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丹鸿 ⊙ 从梨子到蝴蝶
     

 

 

机关枪新娘

◎唐丹鸿







那是纯洁的燃烧的星期几?
穿高统丝袜的交叉的美腿一挺
我吹哨:机关枪新娘,机关枪
你转动了我全身的方向盘
你命令我驶向了疯人院


那是东边的火药瞄准西边的头发
那是愤怒的朝霞插入扳机的食指
那是大丽花突然抬起微风捂住乳房
那是你,把钢琴剧痛的脂肪往下按


你的裸体在锉子六月下泛蓝
你的叹息给铜管乐划了一把叉
但愿我的鼻子形同手掌
机关枪新娘,机关枪
远远地,我抱着你的肩,捧着上面的香水


我是反光纠缠着钥匙私语
我是正光抽打的无知的阉人
我是闪身让你加速的高速公路
我是棉花、水银和……呜咽


 


返回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