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水 ⊙ 肖水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泥噪过乌崧》

◎肖水




她将录音笔从床底取出来,刚按下回放键,就听到了外面
开锁的声音。她侧身佯睡,用意念在自己周围勾画了一个
大大的卵。姐夫的脚步和他的脚一样幽亮:让怀里的快递
滚落沙发,再如往常,将衔在嘴里的钥匙,吐进鞋柜上那盆
看起来长得骄纵的文竹底下。然后浴室的玻璃门被推动,
水珠在地漏的缝隙里,分开又被缝合。再后来就悄无声息了,
她也借着困倦睡了一觉。手机忽然在被窝里震动,像一条
披着金属鳞片的白浪,而窗外霞光渐渐变成了一团带着果肉
的红色涡流。她到阳台,撩开自己那些花花绿绿,甚至还
阴湿的衣裙。她的手有点涩,有些粘稠。她听到灶上煲的汤
把盖顶得咚咚响,正想转身,看见阳台另一侧,他只穿内裤,
高高的,倚着栏杆。霞色调大了窗口的光圈,那些烟灰
在他指缝间,像故意从楼顶施放而下细细密密的水雾。

2020.9.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