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诗

◎修远



灵异
1、
城门口张贴着悬赏的告示:
     今有一妖,不易辩其貌常出没于市井
身带病毒,与其擦肩而过者:或迷蒙狐言或患疾而亡,吾民多加防范
缉拿归案者赏钱:伍佰贯,“醒花春”一坛
有谣言惑众者:禁言一岁。藏匿, 踢屁股,二十
                         
                                   呼噜县宣办
                                   庚子兽年兽月兽日

2、
    那个妖孽在何处!或已经化变为:一条比目鱼,一只狍子或直立人行的东西。棒子队走过,扫瞄着,唯恐漏过一 人,包括花姑娘和她们的斜格子上衣,还有胸前涨裂的甜瓜......
    接线人通报,武都头带着一杆子捕快,夜袭了高老庄......

3、
                         “二叔,一人在外多有不便,回家来住“
                         她是孤寂的也是温暖的
                         美,是有毒的
   窗棂还剩下半点气息,哈气结成水珠,猫眼般地窥视着鱼肚的天空。武都头在五花马上,怒而不言
   被高孙氏哀怨的眼神电击,脸皮灼烧。白毛郎猪发出的声响有点怪异,莫非......
4、
烤羊排,奶茶,炒拉条......
大乌苏啤酒,伊力特,英雄本色,伊犁河
阳光的圆顶瓦蓝瓦蓝的,强烈地照耀,缓缓移动
罗马的城邦也曾经是蒙古的色块,弯刀下的疆域
而“太极”的巨大磁场,能吸附所有
黑死病也没跑出它的双鱼,何况马队和弯刀
瘟疫在用餐,土地上铺着黑桌布
名字手挽着手从地狱里醒来
还是那“三碗不过岗”,好!疏通血脉,痛快而真实
一根哨棒成就了英雄,成就了武都头
官场啊,水深!而我不懂。这不,捉拿妖孽的事又
交给了我——悬赏,布线人,撒网
可鬼魅仍然……这面墙,无法穿透

5、
“二叔,外面风寒,喝碗酒暖暖身子”
“谢,嫂嫂“ !
声音贯穿了他的身子
"大郎呢,晚些回来,二叔莫管,自饮便是“
腰间攒动着火蛇的小脑壳
他望向楼梯,裙摆里有一朵倒置的喇叭花
花粉刺痒着鼻腔。如一个溺水之人看隔岸的烟花
繁华街市,雪落下来就成了泥浆
炊饼挑子焊死在泥地,而丫梨已成了冰心的冻果
挂摊,隔空掐算我和几个人的宿命
楼上的脚步青翠,每一步都踏在我的天灵盖上
(哥哥呀,只有你才能让我脑部的血液回流)
喉结被麻绳勒紧,唾液在通道里上下滚动
空酒壶静止在地上,而胸腔里的那团火正螺旋上升

6、
朴刀和雪白的肌肤触碰,太快了
也太迟了!最后的一瞬间,归为永劫
心魔,心魔!携带着闯入者
金莲,你的那根细木棍撩拨了我的神经
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可不能失血
我一直默念:兄长,兄长!我的稻草
众人都在水里或岸上,而我独自悬着
城门上的告示墨迹未锈,那是我的公案
西门大官人,是你引颈来领的那一刀
了却了我的心魔!我上岸了,是命数

兄长啊,艳福倒数着你的日子
(矮脚的冤魂,眼神揪着头发咬自我的耳朵)


帝王

1、
一阵暴雨,“告示”破了相
庙堂之上“神仙”掐架 ,争抢着C位
言语的后腿紧绷、前爪弯曲,我是根孤独的骨头
父皇啊,手捧衣带诏时,我发过狠......
可我就是个木匠,手艺非凡——站在自己打造的船头
加快的水流,推动阳光的波纹咬着断桥的堤岸
两把伞碰了一下,引出千年的传说,而雄黄酒加进了
苦难。语言的猩红椒析出的泪串成一船的珠子
而我画中的白蛇,流落到了民间

2、
不要去我构筑的长城下——哭,嚼舌!
我不愿意再看到死亡,特别是我的
——臣民。我要是碎了,锋利的刀片会扎进大秦的肱骨里
每推进一寸就伤及一尺,最后只剩一副骨架
我要不死的预言,不要欺骗我
脚印非常多了,徐福没有回返,我醒了!
坑杀,焚书!那些黑客的魔幻之笔,你们尽然照单全收
我猩红的伤口,在地下,还流着银白的血

由他们去吧!——《一千零一夜》
千年,万年,太阳的黑板上仍写着帝国——

3、
七兄弟,七星连珠!
天父的恩宠
越接近本质,就越接近物性
一场宴席的酒令,舌头调教着方言
雄性的哺乳是酒后,云梯搭在城墙的豁口上
碾压别人的女人,让她们生下一群狼崽子
跨上坐骑,在游戏中扮演杀父的仇人
从不担心什么——“生灵涂炭”,“山河变色”
也会考虑酿酒的工艺,坛子上的花鸟
被惊醒的蝴蝶如何入梦,如何忍受惊扰
轮回的血脉:楚国的,韩国的,赵国的,秦国的......
储君,官吏,壮士,商,平民,男人和女人
粉饰或格式化。而执笔人铁膝触地,忠实的
——纸、墨、砚台
淬火的意志抵制着虚假,去掉明喻和暗喻
坚持文字的权利,将正版的一笔一划线装入册

4、
一群家伙在“春秋”的剧组,重新切割地图
他们不确定的命运涌动着太阳的黑斑,在黑暗中选择镜子的
角度。让王看到“核”的按钮在谁的手上
——“触发吧,我等了很久”!也会染上绝望的病
站在忧郁的词上,到小馆子喝闷酒
入喉,混入到血管的最深处
“歌,自有万古愁”! 倒立在胸口提供了灭亡的燃料
“底片,在瞳孔的暗室里显影”!以无限接近的方式
壮士成为陀螺,总被吃掉——收起闪亮的牙齿
不再扭过脸,看——放浪过的地方,痛苦的叫喊
在季节之外:荒废 酗酒 孤独
用男人的眼睛看女人,空洞与寂静,比弱更弱


1、
我儿时就饱读诗书
也喜欢玩投石的游戏
它们都使我着迷。在接受成人礼时还抱着它们
后来去京试,皇榜戒尺般抽打我
我下沉的手握成了锤头,伸开时剑柄咬住掌心
它是我游历的护身符。山川耸动了我的骨头
一眼就被摄了魂魄
夜深,树影和明月,掳我进彩丘

2、
他们扯碎我文字的偏旁,掺进沙子
我相信直觉,朝堂之上燃尽了自己
被外放了,一路西行,赴任的路就是玄奘之路
这里沉默,夯实。土地呈现落日的血浪,而后没入漆黑的空旷
西出无故人,恬淡的面容重生一次
月,升起时,褐色的石头继续燃烧
白日的强光,愕然的世界,许多秘密,静寂中仍在那儿
我侨居的语言,具有了枯骨的白色

3、
我进入自身的无知,急需一盏灯,急需再一次问世
绷紧的双唇,需要克服惊讶的事物
知觉意味着开眼的那些树枝,树根,藤蔓
围困,袭击我伪装的田园。来的路和向前的路都坚定地绕着我
我内部的狼族不在这里就在那里,抵制丧失的意义
万物充满争辩。当死亡的肩胛跨过一种可能
时间不过是一痴念——无言,才是万物的洞悉

4、
南山之石反射的光折断在篱笆与黄花之间
雉鸡弯曲的灵魂是否和我一样,内心之火不再轰鸣
原始的天空下,精虫在稻穗上晒暖,抻腰,蹬腿
自我放逐之药,农事之药,洗心疗毒
我感官之灵又回归,诗词之父,斗笠蓑衣

从门后囤里舀一瓢米来,放在柴火上,再撸一把野菜
清空,是道,无为,做一个旁观者
撞到喜悦,就是第一次看到清晨的太阳从山顶跃出
听到栗树林里空气中热气回升
明白杭州,诸城,徐州......都是搅进腹沟的乱刀
厌倦能使感觉好起来,无论白天和夜晚

5、
风烈,瓦片如纸鹤,石如走沙;尽头,疆域无法触摸
我不是灵与魂的考古者,也不是穷游客。是一头被放逐的狮子,喜美食
把一个问题放在另一个问题里,我的矛刺我的盾
我的期许已经遥远,书画,韵律,我两张面孔的——核
万物中我的位置,声音和手势。皇恩浩荡,我不再回去戴旧官帽
杂乱的礼器,夹在易碎的新政和旧政里
就在这停留片刻,问道,箍堤,修书腴民
我没有什么能给他们的,就这些吧


臣子

      “如果我们所见的事物将我们部分地忘记”
      “ 我们不能抹除石化的叶脉痕迹。“

1、
王的尺子远望漠北,陌生而广袤
狼,拉起围猎的天网,拉拉队里一只幼崽伸出的前爪
铁铲般幻想,阻断亡命者,它需要成长,关闭狂怒,岩石般地等待
草原,粗犷的颜色中,马奶酒的乳香沿着绿色向上,向上

——马,皮毛,羊;布匹,茶叶,谷子
这些可以用来交换的物件却被弯刀拨弄着
篝火,舞蹈,祭天,接着就是招魂的仪式

混血的城一直在等待,确权的男人不再痴于
铁器。灌溉,休民,修订律法。一只巴掌那么大的土地的两面
朝对方吐出沙子又吃进去,喂养四周的黑暗
无数种死,阵烈第一
没有飨宴,只有破碎的最后一只酒碗

2、
不留下眼泪,灭族的“恨”必定引起一场毁灭
城门关闭了,而夜与我谋合,黑发陡白,孤绝丈量异乡
我的心来到剞劂之地。国与国只是我的一个又一个驿站
我的耳朵洗着“忠”字的彩邑,衣袖拂过北和南
心,已成凶年的刺客,自伤!

铁函终于说话了
脉动催发箭雨——王,是你自灭!

老了,真是老了!记忆之绳挽上了死扣
倒走的树木,却不知去向何处!
转向事物的背面,给每一个驻足的自己,述说着

3、
你逆水而行,那可不怪我
你军队的名号,重捣着“天子”的心脏
成了你最终的腥檀。你金属的肺,死亡延缓的时刻
咒语摇晃着干树枝
                ——“过河者,必死”!

我工于书画,腕力缓缓推进着行文的格式
在雪崩之前我也死去,被跪着

注入杯中的神秘照着歌姬
糜肉腐蚀着佩剑,有人苦词,有人忘怀,有人哭祠
仪仗为何向下漂流,向南,向东......
海水浸透盛世的列帐,却没人叩问
谁能悟,菩提和卜辞
穹顶之词弥漫,支撑不住接近于零度的栏杆
我们跳下去,不再有羊蹄击鼓的耻辱

2020、10、11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