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乡音正在零零散散地破碎(外三首)

◎阳阳



离家三十年的时光
与母亲七十四岁的年轮
是两列火车,性能相同
母亲和我分坐其中,家乡的土语
在铁轨上哐当哐当飞溅,回应
镌刻于线装古书里的花开,雨落
而如梭变换的情境
竟似一场场白雪眨眼
由细到粗,由疏到密,由远及近
于发间蝶飞凤舞
 
只身一人死守乡间
母亲,怀抱一颗铁犁之心
收拢着乡村的快乐,忧愁,愿景
宛若山野之风雨自在飘摇
儿孙们早已四散开来,似水田
的秧苗,插得到处都是
命运赐予的谷物在人间
饱满,抑或干瘪……

 
我在异地一个五线小城
工作和生活,偶尔几首小诗
会闪入狭小而忙碌的车间
如同女儿豢养的宠物猫,或者
小区绿地间互吻的流浪狗
给每个抑郁的秋天
滴落些桂花的灵气
 
近来发觉母亲每次都听不全
我的问候,是我口中传递的乡音
貌合神离,像落日,仅剩的余晖
正在零零散散地破碎
这种失忆呈现出危险之势
如同行囊中的驿道,每一次马蹄
都踩在疼痛的伤口
芦花飞絮,秋天漫无目标,渐行渐远
荷塘隐藏了菱角,此刻水中游荡的
鱼,光滑,瘦若无骨
他们的前程与思维跟我一样
更换了童年的行头,无力打马
月亮之上
 
太累了
我唯有拾起
一根长针,一扎丝线
杜鹃啼血,直上云霄
以洪荒之力插入老家的土里
缝合乡音的碎片
2020、9、18
◎秋
 
一朵月季
二支太阳菊,开了
桂花香了一波一波,家门口
流水缓了又缓
摇椅中的男子尽力平躺身子
释放掉昨日最后的尘烟
秋天漫不经心
 
女人又在拖地
随手捡起十几个烟头
丢入吊兰丛中
嘴里不时冒出娇嗔之语
日子的烟火气
淹没在暖暖的一场雨中
2020.9.12
◎或许一滴秋雨让蝴蝶受伤
 
晚饭后照例出门散步
消化一些体内的米饭、油盐和水
最终目的是消除恐惧,对于脂肪
恪守的一种知天命的执念
 
升上电闸,放出篮球场的灯光
由弱到强,直至四散开来,像爆米花
那情形诠释了一个人的球赛
或者,一个季节的花开花谢
 
小雨初歇,白露的身影若隐若现,一只蝴蝶
匍匐于地,身上有强悍的褐色之花
无论用脚如何撩拨,它展翅的高度与时间
也只能用寸度量
 
或许是一滴秋雨让它受伤
此刻落入人间的一只蝴蝶
与天空和家园的距离,仅仅相差
一对翅膀或一滴雨
2020、9、8
 
◎最后的鹊豆
在秋分的细雨里,为鹊豆
举办一场告别仪式
舍下藤蔓上的新符,旧桃
与苟且,让即将降临的替代者
延续乡愁
 
鹊豆也叫扁豆
最土的名字是蛾眉豆
她习惯在屋角编织新衣
身子依着篱笆,天生丽质
善良得记不起蚂蚁的仇恨、
 
将鹊豆放进竹篮
她最后的归宿
行者无疆
2020、9、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