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昌雄 ⊙ 恬静中的孤独者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水母之约(三首)

◎俞昌雄



水母之约

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说到水母
它发光的身体,身体里透明的王国
五彩缤纷的火焰在深海里漂浮
它们游过的每一个夜晚
都如咒语,垂挂着浩渺的深渊

与水母相比,我更像深水中的猎物
没有族群,孤单如逃匿的异类
这与梦中的情景极为相似
大海吞没最后一座岛屿,它歌唱
裹着我在人群中遗落的唯一的盔甲

这是水母从未预想到的事情
它们轻盈,炫目,如精灵附体
无边无际的黑暗呵,它们一层层
照亮,从腐尸到礁丛到时光的墓穴
它们视而不见,感觉已历经千年

但我与水母之间却隔着另一座
大海,哪怕我潜入伞帽
哪怕成为当中一只,被视为知己
当众生得其主,而沉沦中的
岛屿,却代我,奔赴无境之约
2020.4.3



小神曲

你是春风,带着万顷绿意喊我亲爱的
多么美妙的一刻,身体如雕花的宝盒

你是河流的一片倒影,颤栗中的海洋
要退回原始的喷涌,直到我变为峰峦

你是彩虹,闪现在冰山快凋零的前夜
我逐日苏醒,向大鹏索求内心的幽泉

你是沉睡中的水晶,透着迷人的光晕
我被照亮,指间上奔跑着金黄的老虎

你是天使,在空洞的梦里哼着小神曲
四野多么寂静,星辰酷似上帝的奴仆
2020.4.17



枇杷园散记

这片园子终于黄了,一些声音
从金黄色的皮囊里渗透出来
裹着汁液和汁液里跳跃的初夏
来到我们头顶,那是枇杷
学古代戏法中的律令
捕获我们,在大片的露水
即将成为我们衣襟的时候

它们显露原形,像灯笼里
细腻的光,一盏盏掠过脸颊
积蓄到顶的欲望就要剥开皮来
我们在枝叶间游荡
有时如寻得依靠的清风
有时是贪婪的鼬,独自低语
用身体中的月色换来一顿美餐

枇杷啊枇杷,这甜蜜多像一颗
子弹,穿过我们的身体
它凝在那儿,像初夏也无法
翻越的一道栅栏
它散开,这园子将不再是园子
我们身陷其中,不像果实
更似果实所保护的神秘的欢愉
2020.4.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