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平 ⊙ 章平诗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章平诗歌选》10

◎章平




《雁荡在这里》

风雨来了,雁荡在这里不动
风雨过去了,雁荡还在这里不动
你看山为山痴迷的是心
你看水为水痴迷的还是心

游客来了,雁荡在这里不动
游客走了,雁荡还在这里不动
你看山是山与不是山的是心
你看水是水与不是水的还是心

《沿途风景》

我们驱车往维朗德丽花园城堡去
转入高速,忽略了目的地

我们眼睛如沉入海底的鱼
一边游,一边自由地嚼噬沿途景色

麦地提醒如沙漠黄金;说到黄金
我们没有。三根电线杆,高举手臂
抓牢三只纸鸟,不让风飞掉

麦子所能制作面包。我们重温
饥饿经验;不是面包唤起的食欲

路把树林、村庄、坍塌桥梁
植入眼前方格子铁丝网包围圈

看不断飞逝的公路金属护栏
就如火车,与我们比赛风驰电闪

我们说话;几个声音忙于争吵
提起瘦小拿破仑体内的惊人才干
一路就放着如今某总统花边新闻的纸鹞

我们看不见自己的额头、鼻梁
也看不见别人把我们当风景看

一小时车程,如戏剧人生
种种话语,种种景色,纷纷挤入倒后镜里流亡

《等待电车》

等一辆梦里电车去一个红旗满天的梦
一辆铁皮、油漆脱落的老电车
我等。叮铃声像黑人牙齿

瓢泼雨夜,骑马墙,狭窄长巷,
陈小课,只有一厘米,向路人索要道歉
他唱《玉堂春》成了苏三,被山洪淹没

我们搞大批判,贴大字报,砸课桌
人一生总欠下些道歉——
对时代,对别人

如挤不掉喉咙呻吟,空洞又真实
如被自己撕掉不见的过去。我等电车

蓝色玻璃屋停靠站。欧债危机
街道冷落。海报,中东战火新闻
与可乐广告,相互挤眼睛

我得准备足够耐心。拨弄世界与我的时针
等待那辆梦里电车。或者一生
我等。你得支持我向陈小课道歉

蓝色玻璃屋。梦是从眼前开始的
陈小课,快下雨了!我的等待就从眼前开始

《漂泊海外见到国旗》

八点钟了,为何不吹些好看的风?
旗帜垂挂,一定想起北京的天空。
所谓祖国,只剩下些具体事物:
比如饥荒年代,吃到一小块肉饼。
经历了许多灾难,我长大成人,
不再用小学心情,把向日葵种在半空。
考试,不能升学,算是一种过程,
我学习把汉字钉入鞋底走路。
此刻,如果有风,旗帜一定起劲,
但离开北京有雾,太阳不太干净。

《这铁色的月光》

隐秘的时代!哦,比空更隐秘的命运
没有来得及体味少年
就已遥想青年;一切热烘烘的日子
拿肮脏的被单盖我们,也盖今夜

月光是病的,空气也跟随她病
疲倦的羊群,赶上它们病了的命运
用牙齿把幻觉的草死死咬紧
我们一而再被月光漂白肤色及眼睛

我忘掉什么呢?忘掉一些友好的笑
忘掉初见的心动,遭遇别人一再挖苦
我想睡到一棵树里,与树叶们一起
随后从果子里醒来

哦,树叶们会答应我的!我不会孤独

《铃与铃声》

铃声不是铃自己摇响
需要一个人来摇响
或是让一阵风来摇响

铃没有用铃声召唤人
是人用铃声召唤自己

铃声没有召唤过狗
地上有肉骨头不是铃的

救火车洒落一路铃声
不是铃声要你让路

暴风雪驱赶着你走
铃没有驱赶你走

铃不是衣服,不是窗户
铃声也不是铃
你不能驾驭铃声四海遨游

你得伤风感冒
不能以铃声替代药物

越过铁路,听到铃声
你不停下脚步,代价可能丧命

梦向你打开
你不能将铃声葬入死者的坟墓
死者嘴里也不说铃声

《光亮怎么理解影子》

最近一个脚印,被路跟踪了
革命前途想通过白狗找到白狗脚印

一个词汇,又一个词汇,挤出书籍
挤进生活,想指引一条道路一个方向

如影子睡在面具里,文字挤进诗人笔下
我们爱别人的爱,恨别人的恨

老虎都被关进动物园
我们在口嘴上痛骂老虎

一个自带酒水、板凳与天空的人
把一群白鹅领进光里,光也不发养老金

影子跟不跟随光,是光的逻辑
你是影子挤不进光里,光也挤不进影子里

《做梦里懂事的孩子》

我坐在枫树矮墙上
默念我关心的人
猜想什么人在关心我
用心拨开想象的门

置命运于死神墓地
今夜在哪都安睡
我想到你梦里落雪
到雪地上留几个脚印

寻找共同的那棵树
堆好那一个雪人
分享小时候的零食
那些大白兔奶糖

做个梦里懂事的孩子
不落雪时,就点一支蜡烛
或冒黑暗往白粉墙上
打亮手电筒
如小时候玩的游戏

《时间知道》

你坐在台阶上,时间知道
你掏着耳朵,时间也知道

看你怎么蹂躏草地
也就知道你怎么蹂躏时间

你进入时间,到处决斗
雪从岭南落到岭北再到岭南

一只狗汪汪汪地跑上月亮
又汪汪汪地跑着回来

《月光下的你》

我看到站在月光下的你
看你看到的不是夜空
是看到我们看到的一些经验
许多事物没有改变,已经改变
我看到夜晚的月光
夜晚月光的手臂长满光斑
我四顾茫然,迈脚步走向荒凉中
荒凉啊!某处隐藏着某女鬼一些传说
你看到墓地的草已成精
你看到路过的人成了游魂
小桥流水,枯藤老鸦
桥面诸多脚印,若有所思,别意深长
小时候害怕,长大后迷惑
这时候,地面上身影清晰
我们使用了他乡身份证

《天鹅湖》
 
没有天鹅的天鹅湖
我们仍然叫它天鹅湖?!

天上天鹅越飞越少
纸上天鹅越印越多
她们在博物馆里歇息?
或者在我们梦里睡眠?

过去是存在消逝的猜想
你问博物馆,你也借不到
过去的历史天空

只能想象,湖上有天鹅
拨开水草,朝阳光里移去
许多人研究天鹅舒展姿势
最好那一个
继续深藏在天鹅的想象里

天鹅湖是有天鹅的
须如此猜想
从前,有钟表匠
把时针拨快了
有些事,我们无法觉察

诗人说把手输给了笔
我们也把脚输给了时间
水波不动时
湖面也如一枚镜子
曾经有天鹅倒影
然而事过境迁,也消逝如谜语

天鹅湖要梦见以前的梦
是多么困难的事呀?!
这是一个想象,你无法认领
天鹅们只飞在湖水以前的梦里

《梦如天空撞击脑门》

梦如天空撞击脑门
运动与斗争,可歌可泣
英雄只有英雄衣服

不幸要求从心灵独立
树影伸出手臂抓住树影
口号成为天底下最为奇怪的神

守口如瓶的秘密
充满被压抑的仇恨
走开,愚蠢的阳光!
走开,伪装的爱情!

伤口要求伤口独立
要求也要求独立
一个充满未来意味的词
要求分割草原与土地
别忘了阳光、空气
河流必须拉直后处理

左眼与右眼不愿意呆一起
向最高法院抗议
分手,离婚,提请分割
左天空与右天空

鸟儿纷纷离开树林
星星纷纷离开夜空
树木纷纷离开土地
诗稿纷纷离开文字

所有名词、动词、形容词
纷纷扬扬,成为一锅粥的盛宴
成为没有尊严的游戏

《所谓英雄暮年》

有方向没有方向,不过看一个方向
有瞬间没有瞬间,不过借而居之
有英雄没有英雄,最终不了了之

没有一块地方,不隐藏一个天堂
以及一个炼狱;还有一个江湖
它给你英雄桂冠与笑话,一道生死荣辱

所谓英雄暮年,他嘴角边那一个微笑
如翅膀在收拢之前,曾经恋爱般飞翔过

《一小片章平的阳光》

4月21日,这一天阳光是好的
我命名,有一小片章平的阳光
我将收藏好;把它藏进一个瓶子
手上还有肮脏,没有洗干净
这件事或将一直被别人说闲话
但我收藏的太阳光是干净的
我可以从干净的瓶子得到保证
圆形生日蛋糕上,插三只小蜡烛
说明四十年尽在三岁里调皮
这些阳光,与几只天鹅关系不大
但与天鹅一样,也有可爱形象
也与我的小眼睛一样明亮
我的情况是从镜子里发现的
这一小片阳光,如今居住在海外
总也说不好异国他乡的话
不要忘记,一个曾经名叫章平的人
天黑以后,有一点自己的光明
瞧他捧了阳光,慢慢地放进瓶子
这个动作,当然也可爱
最后没有忘记,把那个瓶盖拧紧

灵魂们不必挤着》

不问,声音没有了声音去了哪儿
或人死了人去了哪儿?我醒来那梦去了哪儿?

如天空一般空着多好呀,灵魂们不必挤着
就让某些声音去睡觉,睡去也为醒来

你用思想把声音从别人声音里拔出
用汤匙舀到了汤,不必舀诗句来押韵

醒来吧,睡去吧,永恒一直没结果地开始
灵魂死后,也在做另一个什么人的什么梦吗?

《历史课永是那些杂音》

看清楚祖先土坟堆边那些青草
看清楚坟墓覆盖一块块古老石块
也不清楚,他们遭遇什么人事
连同路上脚印,都落入千古一味苍凉
今夜我不懂,以后也未必就明白
我们沿着鸟雀熟悉的道路
我们也飞不到距离最短的过去
月光在今夜,有永夜孤寂的阴影
想象是活在梦里的孩子,不再死去?
其实,天地已经圆满自在
我们上历史课,讲解的永是人世杂音
幸有天籁绕耳,不曾更改
经过月里湾,不见有人,看坟有空位置

《我看的瀑布》

我站的地方,不是李白的庐山
我看的风景,不是李白的瀑布
三千飞流从银河直落,属跑题跑远了
实与我相隔,千年,万里
细想,蒋介石与毛泽东都爱上庐山
他们的目的,不是看瀑布
只看那风荡秋千,卷走了乌云白云
说野心雄心是枭雄英雄与大山的情事
历史如流水。水从乌亮岩背漫过
像此时,我顽童心情,扑跳不高距离
在心底,留点儿傻气,不想议论水花溪流
凭水滋润野草繁盛,招惹鸟兽取饮
忽仰望,太阳光架搭彩虹并撒落罗网?
我,无法选择与一群鱼一起生活
我无法选择:让溪流们去做孩童滑滑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