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高铁站

◎木易



巨型高铁站多好看的花色
夕照下燃得热烈
然而燃烧的铁块水泥叠叠层层
同时展开棉花般硕大的轻浮
风景如缓缓上升的魂魄
天堂是无人通过的检票口
显眼处
高耸经典广告牌耀眼
站台外
遥遥地平线的长空
并未放下不安
画笔涂抹逶迤的人群
天空不厌其烦铺张人为的铁轨
列车徐徐
缓缓攀升的时速
同时否定了玻窗外的暗影
这旅途昏昏欲睡
当轰鸣成为无声
我终将抛弃那座城
沿途闪回的事物
让时光凝为画幅
未知且不可名之地
我是谁的替代品
难以分辨退后亦或前进
匀速
村庄、垂柳、土丘、沟渠、灌
一切一切
难道并非一种深刻的馈赠?
铁的嗓音隐隐刺入山谷
铁轨吐出泡沫
时间快得似要静止
谁听见嘶吼
从梦中反复惊醒
谁在唱?
投井的烈女
等候行刑的人犯
跳过这些
那火车就驶过去了
连同歌声
我怀疑这梦的结构被篡改
带小孩的少妇步履匆忙
白色低胸上衣
出站口疫情体温自动检测处
旅客步入终点站的闷热
无人醒来
我也曾在睡梦中见到众多神灵
在其眼里死去的田野和稻谷
被荣耀蒙蔽
世界终于被自己的历史吃掉
无人豁免

2020.6.18宜宾西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