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上旬诗作

◎巴枣



捡废品的老大爷

几日前
曾经预测
几乎每天晚上8点多
在人民医院附近路段
都要遇见的
那个捡废品的
老大爷
今儿会满载而归
不曾料到
今儿没遇见
也许
今儿国庆节
他压根儿
就没出来
呆在家休息呢
也许
正如我料
他已提前完成任务
早早回家去了
不管咋说
这两种情况
都是我
乐于见到的

2020/10/01


云生日

今儿国庆
弟弟和两个妹妹
3家人
各自走亲戚去了
没像往年那样
一大家子聚餐
就我和父母
在家吃饭
冷冷清清的
之前
计划给小外甥女儿
过个云生日的打算
也泡汤了

2020/10/01


国庆假期第一天

上午10点
我回父母家
妻子则留在家
洗衣和做卫生
一进家门
母亲便劈头盖脸
呵斥我
“儿啊
你都50多岁了
咋这么不晓得事儿呢
平时
光知道回来看我们
这回放假了
你怎么着
也该去看看
你丈人丈母娘呀”

2020/10/01


辨认

母亲平素吃花斋
每月逢初一十五
都要吃素和烧香
今儿八月十五
傍晚
她独自在厨房
烧香敬菩萨
父亲有会儿
没看到母亲
便跟我吵着
要去找她
突然看到
邻居老太
在附近转悠
我忽悠父亲
“诺,你看
那不是我妈妈吗”
父亲眯着眼睛
瞅了瞅
“不是
这老婆婆的脑壳
比我妈的
(父亲痴呆后
也学着我们
喊母亲妈妈)
要大些”

2020/10/01


无题

今儿弟弟一家
都去他连襟家
喝喜酒去了
中午
侄儿回来
拿走弟弟的
鞋子和衣服
不到一刻钟
母亲突然跟我说
“糟了
刚才牧歌回来
拿走老二衣服
指定是安排他
今儿晚上
去女方那边儿娶亲
忘了叮嘱牧歌
告诉他爸
到那边儿
少喝点儿酒
别让人家灌醉了哟”

2020/10/01


临晨鸡叫

家属院一位老师
把房子卖给一个
在菜市场杀鸡的
这货在住宅楼旁边
加盖了一间铁皮屋
用来存放
当天没卖完的活鸡
昨日遇到一批公鸡
临晨4点多
这些鸡们
轮番着叫起来
吵得人没法儿睡觉
于是琢磨起鸡叫声
同样一曲引颈
“咯咯咯歌儿”
我却能听出
不同意思
比如
“救救我哦”
“莫杀我哟”
“可怜可怜我”

2020/10/01


借口

单位开大会
知道又是
废话一大堆
抱了个茶杯
其他啥都没带
便坐在台下了
一把手邀请我
到主席台就坐
我找借口说
“算了吧
都没戴口罩
免得我上去后
大家挤在一起
适当保持距离
还是有必要的”

2020/10/01


群太多

家庭群里
大妹给小外甥女
送完生日祝福
又接着发了一条
“祝群里的朋友们
中秋快乐
国庆快乐
祝福你们”

大妹除在医院上班外
还自个儿开了家美容院
交际面儿广
记得她上次说
她有50多个群

2020/10/01


双节

家庭群里
静悄悄的
小外甥女
突然发了一条消息
“在这个国庆中秋
双节重合之际
祝大家节日快乐”
接下来
一大家子
纷纷给她
送上祝福
“生日快乐”
19年前
正是国庆中秋双节 
重合之时
外甥女
降临人世

2020/10/01


抹灰尘

妻子有轻微洁癖
在家只要没事儿
就开始做卫生
经常影响我写诗
我说
“到处都挺干净的
没必要拿个抹布
抹来抹去的”
“你知道啥
好多细小灰尘
跟病毒一样
用肉眼
是看不见的”

2020/10/01



文玩核桃

大妹夫看我
给父亲手指
做推拿
立马开车回家
拿来两个文玩核桃
送给父亲揉手健身
大家教了半天
父亲就是不会
我掏出手机
糊弄父亲道
“您老把核桃
搁两手中间
来回搓就行
我现在就把
您老的动作
上报给国家
只要您老做得好
国家就奖励给你
1000块钱”
父亲边笑边搓
动作虽不娴熟
倒也做得
有模有样
我刚收起手机
父亲便停下了

2020/10/02


菩萨保佑

听说川普
感染上
新冠病毒
岳母立马
双手合十
心说
老丈母娘信佛
果然心善呢
没想
她口中喃喃
“菩萨保佑
终于让他
给得上了”

2020/10/02


会员卡

妻子在父母家附近
新开的那家超市
办了张会员卡
母亲问她
“他们送鸡蛋没
开业那天
办一张卡
送5个鸡蛋”
“没有”
“那不亏了吗
你把卡给我
我去跟他们要”
小妹出面阻止
“5个鸡蛋
值不了3块钱
别去丢人了”
“不是3块钱问题
是他们欺负人
你大嫂戴个眼镜
讲一口普通话
肯定被他们
当成外地人了”
母亲不说
我还忘了
超市那块地
是我老家村的

2020/10/02


买鸡蛋

陪母亲
去超市买鸡蛋
笼养鲜鸡蛋
4.68元/斤
散养山鸡蛋
7.92元/斤
母亲坚持
要买笼养蛋
导购员说
“山鸡蛋
营养价值高
吃了对身体好
一看大哥
就是个孝顺儿子
您老要是不买
那不得让他
背个骂名吗”
母亲听后
立马改了主意
“好吧
那就把山鸡蛋
给我装两斤”

2020/10/02


恩情

父亲把所有人
都忘记了
连家人都不认识
唯独记得大舅表叔
大家都很奇怪
只有我知道
这里面的原因
记得1980年代
刚刚分田到户
父亲不会种田
别说供我们兄妹4个读书
就是要养活都成问题
父亲支起铁匠铺后
是在电站工程队
做木工的舅表叔
帮父亲揽到活路
赚了1000多块钱
让我们家
度过了难关

2020/10/02


冬天

家庭群里
二姨子提醒
正在减肥的小姨子
最近瘦得太多
并叮嘱她
身体健康
永远第一
小姨子回说
“等到冬天了
就会胖起来”
忽然想到
小时候
家里面种田
养着头水牛
每个冬天
瘦骨嶙峋
毛发飘飘
让人心疼

2020/10/02


的地得

每次读诗
一旦发现
诗中
“的”
“地”
“得”
不分青红皂白
胡乱使用的
再好的诗
再好的诗人
此时
在我心中
都要打折扣

2020/10/02


讨骂

昨儿晚上
妻子
边看电视
边叹气
“唉!
又是个阴天
赏不成月了”
“这下知道
我为什么
喜欢诗吧
诗里面的月亮
啥时都看得到
要圆有圆的
要缺有缺的”
“呿!
中秋不吃月饼
也不赏月
还自称诗人呢
狗屁的诗人”

2020/10/02


买月饼

一直以来
每年给岳父母
送上一盒月饼
早已成为惯例
这几年
单位不发月饼
好在总有朋友
节前送上一两盒
倒也一直没买过
今年没人送了
今儿去岳父母那儿
肯定不可能空着手
妻子说
“这年头
去超市买月饼
感觉挺丢人的”

2020/10/02


纠结

再有俩月
小外孙就要出生了
想到女儿结婚时
咱还没正儿八经
把她交到
女婿手里
并叮嘱他几句
心里面
难免有点儿不安
转而又想到
当年跟妻子结婚时
岳父有些话说重了
让我不受用
担心自个儿
重蹈覆辙
便觉得
咱还是
不说为好

2020/10/02



形象

国庆节前
女儿说她公公婆婆
有可能要来拜访
妻子急着要把
住宅楼的楼梯
从上到下
抹一遍
后来听说
亲家两口子不来了
这事儿便作罢了
今儿得空
妻子还是把楼梯
仔细擦了一遍
“我猜想啊
这事儿
迟早要被你
写进诗里去的
我可不想被你
写成一个素质
底下的女人”
正如妻子所料
一个星期前
咱还真写过
好吧
今儿再写一首
为其正名

2020/10/03


停车

傍晚下班
把自行车
停在住宅楼下
上楼吃完晚饭
下来取车时
发现一辆电动车
把我自行车死死别住
心底立马浮出两句诗
“同是两轮车
相煎何太急”

2020/10/03


麻痹大意

下乡督查工作
路过乡镇卫生院
发现门前分诊处
没有引导员
出口也无人值守
决定下车督导
女同事刘芳
一把拉住我
“巴主任
您去检查别人
自个儿都没
戴口罩呢”

2020/10/03


聚餐

全家人聚餐
一屋子人
高兴地
吃着喝着
母亲看着我们高兴
她也跟着高兴
尽管她的碗里
只有几片白菜
和一块豆腐
母亲肠胃不好
这吃不得
那也吃不得
偶尔忍不住
尝一口
得吃几天药
才能恢复过来

2020/10/03


字迹

在家偶尔翻到
大学期间
写的一个
短篇小说手稿
心说
咱那会儿的字
真他妈潦草啊
于是拿起笔
照抄了
一小段儿
我操
真是不比不知道
现在的字迹
更他妈难看

2020/10/03


黄雀

国庆中秋假期
市里成立了7个
假期重点工作督查小组
6个负责督查乡镇
还有1个
专门督查
各督查小组

2020/10/03


汇报

去乡镇督查
秸秆禁烧
有个乡镇
党办主任
实话实说道
“就这天儿
下这么大雨
农民想烧
也烧不起来呀
所以
我们有关人员
今儿就没出动
都在家休息”
随行同事批评道
“今儿是我们检查
也就没啥
要是市领导下来
你还这么说话
那就捅大娄子了
你应该说
今天照常
出动了宣传车
深入到辖区各村
继续搞宣传”

2020/10/03




下乡开展
节假期工作督查
编排在我这组的
一个外单位女同志
打电话问我
几点钟出发
她好赶过来
我说不用了
待会儿车子
过去接你
上车后
她第一句话就是
“感谢巴主任
您真是个好领导啊
要是我直接领导
那该多好”
车上同事
假装着急道
“那可不行
巴主任我们怎么着
也不会放他走”
他们不知道
那一刻
我心中
不是高兴
而是四肢
被撕扯的感觉

2020/10/03


先锋诗人

每次看见诗人
在自个儿诗中
宣称自己
是这个时代里
最先锋的诗人时
我就想起
之前
我分管的
一个下属单位负责人
跟人自报家门时
第一句必定是
“我是吴站长”

2020/10/03


痴呆后的父亲

晚饭桌上
父亲左右手
各拿支筷子
跟孩子似的
任你怎么教
就是不会
两只筷子
交到他手里
他又重新分开拿着
还笑呵呵地问道
“是这样拿吗”

2020/10/03



行程

从上海入境
隔离14天
两次核酸检测
阴性
回到家乡
再隔离14天
核酸检测两次
阴性
从隔离点回家
刚好赶上中秋节
他说
“在国外时
我早就把这些时间
算在行程上了”

2020/10/04


家史

饭桌上
跟妻子聊天
聊到女儿时
妻子说女儿
虽是独女
却并没
娇生惯养
我点头承认
然后我们俩
追根溯源
我这边和
妻子那边
都曾辉煌过
没落也不过是
上两代人的事
所以我们的后代
按现在时髦话说
自然是
可苦可甜

2020/10/04


何其脆弱

下属单位同事梅俊
名字谐音“霉菌”
多半都不喊其名
代之以小梅呼之
见其今年
40有8
我便以老梅称之
没想他拒而不受
“您这么一喊
感觉我一下子老了
其实
我还小”

2020/10/04


不用问

侄女从武汉回
一个男生
开车将其
送到家
还帮忙拿行旅
这就值得注意了
走到我跟前
侄女说
“这是我大伯”
男生立马喊我
“大伯”
随后
侄女去她大姨家
男生又甘当司机
两人啥关系
这还用问吗

2020/10/04


吓着了

巡查乡镇卫生院
医护人员
将测温器伸进车内
给我测量体温
“呀
37.5°C
发烧呢”
我说
“不可能吧”
她重新量了遍
依旧是37.5°C
随行同事
赶紧解释
“车内测
数值偏高”
接着
到乡政府
办公楼入口处
我站在红外测温仪跟前
好半天才显示出一行字
“温度偏低超出检测限”
同事解释说
“一定是刚才
吓着了”

2020/10/04


移民

在乡下
看到一块
孤零零的稻子
还没来得及收割
忽然想起
30多年前
我家菜地旁边
村邻种了一块晚稻
眼看要被蝗虫糟蹋
他赶紧给稻子
喷了遍农药
这下好了
蝗虫家族
全部移居
我家菜地
一大块白菜
半天工夫不到
化为乌有

2020/10/04


拔刀

在西城一个路口
遇到一个老太太
抢最后1秒绿灯
司机脱口而出
“这老婆婆
完全不要命”
车上另外两人
也跟着责怪老太太
说她不懂交通规则
不珍惜生命
“想想你们自个儿
没开车的时候吧”
当我说出这句话后
车内顿时
陷入沉默
抵达目的地前
再无人开口
其实
还有一句狠话
“假如她就是
你们的妈妈呢”
憋在我嘴里
一直没说

2020/10/04


汇报稿

昨天下午
去市政府
汇报工作
完了
把一张汇报稿
装在上衣兜里
不知咋的
就不见了
想着没啥用
也就没在意
今日到单位
老门卫
把那张稿子
双手递给我
“这是我在楼梯上捡到的
看这上面有你名字
猜想就是你掉的”
我赶紧接了
还故意夸张说
“哎呀
昨晚上发现丢了
急得整夜都没睡好呢”
老头脸上
一朵花儿
立马摇曳生香

2020/10/04


不玩了

大妹夫送给父亲
一对文玩核桃
让他健身健脑
父亲玩了几次
不玩了
母亲哄他
“你大儿子说了
只要你把它玩光滑了
国家就奖励你1万块钱”
“这东西
比地板还结实
要把它玩光滑
你说得轻巧
你来玩
我做不到”

2020/10/04


双保险

天气凉了
想到父亲
容易尿床
母亲给他
穿上纸尿裤
又在他身子底下
摊了块纸尿布
没想
母亲半夜起来
发现父亲
还是尿床上了
纸尿裤被脱下
扔在一边儿
纸尿片
在他手里
揉成一团

2020/10/04



老小孩儿

晚上
送父亲上床睡觉
掀开被子
露出一双
他的平底布鞋
和一块抹布
我对父亲说
“又是你干的吧”
“怎么会是我呢
这肯定是
那些不懂事的
小孩儿干的” 

2020/10/05


面条

母亲说她家里
面条快完
让侄女从店里
带几包回来
我说
“现在家门口
就有超市
要吃随时买”
“超市卖的
没老二店里的好”
母亲的这个想法
让人觉得好笑
但几天后
我忽然就
想明白了
一直以来
父母的零花钱
都是我和大妹给
粮油和日杂用品
由弟弟提供

2020/10/05


坏蛋

在乡下督查
疫情防控
看卫生院门口
几个医护人员
对病人挨个儿
测体温
然后
把一个发烧的
引到发热门诊
一下子想起
几天前
在一家蛋品公司
分拣车间看到的
机器两边
各站着一个工人
一旦看到破损鸡蛋
就拣出来
搁进旁边
塑料盆里

2020/10/05


父亲午休

父亲在躺椅上午休
突然一阵剧烈咳嗽
我赶紧走到跟前
拿手摸了摸他额头
然后从上往下
在他胸部
抹几下
轻怕几下
再抹几下
再轻怕几下
侄女在旁边看着我
捂住嘴巴笑个不停
大约10分钟左右
父亲重新睡着后
她轻轻跟我说
“大伯
你也太搞笑了
刚才那套动作
像哄你儿子
睡觉似的”

2020/10/05


拒载

天下着小雨
一个年轻女孩
突然冲我喊道
“把我带一下”
我怕听错了
瞟了她一眼
继续往前骑行
她再次发出求助
这次指向很明确
“骑自行车的
麻烦你带我一下”
这年头
还有年轻人
愿坐自行车
还真惊到我了
我停下来告诉她
“不是我不想带
关键是我这自行车
浑身上下都是毛病
就怕摔倒伤着你
况且还有200米
我就到家了”
然后一路走
一路愧疚
感觉自个儿
做了亏心事

2020/10/05


牢底

邻居老太
在母亲面前感叹说
“感觉你家老头
越发痴呆了
看你多难侍候他哟
也不知哪日是个尽头”
母亲呵呵一笑
“有啥好发愁的
只当他判了无期徒刑
把牢底坐到哪日
便是哪日”

2020/10/05


深入生活

妻子看电视
我在旁边
浏览手机朋友圈
偶尔也顺带
捡个耳朵
节目播的
是一个故去作家
到某地深入生活
刚写出部分作品
便一命呜呼了
被采访的作家
对故去作家
其人其作品
纷纷唱起
肉麻的赞歌
妻子问我
“这些人
你认识吗”
“认识个球
一听说作家
要深入生活
就知道
他们跟我
不是一路人”

2020/10/05


一只斑鸠

早上去阳台
取晾晒的洗脸毛巾
(最近连续阴雨天
晾在洗手间容易发霉)
看见一只久违的斑鸠
(不知是否受疫情影响
今年大半年都没见过)
站在护窗的钢管上
便赶紧收住脚步
不敢多看
瞥了两眼
就退回来了
想让它多待会儿
给咱唱支小曲儿呢
令人遗憾的是
不仅没听到
10分钟过后
返回去侦察
它已
飞走了

2020/10/05


无题

晚上7点散会
回到家
妻子早已吃完
到学校陪学生
上晚自习去了
扒了几口剩饭
已是7点半
心说
回父母那边儿
怕是来不及了
多半8点不到
父亲就要睡觉
不如趁这个机会
去趟岳父母那边儿
骑车不过10来分钟
就到了
岳父出外吃饭没回
岳母一个人在家
独自看着电视
一下感觉
自个儿来的
正是时候呢

2020/10/05


先见之明

下午4点去市政府开会
先后两个同事
提出开车接送
我说
“算了
会议不知开到啥时候
没必要让你们陪我耗着
你们都留在单位值守吧
到点儿就下班”
“这不下雨吗
骑自行车不方便”
“没事儿
克服一下就是”
赶到市政府会议室
坐了一刻钟
临近会议开始
说视频线路断了
要转到市公安局
只有那边
才能连接下面乡镇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
已过去一个多小时
会议开完
都快到7点

2020/10/05



日常一瞥

饭前
母亲给痴呆的父亲
围上一条蓝色围裙
接着将他摁在
桌边的靠背椅上
把一双筷子塞在他手里
手把手教他
如何使用筷子
父亲开始吃饭了
母亲方才
端起自个儿饭碗
边吃边盯着父亲
并不时纠正他的
不正确的
吃饭姿势
先吃完的母亲
夺过父亲的筷子
帮他喂下
最后几口饭菜
顺手捻走他围裙上
粘着的饭粒

2020/10/06


小广告

自打黑除恶以来
楼道里的
小广告
开锁的
疏下水管的
水电维修的
偶尔还会出现
一两个更新的
惟有
放高利贷的
日渐褪色
没人维护了

2020/10/06


螃蟹

女儿进厨房接水
突然啊了一声
接下来
却悄无声息

她一定是看到
水槽里的螃蟹了
眼看要不了多久
它们将成为
腹中之物
彼时
正站在那儿
双手合十
默念
阿弥陀佛

2020/10/06




连续阴雨
气温一直
徘徊在
12°C以下
给人一种
早早进入
冬天的感觉
仿佛
今年的秋天
非叙述重点
被老天爷
一笔带过

2020/10/06


别时难

利用国庆假期
女婿把女儿
送回家待产
吃罢午饭
妻子在厨房收拾
女婿清理好行旅
要启程返回长沙
女儿拉着他胳膊
“再坐会儿嘛”
作为父亲
我识趣地
端起茶杯
回到卧室
把女儿女婿
留在客厅里

2020/10/06


树伞

在父母家
吃完午饭
安顿父亲睡下
陪母亲坐着聊天
得知女儿下午回
母亲立马赶我走
“回去!回去!
别让她回来
看不到你”
出门
见天下着小雨
母亲要进屋拿伞
“不用了
打不湿衣服的”
“路上骑慢点儿
莫急
沿路有树
尽量走树底下”
一路上
遵照父母吩咐
骑行在行道树下
全然感觉不到雨水
仿佛
母亲给我撑着
一把雨伞

2020/10/06


老树发新芽

自打年过50
每次做完性梦
内裤都是干的
昨夜
竟然湿了

2020/10/06


先锋摄影

在阳台上瞥见
半夜里爬起来
洗干净的内裤
猛然后悔了
唉!
咱当时干吗
要着急洗呢
如果用手机
把那块精斑
拍下来
将其命名为
《55岁征途》
该是多好的
一副先锋
摄影作品啊

2020/10/06


超市

妻子从超市回来
说这家新开超市
跟另一家的价格
元角分
都一模一样

想起来了
这家新开的超市
是另一家老板手下的
一个马仔
开的

2020/10/06


感冒不起

气温陡然
降到10°C
仿佛
一不留神
摔一跤就跌到了冬天
这种过山车天气
搁以往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放在今年
大疫情的背景下
一个小小的感冒
就足以让人
提心吊胆
万一发烧
退烧药都买不到
逼得人非得去医院
接受各种繁琐检查
真个儿叫
花钱买罪受

2020/10/06



还钱

女儿同学来访
不禁想起
她上大学那会儿
钱经常不够用
不敢跟家里要
我把钱打过去
并告诉她
“只要正当开支
不够就叔叔讲”
私底下想
就当多养了
一个女儿吧
没想
这孩子毕业后
攒了两年
都还给我了
唉,收到钱后
失落了好几天

2020/10/07


服老

女儿同学小两口来访
出面打了个招呼
简单聊了几句
便自动退回书房
哦,此刻的客厅
成了年轻人的世界
尽管这个时候
耳边不停地响起
各种夸我显年轻的声音
我也觉得自个儿心理年龄
还停留在28岁

2020/10/07


国旗

他说
“我们家
惟一一次挂国旗
是那年老家房子
面临拆迁
他妈的
挂了也白挂
最后补偿到手的
还是那几个钱
平均下来
每平米
才250块钱”

2020/10/07


拖鞋

妻子一个亲戚
平时闲着无事儿
自个儿在家做拖鞋
手工编织毛线鞋面
市场买的泡沫鞋底
以前送我们的
鞋面与鞋底
缝合时
针线穿透鞋底
遇到地面上有水渍
水便会从针眼儿浸入鞋内
好几次想跟她提个建议
又觉不妥
上次遇见
她又说要几双
我直说家里刚买过
不要了
没想昨儿
她还是送过来了
今天试穿时
发现她已做了改进
针线没再扎透鞋底

2020/10/07


板栗新吃法

妻子蒸的板栗
熟过头了
不好剥皮
女儿吃了两个
嫌麻烦不愿吃
忽然想起
大学期间
吃咸鸭蛋
每次磕破蛋壳
剥一点点之后
拿勺子挖着吃
于是把板栗
切成两半
找出个小勺儿
试着挖了个吃
感觉挺棒的
推荐给女儿
她试了试
惊呼道
“这办法太好了
你是咋想到的”
“爱吃的人
鬼点子多”
妻子抢答道

2020/10/07


一杯水

发现昨日的
一杯水
救活了
阳台上的
一棵栀子花树
和一棵女贞树
一下想起
当年祖母跟我讲
她带着父亲讨饭
好几天讨不到
最后
一户人家的
一碗粥
救了他们
母子俩的命

2020/10/07




女婿湖南人
喜欢吃辣
妻子做菜
特意在菜里
加了辣椒粉
饭吃完了
女婿看我们
辣得直咂嘴巴
张口问道
“你们觉得
很辣吗”
妻子反问他
“你觉得呢”
“没感到辣味儿”

2020/10/07


路边水果摊

连续几日
阴雨连绵
路边水果摊
没一个出来
起初
为买不到水果
心生怨气
也就几分钟时间
咱又想通了
转而为摊主们不必
冒着寒风细雨出摊
可以呆在家里
安心追剧
开心起来

2020/10/07


搭伙

家属院老牛头
孤老一个
每月给邻居1000块钱
跟他们一家子搭伙
在一起吃饭
年底
再给邻居孩子
一个2000块红包
不知道的
还以为
就是一家子

2020/10/07


改革

妻子学校
推行
教学改革
把每天的
4节晚自学
分解给3个老师
老师们怨声四起
学校领导说
“但凡改革
只要招人怨
那就说明
改革的路子
走对了”

2020/10/07



有才

签到表上
姓名后面
体温一栏
现场没有测温仪
不知道咋填写
只得参考别人的
从上到下
浏览下来
已经填上的
要么36.2
要么36.3
心里想着
这也太假了吧
手已不自觉写上
37
我操
这么写
不意味着发烧吗
灵机一动
在3跟7之间
插入一个6
再打上小数点
一下变成36.7
旁边保安笑了
“好有才啊”

2020/10/08


你在发烧吗

市里召开
国庆中秋假期
疫情防控督办情况
汇报会
走到会场门口
保安将我拦住
要求我登记
姓名和体温
拿起笔
写完名字
不见测温仪
我问他
“测温仪呢”
“你在发烧吗”
“没有”
“那不结了
随便写个就行”

2020/10/08


大气

女儿同学两口儿
昨儿来家玩
临走时说
等女儿生产完后
啥时回长沙去了
她再找个时间
过去看女儿和孩子
知道女儿
在待人接物上
没什么经验
对这方面
也不上心
妻子叮嘱女儿
“你同学去长沙时
你一定要记得请她
上外面餐馆吃一顿
那样才显得你
做人大气”

2020/10/08


谈钱太庸俗

国庆8天假期
妻子只休了3天
便开始上课了
女儿问她
“有加班补助吗”
“学校领导说了
今年情况特殊
受疫情影响
前面掉课太多
该是每个老师
讲奉献的时候
动不动谈钱
那就太庸俗了
现在算正常上课
没有补助这一说
其实
他不说
我们老师也晓得
就算当成是补课
学校也没钱发”

2020/10/08


钉子

父亲痴呆后
总担心他吃鱼
会被鱼刺卡住
母亲几乎不买鱼吃
妻子买了草鱼块儿
我尽量挑鱼腩
放到父亲碗里
没想
父亲吃着时
突然朝地上
啐了一口
我有点儿紧张起来
“怎么啦”
“钉子”
父亲笑呵呵答道
一根鱼刺在灯光下
反射出
钉子的光芒

2020/10/08


建党100周年

小妹问我
“明年建党100周年
国家会不会大庆呀”
父亲抢答道
“那是肯定的
到时候
还要把家里
重新装修一下”

2020/10/08


点评

看电视里面
国庆文艺演出结束
所有演员登台谢幕
母亲笑呵呵说
“国家花了钱
演员出了力
你看他们
个个唱得
汗兮兮的”

2020/10/08


夸奖

电视里
一群人
在齐声合唱
《我的祖国》
情不自禁
跟唱起来
父亲说
“冇想到
你唱歌
能唱到这水平
真了不起”
忽然想起
长这么大
父亲还是
头一次夸奖我
拜父亲痴呆
所赐

2020/10/08


丢失的书

1990年代
记不清哪年了
妻子一个同学
带着她小孩儿
来家里玩
那小孩儿挺顽皮
在家里到处翻动
将岳父送我的
一本王力编的
《诗词格律》
最后面两页
给撕了
记得当时
我拿浆糊粘好了
可后来咋也找不到
今日妻子解密
“她看你
那么心疼书
怕你以后见一次
伤心一次
离开时
把那本书
偷偷装包里
带走了”

2020/10/08


穿羽绒服的大爷

从父母家回来路上
前面走着个大爷
虽说白发苍苍的
但腰板儿看起来
还算硬朗
我就想
到他这把年纪
我能有这样的身体吗
不禁猜想起他的年龄
猜来猜去
忽然一下明白过来
哪里还用得着猜呢
这不明摆着吗
我俩之间
相差着一件
轻薄的羽绒服

2020/10/08



泥瓦匠的儿子

国庆假期
下乡督办
秸秆禁烧
和森林防火
路过山坡下
一户人家
看到个小男孩
在门前场子上
用一块块红砖
码出一栋
楼房模型
孩子祖母
在旁边
冲他竖起大拇指
“咿呀
我孙子了不起
比你爸爸建的房子
还要漂亮”

2020/10/09


采莲船

国庆假期第5天
公路局门前
十字路口
马路中央
一个50多岁的男人
揪住
一辆红色三轮车的后视镜
跟着三轮车不停地转圈儿
仿佛在表演采莲船
东西南北的车
全都驻足观看
伴奏的笛声中
不时夹杂着
一两句喝彩声

2020/10/09


尊严

女儿女婿的公益机构
今年接受的捐赠不多
两人一分钱的
生活补助都没有
我说
“募捐不到钱
就转行做别的吧”
“找钱不是问题”
“那为什么没钱呀”
“乞丐还得要尊严呢
但凡捐完钱后
要我们把受赠孩子
拉出来拍照
放到网上的
给再多的钱
我们都不会要”

2020/10/09


葡萄

女儿洗好葡萄
搁在茶几上
没来得及吃
忙事儿去了
我拿起一个
边剥皮边说
“葡萄在烂呢”
“是的
所以要赶紧吃啊”
一口气吃完后
我问她
“还有多少呀”
“没了
就这些
其他烂了
已被我扔在
门外面”

2020/10/09


郝文

新浪博客
连续收到
陌生人若干条
一模一样的评论
“好文”
看过很多次
已到熟视无睹地步
今日忽然由此
联想起
大学时代
邻系一个
名叫郝文的
女同学
其实
咱跟她并不熟
只是同为校文学社成员
当时我班
一个四川达州籍
男同学想追她
托我打听她的信息
才知道她是重庆的
那会儿重庆还没直辖
两人算得上老乡
老家相距也不远
感觉很容易处上的
谁想这事儿
最终没成

2020/10/09


评论

新浪博客上
时不时
有陌生网友
在我的诗下面
留下一条评论
每次就两个字
“好文”
而非
“好诗”

2020/10/09


寒露这天

下午回父母家
见二老比我
穿得还少
问他们
“冷吗”
“不冷
天气一晴
气温就升起来了”
为自个儿的身体
感到羞愧的同时
我对父母说
“现在天气
说冷就冷
可别大意了
还是多穿点儿吧”
母亲起身进屋
拿出件外套
给父亲披上
我心里
方才好受点儿

2020/10/09


平均年龄

晚上
陪父母看电视
时不时聊几句
不聊的时候
忽然想到
我的年纪
跟父母的
加在一起
平均下来
竟然有70岁
这着实
吓到我了

2020/10/09


国庆假期最后一天

下午回父母家
帮父亲剃了胡子
又洗了几个枣儿
把枣核儿挖出来
将枣肉递给他吃
接着给他做推拿
此时母亲饭已做好
吃完稍稍坐了几分钟
喂父亲吃药
给他洗澡
把他里里外外的衣服也洗了
坐下陪着父母看电视工夫
又给母亲手指做推拿
母亲说
“今儿回来早
事情都做完了
你也早点儿回去”
我继续做着
没有应声
心里很清楚
只要我一走
冷清就会钻进
这栋房子

2020/10/09


非先锋诗人

我想
我不是名先锋诗人
因为每次写到性
甚至脏话时
我就有所顾忌
且在心里安慰自个儿
如果我生的不是女儿
而是一个儿子
那就敢写了

2020/10/09


新大街

10月4号上午
去单位值班
这条路上
各种筑路机械
都在冒雨施工
就差铺上柏油
今日早上
出门前
我就想
已经4天了
何况还是大晴天
路肯定已经修好
直到我骑车走在
坑坑洼洼的路上
这才意识到
想象与现实
总是有距离的

2020/10/09


开窗所见

一个充气娃娃
俯卧在
办公楼旁边的
一栋平房顶上

2020/10/09



无意见

《十四五规划纲要》
初稿编出来了
按照领导意思
工作人员将其
打印出来
征求意见
见有100多页
前面看过的人
写的都是
“无意见”
咱也随大流照写
完后
回看了一眼
猛然间
感觉自个儿
仿佛在参加
一场硬笔书法
比赛

2020/10/10


雨中公园

天下着小雨
正是吃晚饭时间
公园里
除了坐在木椅上
共打一把雨伞的
一对老年男女
再没别的人
我瞥了一眼
旁边的荷塘
荷叶下面
没我想看到的
鸳鸯

2020/10/10


小姨表婶

30多年前
跟小姨表叔
只见过一面
且明知道他
患有精神病
还义无反顾
嫁给了他
理由是
“城边儿的菜农
不管咋说
天天总有进账
日子比山里人
过得活泛”
那时
她还不知道
等待她的将是
中年丧父
老年丧子

2020/10/10


爱人

那天女儿同学
偕同她老公
到家里来玩
我劈头一句
“这是你爱人啊”
话一出口
我他妈就想
找道地缝儿
钻进去

2020/10/10


人中

下午出门前
在玄关那儿
对着镜子梳头
忽然想起
母亲曾说
我人中有些歪斜
还为此担忧不已
(后来想办法
说服了她)
便仔细看了看
还别说
真他妈有点儿
往右边歪斜呢
心里开始犯嘀咕
莫非真乃
不祥之兆吗
心中一阵恐怖
且越看越觉得
人中形状太难看
掏出手机当镜子
一番仔细探究
终于搞明白
是20多年前
我生日那天
骑车走夜路
摔伤所致

2020/10/10


13点18分

手机响了
午睡被打断
电话号码是父母的
忐忑之中接通
小妹的声音
“哥哥
强奀死了”
“谁啊?”
“强奀
小姨表婶儿子”
憋的一口气儿
这才呼出来

2020/10/10


早点

早上忙于写诗
忘了做早点
妻子下早自习回来
见家里冷火秋烟
掉头要往外走
“算啦
你做给你自己
和女儿两个吃
我上外面吃去
8点10分
还有课呢”
“马上给你做
最多10分钟
包你能吃上”
妻子还没答话
女儿抢先接上
“爸——
你这口气
咋跟外面
那些做早点的
一模样样啊
生怕客人
跑了似的”

2020/10/10


读不下去

这两天
朋友圈里
不停有人
转发美国女诗人
露易丝·格丽克
获得2020年度
诺贝尔文学奖
的消息
一直忍住没看
今日得空
静下心
点开她的
一组诗歌
读起来
很遗憾
第一首没读完
第二首读了两句
感觉又读不下去
只得放弃了
我想说
也许她写得不赖
只不过并非
我喜欢的那种

2020/10/10


栾树

女儿上外面溜达回来
一进屋就问我
“爸爸
那种树尖上
顶着一团灯笼果的树
叫啥名儿”
“栾树”
女儿打开手机
搜索看过之后
惊问道
“咦?
这树我小时候没见过
应该是外来树种吧
你咋知道的”
“爸爸跟你样
凡事喜欢
问个为什么”
“这么说来
你的基因
我继承得
还挺好的”

2020/10/10


先进

市里决定
本月下旬
召开抗疫
表彰大会
要求各单位
上报表彰名单
分配我们一个
先进个人指标
一把手提议
上报我
被我断然拒绝
“都这大把年纪
就别浪费指标了
我个人意见
最好报个
年轻人上去”

2020/10/10


凌晨四点一刻

窗外传来
两个男人
聊天的声音
聊到开心处
两人哈哈
大笑起来
但很快就被
一阵激越而
高亢的哀乐
给淹没了

2020/10/10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