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晨骏 ⊙ 棉花小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0年的诗(八)

◎吴晨骏



《春梦》

2001年9月12日早晨
我得知美国于昨夜遭到恐怖分子袭击
纽约世贸中心大楼倒塌
到现在,这次事件过去19年了
我老了,美国也陆续报了911的仇
世界上又发生了好多大事
人们久已不再提及911死难者的名字
911恐袭,惊醒了美国
可是美国离我太遥远
我在那之后又做了19年的春梦

2020.9.13


《与马老师谈艺术》

马老师喜欢酒后骂人,骂了好几天
为分散马老师的注意力,让他少骂些人
我与他谈起艺术观,顺便扯了扯艺术
与宗教、与环境、与政治的关系

我打了个比方,我把艺术比喻成庄稼
把宗教、环境和政治比喻成泥土
我说,泥土虽然对庄稼有影响
但对庄稼最关键的影响,是来自庄稼的种子

小麦的种子决定了小麦是小麦
水稻的种子决定了水稻是水稻
艺术的种子,决定了艺术是艺术
那么什么是艺术的种子,我也说不清楚

我想,最好不要用宗教、环境和政治
来指责和苛求艺术,因为艺术与它们
不是同一属性的东西,本质上来说是两回事
虽然什么是艺术的种子,我自己都说不清楚

2020.9.14


《孤独的云虎》

云虎炖了一锅羊肉
让我们去吃
可我们各有各的事情
没法脱身去仪征

云虎的夫人每年夏天
都回青海休养
家里就云虎一个人
他坐在阳台上
看看圣经,写写诗
思考一下世界的奥秘

深夜他与手机里的我们聊天
他指示我们
与女人相处时
要注意人身安全

2020.9.15


《青蛙》

我变成一只青蛙
在黑暗的水沟里爬行

我伸出长长的舌头
舔死一只又一只蚊子

我庆幸我不在食物链的最底端
吃饱后我找个洞钻进去

我做了个美梦
梦见我变成青蛙王子

国王把他的闺女赐婚给我
还赐给我无数金银珠宝

我沉溺于青蛙的快乐
不愿再变成人

2020.9.16


《在战场上飞奔》

我在战场上飞奔
大腿被子弹打穿
一点也感觉不到疼

我拖着伤腿
向前冲
敌人趴在远处战壕里
向我瞄准

2020.9.17


《走私棉花》

陆子和罗辑分别是
国共两党打入南京
汪伪政府的特务

他们同在汪伪工商部稽查处工作
日前稽查处处长让他俩去上海
调查上海各码头的棉花走私情况

在上海,马康的公开身份
是回春堂药房的掌柜
而实际他是国民党安插在上海的钉子

非亚由罗辑直接领导
潜伏在上海东亚船运公司
伺机发动工人运动

陆子和罗辑到达上海后
他们四人相约在南京西路
有名的梅龙镇酒家喝酒

喝酒时马康和非亚
劝说陆子和罗辑务必过江去南通走一趟
谁都知道棉花是从南通运到上海的

2020.9.18


《好作品》

在云虎住的酒店边
罗鸣和我
陪云虎吃新疆烧烤、喝新疆黑啤
当时的时点
过了夜半12点

罗鸣在先前的酒局里已喝多了
他整个晚上都在谈好作品是什么
他像黑帮的第一代老大
他不知道世道已变
现在的黑帮们
已不再打打杀杀

2020.9.20


《证据》

罗鸣常对我说
他的小说具有预见性
比如他二十年前写的小说《水》
预见了今年的水灾

昨天云虎来南京
为罗鸣的观点提供了新的证据
罗鸣的小说《大床》
写一对夫妻睡断了床腿
云虎告诉我们
他曾经在做爱时
也把一张床做塌了

2020.9.20


《诗与圣经》

陈云虎花了一年半时间
把圣经里的故事
改写成诗
昨天他带给我们
厚达400页的书
《长诗.圣经故事》

以后我们想了解圣经
读原著前可先读
陈云虎的这本书

陈云虎的这本书太好了
它把诗的功用
提升到一个高度
既然可以用诗写圣经
那么也可以用诗写世上
一切别的事物

2020.9.20


《歌声》

刘姐的眼睛会说话
陈云虎神秘地对我说

我想了一下刘蕴慧的模样
她那双妩媚流盼的眼睛

我忽然明白昨天在酒席上
一种美妙的歌声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2020.9.20


《夜归》

告别云虎和罗鸣后
我独自回到小区
在草丛里撒个尿
找个长椅斜躺着

回想今晚的情景
太多太多的声音和画面
穿过我的大脑

它们来自一些优秀的灵魂
蕴慧、孟秋、海氏、孟冬
还有后来出现的步阳
我与他们喝了大半夜的酒

南京的秋夜透着凉气
树散发清香
我在树下暗暗叹息

2020.9.20


《吃人世界》

梦中,我丝毫不怀疑
我身处一个吃人世界
这里的每个人都吃人
或者被人吃

傍晚红色的阳光
照在很多人身上
这些人走得飞快
以免被人吃掉

我曾遇到过一个吃人的姑娘
她没有吃我
却准备割下她的肉给我吃
我拒绝了她

2020.9.20


《秋天来了》

前一段时间热昏过去的蚊子
又飞出来咬人

个别胆大的蚂蚁
爬上我的脚背

秋天来了
今年的秋天似乎比往年更忧郁

新冠病毒想必也蠢蠢欲动
要趁秋凉时给人致命一击

2020.9.21


《女人》

刘姐夸陆子兄和我
对家庭很负责
不在外招惹女人

陆子兄的情况我不了解
我现在每天看书写作
花去大部分时间
我真没一点空闲
去与女人周旋

2020.9.24


《罩子》

去陆子家的路上
我看到头顶的蓝天白云
像罩子一样罩着我
我无处可逃

2020.9.24


《罗辑的梦》

罗辑做了一个梦
梦见他在黑夜里
走进一间无人的仓库
他去点灯
一直点不着

月光中的窗口
飘过两张惨白的脸
两个女鬼
正回头看向他

2020.9.24


《小分队》

束晓静每次洗碗时
都想到杨黎
昨晚,在陆子的工作室
我们几个为缓解束晓静的相思之苦
决定派出一支小分队
每晚去束晓静家
罗辑揽下洗碗的活
我负责拖地
陆子站在她家门口
监督我们

2020.9.24


《可疑来电》

陆子接到一个可疑来电
那人说他是罗鸣
在一个酒局上喝完酒
准备回家了
那人问我们还喝完了
陆子告诉他
我们也刚喝完

那人说话时舌头打卷
他说他就不来接老吴回家了
他安排刘姐的车
送老吴回家
他还再三叮嘱刘姐
一路上保证老吴的安全
不能让老吴受到女人的伤害
要完璧归赵

2020.9.24


《云虎卖书》

云虎昨天去了一趟句容的教堂
与一个南方来的牧师见面

从教堂回家后
他多卖了几本书

他多去几次教堂
也许能卖出更多的书

2020.9.24


《抖》

去年在哈尔滨
青岛美女阿占
三次跑进女厕所
三次看到男人的背影在抖

阿占像一个小姑娘
她不能理解男人小便需要抖
她对同行的男人们
占用女厕所提出强烈抗议

2020.9.24


《彝良美女》

云南彝良的陈衍强
常在他的网刊里发我的诗
我在同一期网刊里总能看到
彝良及其周边的美女

从她们娇好的脸
和性感的身材上
我推测她们的祖先
在古代战乱时
携巨资和美女
逃进云南和贵州的深山

2020.9.29


《两只猫》

刘畅是南京的一个美女
她家的猫也很美
她给猫取名“镜子”
她搂着镜子在沙发上小憩
镜子的眼神温柔、慵懒

今天早上我去楼下抽烟
路上碰见卖早点人家养的猫
灰色,浑身很脏
它在早点车旁边来回走
警惕地瞪了我好几眼

2020.9.29


《代薇》

在陆子的工作室,陆子问我
代薇姓代吗?
我说,她可能姓戴笠的戴
陆子又问,代薇年龄多大?
我说,好像她1964年出生
陆子说,她的诗很有激情
我说,是的,她的诗有很强的批判意识
陆子点点头说,我喜欢她的诗
我问陆子,你觉得代薇漂亮吗?
陆子有点犹豫,显然他不想接触这个话题
陆子问我,她在南京吗?
我说,她好像在南京油运公司工作
陆子若有所思地“哦”了一下

2020.9.29


《印章》

去年夏天游离来南京
给我带来一个好消息
他说我可以一边写诗一边画画
写诗是爱好
画画可以卖钱

他回杭州后
我尝试画了几幅画
给罗鸣看
把罗鸣和他夫人逗得很开心
我画得糟糕透了

我分析失败的原因
是我没有一枚
漂亮的印章
于是在一次酒局上
我请罗辑大师帮我刻印章

现在罗辑已经刻好了印章
我有了重新画画的信心
虽然我还没想好画什么
但我可以在画之前
先在宣纸上
盖上印章
画也就成功了一半

2020.9.29


《三任妻子》

云虎共有三任妻子
我听他提得最多的
是他第二任妻子
他第二任妻子是演员
长得漂亮

他与三任妻子的关系都很好
现任妻子雷老师对他最好
从西宁给他寄羊排

云虎在仪征炖羊排
香味飘过长江
飘到南京

2020.9.30


《碰头会》

站在陆子工作室的窗前
我从三十层楼的高空
俯视南京的街道
傍晚时分,街上挤满了汽车
汽车的尾灯连成一串串灯笼

室内只有陆子、罗辑和我三人
我们在等从安徽来的两个女同志
她们出发前已经拿到南京方面的特工
给她们两个伪造的身份证
她们新的名字分别是刘蕴慧和束晓静

陆子为这次苏皖碰头会准备了酒菜
为迷惑敌人,陆子的夫人和儿子
还画了多幅油画挂在墙上
把工作室装饰得像一间画室
我看看手表,安徽的女同志们也该到了

2020.9.30


《除了写月亮,我还能写什么》

我写猪,写了十几稿
最终还是放弃了
写桂花也是如此
我写不出新鲜的东西
很苦恼

今晚我到院子里赏月
刚才有一层薄薄的云挡住月亮
现在云飘走了
天空中只剩下月亮
孤独地悬着

我已不再有青春
我更想写猪和桂花
而不是写惹人怜爱的月亮

2020.9.30


《院子里的猪》

在我写诗的才思枯竭时
诗人游离建议我写
猪在中秋之夜
到院子里拱月

我想问游离
猪是怎么打开猪栏的大门
来到院子里的

一头站在院子里的猪
它内心有恐惧吗

它离开猪栏太久
它不想念它那些吃饱了就睡的同伴们吗

它和我一样
抬头看月亮
它难道不觉得生活无意义吗

它难道不为自己逃避被杀的使命
感到羞愧吗

2020.10.1


《诗人代薇》

代薇的诗中有天然正义
像蜜蜂在野地里采的蜜
代薇善于使用意象
驱逐黑暗、抚慰苦难

我和代薇共同的朋友
张鸿昭,现已不在人世
张鸿昭曾经送给代薇一个黑陶面具

代薇把它挂在房间门上
有一天黑陶面具自己碎了
碎得很偶然,像人的命运一样偶然

2020.10.1


《比肩》

晓庆兄拍了一下我的右肩
说我肌肉很厚
我抓了一下晓庆兄的左肩
说他骨头很粗

我和他都很开心
因为我们是两个男人
如果我和他都是女人
我们该怎么夸对方呢?

2020.10.2


《仪征聚会》

昨天下午我们去仪征
陈云虎家中,陈云虎请我们吃晚饭
喝酒狂欢了一个晚上

今天上午陈云虎来我们住的
速8酒店喊我们起床
中午他请我们在
枣林湾水库边的饭店吃鱼

吃完中饭,我们去水库堤坝上
冒雨散步,合了一个影

然后我们各自散去
海氏驾车,带孟秋、路东、
罗鸣和我回南京
袁晓庆被陈云虎开车送到扬州东站
买大巴车票回泰州

从成都来的那个小伙子
还要在陈云虎家住几天

2020.10.3


《云虎家的小伙子》

那小伙子比我们早到云虎家
我们进门时他躺在云虎家的沙发上

他乘飞机从成都来陪云虎过节
他是一个诗人,看上去云虎喜欢他的诗

他送给云虎一盒白茶,云虎送给他一本诗
他叫林思远,还没有谈女朋友

他在成都很孤独,云虎平时在仪征也很孤独
两个孤独的人在一起过节,人间多了些许温暖

2020.10.4


《云虎与女人》

云虎把与女人的交往
上升到哲学和神学的高度
他说,生命何其短暂
时间不会倒流
在他的生命消亡后
他将进入永恒的黑暗和寂灭
所以他要珍惜
他活着的时间
他要多多与女人做爱

2020.10.4


《云虎和晓庆》

在我认识的文学家中
云虎和晓庆都属于老派人物
他们同龄,62年出生
他们待人都彬彬有礼
都不把文学看作一种既有现象
而是看作一种有内在意义的生长
文学与他们的生命同在
他们不喜权威
不喜权力
他们远离尘嚣
潜心写作

2020.10.4


《罗鸣的痛风》

去仪征前,罗鸣的痛风发作了
医生让罗鸣打针治疗
考虑到去医院打针会影响出行计划
罗鸣让医生开了点药
先应付一下痛风

这是罗鸣的痛风第一次发作
就像处男第一次做爱
罗鸣在上下海氏的车时
两腿走路都不太稳
疼,罗鸣说

在仪征,袁晓庆让罗鸣以后少喝汤
尤其是肉汤
肉汤里含有的嘌呤多
会加剧痛风带来的痛苦
罗鸣痛苦地点点头

2020.10.4


《编委》

私下聊天时
罗鸣和我都为孟秋感到惋惜
孟秋自从当上报社的编委
常常加班,半夜才回家
工作耽误了他写小说
浪费了他的才华

这次在仪征时
从袁晓庆的口中
我们才知道编委对一个报社是多么重要
袁晓庆到现在还是
报社的一名普通编辑

当海氏的车
回到南京
从华东饭店对面的省政府门前经过时
我坐在车中又想起孟秋的编委身份
如果他在省政府工作
他就是省政府常委

2020.10.4


《接吻》

海氏的车开进仪征市区
车上的气氛开始活跃起来
海氏和罗鸣聊起各自的儿子
他们为儿子们不会谈恋爱犯愁

“完了,我刚才是不是闯红灯了。”海氏问我们
“好像刚才有个红灯。”罗鸣说
“没事,不一定有摄像头。”我说
“我已经扣3分了,这下又扣6分。”海氏说

海氏的儿子与女同学排练戏剧
其中有场接吻的戏
他儿子与女同学排练了几十遍
才学会了接吻

2020.10.4


《路东》

路东大我10岁
南京江浦人氏
一生致力于博览群书
口才很好

他生错了时代
如果他生在春秋战国时代
他是一个很好的说客
他周游列国,成为国王们的座上宾

他曾经非常有钱
现在他老了
只有罗鸣等少量的朋友
还常与他一起喝酒

2020.10.4


《什么诗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有一个深夜
我坐刘蕴慧的车回家
她问我对她的诗怎么看
我说,你诗的情感很纯真
像少女怀春一样(我当时没说这个比喻)
有童话色彩
这是你的特点
也是你的优点

她继而问我
诗要表现的主题
是关于宏大的社会呢
还是关于生活中的平常小事呢

我坐在车的后排
脸淹没在黑暗里
我想了想
正要回答
刘蕴慧在驾驶座上说
好像写生活中的小事更好
更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我想了想
说(我忘记当时有没有说了)
写什么都可以
只要出于真心

刘蕴慧的车
把黑夜撕了一道口子
她开得很快

2020.10.4


《大师》

我把中国的文学界
比喻成黑帮、江湖
我自认为我写作的目标是
超越吴敬梓、施耐庵和罗贯中

我这样对袁晓庆说时
袁晓庆感到很诧异
那时我们都喝多了
我越喝越觉得自己是大师

2020.10.5


《相貌》

Less的几位美女
说我年轻时的照片很帅
与我现在的相貌判若两人
我内心一阵痛楚
我的相貌经历过两次大的改变
那都是我在外奔波之时
我能感觉到我在长胖
我在变粗糙
然后我得了高血压
头发变白
全身变老
我无法阻止这一切
刚开始时我有些恐慌
现在我已习惯了
我基本对我相貌的改变
采取一种旁观态度

2020.10.5


《托马斯·品钦》

诺贝尔文学奖又要开奖了
今年托马斯·品钦
会不会得奖?
我走到哪里
都带上他的《万有引力之虹》
《V.》
和《葡萄园》
他是我愿意阅读的不到十个
活着的小说家之一
我今年没听到他死的消息
我希望他得奖
把这个文学奖的质量提高一些

2020.10.5


《废话》

塞利纳写了一本小说
《茫茫黑夜漫游》
我在于小韦家看到过这本书
印象深刻

地球上有一批人
已穿过
茫茫黑夜到达了白天
还有一批人
仍在茫茫黑夜里漫游
不知道哪里是黑夜的尽头

人生苦短
黑夜里的人们
可以读一读杨黎的小说《废话》
杨黎写他与女人们做爱
他射精

2020.10.6


《特异功能》

一天我醒来
发现我有了一项特异功能

我能听到方圆几公里内的人们
说话的声音

我听到一对夫妻吵架
我听到一个男人正与他的情人幽会

我每天深夜在南京的街上走
听隐藏在阴暗角落里

可怜虫们的窃窃私语
我用耳朵凌驾于他们之上

2020.10.6


《失踪的马康》

马康8月底离开南京
陆子派他去上海挖出
汪伪“七十六号”潜伏在
重庆的卧底

临行前,陆子交给马康
一个叫媛媛的美女
陆子特意嘱咐马康
与媛媛处好关系

马康和媛媛在上海假扮夫妻
由媛媛经营地下联络站回春堂药房
马康则利用他摄影的爱好
结交“七十六号”的汪伪特务们

一个多月过去了
陆子内心很焦急
马康和媛媛此去上海
就像失踪了一样音讯全无

2020.10.7


《陈云虎的喊叫》

在仪征,他们谈陈云虎喊叫
我问孟秋,陈云虎怎么喊叫了
孟秋说他在家里喊叫
我没听懂

我们回南京后
孟秋、海氏,和陈云虎自己
都写了陈云虎喊叫的诗
我仔细看了

陈云虎常在深夜喊叫
把身边的女人吓坏
陈云虎的前世也许是一匹狼
那时他在旷野里喊叫

2020.10.7


《明代的罐子》

我遇到一个钓鱼的男人
在乡下的水塘边
他坐在小椅子上

阳光很毒
我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位置钓鱼

我把鱼竿提在手上
走到树下的荫凉里
看他钓鱼

他回头看看我
对我说
他上午在附近的村子里
收了一个明代的罐子
只花了两百元
和两包烟

我其实也想去村子里
寻找古董
由于他是陌生人
我没好意思向他要他的电话

我们在水塘边钓了半天鱼
只钓到一些小鱼

2020.10.7


《送画》

离开少况兄的饭局
刘姐送安徽美女俞令飞的画
给陆子,打陆子电话
打了半天没人接
后来电话终于接通了
刘姐劈头第一句话就是
你和罗辑在床上睡着了吗?
电话也不接

陆子为了赔罪
请我们去一间挂满灯带的酒吧
喝酒。罗辑说
听到刘姐的电话
我赶紧下床
鞋子都穿反了

2020.10.8


《鲁亢》

在湖南路最好的饭店
都市里的乡村
诗人少况请我们吃饭
为福州诗人鲁亢接风

我在2003年去福州生活过
叙灵带我去鲁亢的公司喝茶
鲁亢给我们看他的诗
他说话慢慢的,动作也慢慢的

昨晚,我见到了17年未见的鲁亢
他比以前瘦了一点,清秀了一点
白了一点,好看了一点
我读了他的近作,他诗中充满愤怒

2020.10.8


《顾北与鲁亢》

顾北让我照顾好鲁亢
多多款待鲁亢
怎么讲?
我压力很大
带鲁亢去找妓女?
南京扫黄扫得很彻底
这里已没有妓女生存的空间
喝酒?
少况兄一直在请我们喝
从Laphroaig 18
到茅台(不是茅台镇)
我们喝得很嗨
喝得像雪一样次要
鲁亢让我以后去福州
好好与顾北喝一喝

2020.10.9


《肃杀》

我和孟秋站在
南京夜色中的十字路口
我等我的出租车
孟秋等我离开

我是一个写作的精灵
被孟秋呼唤出来
人生有此知己足矣
瞿秋白坐在北村老家的草地上

说,此地甚好
我想,少况与树才和高兴在一起时
也会这么想
我对孟秋说,你的诗已有肃杀之气

2020.10.9


《鲁羊》

我们谈到鲁羊
鲁羊生病我也没去看
不是我不想去看
是我没机会去看

我想起鲁羊住在
水佐岗的时候
我们是多么亲密啊
我把他当成纳博科夫

鲁羊在另一个南京干什么?
他的夫人还是王立沙吗?
他在那个南京看什么书?
又常常与谁高谈阔论?

2020.10.9


《幸福》

寒露最近不太理我们了
想必她先生辉哥从大理回来了
他们一家三口团聚在古城南京
这是一件幸福的事,我为她高兴

2020.10.9


《夏商》

上海小说家夏商给我出了一个难题
他让我写一写他
我没有与他一起嫖过娼
我只与他一起吃过饭
有一年韩东与我去上海
参加上海文艺出版社的会议
夏商知道我们到了上海
特意请我们吃饭,把我们领到小说家张旻那里
聊天,喝茶,也许还喝了酒
但没有嫖娼。那时上海遍地都是妓女
夏商是一个热情的人,他不带我们嫖娼有他的道理
夏商和西飏,都是我喜欢的小说家
夏商还时常在上海吗?西飏又在哪里呢?

2020.10.9


《卜鹿卜鹿》

女诗人卜鹿卜鹿
隐居在深山里
她种菜、画画、写诗、卜卦
夸一下她喜欢的诗人
批一下她不喜欢的诗人
以前她说我深刻
最近又说我无聊
把我骂了一通
不过,她很灵的
她说出了我的文学理想之一
深刻的无聊

2020.10.9


《黑莫尼章的星球》

黑莫尼章告诉我
地球上的黑夜
会在某处出现一个口子
那口子是时空隧道
她让我先逸出去
再想办法

在黑莫尼章生活的星球
人们不需要劳动
什么都免费
包括做爱
我搞不到宇宙飞船的票
一时半会去不了黑莫尼章的星球

2020.10.9


《淋浴》

女诗人袁永苹寄给我
一本她的诗集《淋浴》
封面上印着她本人漂亮的照片

她的诗真好
我隔几天就把《淋浴》拿出来读
读完立即收起来

放进书架或者
封面反着扣到桌面
尽量避免我妻子误会

2020.10.9


《少况和他的诗》

少况从写诗中获得快乐
诗使他逃脱现实

少况是中文里的阿什伯利或策兰
他的诗由音符组成

少况的诗传递给我柔情
我们因他的诗连喝了三天酒

少况与吕德安和鲁亢交往甚密
他是秦淮河边的公子

我们乘坐少况的诗夜游金陵
满怀醉意,满怀感动,在西瓜糖里

2020.10.9


《赵波的皮肤》

刘蕴慧说,赵波的皮肤真细腻啊
像少女的皮肤

我说,是啊,她皮肤很好
像丝绸一样滑

刘蕴慧惊奇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
我去常州与她握手时知道的

2020.10.10


《卜鹿卜鹿2》

晚上山里的一切都睡着后
卜鹿卜鹿用画笔画她的幻想
或者练习一会刺绣
在蓝白色的布上

卜鹿卜鹿也写诗
写她在路上遇见的小鹅
写池塘和山背
田野和古怪精灵

2020.10.10


《卜鹿卜鹿3》

卜鹿卜鹿在泉水里洗衣服
她情人穿过竹林,走向她
微雨中,她听情人说
雨停了,天就黑了,他也要走了

她教村里几个孩子读书
她带孩子们去山上的寺庙远足
她喜欢良宽的书法
她常常画佛像到深夜一点、两点

闲下来,她盘腿坐在竹床上
听鸟儿叫,听她内心的孤独叫

2020.10.10


《酒醉者的梦》

这三天南京诗人少况
请我们喝了太多酒
今天我的身体出现故障
我变成了一只瞌睡虫
睡了一觉又一觉
做了一场又一场梦
在梦里我回想刚认识的
少况兄和他夫人的模样
感到很欢乐

昨晚,刘蕴慧、刘畅和我
坐着愚木驾驶的车
去夫子庙找罗鸣
我们把醉得很深的罗鸣带回家
罗鸣在车上做了一个梦
下车时,罗鸣长叹一声
他做的这个梦,美妙无比
他见到了人间少有的奇景

2020.10.10


《感谢主》

我喝醉时,陈云虎、海氏和面海
三个诗人在讨论上帝和人的关系

他们讨论了人的能力是否有边界
人是否可以站在上帝的角度思考问题
以及死亡这个唯一能使人亲近上帝的事物

面海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
他不太同意陈云虎和海氏的观点
他阐释了自己的立场,然后他说:感谢主

2020.10.11


《战争与猪》

诗人非亚给我们看了一段
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导弹对攻的视频
他说,可以写一首谈战争的诗

我看过很多部战争电影
对于战争我并不陌生
这两个小国为一个叫纳卡的争议地区开战
它们为种族、为土地、为宗教、
为历史上遭受的屈辱而战

我,遥远地方猪栏里的猪
在维护这两国平民的生命安全上无能为力
我只能对着猪栏,嚎叫几声

2020.10.11


《荆溪》

鲁亢来南京
我向他问了荆溪的情况
荆溪也快50岁了
30多岁时她还是一个美女

我总与奇怪的女人交朋友
荆溪就是这样的女人
我与她喝酒
谈论保罗·策兰

至今我还认为荆溪
是一个好诗人
她很固执
她写的诗我看不懂

等我下次回福州时
我会去看看她
去精神病院,或去她的家里
对我来说都没有问题

2020.10.12


《什么是诗》

    什么是诗,对这个问题,不同的诗人,有不同的答案。诗人袁魁说,诗是真诚。诗人李侃说,诗的价值在于单个诗人的独特性。诗人陈云虎说,诗的言说,是对事物存在的理解、思考、想象。诗人孟秋说,每首诗就是一首小的史诗。诗人海氏说,诗是自由自在,是自我。
    他们对诗的说法,我都觉得很好。我现在很多时候,读诗和写诗,都以喜欢为前提。什么才是我喜欢的诗?这个问题对我更重要。我会时时思考这个问题,我走路时,我喝酒时,我做爱时。当我喜欢这个世界,或喜欢这个世界的某一部分时,我才会写诗,才会发现诗。如果我对这个世界完全失望,失望到极点,那时我肯定就不写诗了,如果那时我恰好年轻,我会选择战斗。
    [注:最后一句,是因我最近看谍战片看多了。那些战斗的年轻人,都很有诗人气质。]

2020.9.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