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诗《被抚摸的矿泉水瓶子》

◎李荼



被抚摸的矿泉水瓶子
 
我抚摸着喝光的矿泉水瓶子
上面的塑料胶纸有种强烈的抚摸感
我抚摸着它
打算把它扔进就近的垃圾桶
而在扔之前
我想让它解释下我这一天所有钱的去处
“说不定已经制造出了快乐”我想。





因为疫情
院里的猫无人喂食
已经瘦到快要死了

我看见它的时候
它跑过来,盘桓在我脚边(屁股对着我)
我妥协了,摸着它瘦骨嶙峋的脊背,我对它说,猫啊,你知道吗,北京的马路宽,有许多许多垃圾。那些和你一摸一样的猫,它们都在搞垃圾。你应该主动去搞垃圾,并且要像好色样搞垃圾。


一个女孩是如何吃米线的

挑一口米线
挖一勺汤
夹一口凉菜
吸一口冷饮
看两眼手机
把手机贴耳边听语音
又吸一口冷饮
抽一张纸擦嘴
把头发向后拢
做了个扎辫子的动作
又把头发放下来
拿着饮料离开




我有一种想法
我总是想给我的脚同时穿上两双鞋
为什么不呢
一双穿在脚上
一双穿在心里
与那些只穿一双鞋的人
构成强烈对比


看起来很美实际很糟糕的事

那就是
开一家
花店。


一把刀

每次买来一只鸡
我都要用刀把鸡架里
最嫩的部分剔出来
作炒菜备用

每次我把剔好的鸡肉
切成均匀的肉丝,那肉看起来那么漂亮
“幸福”我想。我爱这把刀




发烧;没有发烧
还是发烧?根本没发烧
——你活着
房间里有灯;但是你虚弱到无法站起来
所以,屋里黑的他妈什么也看不到


93

为了防止安全事故发生
物业把探到路面正在生长的杨树枝砍掉
完了

本小区患痴呆症的老太太推着助动车走过去
喊着要把砍掉的树枝抱回家
她的保姆阻止说:“不要”
完了

我恰巧从这里经过
望着满地报废的树枝,我能说什么呢
我总不能自己跑过去把挡在路面上的树枝抱走吧
完了

后来,物业工作人员冒着雨
把积在路上的树枝搬走
这正是所有小区面临的问题
为了使一群受管制的人便于管理
让他们过上心安理得的生活
物业有时候就必须当一次混蛋。


人工呼吸教具

在医学院
供学生们演习的人工呼吸教具
那个橡皮人
她的原型
是一个自杀的真实女孩
她自杀时无人问津

现在,她被世界人口最多国家的陌生人
每天一遍遍抢救


寒山寺

游寒山寺
大部分游客都被导游带进商店
“这边3000 有2000多的,你自己戴啊,这里有几百块的…..”

我独自坐在大殿前的石阶上
把帽子和矿泉水放在一边

庭院中的香炉里
风把烈焰吹得倒向一边
我感到一种宁静,只有5秒。


建国门内大街

我每次路过建国门内大街
都会被那里高档的商务酒店吸引
赞叹它设计精巧的露天阳台
这样的酒店,它高昂的房价不是平常人能住的起的
但其实咬下牙跺下脚也能住的起
我相信
在这条消费高昂的街道上
穷人也不会坦然到什么想法都没有
而不是穷人的人反而像穷人,什么都不想


一位上年纪的饭店女服务员的日常

她吃完工作餐,抬起碗,从桌上抽了张纸
把碗底下一小片面积擦干净。从筷篓里抽了双筷子,不知要干什么,握着筷子去后厨转了一圈,又把筷子插回来

她去透明厨房台面上拿了一捆铁桌牌
挨个摆在客桌上

之后,去柜台拿起早就晾在那里的保温杯,喝了口水,扔掉手里的卫生纸
去后厨帮忙,后厨的女孩说:‘她再多嘴就撕烂了她’。她没搭腔,端着托盘从后厨出来,喊了一声:15号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