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露、葵秋、锈色及其他

◎西厍



时间花园

秋天是另一座花园——
当夏天的园囿湮然关闭,锁上栅栏
时间敞开它更静谧的部分

除了挂在青杨树顶的飒然风声
所有的花木都恪守
传承自种姓和氏族的美德

木樨的灵魂之香和
向日葵的内心仪轨,让时间花园拥有了
新的尺度和自由的认识论

这一切并不影响芦苇托举着
蓬松的思想和轻盈的诗句
这时间花园的吟者,静谧中的静谧

用最轻柔的音节赋就颂辞和挽歌
在它那里,喜悦和忧伤并无
清晰的分野。同样鸟鸣的清澈与溪水的

清澈,也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蜜蜂和蝴蝶虽然扇动着各自的翅膀
但运送的都是时间的花粉

酿造的,都是时间的蜜
它们各有路径,却共享同一的归宿
认知这一切,正是我的责任和义务


寒露

寒露之夜我有不足为外人道的
不安。时间与精力的耗费
带来了什么?月亮在持续亏缺而身体
越来越浮夸,它松松垮垮

像一座被雨水和时间泡烂的土丘
濒临坍塌。秋气冷凝而欲望的世界
仍在膨胀——我仍难以抵达
欲坠未坠的张力的临界

以完成一滴露水的圆满和自足
我仍没有勇气让世界在我的生命里
完成冷却的全部程序因此

寒露之夜仍然是一个庸人的迷失之夜
通向一滴寒露的短径让人彷徨
又彷徨,对世界对自己,仍疑窦丛生


葵秋

这不是旧时代的旧葵花
是庚子年后疫情时代的新葵花
虽然队伍还算齐整
但是站位和站相各随其意
抬头或低头也悉听其便——
的确也有四十五度角仰着脖子
礼敬落日的大脸盘和小脸蛋
更多的是背对落日,或侧转脸庞
成为政治不正确的、沉默的大多数
当然它们也都不是梵高的——
它们也像火一样旋转着燃烧
却不是梵高的。这无碍于它们是
秋天的一部分,是拿自拍杆的
女人的妖娆背景和孩子们
天真、热烈、蓬勃的象征之物
作为秋色赋里浏亮的声部之一
它们似乎更适合于赞美诗
而非挽歌——它们终将献祭头颅
给时间和土地,无论饱满
还是空洞。在这个尺度上它们终将是
自己的挽歌,而非世界的赞美诗
它们忠于秋色的完整性审美律令
无视谎言的代际遗传密码


锈色

一叶池荷生锈
就是一个池塘在生锈——
池水接受了命运
悄然走向一块锈斑的纵深
还有什么锈迹不能接受
当你的身体
终于也成为其中一块?
“我并不感到羞耻——”
你暗自思忖并且
为终将到来的锈蚀做好了
最初的心理建设
“即使这不是命运
也应该是一份义务——
一份集体的荣耀
我只是分领了它的万分之一。”
你甚至为无法像一枚
鹅掌槭那样
获得完美的赋形和颜色
而稍感羞惭——
“我知道我也是锈色的一部分
却远没有一枚叶子
那样虔诚和彻底
我仍有私心昭然若揭。”
但是很明显
你仍然是被原谅和被
等待的那部分——
作为一日比一日宏大的
锈色的一部分
你并不孤立,就像静默在池中的
荷的一叶


真相

总有一些树先入了秋
就像总有一些人先白了头

一棵水杉的视觉成像或
一棵响叶杨的秋声赋
足以引起人们的深度误解——

“时间有失公允。它总是
在一些事物上跑得更快
在另一些事物上则故意放慢
脚步……”

“没错,时间总是这样
让一些人欢喜的同时
让另一些人忧伤”
——所谓误解,大抵如此

但时间从来只有一种秉性——
无情的公正或者
公正的无情

而忧伤
只是一些人的内在谬误
而欢喜,是另一些人自设的
陷阱——


醉白池里养着什么

醉白池里养着莲
和江南
一朵莲就是一朵江南
一节藕就是一节江南

醉白池里养着亭台
楼阁,轩榭
养着文人余绪,士子风骨
养着诗的千年的莲子

醉白池里养着
一棵松
一竿竹
一株梅

醉白池里养着的石头
都是干净的灰
优雅的赭石和
沉静的蓝

醉白池,养着一池清水
一只鹤和九只
回头的鹿——
醉白池里养着你回头就见的

江南啊——
一池烟雨江南
和一只花为四壁的小船
在醉白池,等你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