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暗门

◎弃子




                                                 摄影/寇德卡







《顽石》

光线消沉 就像
祖母平静的脚踝
而她早已隐身不见
移植在一种
内心的气候之中

我曾试着问父亲
在游走过多地之后
在泊绳松开时
他是否也有一刻想起
自己的母亲

然而言语,即便说是
诗,繁复或单纯
并无体验,亦无迷恋
而只是
造成了负担

只是内心的花束
硬过顽石

2015.1.25
 

 
 
《脆弱》
 
自我像一个巨大的鬼在哭
哭爱的逝去,静默,与坚固
用一句《神秘列车》的
电影脚本哭,哭伟大的爱
也只是一个星期的逃犯。*
 
自我已互为两端,但不再
争执,不记仇
当其中一个死去
便是朝着另一个的领地
迈动了一寸。
 
但难以复归的天平微微
倾斜着
发出咫尺的叫喊——
我们之间不该如此脆弱。
 
2020.10.24
 
*引自吉姆·贾木许电影《神秘列车》台词。
 

 
 
《玲湖》

一块松脱的马蹄铁
浸透谢幕时的冷光

在暮色极尽的通途
倒数到十
             星辰

2019.11.2




《暗门》

暴力
是疯子的住所也有臂式座钟
而他的时间像永远缺失着一小块
有如蚕豆  子夜餐盘

暴力是喷泉广场中闪熠
不再的雕塑
眼神凄迷,形体半裸
像醉生梦死的事物闭合在了彼此之中

暴力是一个假面赌徒正穿过一道
暗门,而内心极度平静
是这城市下水道中宏伟的诗篇
出自一个莽汉

和他的斯芬克斯
暴力是遗忘来临时从未
有过的清醒是不可能的触摸
如货币贬值  雪积边境

2014.3.16




《巴顿与蜂鸟》

向来如此当你选择
离开一个地方
便会在某个时间中得到
有关它的记忆
就像在某块甲板上想起
那样想起
一个叫迈克的船长
带你出海和猎艳的人
而在他咽下最后
一口气时,却依然
对你一无所知。

2014.5.27

*巴顿,亦电影《本杰明·巴顿奇事》中人物。



 
《重逢》
 
回忆一扇不复存在的教堂大门
似已不再必要
里面安放着一百条长椅
你曾苦苦地跪在其中一条背后
闭目如悲,似反问着主
该如何克制住脑海中不可遏制的念头
 
没有丝毫征兆。鄙夷或是同情或是
伤感,都无从救赎。
而长久的追问,让睡意像一滴雨喘息着
落进波澜不惊的池塘——
但置身在这清醒的牢笼中
又注定难以睡去。
 
你记得最后的梦境是复活节广场
围观中的马戏团表演
和迟迟不愿离去的人群,像重逢
在这里,被闪光吐焰的夜色所提及
 
而一只手已从一袭黑暗长袍中
抽出玫瑰,并按住
那背后战栗欲飞的毁灭辞令——因你曾
出现,使我拥有了两个影子。
 
2020.10.1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