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青蛙 ⊙ 长江上的农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此身合是诗人未(诗十一首)

◎湖北青蛙



此身合是诗人未(诗十一首)
     



[凤凰]

这个春夜,我想见我们楚国的凤凰
的确存在于郢楚故地,一切皆本真,光明。
我想我们哪怕是麻烦事缠身,章华台上火光冲天

香草王国多灰烬,凤凰于飞,犹然适合理想。
至纯之象,像关怀,牵念,却又是难过
和投影。大地上普遍的春天如是敞开,必须离去。

此处涉及私人内容。一夜雨水贯穿始终。





[仿佩索阿:天空中的棉花]

 
很少有人没看过天空中的棉花
即便是瞽者,妮迪娅,那些被一代代人浪费的棉花
它们仍能被感知。它们既生于植物
也生于肉体。
当然,也生于亿万光阴来去匆匆天空之母腹。无穷的生
无穷的死,永无尽头。它们前赴后继,以此说明
此恨绵绵,出现你,至少需要二十
四载。或一万两千年。
今天白天,妮迪娅,天空蓝得没有一点点办法
天空中的棉花,只好装在我脑子里。
今天夜晚,妮迪娅,天空乌黑,突然浓重地想你出现
你不要装着不看见。
……只要人类还存在一天,妮迪娅,我想你
就将存在一天。
山河延绵,妮迪娅,棉花一直在去向你那里。
棉花一直在你那里。
它们被我盲目地感知,它们与永恒
在一起。



[宝盖集:弹舌音]


在南方,具体地说在宜兴,在夜里
又听到,闷壶炉般布谷短暂的一声。
仍然想到遥远的青春,种子,日期
但已全部失去。叶赛宁给了我一个半世纪
留给诗歌的日子,何其仓促,转眼
所剩无几(或称三分之一)。
但我同时保留了俄罗斯,荆门,潜江那种
奇特的地域口音,继承了
与生活并不相关的小传统。就像只有一只布谷
在内心,说与你听。就像只有一颗心脏
装着徘徊河边的孤愤。就像只有一种孤愤
喷薄古老的光辉。就像光辉
带来了金属的声音。
我不能说,时间太晚了,太晚了,山河和大地
历史全都辜负了我。事实上
月亮也是废墟。
我可以走在没有古意与古迹的任何地方
我生而有幸,说这种语言
这种弹舌音。



[九江云物坐中收]


我的朋友,感谢你
让我生少年或青年才生的那种病。
就像本雅明说到德国悲剧的起源,忧郁的人
拥有一种强烈的快乐。
哎呀,有一年,听见江汉平原上的瞎子们
唱情歌,就像在拷问我——
什么样的人生可算作完整无缺?
喝着苦药,任人评说这落后可笑的写作
反对破坏分子,和被困的知识王国。
事实上还无人就此长篇大论:龚纯
你暗辟蹊径,也只是抒情。
好吧,我看到一位小诗人站在腊梅树下
觉得这是文学行为。
我的朋友,着迷于美丽的、不寻常的剧情
演练可以肯定,并且就是强迫症
自我虐待,精神折磨。



[逢老集:京城一浩叹]
——赠老四,兼赠陵少


在北京,眼睛睁开就会好奇
专程去看考场,寻找碑刻上
金榜题名尔后名扬海内的姓名。
我们看到有人经年打造大石,只为
以达上听。夕照满闾里。骑摩拜单车
巡游什刹海,对岸灯火不像人间,晚风
好似年轻时缠绵的情人。老树
大概五百年未换姿态,华族,朝廷
多远远近近的游客。我记得从与幼时,我们曾有
一次西南家门前的欢会,十年后
再聚也依凭男人间,长久的情感资格。
来世一趟,谁不稀罕
这丰盛的感官世界,带着老去的皮肤
回想这远去的暮晚,这经常失去的九州
这不可胜数的东方身体
东方的窗户。



[真实的情节]


早晨四五点钟就醒了,当然不是辛波丝卡
诗中的四五点钟而是醒了。
月亮,还在黑暗的虚空行中,但天就快亮了
就快亮了,有幸又听到古怪的鸟鸣。
小镇上不多的大树,总有几只神秘的鸟飞临
呼唤我的耳朵与之相遇。
但需要补充更多的光线,需要补充更多的光阴
开启新的一日。
新的一日,不可逆转,不可替换,不可
等到夜晚,你再记下:须发皆白
本故事确曾发生。
一张看上去黑黝黝的脸,慢慢显得漂亮

BLUE,上海,2119年。



[那么多白天,那特殊的夜晚]


古老的天气里,有薄薄的雾气
故人回来:土地看上去还是土地,烧饼还是烧饼
听见促织啼鸣。

慢慢能够看清,牛郎奔忙,织女
浇园,回归触摸不到的天庭。

古老的天气里,一次次看微博,读短信: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空气潮湿,天阴,无祥云。偏执的情人还没有等到归期。

放下窗帘,有瞬间的黑暗。天空突然放晴,不能辨认
眼中的物体
仿佛,已经很久没有想你。

古老的天气里,旁边的树老了旁边的树
年轻,旁边的天空
古老得让人想不起我,让人想起

那么多白天,那特殊的夜晚。



[泽泻集:怜君不得意]


载着一车猪娃,拖拉机
在五七大道上疾驰,它们要从红星生产队
去到红旗生产队。谢克顿
作为《伟大的赞礼》作者坐在猪群
边缘,哼着社会主义歌曲。
无尽的,不可想象的浓荫新鲜,庄严
又原始。无尽的,不可想象的岁月
汹涌而来,一群妇女去做计划生育
坐在拖拉机车厢,上言高堂,下言砍脑壳的
乡野夫君,身为秦破楚白起之后裔
谢克顿觉得帝国的驰道,有些叙事诗的
横接古今之意。为什么,竟然,坐在年轻的
女性们中间?吾不知也。身老
无性别耶?他要找柳兰婷扯一张
退休证明。



[蔷薇传播的部分日历片断]


日本人进入上海,又一年春天 
夏天在蔷薇花上到来。

慢慢的,小巷分散聚集的人群 
印象派改变港口的位置
买办啊买办正常更换几家外国公司。

哦,姑娘爱蔷薇和玫瑰,玫瑰和月季
它们没有国别。
而爱带着尖刺,种在京都,芝加哥
巴黎,威尼斯和火坑。

当你背负行囊站在街头,调转身
小雨仿佛年轻时细碎的脚步声,渐密踏来
那无以复加的感觉,像蔷薇插入花瓶
像经历痛和血,重建过去的花瓣
和绿叶。



[山花独烂漫]


总想着一个人活得太久
变成一个人,将寂寞熬成怎样。
叹息高生老,新诗日又多,又怎样。
如此新中国变旧,会怎样。
一个人看见越来越多的新鬼,所有的故友

与敌人都去了别的星球,还掏心窝能怎样。
给颗糖不会吃,无赖春色到江亭,黄鹂空啭

没有麦收季节将怎样。
浅涉浮沫,生吞机器人药丸,肉体掉进
虚无的灾难,一个人自设墓室
风雨如晦又将怎样。
古树参天,新兴名词重塑了地球,没有人再懂得
爱情和小诗,水乡泽国每一声蛙鸣任凭快捷键
选择,大自然理性得再无兽爪留下的伤疤
又能怎样。
嗨,恍然自失,一个人不可能是时间的浪子
他愿意受这个世界的牵连。




[宋朝以来的爱情]


过了很多年,我还偶尔想起你:红酥手,黄藤酒
伤心桥下春波绿。其间多少个春秋
一支诗笔因你而微微颤动。

但这世上,已经没有你的踪影。颓墙废池
又经无数次修葺。熟悉你的人
早已和泥土混合在了一起。

熟悉我的人,一半在地下,一半在阳光中
还有零星的几个,在不可知的未来
穿著不同时代的衣巾,拥有跟我一样哀伤的身躯。

在新的世代,我们的国家又产生了大量墙壁,但除沈园以外
再无人找得出一块,题放翁词句。然而有人在桥上
拍着栏杆,又照见了宋朝的黄昏

和你的惊鸿之影……也有人徘徊亭榭之间,把女儿红
纵老泪,一咏三叹,凄凄切切
摔碎了今朝的酒壶。

哎,一个人的生死如何能了断他未曾了断的尘缘?戴乌毡帽、摇橹
今朝我又出现在人世间:婉儿,假如你也在,你可称我为绍兴师爷
徐渭、陈洪绶、赵之谦、任伯年、徐锡麟、陶成章、迅哥儿。

假如今朝你仍是多情儿女,来访江南旧迹,走过市井街衢
廊桥池阁,到沈园望上一望:
我们年轻时候丧失的爱情,仿佛可以拾阶重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