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文斌·启明星或园丁的天堂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红尘自诫书3》

◎郑文斌



《觉悟书》

快乐只能使人浅薄盲目,
痛苦使人深沉睿智。
唯有在最深切至底的巨大痛苦中,人
才有机会抵达自己的真面目——
确知生命的局限、脆弱、无助,
确知世界乃至自己身心
恒被一切客观规律所制约,
决定不由自己意愿企图控制。
只有在最深切的痛苦中,人
才被逼迫对自我的强悍、虚妄
对一切强行造作的徒劳
愚痴、累赘进行反思。
巨大的痛苦,使人必须直面并
接受严酷的真实事实,立即
破除或抛弃一切关于自我
和世界的迷误——
唯有在痛苦中,在深深的无法
回避和克服的强硬痛苦中,
人,才有机会觉醒,
万中或一
侥幸获得生命的觉悟。

《黑暗书》

在巨大
深沉的黑暗中,你
获得了意外的高能见度
和高清晰度,你
看见自己和他人的一生
只是徒劳、虚荣、空洞而
痛苦。你不容置疑地看见你
自己和他人
即无尽而喷涌的全部
痛苦本身。震惊亦如此
巨大深沉,以致你
忘了自己,而自己和这一切
当作是他人
或某物
瞬间接受。

《牢笼书》

在身体
心灵或
意志自己天然
密密
重重
无尽几乎无限
无形的牢笼中,人
何时
何种方式
以何可能
能忽然返身自照
发现自身处境
突获自由?

《癌症书》

对身体的癌
人们害怕得要死,要
不惜一切代价立即
加以诊治。而对于
心灵的癌,精神的癌,
生命的癌,
生死的癌,这真正
祸害人千万生的大病,
人们却熟视无睹,
毫无恐惧,
反认只是小事。
即使正在堕落地狱,仍在
拼命享乐,
仍不急于
采取措施。

《一提书》

兄弟,在圣人面前,
那些艺人、匠人、文人、武人
王人、哲人——
都不值一提。因
他们都从未达到圣人达到的


和真。
更达不到圣人所达到的:
既没有我,也没有
任何私人。

《痛书》


死死
攥紧
喷血的
刀锋
不放
同时哭喊——

痛,我

痛。

《镜中书》

镜子
一直是好的
明净的
但人一直
只看到
他想看见的
影像
或部分。
沉寂的镜子
一再被
污蔑
蒙尘。

《动物书》

一切动物
都令人吃惊!
他明明知道
本来会死
却从始至终
坚决
只想不死。其中
有一种愚痴
令人震憾
沉默
又感动。

《死亡书》


已在死亡
刹那
却仍在
挂念
我想穿哪一件
衣服
仿佛衣服
是件
头等大事
仿佛
生命的消逝
会暂停
还不会
马上发生。

《意见书》

兄弟,我并不要求你赞同,
也不要求你拒斥。完全
在你:反对,拒斥,忽视。
也完全在我:对于你对我
所提供的一切见解,我
不轻易反对,不轻易赞同,
不轻易拒斥,不轻易忽视。
我感谢,并检测验证于
平静、平等、平和
无私人感情倾向的理智。

《佛陀书》

佛陀啊,我
为什么又跟随你
来到世间?因为
只有苦世间
才是佛陀的布道场,
只有苦难深重
难以自拨的兄弟姐妹,
才能帮助
要成佛的菩萨修炼。
苦世间,
浊世间,
恶世间,
正是菩萨的
工作间。

《止步书》

是的。哪怕是在
最小的恶之前,
我应止步
不前。因哪怕最小
最隐微的恶
也是恶,也是
严重的污点。我当
改除,并对
自己的失念、粗心
无知
胆战羞惭。

《是书》

是的,
有为自障,无为自安。
有为动乱,无为涅磐。

《魔王书》

当佛陀寂然宣布
一切法都不值得执着时,
混在僧人队伍里的魔王确实
天旋地转,从腋下
跌下夹着的黄杨木琵琶。

《人书》

一种欲贪攫住了他
使他眼睛发亮。
瞬间使他忘了他
即将死亡或
等同死亡的危险。
众生的品性
就是这样。

《疲累书》

朋友,确实地,大多数时候
你感到极其疲累——
某种身心疲惫或刹那的
心力交瘁。你刹那间
确实明白地体验到:
你和其他人的宝贵生命
如何被无情浪费。

《佛教书》

最难以置信的是
在人间
在战争不断
诸侯争霸的中古印度平原
出现了佛陀——
他卓越的发现和
不可思议的教导是
直接毫不掩饰留情地
彻底不定和放弃
一切尘世价值
和一切生命的自我。
人的教义能够被接受并
完整流传下来,
必定得到了最极强大得
不可思议的拥护和
祝福。

《残酷书》

残酷严峻而
令人振奋、踊跃的事实是
每个人都必须而且
只能由自己度脱。
在此意义上,确实
人人可以成佛。

《蚊子书》

叮吸人血的蚊子
一再令人震惊:人
只是慈悲,不想一举手
拍死它而已,而它
却自以为勇敢,高明,
得计,智慧——当某些人
对其他无辜的人类
残酷杀戮的时候,
可使最凶残的蚊子刹时
面如死灰。这使我
愈加感动于人
对一切生物包括
对人的慈悲。

《强悍书》

真正的强悍了无几人——
真正的强悍不是
我能杀死统治几人,
我能超过几人,而是哪怕
极微细极隐蔽深藏
最无人察觉的害他小恶,
纵使必须以牺牲生命为代价
亦坚定不为,并对因此
而来的一切不合理
等超死亡般的痛苦
安然承受,毫不畏惧。对于
没有真正的善的一切利益
乃至自身生命
毫不犹豫、畏缩地唾弃。
这是真正勇者的强悍,
为一切真圣贤所自行
并真正赞美。

《亚圣书》

孟子曰:我善养吾浩然之气。
客问:气从何生?
子曰:唯仁而已,何必言利。

《光明书》

朋友,当新的一天
崭新的太阳再次升起——
光明正大
毫不掩饰避讳
明晃晃的死亡与诞生
同时清清楚楚
不容置喙
出现眼前——
我为何喜庆。
我为何悲伤。

《诸佛书》

是的,无论是为了
自度
度他,还是
防护讥嫌,诸佛
只应
只能
只会
做完全
彻底
真实
清净的示现。是谓
无著
应供
正等觉
佛陀
出现世间——

《魔国书》

突然间
颠覆一切错误认识的觉悟
决定性地生起:佛
不是在佛国成佛,而是
必然,必须,也只能
在魔国成佛,以完成佛
的使命和对
魔的救度。因此
一切诸佛方称天人师
世间解、调御丈夫,一切
菩萨和阿罗汉
无不对此洞若观火
安之若素。

《愤怒书》

他愤怒——
他完蛋。因他
归零了自己的清净德性
和智商。他成了自己错误
情绪的失败者,
他猛地推开了大门,
展现出一切心灵本来
深埋隐藏的缺陷。他
将对自己徒劳
苦恼
不解
后悔并
确定失望。

《佛经书》

诵经不止的兄弟
有福了!经文
不在口诵而在心行
身转。何必时时
念念有词,
背驮高大的书山。

《嗔恨书》

他还在嗔恨,
还在分别,还在愤怒,
还在指责别人不公地
侵害了他的威权——
他还以为自己
行得有理、正当。其实
正背道而驰,被无明
烦恼的野马驮着
狂奔载远——

《倾向书》

心——
有一种极恶
倾向潜藏已久
屡屡见光
难以抑按。这是心
长久轮回积攒的
根本动因
并幻化伪装成
生存正义而
愈发强悍
不可触犯。此恶即为
我见
我执、我所执
我慢。我
及我的一切
不可削减
至高无上。

《星辰书》

人仰望天空,
欣喜以为满天星辰
乃至天地万物
都只为自己而设置。
而星星下
万千枯骨湮没草丛
嗤嗤发笑:
自尚微尘
聚散一时,天地万物
干汝何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