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英(三首)

◎泉声



秋英

我躲在阴影里
看太阳,如何开花
督促蝉鸣。编排一个个恶作剧

篱笆里的秋英
看别人施肥、拔草、浇灌
看种子
又怎样生成种子

我喜欢上了那个看不见的拐角
还有斜坡。让视线受限
负重,不至于滑入
安逸的渊薮

我也琢磨过偏离
脱轨。重新把为我所用的词与物再拧一遍
滴落些
驼铃

我想我还是需要
避语。像一棵深得风雨的辛夷
2020.9.23


屋影

秋日的上午,我看着西屋的墙
光影分明。一条线
像卷帘的底边
时间之力稳当,均匀,精确的拉动着

漫过脚石的青苔
三层灰砖。似乎还在检验
泥水匠人的眼力
功夫。它爬上窗台

杂木的窗棂
十几根戒尺般的影子,投放到
粗布的床单上
即使我还在那儿
也会因年幼而感觉不到伤痛
直到今天

我空出或隔断词语的习惯
可能与此有关
卷过窗户。一直没有去看的门
半开。核桃树的冠

风动时,那么多小人儿拥挤
当它们涌上屋顶
消失了波纹线
又一个晌午即将到来
2020.9.17-10.8


理发铺

低矮,简陋的半坡房
门口左边的墙上
理发铺,三个几乎不再亮眼的随手字
吸引了我
我把同样不再亮眼的
“永久”车停靠在
歪脖的槐树上,差点踩住
栓在树身的小柴狗
黄白斑点的毛
瘦,哦,反色调
那个瞭我一眼的师傅
七十不到。“坐吧。”
继续在一条白色的“黑”布上
打磨刮脸刀,老式的
一如转椅,镜子
缸,不紧不慢的三叶扇
除了电吹风好像没有新玩意
熟悉的味道,我点着烟
他们续接我未进门的话
“哼,她怪能,
不得也让孙子上辅导班。”
几声干咳过后
热毛巾抹着他的脸
一遍,又一遍
“你说说,一个七岁的孩子,
看什么四大名著。”
又一声干咳
“还得去老师指定的地方买。”
(“桃,不甜不要钱。”
从门外经过。)
“上边也不管管……”
他拿起吹风机,我掐灭了第二支烟
能说的只剩下
“我不剃头,
只是刮脸。”
2020.9.12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