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20年9月)之二

◎伊沙



《中元节次日》

探父回家途中
经过去年6月1日
陪任洪渊先生
逛过的公园
吃过的饭馆
难免悲从中来

思念
原本是这个样子的
不是坐在那里抒情
我有多么思念
口语诗与原形真相
吻合


《活着的意义》

我这样的人
来到世上
留点东西
只是为了
在未来
让后世子孙
啧啧两声:
"可以呀
我们的先人
还不算太笨!"


《江湖》

若干年前
甲在电话那头
骂乙傻逼
不知乙
就在电话这头
通过免提
听得一清二楚
若干年后
两人成了朋友
都是江湖大势
逼成的
两人互为好友
他们彼此之间
放心吗
舒服吗


《坏老头》

猫狗都爱
看人踢球
不,是想
自己玩球
昨天我踢球时
一条小丑黑狗
前脚起兮
朝我拱手作揖
哎呀
把其主子气得
对它连打带骂:
"不要脸的东西
见谁都作揖
丢不丢人?"
那个主子
一个老头
就像中国大地上
这一代坏老头一样
全身上下
长满了刺
透着不善


《动物诗志》

小区里的野猫
集体减肥成功
有的已趋瘦弱
不是因为大疫
而是因为
垃圾分类


《侯马掉轮夜》

三年以前
北京某夜
美食鬼街
典人欢聚
从班上跑来的侯马
忽然得知
自己掉轮之后
再也未发一言
我观察力
无人可比
但对自己人
心就比较粗
是事后君儿
告诉我的
我听后
满腹辛酸
充满自责


《语言的发生》

街头遇菜摊
见有丝瓜
准备买之
有一顾客
欲买葱
卖菜的老太太说:
"没有葱
怪得狠
往年我不喷
杀虫剂
葱长得好好的
今年一喷
虫全来了
把葱吃了⋯⋯

这条普通的小街
因为这番语言的发生
(不是词,是语言
诗人们,懂不懂?)
而显得不同凡响



《减肥期间心存榜样》

什么易瘦体质
不就是在食物面前
面露杜甫难色的家伙嘛
他们艰难咽下的食物
却激起了强大的
新陈代谢


《喂龟》

我家养了
三只中华龟
今天喂它们时
往常老抢的
两只仍在抢
我对老G说:
"这就是我
和沈浩波"
老G笑喷:
"慢吞吞
不抢的那只
是谁呢?"
"唐欣"

《中元节次日》

探父回家途中
经过去年6月1日
陪任洪渊先生
逛过的公园
吃过的饭馆
难免悲从中来

思念
原本是这个样子的
不是坐在那里抒情
我有多么思念
口语诗与原形真相
吻合


《活着的意义》

我这样的人
来到世上
留点东西
只是为了
在未来
让后世子孙
啧啧两声:
"可以呀
我们的先人
还不算太笨!"


《江湖》

若干年前
甲在电话那头
骂乙傻逼
不知乙
就在电话这头
通过免提
听得一清二楚
若干年后
两人成了朋友
都是江湖大势
逼成的
两人互为好友
他们彼此之间
放心吗
舒服吗


《坏老头》

猫狗都爱
看人踢球
不,是想
自己玩球
昨天我踢球时
一条小丑黑狗
前脚起兮
朝我拱手作揖
哎呀
把其主子气得
对它连打带骂:
"不要脸的东西
见谁都作揖
丢不丢人?"
那个主子
一个老头
就像中国大地上
这一代坏老头一样
全身上下
长满了刺
透着不善


《动物诗志》

小区里的野猫
集体减肥成功
有的已趋瘦弱
不是因为大疫
而是因为
垃圾分类


《侯马掉轮夜》

三年以前
北京某夜
美食鬼街
典人欢聚
从班上跑来的侯马
忽然得知
自己掉轮之后
再也未发一言
我观察力
无人可比
但对自己人
心就比较粗
是事后君儿
告诉我的
我听后
满腹辛酸
充满自责


《语言的发生》

街头遇菜摊
见有丝瓜
准备买之
有一顾客
欲买葱
卖菜的老太太说:
"没有葱
怪得狠
往年我不喷
杀虫剂
葱长得好好的
今年一喷
虫全来了
把葱吃了⋯⋯

这条普通的小街
因为这番语言的发生
(不是词,是语言
诗人们,懂不懂?)
而显得不同凡响



《减肥期间心存榜样》

什么易瘦体质
不就是在食物面前
面露杜甫难色的家伙嘛
他们艰难咽下的食物
却激起了强大的
新陈代谢


《喂龟》

我家养了
三只中华龟
今天喂它们时
往常老抢的
两只仍在抢
我对老G说:
"这就是我
和沈浩波"
老G笑喷:
"慢吞吞
不抢的那只
是谁呢?"
"唐欣"

《中元节次日》

探父回家途中
经过去年6月1日
陪任洪渊先生
逛过的公园
吃过的饭馆
难免悲从中来

思念
原本是这个样子的
不是坐在那里抒情
我有多么思念
口语诗与原形真相
吻合


《活着的意义》

我这样的人
来到世上
留点东西
只是为了
在未来
让后世子孙
啧啧两声:
"可以呀
我们的先人
还不算太笨!"


《江湖》

若干年前
甲在电话那头
骂乙傻逼
不知乙
就在电话这头
通过免提
听得一清二楚
若干年后
两人成了朋友
都是江湖大势
逼成的
两人互为好友
他们彼此之间
放心吗
舒服吗


《坏老头》

猫狗都爱
看人踢球
不,是想
自己玩球
昨天我踢球时
一条小丑黑狗
前脚起兮
朝我拱手作揖
哎呀
把其主子气得
对它连打带骂:
"不要脸的东西
见谁都作揖
丢不丢人?"
那个主子
一个老头
就像中国大地上
这一代坏老头一样
全身上下
长满了刺
透着不善


《动物诗志》

小区里的野猫
集体减肥成功
有的已趋瘦弱
不是因为大疫
而是因为
垃圾分类


《侯马掉轮夜》

三年以前
北京某夜
美食鬼街
典人欢聚
从班上跑来的侯马
忽然得知
自己掉轮之后
再也未发一言
我观察力
无人可比
但对自己人
心就比较粗
是事后君儿
告诉我的
我听后
满腹辛酸
充满自责


《语言的发生》

街头遇菜摊
见有丝瓜
准备买之
有一顾客
欲买葱
卖菜的老太太说:
"没有葱
怪得狠
往年我不喷
杀虫剂
葱长得好好的
今年一喷
虫全来了
把葱吃了⋯⋯

这条普通的小街
因为这番语言的发生
(不是词,是语言
诗人们,懂不懂?)
而显得不同凡响



《减肥期间心存榜样》

什么易瘦体质
不就是在食物面前
面露杜甫难色的家伙嘛
他们艰难咽下的食物
却激起了强大的
新陈代谢


《喂龟》

我家养了
三只中华龟
今天喂它们时
往常老抢的
两只仍在抢
我对老G说:
"这就是我
和沈浩波"
老G笑喷:
"慢吞吞
不抢的那只
是谁呢?"
"唐欣"

《中元节次日》

探父回家途中
经过去年6月1日
陪任洪渊先生
逛过的公园
吃过的饭馆
难免悲从中来

思念
原本是这个样子的
不是坐在那里抒情
我有多么思念
口语诗与原形真相
吻合


《活着的意义》

我这样的人
来到世上
留点东西
只是为了
在未来
让后世子孙
啧啧两声:
"可以呀
我们的先人
还不算太笨!"


《江湖》

若干年前
甲在电话那头
骂乙傻逼
不知乙
就在电话这头
通过免提
听得一清二楚
若干年后
两人成了朋友
都是江湖大势
逼成的
两人互为好友
他们彼此之间
放心吗
舒服吗


《坏老头》

猫狗都爱
看人踢球
不,是想
自己玩球
昨天我踢球时
一条小丑黑狗
前脚起兮
朝我拱手作揖
哎呀
把其主子气得
对它连打带骂:
"不要脸的东西
见谁都作揖
丢不丢人?"
那个主子
一个老头
就像中国大地上
这一代坏老头一样
全身上下
长满了刺
透着不善


《动物诗志》

小区里的野猫
集体减肥成功
有的已趋瘦弱
不是因为大疫
而是因为
垃圾分类


《侯马掉轮夜》

三年以前
北京某夜
美食鬼街
典人欢聚
从班上跑来的侯马
忽然得知
自己掉轮之后
再也未发一言
我观察力
无人可比
但对自己人
心就比较粗
是事后君儿
告诉我的
我听后
满腹辛酸
充满自责


《语言的发生》

街头遇菜摊
见有丝瓜
准备买之
有一顾客
欲买葱
卖菜的老太太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