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尹 ⊙ 虚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散句(三十章)

◎张尹



散句(三十章)


散句

有时总觉得眼前的情景在哪里遇到过
如同这日复一日的星辰

我们总是善于遗忘,但记忆
总让我们分不清楚今天是哪一天

                        2020.07.05



散句

爬山的过程总是艰辛的,汗水
夹在绝望与希望之间,闪烁其词

渔夫也是艰辛的。出海后
黝黑的海面苍茫如幕,出现的朝霞

如峰顶一样,没有路人。

                         2020.07.05



散句

低头说话的人,一辈子都谨小慎微
举起的右手,每次都被赞成的掌声淹没

忠诚是他的法宝。看到夕阳
他就会向神灵念叨:

我看到了您,这黑夜的曙光。

                     2020.07.12



散句

南方的大水让光阴变得短暂,梅雨时节
一场余震拉拢了44年前的画面

想起了小时候,进山砍柴,几匹狼站在山坡上
眺望。烈日里影子沉下来,我们出汗的手握着砍刀

只有充满勇气的坚持,我们才能在阴霾中
生存下来。只有自我救赎,才能延缓落日
                                    
                              2020.07.12



散句

一株草木也是一个轮回。总有一些惊艳
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人如草木。几十年的光阴,总有些故事
在记忆里,夜深人静时,咀嚼

如同钻木取火,惊喜与孤独

                           2020.07.13



散句

没有耳朵的人,也就没有嘴巴。
归根结底,是因为他没有眼睛。

他不知道怎样去翻越每一座山峰,或丘陵。
生活告诉他的,只是碎片,无法拼接。

每一天就是一天。每一年,也是一年。
虚度的时光,让他充实,终究完成了一生。

                            2020.07.16



散句

跑步时的思想如脚步一样急迫
吕布的赤兔马也没能将它追回

斩颜良,诛文丑。孙子当如孙仲谋
而我宁愿在江南的雨天里,垂钓,酣睡

                          2020.07.18



散句

最豪横的操作不过是一截烟灰。强弩之末的
话语,如将停的绵绵细雨,留不下痕迹

有时需要言说,或者沉默。垂钓者关心的是
水中的猎物,是否游来,或者靠拢,又离去

                              2020.07.22



散句

一个词语牵引出一个故事。一粒种子
带来一片繁忙的生活,绝好的收成

你我都是路人,需要停下脚步相互问候。
渔夫的网撒开后,明天是一个清晨,满地露珠
                                            
                          2020.07.22



散句
 

不能说的梦跟不能做的事一样。
登上昨日的航班,就没有退路

匆忙赶路的行人,看不到天上的云朵。
不能做的事是一件,不能说的梦,也无人可说
                                            
                            2020.07.23



散句

疯狂。悲催。魔幻。这世界与两百年前无异。

“要想练就绝世武功,就要忍受
常人难忍受的痛”

“师傅喜欢喝的茶叫做乌龙。衣服喜欢穿中国红”

一十四亿的乌龙。

注:引号内为歌曲《下山》的歌词。
                                            
                             2020.07.25




散句

阳台栏杆上的一只知了,声嘶力竭地叫着。
它是什么时候飞来的,并未可知

一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是一件无聊的事。
我愿长睡不醒,夏日午后的蒲扇轻轻摇着
                                            
                            2020.07.25



散句

天空阴沉得如一排排墓碑,肃穆的空气下
树木低矮。去日和明日是同一日

需要多日的诵读,以驱赶内心的魔障。
牧羊人看到羊群自由地行走,低头,轻声鸣叫
                                                
                            2020.07.26



散句

童年的记忆遥不可及,只有回到故乡
才能找到那些道路:

那些光阴,树木,池塘,鸡犬
那些乘凉的萤火虫,那些饥饿的脸,微笑着
                                            
                             2020.07.26



散句

一只豹子低空飞行,带着轻微的笑。
醒来后,看到牠在跳跃,不停地向前

鱼在水中,牠渴望成为一只豹子,跃出水面。
世事何谈大小,每一件都是生灵,无论梦里梦外
                                            
                             2020.07.30



散句

我看到的群山带着十字架,从林中飞出的鸟
带着几片树叶轻轻晃动,牠头顶着白云

我看到山中人和溪水,水中的鱼儿,
相互谈笑。他们告诉我的,我也想告诉你

                            2020.07.31



散句

善长巫术的人总是老态龙钟,群山中
素衣与暮色被几间房子笼罩

在西南,人们闲暇时喜欢打望
那是闹市中的画皮,胭粉的气息与暮色近似

                                  2020.07.31



散句

小雨中达到慧光寺,山门紧闭,只有门前四棵
古杏迎接我们。木鱼声传来,让我忘了归路

如果有来世,我愿降生在此,做一个小沙弥
每天礼佛、诵经,看银杏叶变黄,飘然落下

                             2020.08.02



散句

鲸鱼吞下整个大海,但吞不下波涛。
牠就在波涛之中。

我看到的鲸鱼,在苟坝,宝圣立交往玉峰山
的路上。龟行的铁壳虫,都有冒烟的属性

                              2020.08.03



散句

牧羊人的童年在青草中度过。蟋蟀和螳螂
是生活的主业,青草的画面中有滴滴露水

如果希望看到晨光,便要及早睁开眼睛
太阳下山之后的事物,往往是生活的哲学

                            2020.08.12



散句

黑夜里的灯光如同一个影子,在阳光下
让人产生的联想,深不可测

有时人性之善不便于显露。只有话语
和表情,通往那条不可预知的道路

                             2020.08.18



散句

深夜,为何从马路上传来轮船的汽笛声?
这是城市腹地,远离海岸线

一定年龄之后,就宁愿相信实在之物
乌有之乡固然美好,但那是昨日般的恍惚

                                       2020.08.27



散句

月光是明亮的,点灯的心是明亮的
我们攀登山脉的脚步也是明亮的

我们的手都是无形的,在到达之前
我看到牧童们哼着歌,坐在地上玩耍

                              2020.09.03



散句

少年时的打麦场如同一个聚会,铺满麦穗的
小广场上,黄牛拉着石轱辘一圈圈地走着

爷爷是主角。他站在麦穗中间。烈日当空
树荫下坐着邻居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笑

                               2020.09.07



散句

爷爷依然穿着中山装,后背着手,度步微笑着
有时也从山上放牛回来,带着一身露水

爷爷去世十多年了,还时常来到我们身边:
我们这从容不迫的一生,是爷爷留下的伏笔

                               2002.09.10



散句

当飞机撞击地球的一霎那,时空在颤抖
全人类的苦难,没有谁能幸免

让我们退化到被孕育时的善良,停止笑容
做最原始的祈祷,才是我们该有的真相

                               2020.09.11



散句

身体的病痛带来心理的残疾,一种未曾预设的
因果,总是将人带往绝境的边缘

太阳来到海边吹风,一个人在徘徊
上山的路和下山的路为同一条路

                                2020.09.17



散句

奔四的年纪,还经常从梦中惊醒。有时
是高考,有时是走在一片荒野中

需要光亮来驱赶那份黑暗记忆。内心
的魔障,需要一些世俗的事物填充

                               2020.09.26



散句

有时感觉有个影子在角落里一闪而过
定睛看去,它又成了现实的虚幻

究竟是错觉还是心底的恐惧?生活
总是如山间的薄雾,缭绕又充满隐喻

                             2020.09.27



散句

跑步的路上是两排硕大的榕树,垂吊着须藤
他们从崖壁上生长起来,路灯并排中间

我包围在这葱茏之中,看到亲人们
他们是根基,是土壤,是雨水和阳光

                             2020.09.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