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 一个字

◎叶蔚然



◎亲爱的,我不就是本杰明.巴顿吗


1
 
我的时间 终谋反于时间
不在此时
亦在彼时
 
我的时间 终归降于时间
不在此时
亦在彼时
 
我的时间 乱了啊
在何时

我说过爱
不记得了
 
心痛过
不记得了
在何时
 
我说亲爱的
不记得了
 
我胸口
这么多抽屉
 
哪个
藏了大海
 
哪个
藏了
灰烬
 
我的时间
逆行的时间

与你逆行的时间一样
终熄灭于时间

不在此时
亦在彼时
 
2
 
亲爱的
那么我说

能够守着你真好
在这么冷
这么短的时间里
 
我们守候
彼此的
消逝
 
真好啊
亲爱的
 
我不就是本杰明.巴顿吗
你即将死去的那个
年轻的情人
衰老的婴孩
 
对于别人的时间
我真的不关心了
 
此刻
我只有你
 
这段时间
真好
 
3

我又要对你说
意义这个虚词了
 
比如我会说
相爱的意义大于存在的意义
你的意义大于我的意义
 
之类
可我也可以什么都不说
 
对自己很重要的一些人
比如父亲母亲
比如

 
我的时间也可以是
无言的

 
我说
我们的感情如此软弱需要彼此背过身去拭泪
我们的感情如此坚强即使分离还会彼此怀念和守望
 
祝福
你啊
 
我说我的时间
有一段是柔软的
 
热的
发光的
 

这时间
是甜蜜的虫洞——

 

 

 

◎一封来自威苏威火山的信


亲爱的
这几天我都在叨念
杜甫的——寂寞身后事
 
在阳光里
我能做的只是 眯着眼 梳理马鬃
剩下的时间用来写信
 
亲爱的
短刀入鞘
我已看到时空尽头
 
浮云终日行
我的马也撒着欢儿 我说过 照臀部踢它一脚 它就去嚼玫色的云彩 并从那里跑回来好多次
 
每当我感觉快要活不下去的时候
它都照臀部
踢我一脚

这畜生
会流泪
懂得太多了
 
 

 

 

◎可以不相识——题普桑名作阿卡迪亚

 

死神说
何处不一样
 
普桑说
因沉思
人才能在命运的锤击下站稳与不屈
 
你看
旷野之地
阳光普照
林木荒疏
墓地明净
四个牧人
铭文之前
 
其中路人甲
对路人乙言或者不是:
 
即使在阿卡迪亚也有我
说毕
 
路人甲眼含泪花
路人乙顾左右而言他
 
此去
生死两茫茫
 
当时人含泪
转眼各西东唉

 

 

 

◎爱 一个字

 
离与别 两个字 生与死 也是
把手插入白发 插入水藻 抓 扯 揉 你这么做 天忽明忽暗
如黑白相间的地板革 她穿你的T恤(印着格瓦拉 晃来晃去)她有一个好女孩的一切
 
身体 你只强调身体 这么做 是因为心 冷下来了—— 以后 你只写诗 再不是什么失恋旅行笔记
你写一千首 婚纱的诗 写一万首 天空的诗 也写海 可你只写一首 用图钉把它钉在墙上
 
你说 海边的爱 是两种蓝 蓝和更蓝 你和她 相视就想哭 逃离盛世 桃花灼灼 也逃离革命 乱
你们需要冰箱 冷冻血 性欲 绝症 三十六岁的年纪 还有激情
你们需要浴缸 把头沉入水下 让白发飘起来
 
当最后的爱离开你 你要笑 要祈祷 在小镇活下去
你是高超的手艺人 画黑暗 画黑暗里转过头来 哀戚的少女
你是虔诚的教徒 在有高高穹顶的建筑里 等一束光 带你走
在被海围困的小镇 你需要圆木 石头 建造自己的孤独 你需要带纸笔 去高处 涂抹余生的蔚蓝和开阔
 
你对海 要做个交代 当阳光射入骨头 你对血要做个交代 当你渗入时代
你对死要做个交代 可这一次 你只说:作为一个人 就动情 就爱
 
在没有人性声音的时代 活 既抗争
爱 既把羞辱还给时代
 
华莱士他喊自由 去死 你什么都不喊
你只微笑——
 
自由是多么美好的东西  是蓝的尽头 是永远的蓝 就是在猜
猜蓝 那是革命浪漫主义的全部
 
你说黑眼圈的人头是一样的 许多年后 就是一颗仰望天空的骷髅 谁会记得呢
坦克开进布拉格 大萧条结束了……谁会记得
 
比如地球熄灭一小时 后来罗马亮了  纽约亮了 北京亮了 谁会记得呢
只是骷髅也有表情 望着星空 翘起嘴角 它好像说 爱 一个字

 

 

◎迪拜塔


游过黄河我就去西这个方向
我把长春就放在长春这个位置
我把北京就放在北京这个位置
我把大连就放在大连这个位置
我就去西这个方向
不是因为我喝高了
在落日的列国我觉得向西这个方向比较踏实去耶路撒冷也好去麦加也好去那个山头坐坐也是的好啊——摇滚乐

里怎说来着
苍河月圆啊
李白怎么说来着
天长水阔厌远涉啊
可我对倒影说
过一天算一天
要开心
我要拍拍这个浪漫主义大诗人的肩膀
我要说嘿 哥们儿
你一点都不浪漫
还是一起去西这个方向吧
徒步去四川 去西藏 不是看雪也不是看美人当然也不是一点不看
我是说喝酒登高 喝高了登酒 看看天空看看大水 说说狂言 比如我就说”身后天空如大水”
这大水之下
我生活的痕迹
怎么就无痕了呢
旧国旧都 怎么就望之怅然了呢
怎么这家伙越走越大
这家伙影子笔直 怎么就越走越长
某某某说
必须放下包袱 开动机器
我想他是说 心脏这个小机器吧——
不是身下这个机器
哈哈
这里插一句
我喜欢破折号
它的作用:① 解释说明; ② 话题的转换; ③ 语意的跃进; ④ 时间或声音的延续 统领下文。
这真好啊——我可以从不快乐转换到快乐——我可以从公元2010转换到天宝三载——我可以从叶蔚然转换成李

白——我可以跃进更大一些更莽汉一些
李亚伟一些——这真好用我媳妇的话来说这真牛叉
向西有什么好去处
敢问路在何方?
在上一首诗里
我还在嘟囔:
经历过上蹿下跳的日子
一只猴子
骂过所有人
八辈的祖宗
现在
累了
我还有权利爱吗
其实我就是在说我自己啊我的每首诗歌其实都是在翻过来调过去说我自己 对不起了这里只有一个角儿叶蔚然

除了叶蔚然还是叶蔚然
那首诗叫《悟空》 起先叫《西游记》 后来我觉得能一个筋斗云十万八千里的人你偏要它千辛万苦慢慢上路那

不就是扯淡吗
西 西这个方向有什么啊嘻嘻
这才是我去西的动力
古人已作古
旧情已无情
只有沙子还是沙子去乌鲁木齐是那些戈壁出乌鲁木齐还是那些戈壁
三十几了我还是骂骂唧唧
我们这儿的戈壁太大了——大到要人绝望
戈壁戈壁真是要人想说玛丽隔壁
戈壁上都是沙子
沙子埋了人
还是沙子
沙子很可能被我这个烂诗人(不是诗烂是烂醉如泥的烂)比喻成时间什么的骨灰什么的不过在一首执意要快乐

莽汉一点的诗歌里我今儿想破个例
只把它就说成沙子
我把乌鲁木齐放在乌鲁木齐的这个位置上
一靴沙子我就去了西这个方向
去阿富汗
或者巴基斯坦
去伊拉克
或者阿联酋这样这样
我把阿富汗放到巴基斯坦这位置
我把巴基斯坦放到伊拉克这个位置
我把伊拉克也放到伊拉克这个位置
我把萨达姆放到北京的哪个这个位置
我把巴米扬大佛放到长春的哪个位置
我把本拉登放到大连的哪个位置
我把叶蔚然放到叶蔚然的哪个位置啊
这样这样
不是我喝高了是我把我一直放到高了这个位置
这样不好
我应该把我放到诗歌的漏斗里
诗歌的位置
是比较低的位置
受歧视的位置
(主要是受自己歧视)
当然也不要走极端
——比如在去西的这个方向问题上我认为去比较西就可以了
所以我在这首诗歌里把自己放出来了
我把自己放到自由这个位置
用我媳妇的话来说
这比较牛叉
是 我比较牛叉去了西这个方向
西在比较西的位置
是这样
我掷了个骰子
偶然地选择西这个方向
这个点儿很高
西这个方向很踏实我觉得
在迪拜
在迪拜塔
我写这首诗
——其实一切都是水月镜花
我其实是在沙子里写着这首诗
在沙子里
我很踏实
当然啊人踏实了在哪儿还不是一样
我把迪拜放到迪拜这个位置
在迪拜塔
这个地方
看不见中国了
其实在中国
谁也看不见中国
绝对是这样的
那么
中国在那儿啊究竟
我是这样的
我把中国放在了叶蔚然的位置
我把叶蔚然也放在叶蔚然的位置
我啰啰嗦嗦半天其实就说这个
完了

 

 


◎暮云中


无法勒紧缰绳
如你无法攥紧——攥紧一颗羸弱、惊愕的心脏——砰——砰砰
 
失控
四蹄朝天
从泥沼中升起
当一匹满身污浊的白马像胀满的弓被完全拉开——充满了悲剧的力与美——它将被万丈光芒击倒吗
 
头可被斩断——作为时代的近景——在这里供奉——是硕大无比的那颗
(哪个神
拿走它吧)
鬃毛飞扬 泥浆四溅
 
撕心裂肺地叫
而一个无边无际的梦魇已全部空腹
被豁开
——我看见底层正为恶而生 冷血虫卵
自行绞杀
惨烈——
 
底层
底层是剁碎的
马身
如泥——
 
它啊
(尖叫
不准确
它是以无人驾驭的本能
在嘶吼)

这已死之身
这不死之头
在嘶吼
 
要天空也裂开鲜红的口子——状如发飙的闪电
瞳孔在放大——放到最大——而世界是树状的——向下——在充血 充血
如弑父 刺王者被放大一千倍的惊惧
 
这头脑中有风暴
胸中有太阳
的家伙
 
(它曾是
夸父的坐骑)
 
用什么来形容它
五脏欲催
肝胆俱裂?
 
这一匹叫“爆裂”的马——是要喷出史前时代的火来的—— 一切不能平复
在遍地岩浆的宽银幕上
将泵满肝脑和血浆
哈——哈
 
在今日
显然
死——是最微不足道
的影像
 
并不能打动人
并不能了
 
在今日
感怀爱和一切美好是对的
赞美绝望
守善而死 或者守各自的真理而死都是对的
 
但我也绝非恶意
必须有人说出来啊
肉眼看到的真实
 
这真实如长久的谎言
遍地血气 戾气
扑面
 
你能说
向下看
向上看
向外看
向内看
皆空吗?

因为我
看见:
 
这儿还有一匹马
确切地说是一颗马头
 

惊了

 

 


◎山水微波(节选)

 
1
 
……
 
是什么
要我还写这样诗——与他们相去更远
 
写硫酸的诗
汽油的诗
农药的诗
铁钉的诗
沥青的诗
垃圾的诗
粪便的诗
玻璃碴子的诗
 
写一首从内部完全腐蚀了 损毁了的诗
并朗读这诗
 
泣诉
不成人语
 
坐在这
随永恒的日月星辰旋转
 
给我多少秒
倒数啊
 
——啊啊啊 你给我多么久的炼狱啊 要我这一张扭曲的脸
在开闸之时
 
映射
过火的时代本身

2
 
盘膝
闭目
流泪
 
什么漫过我
水或浮萍
黄沙或烈焰
涡轮或飞转的锯齿
 
什么镌刻我
哦不
 
我在自己的水下不求永生 只求痛快
我在自己的碑上不刻姓氏 只刻——肯定的句号
 
对 句号。
我在这里
 
只有东南西北
四个地狱

只有日月星辰
万颗灾星

3
 
我不会跳开
我不是英雄 也没有主义
 
(我的口腔里
都是烧纸
和灰烬)
 
或者只剩下一个 蜷曲的字符了
是——“义”!
 
便依此
在我的脸上向左 划一个口子
在我的脸上向右 再划一个口子
 
在眉心
一点
 
血流下
流到唇边
用舌尖一舔
腥的


是 这注定是一首血腥的诗
一首暴力的诗
难以平复的
自残的诗
 
剜出来
的诗
 
告诉你
我不饲育软体的怪物 宠物

竹林 你取一根 削砍 劈开
你就听见我的语言了

我的诗
或者到最后
只有这一种声音活着

活于
青绿山水
之间
 
或荒芜之地
腥臭之地
 
那又怎样
两者皆好

4
 
或者就死掉
不求生
 
但求一死
但求“义”字出自
另一人之口
 
他活于任何一个朝代 滴米未进 或剧痛难忍
在林边拾起一松枝
 
在松软的沙上
向左划一下
向右划一下
 
咬破食指
在正上方 点一下
然后咽气
 
或者这片土地没什么人了
也就无人这么做了
 
也但求
有一日
 
秋尽了
碧空如洗
 
雁阵
在天上
向左划一下
向右划一下
 
还有一只
掉队的
 
就一飞冲天
居中于高空
 
那是多么肯定的一点啊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5
 
此刻
我独坐
火焰里
 
看见自身翻卷的灰烬
并不感到哀伤
 
我独坐
朝四个方向
其实是一个方向了

我独坐
面朝千条道路
其实是一条了

我旋转



 
此刻
秋尽了
没什么人了
 
我是说
天上
 
而整个人间
都堵在我胸口
 
像磨盘
像一个沉闷的句号

 

 


◎听512遇难学生名录

 
1
 
在午夜
循环播放
 
就会感觉许多孩子在走
是许多孩子
 
从画面的左边来
从画面的右边出
 
舞台大 大得要了命 天空悬着锈迹斑驳的钢筋 破碎的水泥板
自始至终
 
——悬它五百年
——再悬五百年
 
(我说的天空
只是一块——历史的破洞
臭袜子
塞不上)
 
——他们不是群众演员
 
不敬礼
不微笑
不涂脂抹粉
没红脸蛋
他们不唱歌
不配口型
他们没图像
只有黑暗
 

他们是

 
鬼——
 
不笑
不哭
 
看我们一眼
就走
 
表情无可奈何

2
 
孩子们
这一路 就吃水泥块
饿极了 吃得那么快
 
吃饱了
就打饱嗝
 
再上路
上你们说的黄泉路
渴了
 
喝一碗
孟婆汤
 
3
 
黄泉路
无老少
 
风景也
不坏不好
 
看见大佛雕了一半
就不雕了
 
看见乌龟
缩头乌龟
 
驮着墓碑
往更深的草丛里跑
 
它一定是尿急了
在路上
 
还看见
持枪的人
 
许多警察
许多枪击警察的逃犯
 
还看见
许多手无寸铁的人
彻底归降的人
 
许多民工
对 许多许多
 
在生死薄上
他们的身份证
快过期了

和那些荒草一样
需要换二代的

4
 
公路
也是黄泉大道
 
罩着
尿碱和草木灰
 
他们
手里拿着
缺氧的
 
黄花
白花
 
从B面的中国
去A面的中国
 
需要走很远
远到
 
从B面的月球废墟
去A面的月球废墟
 
投胎
——就是这回事吧
 
你看女娲露补的天空
人嗖嗖地飞出去
 
嗖嗖嗖

飞出去啦——简直

不可遏制
 
5
 
于是
此地多怪
见怪不怪吧

比如春十三娘
她说
桃花过处 寸草不生 金钱落地 人头不保
 
于是远处传来狂笑
山谷传来幽歌
 
有人
走蜀道
去京城
 
日行一千
夜走八百
 
比任何魂魄
都幽怨
 
凄厉
 
6
 
写到这
无可奈何的孩子
就到了奈何桥
 
(不是外婆桥
不是)
 
看见焰火
美得
没法说

据说那是当代艺术
当代艺术
要世界更美好
 
诗歌
也要世界更美好
 
也包括
阴间吧

 

 


◎我是这么想的


我选择这么写
是条死路
 
我笑 我承认 确实是条死路
死路也是路 我这么想
死路挺酷
 
跟你讲
我选择这么写
一定有这么写的道理
 
跟你讲
我试过
用眼睛
把一条弯路
绷直——
 
我试过
用呼吸
把一块冰
融化
 
我试过
呼喊 一个人的名字
那名字
就真
镶嵌入 我的心
 
我信
这么写
可以把颠倒的世界 给正过来
(一个人的世界)
 
我信
这么写
就可以把历史 微微扭动(我目击的历史)
 
我这么写
可以要我 死
是再死一次
 
那就是说
我活过两次
 
两次虽然
都是死
 
两次
比一次好!

 

 

 

◎认知


其实早就明了
巨人并不存在
 
神殿崩塌
烈焰褪色
 
生于
废弃之地
遗落之年
 
我说
人类更像侏儒
悲喜剧中的侏儒
 
我也是侏儒
在残酷人间
在冷却的火山灰上
刀凿
我小小的尊严
 
早就明了
罗马不是一日建成

死亡+死亡=?
此前和此后
人类都在建筑
这样的疑问
 
在我的油画框里
只能如此取景
 
我必须说真话
忠于这个时代提供给我的一切
看到什么
就是什么
 
我能选择的
仅是构图

给他们更多天空
对天空
要多高都不过分
 
一个侏儒的眼中就是这样了:
 
人类 小小的——死与生
天空 超过任何想象的——无限与永恒

 


◎中国三十五年


长春 北京 大连
一些曾炽痛 或者已经熄灭

烈焰
那些位置
是 一些焊点
 
她 她 还有她
灼伤和被灼伤的
白发拂过

眉间凝结的

一些焊点
 
红领巾公园
朝阳公园
老虎公园
(祖国的公园
有什么不一样?)
一些誓言
信守的
和背弃了的
卷进
一个男人失火的裤管
是 一些焊点!
 
鸽子在衔
我手心里的米粒了
这些可怜的小家伙
没有爱
如何过冬?


手心在冒烟
哦  一些焊点
 
海盗船坐在
一端
看见摇晃的海面
接近焰火
而后加速
下落

焰火是冬日夜空中的 一些焊点
 
时间线路板
在心脏的位置
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焊点
滋啦啦
在说
什么?
 
钢板的国度
黑暗的史诗
眩目而又悲伤的光焰……
不!
 
也许
只是在轻声
对她说

我爱你
爱你

对不起——

 

 


◎蔚先生晚年


 
起初蔚先生穿着条纹睡衣
像一个真正的有钱人
那样喝咖啡
然后在陋室里
转圈儿
辗转难眠
(“失眠是惯出来的”
年轻时
有位亲爱的
LULU小姐说过
蔚先生还记得
是啊
这可真奢侈)
这夜晚可真奢侈
有月亮
比较大的月亮
(要人想起衣橱里的卫生球)
这个比喻
你们还觉得小是吧
可蔚先生认为
已经够大了
这一点
他不贪心
穷人的吗
免费的吗
比有钱人的
白眼仁
大多了

月亮
够大了!
蔚先生
一边抠他窗户上的破洞
一边一厢情愿地看啊 看他的“大月亮”
想起李白
李先生
觉得自己
就风雅了
欣慰地笑了
月——亮——
蔚先生口吃
读成介个样子
已经进步啦
蔚先生就又笑了
笑什么呢
大月亮里的百老汇
叫LULU的
钢管舞女?
那奶子

要蔚先生流口水
辗转难眠
可爱的
蔚先生
偶尔也遛鸟
不是虎皮鹦鹉
是鹩哥
不是好品种
但也会
几句人语
尽管口齿不清
它第一次说
喂 你好
挨了揍
扑棱扑棱
第二次就说
老蔚 你好
又挨了打
鸟毛乱飞
第三次就乖多啦
人模人样地说
蔚先生 你好
蔚先生 你好
蔚先生就又笑了
觉得受到了尊重
(是你们认为的
痴呆的笑)
蔚先生就说
LU——LU——小——姐
你——好
蔚先生笑着笑着
就哭啦
口斜眼歪
蔚先生看月亮
月亮也看蔚先生
像看这首诗
它一共打了
三个哈欠

三个不多
说什么好呢
蔚先生晚年
其实
比这首诗歌还要长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