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特异功能|乌城2020年9月诗存

◎乌城




沉默

我的舌头发育不良
我的脑子辨不清对错


天的黄昏

绿袄老头
拿红伞
配野狼迪斯科
在政府大楼
对面广场
踩高跷


九月一日

秋风送来凉爽
也送来
回到教室的孩子
他们不在乎什么季节
可以直接入冬
也可以一直留在盛夏


音乐专业不学数学

三年前的学生
在大学
发来微信
说她的数学作业
得了66
超越了对手
却被不如她的人超越
数学课上头脑一片空白
一句都没听懂
一下就急醒了


教师节

前一天是一个
忌日
后一天是
一个灾难的纪念日


新学期

有人说
孩子们变得更脆弱了
我更愿意相信
是心理医学普及了
才让更多家长
告诉老师
对他们正接受
心理治疗的孩子
网开一面


匿名信

面对我
苦口婆心劝导
当年曾有学生说
老师您放心
我以后
至少混得比您强

昨天收到十二年前
一个学生的匿名信
字说不上俊秀
但都是毛笔写的
告知终于没有辱没师门
事业小有所成
还开了自己的公司
等事业再做大点
一定登门面谢师恩

无法回信
我多想把当年那个学生的话
转送给匿名信的作者
好孩子慢慢来
没什么师门可以被辱没
如果非要比个高下
你已经比为师强多了


九十年代的家乡


不仅那个女的
那个男的
也瘦不拉叽的
刚开始
还挺正常
一会儿就全脱了
我的高中女同学
和我一起
到北京工作
回忆她第一次回家乡
在酒吧里的见识
老家居然什么都有
是啊是啊
我在中学时
经常在赌博游戏厅闲逛
城南有一家
大一点儿的赌场
只在晚上营业
和后来在澳门见识到的
也差不太多
九十年代的东北小城
让两个在外地谋生的人
羡慕不已


特异功能

天生我材必有用
那时我
也是这么想的
放学后
不甘心马上回家
尾随目送女生
然后在市场
盗版磁带和旧书摊
漫无目的乱翻
气功书上说每个人
都有一项特异功能
练气功的老头
也这么说
但是我的特异功能是什么
书上没说
老头也没说


杨瘸子

杨瘸子
站在教室窗外
和我们聊天
老师在讲台讲课
假装看不见
杨瘸子掰下一段仙人掌
握在手里
神情自若了五分钟
终于没忍住
远远扔掉
大声骂了一句
陈春他爸
我们的政教主任
远远走过来
杨瘸子撒腿就跑
跟他一起腿脚健全的几个
都没他跑的快
自从他被按在河边
抽了一顿嘴巴
逢人就说
杨春他爸是配枪的


动脑动手

母亲新买了台电子琴
说年纪大了
要多动脑动手
此刻
年近七旬的她
指着说明书上的on
问我
这是no的意思吗
我说不
不是no
这是开
开关的开
开始的开
别开生面的开


秋分

考试结束
女儿要好好睡一觉
她不说上学缺觉
她说天气凉了
太让人犯困
她说的有道理
晚上十点还不到
我也洗洗睡了


晚归

打开单元门
楼道漆黑一团
松开门
咣当一声
灯也就亮了


东边日出西边雨

我操
你掰我手指头
我啥时
掰你手指头
你那么邪乎干嘛
疼着呐
你妈你那么使劲干嘛

刚才还手牵着手
一对中年夫妻
在我身后吵了起来


新马路

板油路边的银杏树
干巴瘦弱
插管子吊着营养液
两三年带死不活
上面的小叶子
在秋天
也能挂在树上
一片金黄
晃晃悠悠地
落向地面


牛肉干朋友

A发了条朋友圈:
朋友新开的网店
扫码加好友
可以免费
领三斤牛肉干

朋友圈继续往下翻
B有一条同样的朋友圈
下面有A的留言:
靠谱吗


补填前的表格

父母那一栏
职务方面
没工作的母亲填
家庭妇女
没工作的父亲填
某村村民
某区居民
不由得想把
去年和今年的表格也填了
看看母亲的的位
有没有提高




当你说
这也是诗?
你把这些语句
看得太简单了

当你说
你还会写诗!
你把这些语句
看得太复杂了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