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淋淋杂志

◎乌鸟鸟



在白天,在最残忍的,人的肉菜市场
我的手里,总是拿着没有人性的刀
麻木地为你们这些人,剁骨和切割着肉
我的手,总是血腥淋淋的
只有到了晚上,你们都将肉,吞进肚子里了
你们都像一群野兽,打着饱嗝的时候
我才得以将手上的血腥,清洗干净
我才得以在最干净的灯光里,坐下来
拿起笔,写诗。可是你们看见了吗
我的诗,全都是血腥淋淋的
可是你们总是视而不见,哪怕那些血腥
就在你们的眼前不停地喷溅着
你们依然不停地将冰箱打开,掏出肉来
甚至从冰箱里,掏出人肉来

2020.10.03。初稿于广州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