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笑 ⊙ 内心的光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为《新东西·好东西》写的后记《午夜的舞台》

◎向天笑



       订阅《新东西》的朋友都知道,每晚转点过后,《新东西》都会推送一些新鲜诗文,就像舞台的帷幕在午夜差不多准时拉开,供睡不着的朋友打发睡不着的时光。一年之内也许有那么几天不准时,有的时候是因为有的人一稿多投,别的平台先推了,导致《新东西》推送不了,无奈只有再选稿再编发;有的时候,是因为自己不胜酒力,喝醉了,没有按时推送。害得有的朋友为我担心一场,以为出了什么事。
       从2016年1月13日至今,五个年头了。长年累月,我一个人躲在《新东西》幕后敲锣打鼓,偶尔也上台露露脸,完全利用个人的业余时间,没有中断过一天,真累!烟瘾越来越大了,从两三包达到四五包,满书房都是烟雾笼罩,好在我无论多晚睡觉,都坚持五点多醒来,练练太极,把胸部积累一晚的烟气全部吞出干净。
       更多的时候,我只是一个操盘手或搬运工,把大家发到邮箱的东西有选择地往《新东西》平台上搬一搬,只是有些对不住那些外地来稿,大多没有选用,干脆回复:《新东西》只是面对黄石人开放的舞台,偶尔让外地的朋友进来客串一下。
       有人说,《新东西》发的东西是垃圾,不值得一看,有时候也真垃圾,没有好东西,只有差东西凑数,由于自己一个人支撑一个平台,不可能做到三审三校,何况数量是别的平台几多倍,有的稿子没有仔细校对,导致错别字也有不少,但《新东西》所发的不少东西被《黄石日报》《湖北日报》《长江丛刊》《诗潮》等报刊选用,可见垃圾堆里也有金子。
       也有人说《新东西》借诗会、征文敛财,我真要借此机会说明一下,《新东西》至今所办的诗会、征文没有收过一分钱,而且付出的心血,是旁人所想象不到的,损失身体的健康不说,单就写作而言,我一年要少写多少东西啊……
       有时真想关停《新东西》这个平台,反正现在平台很多,我也没必要再肩负培育新人的责任。当我把这个想法吐露给身边的朋友,大家都说不能关停,《新东西》这个平台为黄石培养了不少新人,有的开始走上文坛,成为市级会员、省级会员,还应继续前行。尽管有的翅膀硬了,开始往外飞、往高处飞,不再光顾《新东西》了,我依旧很开心,因为不断有新人在出现。
       ——我知道,在那些真心为黄石文学繁荣的朋友心目里,《新东西》不是可有可无的,也不是任何个人的,而是属于一群人,属于很大的一群人!在我的心目里,我也从没有把《新东西》当作自己个人的东西,而是当作大家的东西。正因为如此,也得罪了不少人,照顾一次两次可以,长期没有突破、没有进步,只好让他少露面,或者不露面,这是没办法的事。
       一晃五年了,感谢圣虎兄弟辛苦编辑《新东西》五周年作品精选《新东西·好东西》。我是下不了狠心的,五年内几千人次的东西,挑选不到两百人,我于心不忍;感谢成功的企业家、知名作家罗日新兄长的慷慨解囊。没有他们的鼎力支持,《新东西·好东西》,恐怕很难顺利问世。

      这个午夜的舞台,还将继续,还望新朋旧友继续登台,不是为我捧场,是为黄石文学捧场!
      是为后记。

                                      2020年10月14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