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长安雨》等12个

◎边围



长安雨

忽欲回到唐代。哦,盛唐!
不必日日都燕舞
笙歌;但最好有些雍容。

不为奢靡,只愿雨落时
有长廊遮风。长街上的路人
从此再无惧秋凉扑面。

霏霏雨下,连日浓阴
而从无息止。古寺因沐洗
更见庄严,铃铎不时在脆响。

穿透时空,沉迷向繁华
与清寂之间。也不知前世
曾滴沥多少时日,一派氤氲。

再不见了飞雁。孤兀的塔
因湿亮的侧影尤显高拔、
俊朗。满城都在踮足翘望。
        
           2020.9.22.




桂香季

秋分,正巧赶来了。
一清早,就有凉风驾到,
让冒汗的人忍住呼吸。

有香气蹿鼻
(哪管你有没有患上感冒)。

已有一大群人被感动了——
在草丛旁,尽情沉醉。
纵然酩酊也不愿离开。

桂花被热宠得快不够用了。
纷纷落下……

馈赏给谁呢?(试问:
为何掬起的空气也在溢香?)
让公园招惹来那么多酒鬼。

            2020.9.23.




逆光而行

在山坳间,被壅堵于
一大片的鸟鸣中。
哈!车轮不再飞旋,
任何放肆的长啸
都嵌进了石隙之内。
日光也曾漫射,无羁地
穿越森林,和一切迷梦……
但被更高的山峰诱引时,
绝壁偷偷转过了脸。
不要再后退!光斑
不会因秋风而散落一地,
反而会更夺目!那是中途,
也是可以渲染出奇景的
逆旅了。纵使难于拍摄,
却仍都在逐一亲历着。
此瞬,光源即在你的手心!

           2020.9.23.




正午速写
(记于公园快走锻炼中)

不是阳光,而是自己成为了
主角。疾步向前,
再没有谁可以跟上那团火。

没有追随者。自己
又比上一个秋天消殒掉的自己
敏捷了许多。更瘦了!

迈出了革命的第一步——
不为复仇,只是去奔赴
一场盛筵。各色的花都装扮好了。

也不要随意攀折,随地
不能踩踏每一份坠落的美。
13点之前,请始终保持优雅的步态。

不要轻易撒野,为一首诗
而露出自己狷狂的本性。
8千米后,解放自己,再无需终点。

                 2020.9.24.




群众演员

被隐形的主角所蛊惑。
成为羊群的替身,
或者碎石的陪衬。
没有名字(也不需要
有自己的名字)。
一具具木偶般,
在纪念碑下瞻仰的
不是英烈而是飞蛾。
呵呵,无以自持的灵魂
被驯化,也被冒用。
一次集体行动就暴露了
未能妥善包藏好的轻薄。
革命旧址前,怪笑的人们
无论怎样宣誓都是可疑的。
他们打着苦难的幌子
来消费一段历史,
形式主义的帽子戴得高挺。
道具,总是固定的;
台词,已迅速变身成了
一首大诗——向苍天、
向崖居于此的先民致敬,
向成年人的娱乐致敬!
和平年代的追思里
总缺了几把盐巴,和恭谨。
合影时,甜蜜的笑脸
长相一致,眉目模糊,
无从分辨谁比谁更像配角。
山峁里,一大堆背影
都被留下了,空前沸腾着。
谁也不能找到自己
那张嘟嘟呓语的嘴。

          2020.9.25.




大佛的前世

也无忧无愁吗?
如佛身旁护法的那具石狮,
满目威风,自顾着耽美。

一旦,被儿时的玩伴认出,
佛也会窘迫吗?
——他们都曾一起蹒跚过。
但在跳出因果前,
一切的混沌还要承受。

去那荒山,半崖之上,
面壁的人并不都会成佛;
却将找到匿身的洞窟。
石墙上,被砸掉了脑袋的佛,
还能算是佛吗?

看来,人间的罪孽从来深重,
一波又接着一波,
山岩惊怵得只好发抖。
只得请来众多的佛,
或坐,或立,随意赋形着。

但佛,貌似又在被整容。
以修葺的名义,
让已见斑驳的佛重新年轻,
被粉饰回一个少年。

是啊,佛也被神化了!
无边的苦海里再难相见。
结局呢?和那只鸽子相爱后,
恬阔的真颜下还有胎记吗?

          2020.9.26.




流萤

渺小的光,混在庞然的夜中,
并不过于瞩目。
几乎,也可被忽略。

竟捉不住。使出全力,
都不能把一串灯笼吞进喉咙。
那月晕只是留给节日的。

无人可分享:那份童真,
即使一个古怪大叔不停眨眼,
也不能尽数赠予了他。

草丛还将淹没更多鬼脸。
每个人心底的漆黑,
特别广袤!需要更多支烛火。

           2020.9.27.




蓝口罩

我们索性不摘下它。
就由着它,堵住犀利的嘴、
嗫嚅的嘴。密封起来,
像一种集体的仪式,
忽然如此默契地沉默。
剧院门口,商厦周边,
我们发现了许多同类,
各自将一抹蓝,罩在脸上。
病菌,成为低语的藉口,
不再大笑和莫名咒骂。
真的,我们变得老实多了,
轻易不去河堤边游逛,
也不惜令气息变得更稀薄。
我们从未如此团结过,
彼此隔离,又似狠狠抱紧,
彼此亲吻着空洞的唇。
但不会互相传染疑窦了,
它是它,我们是我们,
从未混淆却彼此依存——
有一天,当我们离不开它,
黏附在它身上的除了涎水,
还有我们久违的歌声……
(歌词中的“你”也透着蓝光)
唔,是时候撩开那层面纱了!

               2020.9.27.




快递小哥

再次爽约了。比预定的时间
晚了几袋烟的工夫。
也明显不止。

还盘桓在哪个不知名的路口。
三轮摩托的慢性子,惹来了
老司机的暴脾气!奈何?

堵车。只能是堵车。
穿越大街总不如徜徉在空旷的
大漠,那般奔放无羁。

有时偏巧还被勾魂——
评弹四起的江南水巷宛在眼前,
找哪座廊亭先歇脚了……

大梦方醒!那日,
阳光璀璨或淫雨绵绵,都不敢
再贪玩了。一路上也绷着弦。

             2020.9.28.




慈悲夜

我是被普度的众生中
最慢的一个。最后离场,
最晚摘下松软的口罩。
久久,我不肯回到
有如针毡的现实。而只顾
在座位上再多坐几分钟,
让罪愆簌簌剥落。我,
一团尚未燃熄的火,
并不甘于沦落,失掉风仪
和仅存的温度。恳求救赎,
将我由不安分的三楼甩下,
抛回到舞台中央,来吧!
高亢的美声为我伴唱,
从第一到第六乐章,圣歌
一再令我无暇去呼吸。
拼命在舞动,我的肢体
已借由巫术而飞升起来,
不复恐惧于尘沙。有神灵
在幕后保佑每一个生物,
我尤其沐浴到了无限佛光。
音乐厅里,所有的角落
全都是平等的。我有幸
一边祷告一边被自己感动,
搀扶自己,从人群穿过。

         2020.9.28.




转圈

回到原地。
那恰恰证明此前的一切骚动
都是虚妄的。
也证明:人之胡闹
远远比人之皈顺来得
更加气壮。
何止于腾跳,甚至于奔逃
都被视作绝活使出来了。
偏离的轨道上,
一个人一旦决定向前突围,
就没有什么结局是不可能的。
出乎自发,但并不理解
自己究竟在迷恋些什么。
算是躲过了又一场风暴吧,
执拗救了自己,
把自己投进了一个个漩涡中。
循环往复,转动着,
方向比任何时候都毫无意义。
——那样,既冒险,
也反而更加安全。
陀螺般的身体即使再找不到
隐秘的圆心,也不致失踪。
路灯下,激进的自己
和溃退的自己相撞了!
仿佛邂逅了另一位熟客……
原地还在原地,
一动不动,只为恭候
在生活里绕圈的人们。
出于善意,生活并未枯谢。

          2020.9.29.




那一秒无可复制

我们骤然停顿,在一场无用的
激辩之后。你涨红的脸
慢慢消肿,满颌间的真理
已被橙汁一点点浸软。

再来一碗汤圆好吗?
不为荣耀,只为你削薄的身子
有更多能量。那些哲学
先暂放在一旁,让它们歇业。

不用太深奥——我们之间
简易的关系用不上系带。月光
足够明亮了,足以廓清
一切不起眼的茫然。不是吗?

你扬眉的一瞬,也呼出
一股绵长之气,那也是
对此世界的一种轻蔑。餐盘中
还剩下三小粒的不屑。

一眨眼,任何既往的旧伤
都不应也不再能钳伏我们。水
才是珍贵的,遗忘才是迫切的,
请攥紧这沉静对视的一秒。

             2020.9.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