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兰

◎叶蔚然



◎家书


我们拿父母来做作品是不道德的 是吧
就像一个艺术家拍摄他的父母 晚年生活——直到死
那穿婚纱的人
那棺椁中的人
想起荒木经惟
他的阳子
我们拿自己所爱的人来做作品是不道德的 是吧
她的绝症
肿瘤的位置
X光片
透过X光片看到的整个南关岭镇:
山阴 积雪 冷光穿透稀薄的云层
一排排荒凉的厂房
烟囱
空旷的露台
去年的花
残枝
 
我为母亲写一首诗是不道德的 是吧
活着
妈妈
高铁开通了
在大连和长春之间
闪电一样往来
暴雪抽打
骤雨瓢泼
穿梭

 
多么盲目的折返
到你身边
我再回来

 

 
◎我的诗永远都不会有你们想要的什么

 

我的小镇:

北侧是被污染的海滩 被削去头颅的沙砾山
东侧是监狱
看守所 结核医院 高铁车站
西侧是小野田水泥厂
一到深秋
荒草疯长
像包裹心脏的一团
铁蒺藜
南侧唯一开口
是东联路
像我的裤裆拉链
 

我是个粗鲁的家伙
嘴唇干裂
结满血痂
整日
亵渎
文字为乐
露台上
扔满啤酒瓶
 
我的诗永远都不会有你们想要的什么
像每日粗暴地进入我的女人 也想着更多女人 我分不清
什么是爱 或者占有欲
 
拒斥
你们的秩序
折磨
直到筋疲力尽

 


◎如果有一天活不下去了


我们出门就向右手走
恶狠狠地
穿过街巷
铁路桥
努力去忘记自己是一个行走着的人
 
路上
看见两只黑狗
相互撕咬
交配

我们羡慕它们
 
我们就向右手走
恶狠狠地
迎着春风
春风是那么寒冷
像刮骨的刀
(谁说春风已经苏醒 那他真是个二货)
 
我们就向右手走
走很久
去车站
买张车票
去码头
买张船票
然后分手
你去坐车
去我们的家乡
我乘船
去海上
 
站在甲板上
我就变蓝了
——  一个蓝色大猩猩
 
我会想起
我们在一起的日子
在一起
我们就一直谋划着
这样的出逃
 
太憋闷了
太憋闷了
 
我要去太平洋
大西洋
印度洋
北冰洋
去俄罗斯
去德国
站在柏林
那堵墙边
我要第一次像一个人那样悲伤
 
逢人就说
我的家乡
美啊
(尽管那里到处都是猴屎 锁链和假山石)
 
我饿了
就吃那墙上的砖头

我会吃很多很多砖头 很好吃的砖头
噎得
热泪盈眶

 


◎我是说我啊 和我身后的时代

 

想要发声
就想起
刀片
一只鸬鹚的喉咙
 
就想起
风景
致幻剂
一个人的躯体 稻草般 在这风景中 飘荡 不能自已
 
就想起黑暗的风筝
覆盖
时代
 
就想起时代这个词
时代这个词的
裂开
 
像石榴
像青铜思考者的脸
裂开
 
想起老天
就想起活着和割伤 不该在一起的
两个词
 
想起
天杀的
因果报应
 
(活在这里啊
你就默认了 它的合理性)
 
想起一只鸬鹚
泪光闪闪
以及它的嘶叫
剧痛
 
就想起它的山水
嘶叫
剧痛
 

无声
……
 

 

◎看世间

 
五百年桑田沧海 而一个小人儿像鼹鼠那般挖地窖 锲而不舍 而那个城市的地表牡丹凋尽石窟破败古佛国不再
异旅人是未亡人 等等
其实 我想象的是一面巨大 清明上河般的卷轴牡丹长卷来着缓慢展开——塑料百花都开得谄媚与竭力到糜荼与
地震云与火山灰相映而万千蛆虫在泥土下不瞑目的尸首里掘进和蠕动
哎 还是不要再想了……
 
翌日 一伙人就进山去掠女孩子了 她们都是年幼的美人儿啊 (这要我想起鲁本斯的《遭劫掠的柳西斯之女》)
然后鲁国人挖肾
肾很值钱
 
然后
食人
不是第一次了
……
 
那种超过任何长度的摄影机摇臂 在我的诗歌中 陡然缩回 像抽搐悲戚的神经
镜头回到
五千米高空吧 浮云如细瘦十指掩面

天上同
人间

屈辱的
不忍看见
 
毁灭如壮丽的史诗 烈焰青春与青丝暮年的钢铁诗篇的溶毁 至
湄公河

在漾开
 
万川入海
百舸沉于此——
 
落款:
余西元二零一一年 记
于庄子枕头骨睡去田间枯树之下
惟愿自毁双目
的瞎子
诗人
叶蔚然
 
——我被掠去古琴被戳瞎双目被削去四肢真的无法弹奏你们要听的曲子
——是啊 我没有镶钻的身世与诗
——我接受永世不可翻身的诅咒
——掩埋
——接受被清洗的墓碑铭文
 
——可我永不会相信你们写的艺术史
——除非 我这肉球也埋于此 爬满蛆虫 直到灵魂寂灭 轮回寂灭 我不再会心疼。

 


◎很久以前,驯服东北虎几乎是不可能的

 

五花大绑
四蹄朝天
褪干净
刮干净
屠夫手法麻利
一刀捅入
然后
用脸盆接
蹿出的血
嘶叫
挣扎
屠夫转动刀锋
卸下
整个头颅
切口异常整齐
冒着热气

他们把凶悍的东北虎关在铁笼里
给它看怎么杀一头猪
虎也会流泪

村落外 落日与红霞染红 积雪的山岗
西方是中世纪
你比如尼德兰那边
到了16世纪
小勃鲁盖尔笔下
也和这里风景很像

只是这里一千年不变
猛虎
越来越少
剩下几头
也都娘了吧唧的
灭绝也好

屠宰场宰杀
也都工业化了

 

◎我想啊


我也想写点儿美好的事物
譬如一推开窗
就能看见葱郁的平原 山峦
看见男人汹涌 坦荡
去远方的河流
和它
笔直的边界
 
我也想
面容娇美的姑娘 就站在我的身旁
和我一起看天空
歌颂这河流
 
我也想啊美好的爱情
如静美的初夜
篝火
在沙滩
劈啪作响
而大海喧嚣
在我们裸露的脚趾之下
 
那时
大地
被诗人
想象成
中国
或者中国之南
一架背脊燃烧的钢琴
独自鸣响
 
我也想啊
和好姑娘一起
隔着火
眉目传情
 
那时我还年轻
祖国清湛
一如久远 永恒的天空
 
在铡刀
贴着
颈项的时候
我也想着

作为诗人
这一生
除了
河流
道路

是否有对生命肆无忌惮 无遮拦的爱和赞美被全部表达了
这表达是否多过对人间地狱的恐惧愤怒与厌恶 这些

 


◎墨兰


画兰
墨 是粘稠无望的黑血
而兰
柔弱
却风骨卓绝
 
凌厉 孤傲 凄楚
无土无根
飘于空
 
——“土为番人夺,忍着耶”
正是 国土被劫掠 兰无根 自飘零
 
(即使画兰人的白骨
也无法入土为安了吧)
 
谁言
他苦涩的 风干的心
 
就一直悬着
悬于空荡荡的古井
悬它三百年
恐还要再悬三十个百年吧
是为——《心经》
 
这就是郑思肖
最后一个宋人
一生坐卧
从不面北
 
他所爱的“国家”已亡
如我所爱的
(其实我不屑于提这个词)
 
一株兰
既是
我今生的命

无土无根
纵有十八般武艺又如何
生已死
家国事
儿女情
俱覆灭
 
试问面朝哪个方向又如何
如今我满眼皆是——粘稠无望的黑血
 
掷笔去
仰天笑
 
正是
孤兰生幽园
众草共芜没



◎悲惨世界

 

我不赞美岩浆
——总会冷却的
 
可我歌颂人间的那些泥沼 平坦安详铺开四肢的泥沼
多像一个有柔软心肠的老男人 很丑 可是很温柔
 
在现时某处
(在烟尘滚滚 油锅般蒸腾的中国小镇)
救下奄奄一息的小姑娘
 
做她药片一样的
好爸爸
好情人
 
一生一世


 


◎想到你

 
想到你
就像我三十七岁了
无数次想到终年
就像一头羚羊 蹦啊跳啊 然后悲伤地离开 它想到了整个的西藏
 
想到你
落日就想到了道路
而金石般灿烂的山峦 就不止一次地想到永恒的——光辉
 
草原就想到草原的尽头
我们就想到 我们的妈妈会回来 一定会回来
带来你的金琳琳的嫁妆
 
云就想到
天地间 仅剩下的一头畜生
流泪的畜生
 
当牛 做马 做骆驼
四不像
受苦
在人间
 
畜生一想到
冬天
就老了

而冬天的心 都疼了——就下雪了
 
于是
雪就想到天空

——是你头顶的天空
刀子划过的天空
 
那时 我的海蓝色流出了更深的海蓝色
那时 我就想到最后的爱情

是最后的血啊
每次想到你

还那样新鲜

 


◎岔路口

 
1
 
你来这里
看一个心底都是焦炭的男人
写的诗
 
你来这里
看他死在大雪中的马匹
 
你来这里
和他一起 蹲下来
烤火
 
那天
天空 还飞着 大如席的雪——
 
我说的天空
就是 这一片真正的废墟。
 
你来这里
带着

 
跟我说说
几句
热乎乎的
心里话
 
欲言又止
因此
 
我在心底
接纳了你
 
你是女人
爱我
 
和我走吧
白头到老
 
你是兄弟
爱我
 
擂击胸口
我们一道上路
 
2
 
父母在
不远游
 
那就留下
守着火
 
与我一起
轻轻吟唱
 
我心底
故国
仍是春秋
 
我身上
气血
仍是年少
 
我诗
仍通达
一柄酒器的叶脉
 
这世界
仍是我看到的——
 
大路宽广
侠客行




◎将进酒


也就是那些句子 我反复使用
如烧坏的钨丝
 
也就是那两种语气
否定、肯定——
(说它 我牙关紧咬)
 
也就是那么多血   腥的
用舌尖
舔净
 

呸——
 
也就是那一个人 不断变老 变胖 变脆弱 动不动就流泪 没出息啊
可还是雄性
雄性!
 
也就是这么多时间
消磨
 
消磨殆尽
所谓诗歌这玩意儿——就是我写出来
你不懂
也不必懂吧
 
也就是这时代
这地方
——爷投胎于此
已虚掷半生
 
也就是 一人死扛
就扛
扛什么
 
是真
所以不美
 
是明了
所以折磨
 
是有情
所以 难了断
 
也就是 就是最后一杯
哈哈
 
痛快!



◎洛丽塔

 
当曾经的爱人
开始了
彼此的伤害——
 
在诅咒中
世界溃烂了
人类退回阴影
太阳成了一颗软软的皮蛋
 
爱 爱也缩回来 如冰冷的蛇 嗖地缩成一团
因为恐惧
(我并不坚强)
 
可对我来说
诗歌不重要
艺术不重要
它们的彻底失败正如生活彻底失败
这么说也不重要
不重要
 
但我说 爱没失败
彼时的爱
在谎言中美好
在错误中美好
在诺言中美好
在诺言的背弃中美好
 
在我给你写的那些诗歌里——依旧美好
真的
 
——是啊
当我遇见你
 
我已是衰弱的人
丑陋的人
烧伤的人
老去的人
一脸脓疮
令人恶心的人
屈辱中喃喃自语的人
但我还是
渴望好好活下去的人
 
曾经的爱人 在你心里
我的存在
已不重要
 
现在 我是你一个人的敌人
或者不是了
 
那也挺好
若伤了你
我说对不起
若诅咒可以要你痛快
要它应验好了
 
在我还活着的日子里
我知道你快乐的活着
就挺好

若你想起什么
放不下
一刀
一刀
扎向我
 
也挺好

 

◎等我八十岁 我依然写诗


最近总在想
一个人持续的写作为什么
 
心情不好 就想
是在直播一场漫长的 罪与罚的真人秀

是近乎杀戮的
真人秀
 
当然 不可以这么想
人在囹圄
心却在飞啊
 
我一直写
其实 只是记录 一个人的故事罢了
 
当我已暮年
我就打印一些 钉在墙上 看看几个人和我真正有关 这世界上
 
命中注定
彼此爱过
 
红线相连
我生命的不同时间
 
眼曾看到
手曾碰到
揭开眼罩 笑
竟不知身在何处的那一刻
 
拥抱
抱得更紧
的那一刻
 
一个人
需要拼命抑制泪腺的那一刻
 
我相信
一定有什么不会因时间消逝而消逝

那时 即使我老糊涂 我也能 支支吾吾地这么说
愈相忘
愈清晰
 
红线相连
相连
 
这一生
我写的
其实 全部是一首诗啊
 
这就是 一个人持续的写作为什么
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
 
写了再删
删了再写
为什么
 




◎无主之地
 

南关岭去市区的路封闭 只出不进
唯一的铁路桥洞 在施工
地面挖开两米深的大坑
因暴雨积水
而水泵不停地抽
像和地层深处
有某种很深的仇恨
地面泥泞
凹凸不平
柏油路塌陷
露出旧时代的碎石路面
像剥落的
多重现实
车只能绕行
路过新火车站的小区
那里的人
最终
在拆迁协议上签字
很快
他们就会消失
新火车站的站北广场
将取而代之
十二车道
高铁
将轰隆隆开来
卸下
大米
石油

卸下更多谋生计的

在快镜头中
到来
消失
到来
消失
……
该给这画面配什么样的音乐——
静音算了
要他们
闭着眼
踩着风轮
疾行
去吧
或者
给他们的身体点火
砰砰
第一响
是肉体
第二响
是灵魂
——
可听不见了
那么多
太多了
聚在天上
就是焰火

美啊
缄默 夜与大时代背景之上——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