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背包客》等7个

◎边围



背包客

在近处,我们远行。
假装一个厚重的行囊将要
把我们托付给秋天。但其实
不过是散心三日,我们并不因此
丰茂或松垮。突发的变数
会更改行程,骤升的暖阳
也许会使我们想家而非向往流浪。
那些阴晦的异地,既然旁人
已经受难于此,何必再去涉足呢?
一开始,漫游即是为了寻找
一片开阔之地,一片比故乡
还能让人恋旧的梦乡。以此抵御
枯乏的生活对人的消磨——
那比凌迟还更残虐!于是,
我们自甘负荷,不避膻秽,
失窃般快乐。被盗走的不是车票
而是双脚的麻木,不是光而是雾。

                2020.10.7.




老县,新县

不必迟疑。旧址还是旧址,
只不过是翻新了。

也找不见了门楼。哨兵
也换作泥人,终日守卫着。

消亡了?还是被毁弃了?
老人们都有一把老泪。

如凤如凰也罢,
沧桑历尽也罢……无从谈起。

留一座古塔,算是缅怀了。
儿孙自有儿孙的孝道。

让陈腐的旗杆倒下,
另插一面彩旗。至少更明媚。

还有酒绿、灯红、广场璀璨。
旋转的光,晃花眼睛。

一切,都变了模样。
老黄历上,路名也该改改了。

不必惋惜。历史被消费着,
空气也都有了门票。

          2020.10.7.




长假八日

疏散的,游离的,
不明西东的……

难得呐!如灰鼠似的只管窜跳,
周围也无一个捕手。
被日常包裹住的一切,几日来,
都松懈了。

你不再在面纱后喘气、再喘气。
从一座村子穿过时,
那些曾经是你播种的路,
都成熟、开花了,伸向四方。

有瞬间之美,常常乍现,
你此前从未留意而已。
而此刻,才真的是休闲了,
重又回到一个无比熟悉的岔口
——人生,曾由此分野过。

难以想象:
暴躁时的你,
也一定想要吼吼秦腔吧。

却把诗懒懒地抛在堤坝上。
那里,碎石满地,
你发明的句子,
像一枚枚安静的受精卵。
在风中孕化。

你,提醒自己暂时去忘记自己。
也辨不清来路,
也松弛地,不关心去处。

            2020.10.8.




寒露

不再惹恼了秋风。添衣,
就老实地加上马甲。保藏余热。

不凸显自己的骄妄,
收紧腰腹。尽可能低调再低调。

不声张,也不过分露怯。
寒流之中,那冷颤也是谦卑的。

不同于往日——若默祷,
总有光折射出来。从鼻息之间。

              2020.10.8.




译本

晨光,只属于少数的人,
他们亲眼看到过初雪。
多数人只好等待——
在又一场风暴中梦醒。
最先瞥见秘密的,反而
是一只猫,它舔舐着墙,
不放过任何一块苔痕。
那是手写的字母,漫漶
而特有一种浓郁的窖香。
那是原著。未加妄改的
纯正的孤本,有血泪,
也少不了还有精斑和火。
至今灼热的,是末尾处
被反复涂鸦了的诨名。
还能破译吗?那些秘符,
已横亘两个世界太久了。
还能交融吗?变身幼蚁,
从一束花蕊间吮吸露,
去往另一座蜂巢吐出蜜。
让甜味浸透每一串句子,
每当吟诵,糖粒就纷落。

          2020.10.9.




陪跑者

并不缺少光芒。在黄昏,
至少还有余晖陪着你。
那荣耀,貌似不属于他,
也无碍于他的追随。
那算顽固的爱吗?或许算,
或许误会也是莫大的温柔。
你慢下来,环视四周,
已不习惯于没有他的跑道。
你也同样慢成了一只蚯蚓,
轻轻蠕动在你的心尖。
是的,你已离不开他,
互相置换,变成他的仆从。
光晕反而更大了起来,
皎洁而明静,眨眨眼睛,
那已不再是日光而是月光。
彼此陪伴的两具身影,
从草坂旁穿过,你和他,
在歌声中依偎,那般轻盈。

           2020.10.12.




转瞬

那短暂的迷失,算不上浩劫,
也不值得为此惊异。
何况它并非完全真实。

疑似方向不明、前程难辨,
有时只因深溺于花海,
而忘了身往何处。花香盈鼻。

不过是微醺而已。三五秒钟,
不可能领受到神的暗示,
从此再束缚了脚步。

不去唬骗自己就不会有停顿。
在路灯最明亮处转身,
一切迷惑都更像是谣言。

         2020.10.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