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江湖

◎心地荒凉



送别


2019年10月14日上午
丁一和悟空
离开了燕郊
我没有去送别
因为经历过
迎接的欢欣后
我就从未想到过很快
我会面临送别的悲戚
那就不送了吧
二位老哥
丁一在北京南站
乘坐高铁回安徽
悟空在北京西站
乘坐高铁回山东
2020.9.26
 


好妞遍地都是
赚钱去吧
有钱。就有一切
没钱。有青春和才华
其实也能日到几个
但毕竟有限
要想无限日
就得无限赚钱
钱就是日。日就是钱
你日的不是女人
是钱
说到这
我发了个
搞笑动漫
一个裸体女
在前面疯跑
一个翘着鸡巴的
裸体男在后面狂追
然后我继续说
像后边这个
一看就是穷鬼
没钱谁让你日
我特别崇拜有钱的男人
我都想让有钱的男人日
你想想
钱多有魅力?
当然,也有低级的女人
喜欢有点名头的男人
没钱也让你日
低级的屄没味道
破屄
蠢屄
啥都不懂的屄
连钱都不喜欢
只喜欢谎言的屄
不如日南瓜
拜金女最牛逼
没钱不让日。没毛病
2020.9.26
 

@撸国公


做性奴幸福
在所有奴隶中
性奴最幸福
撸国公说
没尊严
也最
我说你懂啥
屄面前
无尊严
对于男人来说
没屄肏
那才叫真的
没尊严
暗物质说
那扫黄打非
打掉了你的尊严
我说正解
我要反抗!
2020.9.26
 

@马勒


有人说
把一个事
做到极致
就是艺术
我准备写。
中国
第一部
群聊诗集
2020.9.26
 

@马勒


你跟秦匹夫在漩涡群
就王小妮诗歌的讨论
看了
秦匹夫眼光
问题不小
也许仅仅是
为了友谊
我也不懂他啥意思
撸国公说
王小妮
发过他的诗
我说王小妮语言很烂
有啥好讨论的
跟我们也不是一路
子艾说冯青春没有
秦匹夫写得好
名字改过来也不行
迟了
润生说王小妮是
冯青春的知己,伯乐
见过一次王小妮
挺装逼的
俺没鸟她
她老公好玩
子艾说
一对装逼夫妻
腐朽
我说王小妮
装不装逼
不重要
诗写得烂
谁也不会搭理她
我只跟写得好的人
做朋友
王小妮既没有
逼人的才华
又没有逼人的屁股
谁搭理她干啥
撸国公说王小妮屁股
早就塌了吧
子艾贴了一段
乔布斯的话:
视力上的差距
只是一副眼镜的问题
而视野上的差距
望远镜也无济于事
视野的差距说明了
人的不同层次
同时预示着
不同的未来。
诗也如此
马勒艾特心地荒凉
他说王小妮那几首诗
语言好
我看着确实有问题
质疑他的评价
他说个人看法
求同存异
以我对他了解
他能不知道
王语言有问题?
我也不太理解
我艾特子艾
乔布斯牛逼
我艾特马勒
他患得患失
自从那晚在
漩涡里玩得好好的
他突然觉得我玩得
太嗨了以后
我就不发言了
润生发语音说
我以前也在漩涡
有时候发现他妈的
你说几句话
都他妈的有人
群起而攻之的
那种感觉他妈的
还是这个沿途好玩儿
怎么说都无所谓
该干吗还干吗
我基本很多群
我都退了
没他妈什么意思
一帮傻逼有什么
可玩的
玩儿什么玩儿
那个漩涡里面
垃圾太多
真的垃圾太多
2020.9.26
 

新台词


那个猥琐男优说
“我是脖子控”
这是我在一部
岛国片里
刚看到的新台词
晚安
2020.9.26
 

顿悟


你看
这么多美女
都是日出来的
我们还在这
瞎逼逼
人家闷声发大财
都在埋头
操美女
造美女
你看
相对来说
我们是不是
都很傻
2020.9.26
 

三叉戟


无聊人对我说
期待回到文革
打你这个土豪
分你女人
让你知道
钱不花就是
一堆废纸
我说在无聊人心中
心地荒凉身家过亿
女人无数
堪比土皇帝
要真是那样
我他妈
还用天天打飞机???
西风说打飞机
小心打下林副主席的
三叉戟
2020.9.26
 

诗江湖


伊沙写诗的确很会
营造气氛
只要有不服他的
他就怼你没商量
当时
他还在诗江湖
列了个坏蛋名单
心地荒凉
赫然在列
有金轲
而戈
西风野渡
好多好多
好诗人
都被视为坏蛋
那时候骂疯了
金轲还是谁
骂伊沙
当时伊沙母亲
刚过世
说要把伊沙母亲
的骨灰挖出来
操骨灰
还有骂管上的
管上的娘,谁都管上
那时候。骂人
就如同垂死者吸氧
不骂真的会死
我曾在诗江湖
不分昼夜
大骂一周不停
光小黑屋就被
关过无数次
被南人关
然后伊沙,徐江
就趁机继续骂
不能还口的我
然后,我只要
一被放出来
就立刻继续
跟他们对咬
当时的诗江湖
狗毛狗血
每日乱飞
我日他娘
想来可怕
那时候我感觉
自己都快
晕倒了
骂人最他妈
消耗心力
很多人帮着我骂
管党生在我这
吃饱喝足
用我的电脑
一指禅
半天打几个字
也骂
都疯了
那个徐江
把我骂人的话
分行
署名徐江
操他大爷的
真不要脸
大腿
注册了无数马甲
帮着我骂
感激
在没有
翻脸之前
伊沙对我的
评价高的很
读我的诗
如遇天人
翻脸后
经常这么骂我
你和你的诗
就是一堆屎
我说快来吃我

后来北京见面
一通寒暄
我还送了包
茶叶给他
他回西安后
拿茶叶说事
说我又想舔他
我那时候卖茶叶
卖不掉
见人就送
跟送自印诗集
差不多
还送了徐江一包
沈浩波一包
侯马一包
还有谁
忘记了
我背了一背包
见人就送
事后徐江在
诗江湖大骂我
贱茶,不好喝
被我直接
丢垃圾桶了
绿鱼说哈哈哈哈
贱茶,不好喝
——徐江
我说总之见面后
又开始嘻嘻哈哈
一分别
又开骂
我真是服了
他们就不能
打我一顿么
我皮好痒
绿鱼说你以为
嘻嘻哈哈是爱你?
可能自觉干不过你
我说他们可能
也怕遭到反杀
怕我背包里
背的不仅仅有茶叶
还有刀
绿鱼说
怕是炸药包
我说我他妈董存瑞啊
他们又不是碉堡
悟空说好玩
我说浪费炸药
我说记得一个诗人
叫阿什么
口齿不清
半哑巴
到我这来
写字给我
悟空说阿翔
我说对,就是他
阿翔写字给我说
诗人都是
语言的巨人
行动的矮子
绿鱼说阿翔理发店
感觉像个开发廊的
悟空说不是吧
广西那个是开发廊的
叫啥来着
绿鱼说广西
三个a
美发师
我说三个a
那个傻逼也去牛街
找过我
我请他下馆子
喝酒吃饭
但那个傻逼
掉头就在
诗江湖骂我
卧槽
还有一次
我接到一电话
对方问
是心地荒凉吗
我说我是,你哪位
他说我是你爹
我正要破口大骂
听到对方将电话
给挂掉了
绿鱼说哈哈哈哈
悟空说哈哈
古轨说哈哈
太鸡巴搞笑了
绿鱼说没头没脑
被骂一顿
我说那时候
我特别红
特别红
那时候
悟空还没有
开始写诗
悟空说日
这才是
回忆的重点
没有
我说那时候
秦匹夫在我眼中
只是诗江湖里的
一个小马甲
诗写得有两下子
而已
他发在诗江湖上的诗
没几个人理会
而我只要一发诗
帖子下面就会跟满
无数的赞美
我的每一个帖子
都像一个巨浪
在诗江湖论坛
横冲直撞
所向披靡
当时我还以
个人名义
搞了一个
心地荒凉屌榜
跟伊沙搞的
汉诗榜鼎立
秦匹夫的诗
也曾被我
选入过屌榜
但后来秦匹夫
看骂我能红
就也开始
莫名其妙地骂我
不仅仅骂我
他还骂伊沙
总之
当时的秦匹夫
专挑牛逼人物骂
真是没想到
多年之后
这傻逼居然
跟我成了兄弟
还相互致歉
表示再也不会
骂对方了
那时候我在
诗江湖
还笼络了不少
小娘子的心
好多不起眼的马甲
比如:壮大
暮秋寒
见了面
都是倾国
倾城的容颜
皮肤都如牛奶般
丝滑白嫩
吹弹可破
悟空说日
牛逼简史
绿鱼说吹弹可破
荒凉哥破了几个
我说记不清了
不计其数
诗歌。助我收获了
太多芳心
不说了不说了
省得你们烦我
悟空说荒凉没白活呀
多少牛逼人物
跟荒凉一比
都弱爆了
生子当如侯荒凉
去他的孙仲谋吧
2020.9.26
 

选美


抬头yes
低头no
对我来说
在人世间
选美
鸡巴才是
最好的评委
2020.9.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