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袁魁、阿尔谈雨人诗歌

◎雨人



《名字》
雨人


我上班时
路过修自行车的摊点
突然有人叫我的名字
我惊讶地张了张口:
哦,修车呀。
我记得年轻时她并不漂亮
是什么慢慢改变了她
变得更迷人了。
我摸了摸头发
渐渐有些秃顶
快走到办公室也没想起她的名字。

@雨人《名字》好

@阿尔 同感。放弃对神妙的追求。落到实处 好诗就来了。

@袁魁 这首中间部分看似笨拙、迟滞,却恰到好处。

@阿尔 中间很有意思。迷人这个词。用得极好。

@袁魁 最后一句居然让我莫名想到陈子昂的名句,
但又极大的不同,雨人老兄是个肯动心思的人

@阿尔 所以诗不能聪明。要笨 重剑无锋。
这首在这句上神了,其他各首也各有妙处,但也各有缺憾。

@阿尔 诗就是缺的艺术。“笨”也是天赋,学不来的。

@阿尔 山穷水尽说得就这个。
笨还是从聪明过来的 笨。也有境界层次。
有的人是真笨,真笨令人绝望 。
有的是装笨,装笨令人恐惧 。
有种笨是天真。这个是诗, 可遇不可求。

@袁魁 哈哈,说的是,笨事实上是苦修来的,金蝉脱壳的结果。

@袁魁 你说的“”笨是天真”。
可遇不可求,但还是不可信其有。
守自本心。就是大笨 笨到极致的智慧。心不外求 诗也是的。 

@阿尔 大笨就是心不外求,也即是我们所说的大智慧。

@阿尔 好诗是意外。 非预设 要信的。
有的人。你看第一句。就晓得他下面要说什么了 好与坏的区别之一。

@袁魁 诗本身应该是意外的,但也不是不可以预设,
美国有个爱伦坡,他的作品几乎都是预设,他给自己玩命题。
口语只会加大难度。好好享受难度快感吧。

@阿尔 预设是匠人干的事。
大师就是要为所欲为。当然,大师也是从匠人里面跳出来的。

@阿尔 且预设是一方面。爱伦坡不会告诉我们。创作过程中的变形记。

@袁魁 大师必须具备基本的两个条件,一是才华,二是具有匠人的手艺和品质。

@阿尔 大师起码是笨的。浊的 低的 实的 。
那是当然,如果其中没有裂变和意外,他就不可能获得惊喜,
那他的写作对他本人来说就没多大意义。

@阿尔 爱伦坡滑头。不好玩。不要读他的诗,他的小说非常好玩。
诗就是小说。对我来说 两个都是一个东西。
体裁是外行的愚蠢的提法。
如果要这样的说呢,他的小说就是诗

@阿尔 好小说和好诗。我喜欢的,语言都是通的。
切肤的诗能腾挪但要由地生发飞花摘叶,随风飘散而入大空。
小说也是 。这点咱俩的意见是相同的,
诗和小说是一家,它们的界限不能说没有,但常常相互侵入。散文和诗分家不?

@管党生 古时散文大多是跨文体写作,
现在的大部分散文我没看出来和文学有多少关系。

@阿尔 我都不看散文了。
好的散文多有纪实感觉,精简了就是好诗。

@袁魁  国产的还是看《史记》,里面什么都有。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