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诗

◎纳兰寻欢



《月亮》

她说我把月亮挂在天上你信不信
她说你看哪
我还把清辉洒在了你身上呢
我已经让你发光啦啦啦


《还真不是自拍》

女儿考上了贵州大学
我请她的老师们吃饭
酒过三巡
我又提起
我离开学校
一个学期后
接我课的老师
有一天问我
为什么你教的时候
只有三个不及格
我来教
只有三个及格的了


《寻欢》

寻欢跟我说哦
科技正在
快速发展
如果让我选择
我绝不会选什么
不老机器之类
我绝对会选那个
能将我喜欢的
那些女人的优点
集中在一个女人
身上的宝贝
并且会将它紧紧
紧紧地抓在手上


《他说》

“我一个人”
他说
“我住在比妈妈更远更滑更冷更暗的地方”


《怯懦者》

有一回我和潘兴
邓广去施家营吃酒
席间
邓广说罗玉写信到威师
给他
我站起来就走
他们追出五里地
才在下院子追上我
我们坐在松林里
他们劝了我些什么
我全忘记了


《初秋》

刚工作完
倦意就漫了上来
人声
门窗声
变得轻飘飘的
恍惚中有温温吞吞的水
洗着迷迷离离的人
窗外太阳大
除了绿荫树下
根本无法站人


《我慢慢找到了写诗的节奏》

深夜回来
读赵旭如
于小斜
春树
我慢慢找到了
写诗的节奏


《地震了》

风花石说14:20
地震了
躺床上像躺筛子了
摇晃了三四下
臻一说我们这里架子都晃
我说我从来没有感觉到地震
我是一个迟钝的人


《旧日子》

因为旧日子不听我的
我只能自个儿走到
旧日子中去
看见你新鲜的样子
我仍然欣喜不已


《时候到了》

梦里不知谁大吼一声
时候到了
我惊醒在
另一个梦里
并不明就里


《马蜂咬了我17口》

一口
两口
三口
四口
五口
六口
七口
八口
九口
十口
十一口
十二口
十三口
十四口
十五口
十六口
十七口
马蜂咬了我17口


《胸毛》

老头儿把胸毛递到你面前
一胸的胸毛
太吓人了
你尖叫一声
赶忙躲开
你想
这一定是个
外国老头儿
果然


《脚步声》

脚步声远去
虽然它
越来越大声
我们也知道它
正在远去
不管阴天
晴天


《近来多梦》

今晚梦见
在北京
打电话给妻子
征求意见
愿不愿一起
去吃心地荒凉的
手撕小鳖


《有什么用》

等等
让我想想
现在是三点二十五分
我的一只脚
或者一只鞋子
躺在下午的沙滩上
晒太阳
我的灵魂
附着在它身上
但这有什么用


《桌子上》

桌子上摆着
两筐核桃
一箱月饼
一簸箕柿子
两个茶杯(其中一个有残留的茶水)
一个烟灰缸
一个小垃圾桶
一大包纸
一本书
一个手机
吃饭的时候
才把它们移开


《水铃不响》

但不知谁叫了一声
“水铃子”
声音清脆婉转
不绝于耳
可四下无人呀
不会是水铃声
叮叮叮叮


《快乐的梦》

有四个年轻人
喜欢做梦
专做快乐的梦
他们蹦跳着
要我拨款
支持他们
我大笔一挥
三亿五千万


《把衣服搭在椅子上》

我转了淳本的新乐府
第一期
她在下面留言
“你的我看中了一首”
我问是哪一首
她说
“就是写给情人的
把衣服搭在椅子上那首”
恍惚中
很久以前
她就跟我说过
我的那首写给情人的诗
其中有个镜头
是把衣服搭在椅子上
但我真没有
那样一首啊



《把衣服搭在椅子上》

她进门后
把衣服搭在椅子上
径直去了卧室
就再也没有出来
阳光从厨房
来到客厅
慢慢照上了
她的衣服
和椅子上
沉睡的我
这是一天的
什么时分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