀。滴水石穿
抽刀断不了水。压垮骆驼的稻草
过境台风招来暴雨……
即便收效甚微,无聊时
我还是会去想想柔软的事物


乌鸦祭

老族长。占卜师
站在高枝上。它的黑袍之下
有钟声、吟诵,默祷、小曲
有陶瓷的自鸣、铁器的合奏、机杼的咏叹
以及羊咩牛哞猪哼狗吠……
死去多年后
它的遗产清单上
只剩下老妪叫魂,鳏夫梦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