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羽 ⊙ 音乐手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洗脸

◎罗羽



洗脸



城外,平原上,麦子灌浆了
你看,扑打我们脸的,是赵佶的瘟疫
死亡拽住群众的衣袖,在恐惧的屋顶下

弹奏灾难的是雁柱箜篌

让我们焦虑的,不一定是小仙女
也可能是枯荷,白鹭从一头黄牛的脊背上
飞起,皮囊里的血是这一生的懊悔

泥泞拐弯后还是泥泞,田地
顺着底层的蚯蚓,攀上小叶杨的顶端
掂着酒壶,喝完窗外的暴雨
这浩淼里的沉醉,遮蔽了厌倦
青虾望着我们,想起八月炸的果实。和杀人
的哲学算账,向和平的箝制说不
那些行刺的手腕都已戴上手套

你既然是一个河南人,他人就能
把你幻化成周口、驻马店
或者是短耳鸮、月光、寻骨风

在朋友家乱说,眉毛像教诲一样轻快
腔调的缓慢因经济史的批判而幽明
铁哥的唱词越神经就越清脆
他湿透了,满嘴的孩子和格丽克

所以说,出殡的挽歌不仅仅
是我们的,从家庭的丧灵到一处炉灶
在一杯杯清晨的历史里,
隐没
的儿孙的骨殖都还原为形体,读书会的受难者

依然是年轻的滑叶木通。当傍晚临近
只要转身离开汴梁的护城河,我们
就用错乱的井水洗脸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