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741-1758

◎秦匹夫



泥沙集1741:两截朽木靠在一起

我们都病了
我们互相安慰对方
但是并不能
我们要花很多精力各自抵抗
我们用双手无力抚摸对方
后来又放弃了
我们一起下意识地往紧靠了靠
越来越昏沉

泥沙集1742:华畅666

华畅666有两丈进深
靠东山墙摆了三张石桌
石桌后面一排沙发
黑色的沙发。看起来很柔软
一伙人鱼贯而入。坐上去
全部面朝一个方向
看向前方。也就是西山墙上
那里挂着一个大电视屏幕。他们盯住那里
我正纳闷间。突然角落里的音箱发出巨响
如同僵尸突然有了灵魂
人们一下子就活泛起来了
有几个甚至离开沙发去蹦啊跳啊
这就是华畅666。也就是
华畅KTV666号房的一些事情

泥沙集1743:我转头的一瞬究竟发生了什么

婆娘在厨房炒菜。我看电视
电视里一个傻逼在追打另一个傻逼
婆娘突然叫。我下意识地转过头去
当我再转回头来
其中一个傻逼已倒在地上了
已在掸腿抽搐了。眼见活不成了
在我转头的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泥沙集1744:想起我的媳妇儿就想纵声大笑。但是要淡定

下班从一段路上经过
平常无奇的路。今天才舒展开来看了看
左边是什么。右边是什么。脚下踏的什么
又凑近去。饶有兴致的
此时是秋天。众物已有凋零之意
我的讶异与悲伤由一种兴奋全程陪同

泥沙集1745:黑色女郎

黑色女郎是我妻
是我的来自四川的
四川省。乐山市
还不止。据说还要往深山里去三个小时
大渡河边的。一户农家
我的妻来自那里
现在她着一身黑衣
侧身翘臀躺于我面前
举杯饮一口。我戏曰
嘿。黑衣女郎

泥沙集1746:海舍湖

海舍湖是被海舍下的一小片水
在群山皱褶的深处。它负气来到这里
我今日寻访到它
雨后初晴。被雾气洗过的东西湿漉漉迷人
看来它已习惯这里
静静的一汪在环山中间


泥沙集1747:传世

我很快会有一个女儿
她的名字也叫冯青春
或者说我把我的名字交给了她
后来。弥留之际
我嘱咐她。青春吾儿
你要择一女也叫冯青春
冯青春是优良传统。是传家宝
你要子子孙孙传下去

泥沙集1748:死了后

死了后。很快松弛下来
因为不再有管制。松驰和自由爆发了
其身体原本作为一个组织现在涣散了
直立或者挺立没有了
每一个部分都在追求自己的舒适
都在下垂
最主要表现在肛门括约肌。它失守了
如同罪恶的粪便溢满了床垫

泥沙集1749:结婚前第十五天

平生第一次结婚
对于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来说
真有点儿难为情。但主要还是兴奋
随着婚期逼近。又出现了紧张
总的来说。兴奋是肥沃大地
难为情和紧张是季节性杂草
青春叔叔。嗨起来吧
你的生命要沸腾了

泥沙集1750:过桥论

早上山尖起了一场大雾
不断的缠绕和冲撞
这些细微的和恍惚的
它们凶猛。但是发不出声音
山尖下面的桥上。我凝望了一下
漩涡镇低矮的天空明亮

泥沙集1751:水声

我曾无数次听到过水声
沿着江边行时。我曾听到它们低沉浑厚
初晴伫立。深涧中它们发出汩汩
夜里长卧。它们又出现在檐前
发出将断未断的嘀嗒
无论哪一次。它们都有一种连绵和广阔
一种吸附。一种吸入进去又迅速掩埋

泥沙集1752:热爱者

光线消失后。热爱光线的也消失了
或者说依靠光线生存的消失了
热爱者陆续点亮屋里的灯
他们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刻
由于对光线的真正热爱
使他们并没有沉泯
使他们在没有光线的时候
创造出了光线。在板结的夜里陆续亮起

泥沙集1753:漩涡雨中行

生养我的山坡。现在我又回来了
和以往漫长时光一样。总是在雨中
总是被雨打湿。枯黄乱草一般的头发贴在额上
也是踽踽。低矮的背影
这一次。是我中年娶妻新婚的第二日
我和我的妻子。几千里外赶赴来的兄弟们
我独自喝了很多酒
带着他们向山坡走去
雨很大。一路上我一个人喋喋不休

泥沙集1754:一些喜字开始脱落

结婚几天后。鼓乐缭绕的声音逐渐消失了
亲朋们各自散去。原先聚拢的现在各归其位
下午我们去外面转了一圈回来
看见墙上几个喜字已经脱落了
墙脚边它们的卷曲如同落叶

泥沙集1755:秋气

下午去看一个长辈
一个八十多。一个九十
他们围着我打转
记得很多年前他们也是这样围着我
那时他们刚从地里回来
一个挎着篮子一个扛着锄头
他们从槽门里披着浓重的山气回来
那时候我瘦小的身体
可以被他们随意搅动。披洒。甚至摔来摔去
但是现在不行了。现在他们围着我
满山的气息淹没下来
使他们无力。双手下垂
惘然而冰冷

泥沙集1756:将别

平日模糊的现在突然清晰了
几个人围坐一起
像雾散后的几个山廓
各自横亘的。丛林。溪草。都纤毫毕见
互相都看得见。或者说都主动显露了出来
也即是。浓重的雾气突然拔开
显出一个清明的时刻

泥沙集1757:手提十万块

终于如愿以偿。我手提着十万块
曾经我梦想着这一天
我提着它。在大路上走着
它散发浓雾一般的气息包裹我
但是时间消磨了这些
四十年了。它氤氲的东西消失了
如今它只剩干巴巴的一坨
天有微雨。空气清冷
我提着它踢踏踢踏的向街上走去

泥沙集1758:婴儿

当这个男子还只有两个月大时
他们把他裹在厚厚的毯子里
此时他还不能适应强烈的光线
因此整个面庞都被盖住了
黑暗中他安详恬然
果真如此吗。某一刻我心里一动
把覆在他脸上的毯子掀开了一丝
让一条明亮的光线斜斜的落于其上
这男子果然有反应。却是咧嘴嘤嘤
观其口型。似是大喝。去你妈的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