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褐菊长

◎心地荒凉



突然很想念大凯


从前有个诗人
叫大凯
很高大
他像关公一样
立我身后
在地铁里
随便我顶
即便女方男友在侧
我也照顶不误
对方基本都是
敢怒不敢言
大凯对我说
哥哥顶得好
好臀当顶
马勒说有如神助
见谁顶谁
我说想象下
关羽
立在刘备跟前
任凭刘备一个
接一个地狂顶
真牛逼呵
张小白说
最佳助攻
张飞也在侧
正持刀威胁
如果让那几个
狗日的坐地铁
全车将无
一人幸免
马勒说张飞
手持丈八蛇矛
逼问美女们
你们是让我大哥顶
还是让我的蛇矛顶
张小白说还是
让大哥顶
千斤顶
写一本
开往三国的地铁
刘关张三人行
一人顶
马勒说开往三国的地铁
啥时候出书
张小白说大约在冬季
马勒说好,我预订一本
没钱没爱情
可以去顶一下
张小白说顶是地铁上
最后一曲探戈
马勒说那一年
通县的北风
并没有刮到我
因我一整年都
躲在地铁里顶
——心地荒凉
我说一个顶字
够聊一辈子
张小白说感觉地铁
是在被自己顶着跑
我说顶你千遍也不厌倦
顶你的感觉像春天
假如你不够快乐
请到沿途顶一顶
马勒说这不是蔡琴的
名曲《顶你》吗?
熟悉的旋律,太棒了
我说文章的
费翔,蔡琴都顶过
我说假如你要认识我
请到青年顶族队里来
啊来……
汗水浇开哟友谊花
纯洁的顶族放光彩
放呀放光彩
2020.10.11
 

@户帮主


一个女人的约炮记录
看了
蛮真实
北上广生活着数以万计
这种货色
跟鸡也没啥区别
2020.10.11
 

@蝌蚪


你一个中年屌丝
为何动辄关注
千万亿交易?
国际局势?
好玩不?
2020.10.11
 

李师江


他年轻时写得好
现如今
一钻营词语和意境
就完撩
悟空说
一钻营词语和意境
就完撩
这话说得好
2020.10.11
 

@纳兰寻欢


当你无法准确熟练
掌握语言时
请竭尽全力
压缩诗歌的长度
就像一个人
不会说话
就尽量少发言
找重点表达
久而久之
你就能找到属于
自己的表达方式
那个张枣做到了
走另一个极端
极力打磨
也行
做一个工匠式的诗人
也未尝不可
这或许也是我今后
写作的一个方向
但现在不行
现在我需要不停地
倾倒和呕吐
2020.10.11
 

@户帮主


放松。
女明星不计其数
何必在乎许晴老逼
好好干
将来挑着操
2020.10.11
 

屁神


悟空说卧槽
放了个屁
把我的屁股
都抬起来了
好大的冲力
我艾特悟空
屁神
2020.10.11
 

这个世界


不是男人死在女人手中
就是男人死在男人手中

女人最幸福
得了病还能联合起来
干坏事
2020.10.11
 

褐菊长


余刃说
用抠着自己菊花的勇气
去写
必出好诗
张小白说抠着菊花写
必出臭诗
余刃说那么群主写
褐色屁眼
是怎么写出来的
张小白说看着
褐色的屁眼
写出来的
余刃说群主出来
说明一下
我说我是舔着
褐色的屁眼
写出来的
抠着不行
余刃艾特东门祝
发了个大笑表情
张小白说
褐局
菊长
褐菊长
余刃说菊长(大笑)
我说格非有个小说
叫褐色鸟群
卧槽
褐菊长
绿鱼说褐菊长
我说我的我的
已替换东门祝
好好好
这个经典
我要用一年至少
统领天下好菊
绿鱼说,老褐!
户帮主说
万花丛中过
最爱是褐菊
绿鱼说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老褐
我说牛逼
这个称呼我很喜欢
心地荒凉弃用
启用褐菊长
绿鱼说欢迎老褐!
余刃说好淫荡
张小白说孤独的老褐
余刃说孤独的老褐好好好
绿鱼说淫荡的老褐
寂寞的老褐
我说还是要多扯淡
好东西蛋中出
扯中生
好好好
比盛兴诗歌精彩的
唯有沿途扯淡篇
绿鱼说还是那句话
你们是淫棍
啪啪哥不是
余刃说有一年
通县的北风
刮着一朵褐菊
我忍不住迎风
就舔了过去
——褐菊长
我说通县
通。县
也很淫荡
张小白说褐菊
中国驰名品牌
北京褐菊欢迎您
我家褐菊常打开
开放怀抱等你
大家尽管爆进来
用不着客气
绿鱼说褐菊常开
我也可以吗?
张小白说可以的
你可以的
我说我说了算
我可是褐菊长
张小白说要开放
要包容
相互碰撞才能
出现火花
我说老娘们的菊花
绝逼是黑色的
操,恶心
谁来当黑菊长
绿鱼说我推荐马勒哥
我说户帮主
也行
张小白说黄菊
我说不可牵涉政治菊
政治菊舔不得
烂舌头
马勒艾特绿鱼
卧槽,毋宁死
绿鱼说那就
内定户帮主吧
张小白说我资历尚浅
实在担当不起
我说推荐悟空
或紫丁
谭克修
坦克羞
绿鱼说紫丁最佳人选
我说阿角也行
还有西部快枪手
都可以担当嘛
沿途有人!
沿途承揽天下
各色好菊
时光静好
菊花不残
绿鱼说黑菊
势必竞争激烈
张小白说要以大菊为重
掀起你的红内裤
让我看看你的菊
你的菊花褐又黑呀
好像那葡萄到秋天
2020.10.11
 

群主的诗


马勒在沿途
发了几首
我写的
沿途系列诗
发言说
群主的诗
户帮主说
好好好
沿途系列诗
全球首创
富有时代精神
2020.10.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