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文斌·启明星或园丁的天堂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红尘自诫书:第二部自诫道歌》1

◎郑文斌



《第部:自诫道歌书》

 

《修行人》


修行人啊,难道你今生还是要继续空谈?
修行净化自心的方法确实十分简单:
放弃一切坚固自我的意图、伪装和妄想。
 

《奈何偈》


无始至今生,数生诸天乐。轮回无穷已,复堕狱鬼饿。
今暂幸生人,有何真常乐?何不求出离,学佛弃众恶。
生时不急修,忽死唤奈何。多少火海人,剧苦忘又歌。
 

《勿忘》


勿忘故乡人,勿忘轮回苦。
勿忘初发心,救度一切众。
怖畏火宅中,众生即亦汝。
 

《勿试》


心极易伤者,时时至心护。
纵已坚如石,勿向刀锋试。
唯除真金刚,破灭一切智。
 

《逆境》


逆境心生嗔,顺境心生执。
嗔喜永不停,徒增淫怒痴。
离心境自息,离境心自无。
 

《三餐价》


一切苦众生,日夜尽奔忙。
不惧犯罪恶,只为寻三餐。
菩萨心见此,掩泣湿襟裳。
 

《勿堕诗》


勿堕世间法,勿使心攀缘。
亦勿使心执,勿任心浮荡。
制心念弥陀,净业向西方。
勿如林中猴,腾跃只自诳。
 

《徒轮回》


文斌啊,
一切轮回人,徒为轮回事:
焦渴得利益,真心求幸福;
谁知极自私,堕陷反得苦。
 

《无根树》


文斌啊,
一切无戒者,自心即魔民。
妄想得成就,玄谈只自欺。
谁见无根树,参天耸入云?
 

《南瓜偈》


文斌啊,
一瓜切两半,一半明日餐。
虽至贱微物,惜足止生贪。
 

《戒律》


文斌啊,想想是不是这样:
没有完全真正虔诚地皈依三宝,所以不想、不愿、不能严持戒律!
没有想到马上、立刻、立即断除轮回,所以又陷生死,又再造业!
没有珍视言教,学以自用知行合一深入身心,所以没有真实受益。
 

《正见》


文斌啊,想想是不是这样:
真正的见,是法在内心和身体中如实相应地生起。
真正的行,是一切时一切处身口意与法无缝相应。
真正的果,是断绝一切染污,获得解脱自在清净。
 

《戒》


文斌啊,想想,你真的好好想想,是不是这样:
真正的戒,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
真正的定,是八风不动,秋毫无犯,转一切境。
真正的慧,是成所作妙观察,平等性智大圆镜。
 

《执著》


文斌啊,是不是这样,想想应不应该去执著这些事情:
无论多么好的新的结实的鞋子,穿穿穿,总会穿坏的。
无论多么光滑细腻鲜嫩的肌肤,老老老总会变成皱的。
无论多么宜人高尚的伴侣,时间到了总会一死及分离。
 

《道理》


文斌啊,佛陀教给我们的是不是仅仅只是这样简单浅显的道理:苦的种子、原因整个消灭掉了,苦的结果整个,整个自然没有了;
乐的种子、原因整个修持了,乐的结果整个,整个圆满自然现起。
 

《日复一日》

文斌啊,
日复一日,你每日茫茫活着,不是追求享受,就是追求名利。
为了得到这些,你受尽了艰难困苦,并且不惜为此作恶犯罪。
你真实得到什么?一切的名声财富难道不是昨夜梦中的美女。
 

《菩萨保佑》


文斌啊,
依法而行持,法能善护你,非佛能护你。
依法生善德,善使自他利,德令自他喜。
不依法而行,自不护自己,谁能庇护你。
念此恭敬法,行法得正益,佛僧我顶礼。
 

《小儿》


文斌啊,
小儿学说话,天天勤练习,纵使不知义,牙牙总学语。
商人作生意,念念思利息,为将店做大,日夜费心计。
况你今学佛,三界极难事,可否不精诚,能不一心意。
 

《既然》


文斌啊,想想是不是应当这样:
既然确知一白骨,不应再看街美女。
既然已知身臭秽,不应再买新花衣。
既然已经入佛门,不应一再为无义。
 

《无始》


文斌啊,想想是不是这样:
无始以来直到今,无量亿生已过去,
无量亿劫长时间,你心常在恶惯性。
今如不能勤奉持,念念观照自身心,
何以能够止恶习,消除万劫之惯性。
念念勤察念念学,一心一意增干劲,
勤勤恳恳积净功,不弃点滴真精进。
 

《轮回》


文斌啊,现在刚刚开始修行时是不是这样:
轮回力量似大火,修行力量如杯水。
火已燃烧千万年,无数珍宝已烧尽。
今虽水少亦强浇,少许火势得阻截。
忍苦强修水龙出,冲天大火渐熄灭。
今如不能持续修,火多水少空增累。
念念相续水成海,漫天大火终不畏!
 

《吃饭》


文斌啊,
吃饭的时候我为什么不这样想:我能吃的饭又少了一顿了。
一天过去睡觉的时候我为什么不这样想:我又少了一天了。
看到人家死的时候我为什么不这样想:死很快就来找我了。
念经的时候我为什么不这样想:这可能是我今生最后一次
念的最后一本经了。我为什么还在浪费我宝贵的时间人身
生命,我为什么不现在开始就做个好人于自他无损二利?
 

《不定》


文斌啊,想想看善知识说得应不应理:
明年与后世谁先到来还不一定,下月与后世谁先到来还不一定,
明天与后世谁先到来还不一定,今夜与后世谁先到来还不一定。
今夜到了,煮熟的米饭及床铺的被窝和后世谁先到来还不一定。
 

《小事》


文斌啊,看看几件小事是什么原因:
碗中既有西红柿,黄瓜为何现心里。
两套衣服已够换,为何还想第三衣。
死时只睡棺材板,生何车房费尽力。
 

《心急》


文斌啊,心急就犯无明,犯无明就没有智慧同行,
没有智慧同行,自然心就不能静定,心不能静定,
自然心就越来越粗大、粗糙、粗劣、粗陋、粗鄙,
更不会走向从容沉稳、广大、深厚、开阔、自律,
更谈上一个修行人基本应有的清澈、明净、精细。
 

《指责》


文斌啊,
指责他人,正是自己心里不平,
埋怨他人,正是自己缺少心力,
嫉妒他人,正是自我膨胀心虚。
 

《你》


文斌啊,你是否真实、确定地知道:
佛陀说的重病之人,不是别人,就是你。
佛陀说的罪恶之人,不是别人,就是你。
佛陀说的可怜悯人,不是别人,就是你。
佛陀说的一切教导,不说别人,光说你。
 

《列车》


文斌啊,列车飞快地奔驰,犹如你我刹那刹那消逝的生命,
你所看见的只是窗外稍纵即逝的万物映现在你心中的幻影。
你一生的经历和所爱难道不亦如此:刹那消灭,了不可寻。
 

《泡沫》


文斌啊,
你看那些水泡,它就象我们短暂的人生及一切更短暂的欢聚。
你看那些彩虹,它就象我们美丽的青春,一旦消逝永不再回。
你感受那阵风,它的清凉飘逸,就象我们无尽的诗词和话语。
 

《如何》


文斌啊,你如何能叫树不再长,叫河不再流?
你只有铲尽根须,斩断树根,枯竭河的源头。
你要如何才能不再痛苦?只有彻底放弃今生,
背弃这虚妄欺诳的一切轮回世间,无欲无求。
 

《南华寺真身殿绕佛》


文斌啊,你绕六祖真身殿时,竟然得到了不可思议的绝密教授:路再远只要走,总会走到头;佛,再难成,只管修,总会成就!你朝拜诸山还从未得到过如此殊胜究竟、催人泪下的等佛教授。
 

《顾影自怜》


文斌啊,
如果你可以永远不老,你可以顾影自怜。
如果你可以永远不死,你可以顾影自怜。
如果你可以永远不变,你可以顾影自怜。
 

《恶狗》


文斌啊,在韶关小卖部,一条恶狗看见你竟然
还害怕你而惊恐乱吠。这说明你完全缺少慈悲,
心中杀意尚未除尽,还有很多的恶念需要忏悔。
 

《衣食》


文斌啊,衣服是御寒工具,你为什么要穿着名牌华服?
车船飞机是代步移动工具,你为什么要私人独驾出游?
饭菜是补充身体能量之物,你为什么硬要色香味形意
五妙俱全,贪得无厌,不惜杀他众生,以饱一己口腹。
 

《儿戏》


文斌啊,
修行岂同婴儿戏,修行岂是世间娱,
修行岂类总经理,圆满一切佛功德,
救护一切众出离,此艰巨任无穷极。
 

《自病》


文斌啊,
自病不医欲医人,穷赞药方有何益?
自病不除除人病,贪求功德有何益?
自不力修成众德,劝人积德有何益?
 

《指尖》


文斌啊,
指尖擦破你着急,急急往寻贴药品,
脸上沾点小污渍,急急镜前数擦洗,
为何你却睡大觉,不急生死最大病。
 

《衣裳》


文斌啊,
衣裳稍脏你急洗,
稍稍感冒你就医,
为何从不治心病。
 

《脸面》


文斌啊,
人人想要脸面美,你亦如是做得对;
人人想要衣裳美,你亦如是做得对;
人人想要身形美,你亦如是做得对;
人人想要仪容美,你亦如是做得对;
人人想要家居美,你亦如是做得对;
一切美中心最美,为何你却常污弃。
 

《妙药》


文斌啊,
有病不治终是病,空负有副好药品。
观赞礼拜却不吃,空负有副好药品。
广宣推荐自病重,空负有副好药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