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丹鸿 ⊙ 从梨子到蝴蝶
     

 

 

和尚的残骸浮现在镶金边的乌云上

◎唐丹鸿







1


翻向天空的眼睛
呆望乌云的乳房
它们在痛斥正确
也在谢谢我废了
是我,鹦鹉的碎屑
鼓舞它们不清澈,不要挺


春风去打动芳心,结满傻瓜
秋天受够了丰收好人
是我,去我妈的我
忙着走完粪路
融于哈欠
合不拢口地摧残


一朵名叫花的和尚
把庙子拷在切开的腕上
时间还在念经,袈裟
铺满了生活
那我就算了,融于乌云
姐夫般痛哭其癌


不会理你
不想解释
把不对给我


 

2


不会理你化作了肥料
不想解释花儿正在涅磐
把不对给我,这是一缕光芒


它们在融化、变热、从彩虹中
落下金色的异形
它们谢谢我要飞
是我,腋下挟着自由
渐渐展开,恢复着丹鸿
这个鸟人......


飞向花朵被剃光头的......
坠落, 砸得暖流渐暗
又摔伤羊水中的英雄
再飞,吹拂傻瓜切开了的......
在染红的氧气中,
捂住窟窿,再吹拂——


现在抹掉了从一行到六行
姐夫般任射线灼烧!
现在,我吻好人
我拥抱春天
我叫自己妈妈,偶尔
和尚的残骸浮现在镶金边的乌云上。


        98、12 --99、1


 



返回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